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顾元元并不想多管闲事,可是面对几条活生生的性命,她实在做不到袖手旁观。


        

更何况,她暂时还需要在这个部落落脚,自然要给自己增加一点筹码。


        

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应该出手救下这几个部落的人。


        

顾元元想到这里,也不再耽误时间,大步走上前去,连比带划地表示,她可以尝试医治地上的伤员。


        

其实对于部落的人来说,这些伤员一抬回来,大家都已经默认他们的结局就是死亡。


        

因为部落里,从来没有把这么严重的伤员医治好。


        

而之所以要把人抬回来,无非是因为落叶归根,就算是死,他们也要死在自己的部落里,才是归宿。


        

而巫医给他们吃的药草团子,也并不是救命的,而是类似于一种麻醉剂,用来给伤患止痛,减轻痛苦的,巫医嘴里念念有词的,自然也不是什么治病救人的咒语,倒是给人送行的。


        

此时,眼看顾元元连比带划,表达出强烈的救人意愿,部落里的人虽然怀疑她的本事,觉得她十分不靠谱,但也不妨碍他们死马当成活马医。


        

反正也是救不回来的,为什么不试试?


        

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现在这样等死,可万一救回来了呢?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几个受伤的汉子眼里迸射出希望的光,眼巴巴看着顾元元,急切表示自己愿意尝试。


        

但显然,此举引起巫医强烈不满。


        

部落里权力最大的,除了族长就是巫医。


        

在这个未曾开化,医疗匮乏的时代,部落里极少数的医药文化传承,都掌握在巫医手里。


        

巫医从部落里挑选合适的继承者,口口相传,一代一代把少得可怜的医药文化知识传承下去。


        

部族人的生老病死,都要经过巫医,如此一来,巫医在部族里很有超然地位。


        

如今,她束手无策,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居然说可以治,那岂不是挑战她这个巫医的权威?


        

别看老巫医颤巍巍的连路都走不动,愤怒起来却十分吓人,指责顾元元大声呵斥。


        

虽然顾元元听不懂她叽里呱啦的在说什么,但从她的动作和表情中可以看出来,她想让部落的人把顾元元抓起来。


        

巫医在部落中积威甚重,此时气急败坏,自然有不少人听从吩咐,想抓住顾元元。


        

可伤者和伤者的家人,并不想听从巫医的决定。


        

有救治的希望,为什么要放弃?


        

巫医治不好这些伤者,为什么不让别人试试?


        

特别是抬着伤员回来的那些汉子,更希望顾元元真的能把人救回来。


        

作为常年出门打猎以及从事危险活动的人员,受伤对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今天是别人重伤,他们把人抬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别人把他们抬回来。


        

如果有一个人真能救命,对他们来说,就等于多了保障。


        

所以这些人,下意识就挡在顾元元面前,不让其他人动手。


        

局面一下子僵持住。


        

巫医更加恼怒,冲着部落的首领大声嚷嚷起来。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一向站在她这边的族长,这回却罕见的反对她的决定。


        

族长也是没办法。


        

他们石山部落本来就是一个小部落,部落有战力的壮年男子向来都处于紧缺状态,如今一口气好几人身受重伤,如果不能救回来,对石山部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部落的壮年男人一旦数量不足,整个部落都会很危险,除了不能够猎取足够的食物回来,整个部落的人挨饿之外,还要冒着被其他部落并吞的风险。


        

所以,但凡有一点可能,族长都希望,把这几个身受重伤的汉子救活。


        

这个女子语言奇特,衣着也和他们完全不同,很有可能出身遥远的大部落,大部落的巫医听说都很厉害,说不定真能救人。


        

族长和巫医沟通,表明自己的态度,巫医气得大喊大叫,奈何族长主意已定。


        

巫医气得拍了拍身侧两个女人的手,让她们扶自己回去,临走的时候,语调阴沉沉的威胁众人:“你们的行为,已经惹怒巫神,谁敢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看病,就会被巫神放弃,以后再也不管他的死活。”


        

巫神是部落的信仰,被巫神放弃的人,巫医是不会给他医治的,治也治不好。


        

巫医此言一出,一些部落之人就变得迟疑起来。


        

就连族长也迟疑了。


        

如果顾元元真有救病救人的本事还好,就算巫神放弃了部落的人,巫医不肯救人,至少顾元元还能出力,可顾元元能不能救人谁也不知道,如果现在让她尝试救人,最终才发现她没有救人的本事,那以后,族人被巫神放弃,可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重伤员当中有个断了腿的汉子开口,大声道:“我如今就已经是被巫神放弃的人,还怕什么以后被巫神放弃?我愿意尝试被这个奇怪的女人医治。”


        

“治得好是我运气好,治不好也无非是被巫神放弃,再差也不过就是如今的结果,还怕什么?”


        

众人一听,对哦,可不就是这么回事。


        

对于这些重伤不治的人来说,他们本身就已经属于是被巫神放弃的群体。


        

断了胳膊断了腿的人,就算最终能活下来,也行动不便,失去战斗力,只能慢慢等死。


        

以前,部落里很多断了腿的人巫医不止一次说过,他们这些失去肢体,肢体不完整的人,都是被巫神放弃的。


        

哪怕他们的胳膊、腿,都了为了保护部落,为了部落的利益失去了,巫神也同样要放弃他们。


        

既然这样,他们为什么不能试着让别人救一救?


        

想通了这个道理,几个受伤的人都说愿意让顾元元治。


        

族长也就顺势答应下来,能救好皆大欢喜,救不好,也不会变得更差。


        

于是,在他们叽哩咕噜说了一大串之后,顾元元被允许上前救人。


        

首选需要保住他们的生机,失血过多的先止血包扎,外伤创面大的,清洗伤口,进行包扎。


        

相比之下,两个断了腿的伤员伤势反而是最轻的,可以最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