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液晶电视上弹出最新的天气播报,暴雨天气加上雷电风险预警,正提醒着市民减少外出。


        

宿黎听着父亲跟兄长的说话声,脑子里却思考起现在的状况。


        

这些陌生的‘家具电器’且不说,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灵力他都无从得知。


        

这世界明显就跟他原来的世界不一样,他可以凭借凤凰神魂天生灵体自我修炼,但是完全感应不到外界的灵力,就好像跟外界隔了一层厚厚的屏障,他窥探不到外界的情况,同样外界也不会注意到他。


        

想到此处,他忽然敏锐地察觉到屋外天气的变化,将注意力放在黑漆漆的窗外,天边似乎带着暗光,又闷又沉的怪异气息。


        

太奇怪了……外面好像不是普通的下雨天。


        

他定下神往前又看了几眼,脑中骤然一痛,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在神识深处响了起来,一遍又一遍的催促着,好像指引着他到外面去。


        

宿黎一下子没控制住,小手抓在宿爸爸的衬衫,腿脚发力想要站起来。


        

“崽崽怕风吗?”宿爸爸对宿黎情绪变化尤其注意,他知道部分幼崽会因为小时候的阴影而害怕打雷下雨刮风,这对于幼年时期心理建设非常不利。


        

他把幼崽抱得更紧了,“不怕,不怕。”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好像是对面山头又在搞事了。”宿郁臭着张脸,“我就说怎么白天热得要死,晚上就暴雨预警。”  树林熙熙攘攘的声,宿郁看到不少小妖挤在自家门口阵法的庇护下,看来是过来求庇护的。


        

外边的妖风刮得肆虐,这隔个几十年就闹一回动静,对面山头的风妖又在尝试渡劫了。


        

“宿郁,把窗户关关,风太大了。”宿爸爸道。


        

关窗哪能抵挡那妖风?


        

宿郁手里默默掐了妖术,走到窗户边看到外边天上漩涡凝雷的景况。


        

好家伙,远处天雷滚滚,劫雷将坠。这明显就就是渡劫雷了!


        

“爸,你带崽崽去里边吧,一会可能要打雷了。”


        

真要渡劫了?宿爸爸心里一顿,抱起宿黎就想往里走。


        

宿黎想过去一看究竟,扭了扭居然没挣脱开。


        

算上不清醒的时间,他来到这里已经很长时间,这是他第一次感到微妙的指引,可能跟他感应不到外界变化有莫大的关系。


        

而现在这状况,他不好动用体内的与生俱来的凤凰神力,一方面是不了解外界情况,另一方面是他现在无法感知外界难以把控灵力的度,稍有不慎就会在人族爸爸面前暴露,可能会被他们当成怪物。


        

不行,得想办法去窗边看看情况。


        

“崽崽别怕。”宿爸爸感觉到怀中的幼崽在挣扎,以为是真被妖风给吓到了,脚步不觉快了几分。


        

宿黎眼见着离窗户越来越远,有些着急。


        

这样的契机尤其难得,错过这次机缘又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他不死心,抓着宿爸爸的衣服,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等等。”


        

宿爸爸闻言一怔,不敢置信地停下了脚步。刚刚崽崽是说话了吗!?


        

宿黎已经好些年没在人前开口说话,听到自己稚嫩的声音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微微抬头又注意到宿爸爸一脸震惊的表情。之前是神力缭乱意识不清,恢复后又忙于整理这个世界的信息,拖着拖着……他好像从没在家人面前出过声。


        

糟糕。


        

他脑子里瞬间记起胞弟宿明朝父母撒娇的语气跟举动,缓慢地抬起手拽了拽宿爸爸的衣服,尝试着撒娇:“趴趴?”


        

宿黎说完一顿,抬起软乎乎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声音怎么有点奇怪?


        

他记得宿明说话就是这个发音,怎么自己念出来有点不太一样。


        

窗外的风还在呼啸着,宿爸爸屏息看着怀中的幼崽,完全不敢说话,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幼崽,既害怕又期待。


        

宿黎只好将错就错,试探性地指了指窗外,提出自己的要求:“想……看。”


        

他记得每次胞弟宿明这么跟人撒娇的时候,基本上要求都能被满足。


        

宿爸爸情绪没绷住,紧紧抱着小孩,又僵着扭头去看站在窗边的大儿子,见到后者同样震惊的目光,“你听见你弟弟说话了吗?”


        

宿郁点了点头,有点震惊。


        

两年都没开口支声的弟弟开口了!还不是幼崽的模糊不清的发声,而是真说话了!


        

宿黎注意到父子两情绪的变化,只见他们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宿爸爸就挪步抱着他到窗边去。他以为自己的表现出现差错,引起了父亲哥哥的怀疑,现在看来,好像他们对这个发展接受尚可?


        

“说话了!”宿郁走过来看着宿黎,又捏脸又摸头,“我是谁?”


        

宿黎:“……?”


