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红裳的主动问候,让谢淑柔顿时被治愈了。真好真好,她要求很低,这么久没见了,这小姑娘还能主动问候她,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而且穆红裳到来之后,谢淑柔的全部注意力就从扎堆的主角配角身上,转移到了穆红裳身上,那些来自于剧情的恐惧,还有脑补过多导致的不安似乎都好了很多。


        

谢淑柔几步走到穆红裳身旁,对着她的“金大腿”忍不住露出了姨母笑。哎呀!这小姑娘真是怎么看都顺眼。圆圆的大眼睛可爱,鼓鼓的脸蛋可爱,就连她脸上有些粗的剑眉都可爱。


        

尤其是那双明亮的眼睛,她在几乎沉入黑暗水底的时候,能看到的唯一光亮。对于她这个独自在陌生世界挣扎的穿越者来说,这双眼睛对于谢淑柔来说,真的有很强的治愈作用。


        

望着穆红裳含着笑意的双眼,从进了碧水阁之后就一直十分不安的谢淑柔,突然之间又鼓起百倍勇气。没事的!她肯定能自救,剧情对她再不友好又如何,看,穆家的小妹妹在这里。


        

“穆妹妹。”谢淑柔笑得像朵花似的,快步朝穆红裳走了过去,完全忘了在家时祖母嘱咐过,当着人不可太过热情。


        

谢淑柔伸手从袖子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一只卡通猫头形状的小荷包。穿越党谢淑柔的针线功夫其实真的不大行,以前的那位谢淑柔倒是还能动个针线,绣个小花小叶,但轮到她这个穿越党……关于女红的记忆她的确是有,理论知识也挺丰富,就是她的手似乎不听使唤,一针下去歪了斜了那是常事。


        

一穿越就技能加身神马哒果然是骗人的!女红是精细活,谢淑柔试了几次也没练熟练,因为怕被人看出端倪,所以再也不敢做针线了。


        

因此送给穆红裳的小猫荷包其实是丫鬟做的,谢淑柔拿不准自己那两个贴身丫鬟的手艺是不是足够好,因此特意找了谢大奶奶屋里公认的女红最好的丫鬟来帮忙。


        

不过虽然是丫鬟动针线,这小猫荷包的花样子却的确是谢淑柔自己画的。萌萌的卡通猫头,虎斑纹,一双亮晶晶的蓝色大眼睛,尖中带圆的耳朵,十足可爱。


        

谢淑柔画个卡通画的水平还是可以的,这得益于她多年以来的文艺委员从业经验,从小到大都要画班级小板报,她那点画画的技术,都是从这里练出来的。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古代人”穆红裳当然没见过如此新奇好玩的卡通形象小猫头。谢淑柔让丫鬟将圆圆的猫头做成荷包,额头顶上是荷包的盘扣,圆圆一粒纽扣,好像小猫脑袋上顶了个花球一样,看起来十足可爱。


        

“喜欢吗?”谢淑柔像是逗孩子一样,拿着猫头荷包在穆红裳眼前晃了晃,接着将荷包递到了穆红裳的手中。


        

“这是给我的?”穆红裳惊喜地瞪大眼,将那个小猫荷包拿在手里看来看去:“真好看!谢姐姐,你总能拿出许多新奇有趣的好东西。”


        

“你喜欢就好。”谢淑柔似乎也很开心,她笑着指了指穆红裳身上的荷包,问道:“要不要现在换上?这小荷包要是塞满了东西,猫头就鼓起来了,圆溜溜的更好看。”


        

“不行,”穆红裳朝谢淑柔笑得开心,圆圆的大眼睛里笑意流泻,似乎感染得周围的人心情都明亮了不少:“我要好好收起来,等一下还要坐席,万一弄脏了或者扯坏了可怎么好。我还要拿回家去让祖母也瞧瞧呢。”


        

“不怕!”谢淑柔像之前顾仪兰那样,大包大揽地做售后保证:“别舍不得用,弄坏了我再给你做个新的。我下回给你做个小狗的荷包好不好?”


        

“像谢姐姐之前送给我的那个毛毛狗一样吗?”穆红裳大眼睛眨呀眨,笑得更开心:“我可喜欢了,睡觉都要搂着。”


        

不知怎地,一看到穆红裳如此开心的模样,谢淑柔突然觉得自己十分有成就感,只要能哄得这孩子笑,她就高兴,简直就跟个成天操心鸡娃的老母亲一样。艾玛,她上辈子才活了二十二岁,穿越到这里半年而已,加起来不到二十三,怎么就被残酷的现实逼出了老妈子心态。


        

关键是……她还挺心甘情愿的咋回事?!莫不是因为金大腿小姑娘太讨人喜欢?


        

“那不是毛毛狗,”谢淑柔也很是开心地答道:“那是个小熊。等到过年,我再给你做个小兔子抱着好不好?眼下还没入冬,铺子里的皮货不全,没有好的白色皮毛,等过年了,我寻了好皮子,给你做小兔子。”


        

之前?站在一旁微笑着听谢淑柔和穆红裳聊天的顾仪兰突然眉头微微一动,她笑着转过头,不露声色地打量了两眼谢四小姐。原来谢四小姐也像她一样,私下里送了穆大小姐不少东西啊,而且看样子,是有意讨穆大小姐喜欢。


        

却也奇怪。顾仪兰脸上虽然还挂着温柔的笑意,但心里却隐隐有些疑惑。怎地谢四小姐大病一场之后,似乎连个性都有些变了啊……


        

是变了……还是因为她重生一回,记忆模糊了呢?她以前虽然与谢家小姐的交情一般,但一年到头春宴、花会,见面的次数是不少的,她怎么记得,谢家的谢四小姐为人清高端淑,颇具才情,只是心思有些重,时常面带轻愁的模样,身子也十分娇弱。


        

而眼前的谢四小姐……看起来比以前活泼了不少啊。以前的谢四小姐,会愿意与穆红裳这样的小女孩玩在一处吗?亦或是,为了某些目的,刻意结交,宁可改了性子也要讨好穆大小姐?


        

改变如此突然,究竟是为什么……


        

顾仪兰心里生出疑影,有些忧虑地望了穆红裳一眼,突然有些担心这位从小都被保护得好好的小姑娘吃亏。


        

其实真要说起来,顾仪兰承认,她自己也同谢淑柔一样,是有意结交穆红裳,那些内里的心思翻出来同样市侩不堪,但就算如此,顾仪兰自认她对穆红裳没有任何坏心思,然而这位谢小姐为何如此,她却尚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