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仪兰伸出指甲,狠狠地掐向自己的手臂,尖锐的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重活一次,如果再这样耽于往事,不思长进,自怜自苦,她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顾仪兰深吸一口气,花了几秒钟整理心绪,转头朝穆红裳露出笑容。


        

“穆妹妹,”顾仪兰笑得温柔,脸色却有些发白:“我想起有事要问我六姐,先不陪你说话了,今日筵席恐怕耗时长久,到时你若是闷了就来找我,我们一起到外头花廊下坐着说话可好?”


        

穆红裳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顾仪兰略微发白的脸,主动伸出手来牵住顾仪兰的手,轻轻摇了摇:“顾姐姐,我哥哥在这里,你不需要特意陪着我,这里人多,你去同家人呆在一处也是好的。”


        

顾仪兰望着穆红裳亮晶晶的大眼睛,沉默了两秒之后蓦然笑了,她朝着穆红裳微笑地点了点头,接着站起来朝穆铁衣等人道别,接着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顾仪兰走了,谢淑柔很开心,她觉得女主大人走了,那些奔着女主来的“麻烦”大约也很快就会跟着走,比如郑崇景,比如林之霆,再比如时不时就望向这个方向的郑瑾和郑瑛。


        

谁知道事与愿违,跟着顾仪兰跑了的也只有林之霆一个。啊!不对,其实应该是两个,只不过谢沐风被谢淑柔一把拽住了,没能成功跟着美人离开而已。


        

郑崇景没走,郑瑛和郑瑾这兄弟俩还是一个劲的对着他们这个方向看。这叫什么事啊!!!


        

这个郑崇景也是奇怪,谢淑柔还记得原著里写的,顾仪兰重生后比重生之前可有魅力多了,郑崇景对她一见钟情,各种穷追不舍,最后被郑瑛和郑瑾联手虐的够呛。


        

可现在这情形……郑崇景对顾仪兰叫一见钟情吗?!让谢淑柔来看,他注意力全在穆铁衣身上,顾仪兰走了,他连回头看一下都没有,说郑崇景对穆铁衣一见钟情还差不多。不过不关她的事。顾仪兰走了压力总是轻一些,谢淑柔轻轻吐了口气。


        

穆家兄妹其实对待郑崇景并不算热情,十分有礼貌,但距离感明显,不过郑崇景显然是个很擅长与人交往的聪明人,他对待穆家兄妹尤其是穆铁衣的态度拿捏得很合适,而且这人似乎有某种天赋似的,他能让自己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显得尤为真诚,连一句简单的夸赞,从他口中说出,好像都比旁人要真诚可信似的。


        

因此郑崇景呆在穆氏兄妹身旁,虽有几分赖着不走的嫌疑,但却并不讨人厌,穆红裳甚至觉得这位荣康郡王挺有意思,她大眼睛中微微含笑,望着哥哥和郑崇景聊天,似乎十分感兴趣的模样。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而这一切看在谢淑柔眼中,那又是另一种含义,郑崇景是重生前的顾仪兰前夫,不管顾仪兰这个重生女主是怎样的人,郑崇景都是个洗不白的渣男。穆小妹妹怎么能对这种人感兴趣呢?!


        

因此顾仪兰走后,穆家兄妹周围的小圈子气氛又逐渐走向了诡异的方向。穆红裳看似认真听哥哥与人谈话,很少开口,而谢淑柔对于郑崇景极度戒备,千方百计想要让穆红裳不要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谢沐风则非要跟谢淑柔拧着来似的,一点都不合作,反而和郑崇景聊得热闹,而穆铁衣,双眼含笑,看似礼貌,然而对于眼前凑过来的几个人,态度都有所保留。


        

而且谢淑柔注意到,虽然顾仪兰已经离开,主位上的皇子兄弟俩,则还是时不时地将目光投向他们几人所在的小角落。这让谢淑柔不安又困惑,她搞不明白主位上那两位到底在盯着谁,难不成也在看穆铁衣??


        

不管郑瑛是在看谁,郑瑾的确是在看穆铁衣没错。谢家兄妹和郑崇景都赖在穆氏兄妹身旁不走,郑瑾和郑瑛其实都有些皱眉,白胡子的恭和亲王看了看两位皇子的神情,像是随意一言似的,感叹道:“荣康郡王倒是个聪明人。”


        

郑瑛听了恭和亲王的话,正想开口说什么呢,此时最后一位贵宾到了,平阳公主正带着驸马步入碧水阁。


        

公主到了,谢家兄妹自然要回到谢家长辈身边,随长辈见礼,而穆铁衣也带着穆红裳去找安国公夫妻,而郑崇景清楚,自己也许可以找机会和穆铁衣搭讪,却绝对不能自不量力地凑到安国公夫妻跟前,因此他很识相地也走开了。


        

一群人就这样分开,郑瑾和郑瑛自然也就失去了关注目标,郑瑛垂下眼眸,似乎一脸专注地喝茶,而郑瑾则面带温和地微笑,转头继续和恭和亲王闲聊。


        

“妹妹你看,”顾仪蕙扯了扯她身旁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顾仪兰:“六皇子似乎刚刚往咱们这边瞧了一眼。”


        

“嗯?”顾仪兰一愣,接着朝自己的堂姐笑笑:“是嘛,我没注意到。”


        

“九妹妹怎么了?”顾仪蕙眉头微挑:“莫不是在穆大小姐那里受了气,怎地心不在焉的。”


        

“六姐姐说哪里话,”顾仪兰声音压得低低的:“穆妹妹活泼懂事,怎会给人气受。六姐姐这话可莫要叫人听见了,旁人不知道是六姐姐担心我,别误会了是我们姐妹背后说人长短,这可不是在家里。”


        

“说得也是,”顾仪蕙朝顾仪兰笑了笑:“这可不是在家里,李云筝和林明月也盯着咱们这里呢,所以你别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小心失了礼数,落了咱们顾家的脸面。”


        

“姐姐提醒的是!”顾仪兰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重新打起精神露出端庄的笑容。顾仪兰的确漂亮,笑起来更如娇花初绽,美得耀眼。


        

“哼。”林明月瞟了一眼顾仪兰,伸手狠狠地扯了一把她身旁的林之霆:“哥哥可收敛些,眼珠子别落到人家身上去了。”


        

“明月,胡说什么。”林之霆皱起眉,脸却可疑地红了起来。


        

“莫怪我没提醒你,”林明月瞟了林之霆一眼,声音虽小却刻薄地说道:“那一位,刚刚可在穆家兄妹跟前晃了许久。虽说咱们祖父是首辅宰相,哥哥在京中世家大族的公子中也算出众的人物,可哥哥自己说说,你哪点能及得上安国公府小公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