        

他没有回应。


        

而宿爸爸却听到幼崽说话被喜悦冲昏头,真的就把他带到窗边看情况。


        

可走到窗边,宿爸爸又忧心忡忡:“风太大了吧,吹感冒怎么办?”


        

宿郁还沉浸在弟弟不喊他的失望中:“不用吧?”


        

他们妖什么时候感冒过??那不是人族的毛病吗?


        

宿爸爸:“你弟弟跟你能比吗?你去屋里拿条围巾过来。”


        

宿郁无法理解:“大热天的戴围巾吹风??”


        

“你话这么多?”宿爸爸:“拿围巾前先去院子看看。”


        

宿郁觉得自家爸爸一旦扯到小孩教育问题就无法理论,但去屋里拿围巾之前还是老实去院子里巩固阵法,虽然那风妖渡劫这么多年就没成功过,但万一成了呢,吓着幼崽确实不太好。


        

宿爸爸指使大儿子去干活后才把注意力放在宿黎身上,怀里的小崽子过分安静,精致可爱的小脸上此时正皱着眉头。


        

宿爸爸一改语气,柔声下来:“崽崽喜欢看风风吗?”


        

他没等到幼崽的回应。


        

这些年风妖扰民不是一回两回了,每次进阶渡劫都会搞出大动静来,附近栖息的小妖每逢风雷四起就来他们这避难。宿家跟那风妖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这么多年也没有过交集,看到崽崽对妖风感兴趣,宿爸爸本来还想明天登门送点礼,让风妖刮刮风逗小孩开心,现在又拿不准主意。


        

宿爸爸这才从幼崽说话的惊喜中回过神来,看到小孩微微皱着的小脸,这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


        

宿黎没去注意宿爸爸的表情,注意力全在远处天空上凝聚的雷劫上。


        

他感应不到任何灵力,但灵力漩涡他还是认得出来。


        

是妖的渡劫雷,渡的是进阶雷劫,意味着这附近有妖正在突破。


        

他眉头微皱,脑中已经快速地思考起来,这个世界可能有其他妖族或者人类修士在……灵力是存在的,可是他完全感应不到,那极有可能是他现在的身体出现问题。


        

这个世界可能还是灵力盛行的世界,他体内还有凤凰神力,神魂也是自己的,但为什么会感应不到外界的灵力,是渡劫的过程中出现差错了吗……?


        

他不禁沉下心来感应周遭灵气,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感应到外边这么肆虐的灵力,就好像外面的灵力再充盈也跟他毫无瓜葛。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宿黎微微侧目确定了远处灵力漩涡的方位,离他这边还有段距离……他以前居住的山头有不少小妖,各种各样的劫雷他见过不少,以这劫雷的规模,看来渡劫的这个妖怪修为不低,而且这里还居住着人族,这妖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在人族栖息地附近渡劫。


        

“冷不冷,要不爸爸把窗户关了?”宿爸爸抱着宿黎站在窗边,见小孩的眉头越皱越紧,不禁谨慎起来,这看起来好像还是不喜欢啊……


        

宿黎任由父亲抱着看远处天边异景,灵力漩涡中瞬息万变,而等到那漩涡中心闪过红光时,他目光微动,喃喃自语:“看来要失败了。”


        

漩涡散,灵力散,注定失败。


        

“崽崽说什么啦?”宿爸爸光顾琢磨小崽子的心思,忽然听到细小的声音,才注意到刚刚崽崽好像又说话了!


        

宿黎回过神来,面对宿爸爸的激动的声音毫无反应,心里乱糟糟的,他需要重新整理下他现在的情况。


        

劫雷只是表象,一会天上异象就会消失。但他没想到这附近居然还有妖怪渡劫,看来得找机会出去看看情况。当然这点要瞒着现在的家人,他注意到父亲对天边的异象视若虚无,只对刮风跟下雨有反应,看来真的就只是普通人……


        

宿爸爸没听到幼崽再次回应,以为是幼崽想看得更清楚些:“崽崽是想看吗?那爸爸把窗户再开点。”他伸手将窗户往外推。


        

而这时候白嫩的小手抓了抓他的手臂,他意外地感受到那一丝抓力,低头看了看垂眸不言的小孩,他家幼崽好像是在阻止他开窗。


        

“不看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崽崽居然会抓他手了!


        

“爸爸不怕风,崽崽要是要是喜欢看我们就开着。”


        

宿爸爸既开心又心疼,但想到自家崽崽的回应,恨不得满足幼崽的所有要求。


        

而幼崽只是摇了摇头,宿爸爸只好遗憾地合上窗户,抱着幼崽离开窗边,边走还边说着话,似乎是要逗幼崽再多说说话。


        

劫雷还是有点危险,风也有些大,人族又体弱,要是受到余威波及就不好了。宿黎的手搭在宿爸爸的肩上,余光扫到窗边愈见变化的渡劫雷,对于渡劫的妖怪,有机会还是得过去看看。


        

至于其他,宿黎偏头看到一脸喜色的父亲,他知道他身体不好,但是他父亲的反应似乎有些过于夸张了……


        

--


        

