正被谢淑柔密切关注着的顾仪兰其实也有些心不在焉,她靠近了自己的六姐顾仪蕙,小声地问道:“六姐,安国公一家的确未到吗?”


        

“还没。”顾仪蕙摇摇头:“我帮你留心着呢。还有……兰儿,你识得荣康郡王?我瞧着他似乎刚刚往我们这里瞧了好几眼。”


        

顾仪兰连头都没抬,直接拉着顾仪蕙转了个圈,用后背对着郑崇景的方向。顾仪兰其实之前在玲珑楼,就已经看见郑崇景了。


        

重活一世,再一次看到这个人的脸,顾仪兰发现,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平静。她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以为昨日种种不堪已经远去,但郑崇景出现的那一刻,顾仪兰发现,被掩藏在深处的那些伤口,是如此容易地就被翻了出来。


        

原来心里那些鲜血淋漓、丑陋不堪的伤口,不会这样容易的消失啊……原来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没有这样容易忘却啊……


        

顾仪兰发现目前的自己,其实根本就没办法平静地面对郑崇景。郑崇景的存在,就像是一个证据,一个她失败人生的证据,只要看见郑崇景的脸,她就忍不住去想那些不堪的过往,她甚至忍不住绝望地自我嘲笑,重活一世又怎样,难不成她还能忘了她曾多么愚蠢,难不成她还能不记得自己的过往,曾是如此可悲可笑。


        

顾仪兰发现自己记得很清楚,她与郑崇景的相遇,就是在一个与此时相似的筵席场合,她还记的当时正是盛夏,她觉得在席上坐着有些气闷,因此带了自己的丫鬟独自到一旁的回廊散心。


        

而当时郑崇景也正带着小厮站在回廊上吹风,两人就这样相识,她对相貌俊美、谈吐见识不凡的郑崇景一见钟情,任谁劝都不听,一门心思的就想要嫁他。现在想想,真是蠢啊!如此刻意的相遇,竟也能被她在心中美化成缘分?还真是猪油蒙了心……


        

“六姐,我不识得荣康郡王。”顾仪兰定了定神,压低声音小声对顾仪蕙说道:“但我听说荣康郡王此人城府颇深,我们还是少搭理他吧。”


        

“这样啊,”顾仪蕙看了顾仪兰一眼,似乎很是吃惊的模样:“我倒是从未听过这个说法。但是三哥以前跟我说过,荣康郡王这人温和敦厚,颇具才情,我还以为……”


        

“六姐,人不可貌相。”顾仪兰立刻摇摇头:“碧水阁里及笄的小姐没几位,六姐又是其中最出挑的,他总盯着我们这边,这做派就颇为小家子气。他若是仰慕六姐,或是想与祖父祖母说话,直接过来大大方方地说就好了,总是偷偷摸摸的看过来算什么?莫不是他以为我们顾氏女应该主动走过去与他问好才是?”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顾仪兰这也算是情急之下胡乱抹黑了,顾仪蕙听了忍不住发笑,她用扇子轻轻点了点顾仪兰的额头,笑着说道:“瞧不出九妹小小年纪竟心思如此多,看两眼而已,哪里有你说得这样夸张。你瞧……周围哪个小姐不都是在暗暗打量主宾席上那两位,这哪里算个事。不过你说的也没错,他若想与我们搭话,直接走过来就好,也没人拦着,算了,不用管他,爱看就看去,我们不去理他就好。我们不如去和林家明月小姐打个招呼?”


        

顾家姐妹正商量着去与林明月打招呼,而顾夫人正拽着顾正则商量,要不要带孙女们过去给皇子请安。


        

“还是算了。”顾正则仔细想了想之后摇摇头:“我们不去凑这个热闹。这是寿宴又不是赏花宴,两位皇子过来也不是为了相看谁,等下我带你过去请个安就好,孩子们就别硬凑上去了。”


        

“偏是老爷特立独行。”顾夫人笑起来:“两位皇子如此耀目,您瞧这碧水阁里大半的女孩子,不都在偷偷盯着他们看。在场的夫人们,哪个没有带着家里的未嫁女上去请安?也就是订了亲的几个女孩子没去罢了,怎地我家六姐儿和九姐儿比不上旁人不成?”


        

“你呀,”顾正则朝自己的夫人呵呵笑起来:“皇子们龙章凤姿,自然是一流人品,只是这个高枝却也不那么好攀。”


        

“那就如老爷所说,”顾夫人了然一笑:“妾身就独自随老爷去向皇子们请安。”


        

谢淑柔看见顾仪兰姐妹俩朝着林明月走过去了,然后她又看见原本和林相站在一处的林皓霆主动靠了过去,带着微笑和顾家姐妹打招呼。


        

啧啧啧,看来深情男配没跑偏啊!谢淑柔在心里暗暗咂嘴,她刚刚被母亲带着去向林相一家打招呼的时候,那个林皓霆可没这么积极主动的跑过来,而是被林二奶奶唤过来的。而且当时林皓霆和她打招呼的时候,特别客气套路,完全不像是对着顾家姐妹,笑得这叫一脸温柔。


        

果然啊!一见女主误终生,可惜女主是男主的。谢淑柔看了看站在一起的顾仪兰,又暗搓搓地回头去看主位上的两只妖孽。


        

让她失望的是,无论是郑瑛还是郑瑾,似乎谁都没注意到顾仪兰这边的动静,两人正面带笑容地跟一位戴着玉冠的白胡子老头说话呢。


        

正在此时,安国公一家走了进来,但碧水阁内几位朝廷重臣倒是没太大反应的样子,只是举起手遥遥朝安国公的方向拱了拱手,以示礼貌,而安国公也是一样,面带笑容地四处拱手致意,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和谁打招呼。倒是有几位夫人走了过去,微笑着朝安国公夫人打招呼,但相互之间也是客气得紧。


        

安国公到了,一直坐立不安的谢淑柔十分惊喜,自打穆红裳一进门,谢淑柔就顾不得别的了,心心念念只想往小姑娘身边凑。


        

只可惜她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自家哥哥谢沐风扯了一把。妹妹念叨了一整天,谢沐风自然知道谢淑柔一直盼着穆家大小姐出现,他微笑着提醒谢淑柔:“柔儿先等等,母亲和祖母也是要过去打招呼的,我们等下一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