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开席,平阳公主到了。她直接走上了主席,坐在了郑瑛和郑瑾身旁。郑瑛和郑瑾倒是显得对平阳公主十分尊敬,两人还特意站起来迎接平阳公主入座。


        

“大姐今日可来的迟了。”平阳公主一坐下,郑瑛就笑着开了口:“礼亲王府早早等着开席,只是大姐一直不到。”


        

“路上有事绊住了,”平阳公主似笑非笑地模样:“再说你们在就可以了,做什么一直等我。”


        

“这怎么能行,”郑瑾也朝平阳公主笑得温和,似乎看见平阳公主很开心似的:“大皇姐不到,礼亲王哪里敢开席。再说,这第一杯贺寿酒,应由我姐弟三人共贺才是。”


        

“是,”平阳公主笑得敷衍:“父皇如此天恩浩荡,礼亲王一家一定感喟不已。要我说,这杯寿酒应由三皇妹来贺才好,偏她有事不能赴宴。”


        

“怎会。”郑瑾摇摇头:“您可是我们的大皇姐,谁能越过您去。”


        

“六弟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平阳公主似乎被哄得很开心:“我弟弟果然出众,俊美儒雅、气度不凡,还会哄人开心,也不知皇后娘娘打算何时为你选妃,如此难得良人,怕不是到时京中贵女们要抢破了头。”


        

“怎能算难得,”郑瑾笑得开朗,他用手中的扇子指了指微笑喝茶的郑瑛:“五哥还在这里呢,论人品样貌,哪一点不强过我,大姐可不要偏心。”


        

“我一猜你就要往我身上扯,”郑瑛摇头,笑得无奈:“你自己瞧瞧,这碧水阁中有多少姑娘在偷偷瞧你。你日日自称赏花人,却不知今日席上,倒是花赏人还是人赏花。”


        

“你我兄弟都坐上席,”郑瑾眨眨眼,一脸促狭地开着玩笑:“五哥怎知他们是在看我还是在看你,都推到我头上我可是不认的。而且我瞧着,在场的小姐们也不是都瞧着我们好,那谢相家的孙子孙女不就一直围着安国公的儿女打转?”


        

听到郑瑾这样说,郑瑛目光微微一闪,刚想开口说话,却听到平阳公主语气懒懒地开口:“哦,谢相家的孙子孙女吗?他们同安国公的子女在一处,倒没什么稀奇。”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哦?”郑瑛和郑瑾一起抬起头,郑瑛没说话,郑瑾却是一脸感兴趣的模样:“这倒有趣,难不成这谢家兄妹与安国公府私下早有来往?”


        

“那倒不是。”平阳公主端起茶抿了一口,语气平淡地答道:“谢相今日带来拜寿的孙子孙女,不就是谢常静的一双儿女嘛!谢常静的女儿芒种节在我府里赴宴,结果不小心落水了,这样大的事,宫中一定知道,六弟你应当有所耳闻。”


        

“是有这回事。”郑瑾还没说话,郑瑛先点了点头:“母后听说了之后,还特意叫大皇姐进宫来问。”


        

“想起来了,”郑瑾点点头,依旧有些好奇的模样:“但谢小姐在大姐府上落水,与穆家兄妹有何干系?难不成……”


        

“说来可笑,”平阳公主放下茶杯摇头叹气:“这安国公家的小姑娘哪里都好,但大约是穆老夫人太过娇惯,养得胆子也忒大了些。谢小姐落水虽与她不相干,但她一个小小姑娘就敢伸手去捞人。她才多大点,小姑娘家家,身量轻,真要是被她捞到人,怕是连她自己都得被拽下去。当日我是没瞧见,但听说因为她不知轻重,把安国公夫人吓坏了,当众打了她一巴掌。我倒是能理解安国公夫人的心情,我听到这事后也吓坏了,这安国公府大小姐要是在我府上出了事,我可真是……”


        

“还有这样的事?”郑瑛和郑瑾万万没想到还能听到这样稀奇的事,脸色都有些吃惊。只是郑瑛好歹跟穆红裳有过一杯茶的交情,多少说过几句话,他仔细想了想,吃惊之余又有些想发笑,觉得这倒像是穆红裳能干出来的事。


        

也怪不得当时穆红裳为了给他让路站到湖畔,她那个丫头那样紧张,急急忙忙地把他们一齐请回茶桌旁。


        

“可不是,”平阳公主答道:“穆小姐当众挨了打,这事被许多人都瞧见了。虽是因为她自己胆大淘气,但起因总是因为谢家小姐落水。我想谢夫人大约也是听说了,穆小姐可是穆老夫人的心头宝,她大约不想让穆家为此计较。但真说起来,穆小姐挨打却也真的是怪她自己,这样的事,谢家明着去道歉赔罪似乎也没什么理由。”


        

“原来如此。”郑瑛点了点头:“谢家人不出面,让谢小姐自己送些小礼物去哄哄那小姑娘倒也合宜。”


        

郑瑾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并未发表任何意见,此时碧水阁中众人依次入席开宴,平阳公主、五皇子和六皇子举杯祝酒,礼亲王一家跪谢。


        

筵席很热闹,碧水阁中觥筹交错,碧水阁外也是宾朋满座,玲珑阁鼓乐一直演到入夜,整个礼亲王府热闹滚滚,直到宾客们纷纷告辞,这才安静了下来。


        

筵席上,穆红裳并没有乱走,一直跟哥哥坐在一处,谢淑柔和顾仪兰后来又找机会过来说了几句话,席上的其他公子小姐们也都过来打过招呼,热闹虽是足够热闹,却也足够无聊。


        

穆铁衣好不容易才找了个机会,带着妹妹往外溜,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若是不能让穆红裳看看鼓乐再回去,穆铁衣觉得不甘心。


        

他们两人虽已经尽量不引人注意了,但毕竟是安国公的儿女,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非常。比如谢淑柔就注意到了,她想跟上去,但祖母不许。


        

“柔儿,”谢大奶奶看见谢淑柔失望的眼神有些不忍心,悄声安慰她:“今日你祖母特意嘱咐过,要你人前不要对穆家小姐太过亲热,这次两位皇子都在,还是小心些,下次还能见到的。”


        

谢淑柔转过头朝谢大奶奶笑笑,但依旧无精打采的样子。


        

顾仪兰当然也发现了穆家兄妹离席,但她并没有想要跟去,而是选择跟顾仪蕙一起,老老实实呆在碧水阁。


        

郑瑛和郑瑾当然也发现了穆家兄妹离开,两人都是面色平淡,像是什么都没注意到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