深夜,宿黎闭着眼,听着儿童床边细微的动静。


        

“你别着急,拍完戏再回来。”宿爸爸站在窗边打电话,“崽崽会喊爸爸,但他可能不太爱说话。我问过医生了,他说这个得慢慢治,不能心急。”


        

他小声地跟电话那边的人说话,见孩子睡熟了才放心走出去。


        

父亲的说话声渐行渐远,房间里逐渐安静下来,宿黎才睁开了眼,头顶上的橘光并不刺眼。窗帘紧紧拉着,屋外的风声好像被窗帘隔绝在外,一点动静都没有。


        

幼崽睡觉的呼噜声打破了房间的寂静,橘色灯光微微照着。


        

靠近窗户的一边的儿童床上,粉雕玉琢的小孩盘腿而坐,他微微阖目,手上捏着奇怪的符印。周围并无其他变化,但头顶明黄色的灯光却与他所在的地方完全隔开,就好像他的周身正覆着一层常人看不见的屏障。


        

如果宿爸爸这个时候回儿童房看情况,必定能看到儿童床上姿势端正的小幼崽,他那‘先天残疾’的二儿子正以极为标准的姿势进行锻体修炼。


        

既怪异又奇妙。


        

灵力运转用不着太长时间,宿黎确认身体没其他隐患。


        

初次运转灵力,他小心地释放了一丝灵力点在窗外的位置,只见窗帘在他的控制下悄悄往旁侧拉开了一段距离,露出窗户外黑漆漆的天。


        

体内运转灵力时有种阻塞感,宿黎微微皱眉,指尖凝力又控制了一会,反复尝试着把控灵力的度,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细小的声响,他灵力尚未收回,被这声音一惊直接失手放出了窗外。


        

“……”


        

宿黎被吓了一跳,偏头就看到熟睡的弟弟翻了个身,而且还发出怪异的咕噜声。背着其他人偷偷运转的灵力的感觉不太好受,怪异的行为引起家人的疑惑就不好了。


        

他微微偏头看睡得正香的弟弟,忽然觉得这弟弟睡觉的动静未免也太大了,正常人族小孩睡觉会这么大声吗?


        

确定弟弟睡熟之后,宿黎又重新内视体内的状况,万分小心地开始运转灵力,而他刚刚失手放出的妖力似乎已经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屋外的风不知不觉中变得迅猛起来,在客厅里打电话的宿爸爸见状诧异地看向窗外,正巧对上布阵回来的宿郁,便出声问道:“外边阵法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还去外边看了眼,我还以为那风妖渡劫成功了,但看情况好像又失败了。”宿郁伸了个懒腰,“你说他这都失败多少次了,怎么还不放弃?”


        

他自有记忆就听附近小妖吐槽风妖渡劫,没想到这位兄弟失败了这么多次还没放弃。


        

“你年纪小不懂,他们风妖渡劫的契机太难得了,说起来他能渡劫这么多次也是个异类,说不定有自己的机缘在。”宿爸爸从包里拿出一叠作业来,他今天学生作业还没批改,“你半夜念书的声音小点,别吵到你弟弟。”


        

“知道了。”宿郁盯着儿童房一眼,顺手掐了个屏音咒覆在自己房间门上。


        

--


        

房间内,宿黎正在练习,他操控着灵力推开了窗户,屋外的冷风吹了进来。


        

周天运转的时间,足够他理清现在的情况。


        

这个世界存在灵力,但他的身体奇差无比。


        

无法通过感应接触外界的灵力,也无法通过感应天地灵气来进行修炼。这是体质问题,弊端是他无法对外感应进行修炼,但对他来说也不是完全的坏事,他神魂特殊,可以通过自身修炼来增长修为,只是相对引灵入体要慢一些。


        

他盯着那被灵力操控推开半点的窗户,忽然想到,他感应不到外界灵力,那如果稍加控制灵力,是不是外界也同样感受不到他使用灵力……


        

不对,或者说,其实现在他施展灵力,外界已经完全注意不到他了。


        

就好像他是个完全被隔绝的存在,与外界的灵完全区分开。


        

这真是体质问题吗?还是他转生出现的差错?


        

突然,一阵狂风吹过,吹得他控制不住身体,撞在儿童床的床栏上,磕得他手臂一阵闷痛。


        

宿黎猛地抬头,只见一个黑影翻窗而入,停在了他的面前。


        

那人身穿黑色劲装,面孔坚毅,神情冷漠。黑发之下露出与人族截然不同的尖耳,以风灵为形的翅膀随风散去,他就那么肃立着,目光似淬上冷风,宛如黑夜中潜行的猎手。


        

宿黎骤然收起指尖的灵力,警惕地看着突然闯入的男人。


        

风妖微微定神,他手中的裂片炙热未止,带着他往前走了几步,他循着神力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不远处儿童床上正坐着一白嫩可爱的妖崽子。


        

风妖微微一怔,有些怀疑地查看手中的裂片,发现裂片上的红光已经完全消散。


        

……?幼崽?


        

是他走错地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