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对于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谢淑柔心存疑虑,顾仪兰思忖片刻,决定试探谢淑柔一下。


        

她抬起头,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笑着朝谢淑柔开口:“我竟不知,谢家妹妹竟是如此心思巧妙,做出来的荷包又漂亮,又新奇,我竟是从未见过呢!别说穆妹妹喜欢的什么似的,就连我也是喜欢得挪不开眼。”


        

嘶……顾仪兰乍然开口,谢淑柔吓了一大跳,差点当众倒吸一口凉气,她转头望着笑得端庄的顾仪兰,忍不住有点方。


        

“顾姐姐谬赞了,”谢淑柔反应还算快,立刻转身朝顾仪兰露出微笑,虽然笑得有些僵硬:“顾姐姐制的丝绢蝴蝶才是精致无匹。”


        

“小玩意而已,”顾仪兰笑的优雅大方:“哪里有谢妹妹的荷包新巧。我正想厚着脸皮找谢妹妹要个样子,也照这样子在家里做一个自己用,就是不知道谢妹妹肯不肯了。”


        

谢淑柔这个恶毒女配当然不想在任何事上与顾仪兰起冲突,顾仪兰发话想要花样子,她立刻忙不迭的点头,她甚至觉得这算是件好事。


        

毕竟都在一个城里生活,混同样的生活圈子,她这个恶毒女配想要完全避开女主顾仪兰是不可能的,这样看来,合适的情况下,适当示个好还是挺有必要的,至少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


        

作为恶毒女配的领军人物,谢淑柔当然没什么要跟女主做小伙伴的想法,有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友好,但交好做闺蜜神马哒真的不必了,平日里没啥事,谢淑柔觉得自己不该往女主身边凑。


        

因此谢淑柔很痛快地点头答应给顾仪兰荷包样子,她甚至十分热心的提出重新给顾仪兰画一个不一样的花样子送给她。


        

“穆妹妹年纪小又活泼,”谢淑柔指了指穆红裳手里的小猫荷包:“我觉得带着小猫荷包很相宜,而顾姐姐端庄漂亮,我可以新画一个花样子送给你,当然了,小猫荷包的花样子也一同给你,顾姐姐喜欢哪个,就做出来戴着。”


        

顾仪兰倒是没想到谢淑柔如此友好大方,她赶忙笑着道谢,两人有来有往地客气了两句,气氛倒是挺和谐的。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被谢淑柔和顾仪兰一左一右围着的穆红裳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大眼睛笑得弯弯的,开口问道:“谢姐姐给顾姐姐花样子,怎么不说也给我?是不是早就猜到我的女红学得不好?拿了花样子也是白费?”


        

她话一出口,谢淑柔和顾仪兰忍不住都笑起来了,三个各有千秋的好看姑娘站在一处,原本就引人注目,这一齐笑起来,更是美到让人挪不开目光。


        

谢淑柔笑得很真心,穿越来之后,头一次与女主大人打照面,没想到,自己这个恶毒女配已经如此小心了,居然还是莫名其妙地和女主大人形成了奇怪的竞争关系,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孽缘。


        

但万幸啊!没想到和女主一起抢穆小妹妹,居然收场能做到如此友好和谐,谢淑柔森森觉得,这都是穆红裳给她带来的运气!因为送给穆红裳的小猫荷包,顺便还买一送一向女主顾仪兰展示友善,划算!真是太划算了!


        

顾仪兰笑得也很真诚,变化很大的谢四小姐看起来倒是比往日好相处多了,也许真是大病一场想通了什么?虽然依旧不知她接近穆妹妹的理由是什么……


        

坐在主位上的郑瑛目光微微一转,望向了碧水阁一角,笑得正开心的三个姑娘。一身红色胡裙的穆红裳被围在中央,一只手举着个大约是荷包的东西,另一只手中举着像是个蝴蝶的玩意,正笑得开心。


        

呵……看到穆红裳如此有感染力的笑容,郑瑛忍不住嘴角微微向上一扯。只有至纯至澈、心若琉璃的孩子才能露出如此澄澈且富有朝气的笑容吧?看到她笑了,似乎周围的人心情都能变好似的。


        

这样的穆红裳,和他们这些宫里成长的孩子真如天渊之别,就如日光和暗影。他们这些宫里长大的“高贵的天家子女”,别看也都年纪不大,却一个个的口蜜腹剑、心思诡诈,如暗生魍魉一般,早已暮气沉沉,从内到外都是一股子阴郁腐朽之气。


        

这样阳光一样明亮,琉璃一样澄澈的妹妹谁不想要啊!郑瑛抬眼看了看一脸笑意守在穆红裳身旁的穆铁衣,突然生出了些微羡慕。


        

他的妹妹……呵,千娇万宠的四公主,皇后娘娘的亲生女,不过五岁而已,就已经早早学会揣度着人的心思说话,开始懂得为自己谋算。皇后娘娘时常得意,觉得四皇妹聪慧贴心,可他只觉得可惜。


        

四皇妹还只是个小小姑娘就被养得如此油滑世故,长大后,怕也只是像三皇姐一样,表面上是活泼大方的豁达女子,私底下却寡恩少义,有己无人,恨不能将所有一切都谋算到手才好。


        

还有他自己,他又有什么资格说旁人?他这个表面光鲜的五皇子,内里阴暗狡诈,巧伪趋利,佛口蛇心,同样也是个见不得光的阴险小人罢了,还不如他身边那个喜爱沽名钓誉的六弟呢。


        

宫里……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呢!


        

此时正与身旁白胡子老者闲聊的郑瑾回过头,看到了自己哥哥已经转开了视线,忍不住抬起头顺着郑瑛的目光方向望去:“五哥在看什么,这样入神?”


        

“我在想,”郑瑛倒没什么隐瞒的意思,态度十分坦荡地答道:“安国公的确教子有方,一双儿女都是养得如此耀目。”


        

“的确。”郑瑾也微笑着望向穆红裳方向,不过他的视线第一时间落在了正如一颗小青松一般站在妹妹身后的穆铁衣身上:“穆铁衣不过十七岁而已,就已经如此锋锐,恰如一柄尚未出鞘的利剑。再过两年,经过北境战场上的打磨,还不知将如何锋芒毕露。”


        

“毕竟未来将是镇守我大周边关的北境将军,”郑瑛微微颔首:“就是要有这种威震四方的气势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