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风妖看着这装扮童趣的房间,周围的风声在他灵力的压制下已经全部歇止,安安静静地只剩下儿童床上幼崽的呼吸声。这是宿家的地方,他冒着风险避开宿家阵法,多亏了今天晚上留在外边的小妖较多,妖气混杂,他才能避开宿清风的耳目潜伏进来。


        

带有神力的裂片一直以来都是他的秘密,今天裂片有如此异常的反应,无疑是在告诉他,他停滞许久的境界可能又有希望了!或者说,息灵山的机缘,他可能等到了!


        

而当他耗费心力潜入宿家,来到裂片所指引的地方时,只看到了宿家的两只幼崽,一个呼呼大睡,另一个好像被他吓到了。


        

风妖反复确定,甚至他刚刚悄然靠近宿家的时候,裂片似乎受到微弱妖力的指引,他才会找到这个房间。可是这房间里完全没有他想要的机缘,就只有两个弱小的幼崽……他不禁把目光放在离得近的妖崽身上,诧异地发现不对劲。


        

这个妖崽子居然没哭?


        

风妖在息灵山多年,也见过不少幼崽,但他天生风灵充盈,那些妖崽子受不住他的威压,每次见到他都会嚎啕大哭。他这次进来虽然特意放缓了威压,但是这小崽子可是亲眼看到他翻窗进来,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宿家的幼崽……这是先天残疾的那个?”


        

风妖微微皱眉看着这幼崽,对上那双澄澈又干净的眼睛,心里却有种怪异的感觉。


        

房间里除了两个幼崽就没其他东西存在,裂片从大老远的山那边指引他一步步走到这里,绝无可能出现问题,要说这屋里有什么特别的,就只有宿家这两只幼崽。


        

难道他渡劫的机缘,就在宿家幼崽身上?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宿黎注意到对面的妖怪审视的目光,从这个妖进屋开始,他就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而现在似乎认为他想找的东西在他身上。


        

“你有没有看到奇怪的东西?”风妖几步走近,停在儿童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宿黎,他见幼崽没说话,又换了个表述问道:“会发光的或者亮亮的。”


        

风妖的声音有点沙哑低沉,说起话来像是裂开的风口,既怪异又渗人。


        

宿黎随着他步步靠近,腰抵在儿童床的栏杆上,身后还有睡得正熟的弟弟,这可不太妙,面前这个妖尖耳风翅,应该就是精怪一族中的风妖,他裸露的皮肤表面有烧焦的痕迹,再联想此先轰轰烈烈的渡劫动静,极有可能这妖就是刚刚渡劫的妖。


        

他微微皱眉,这妖怎么会找上门来?他来人族的地方做什么?


        

“没有吗?”风妖喃喃自语:“奇怪。”


        

“你不怕我?”风妖见幼崽看他眼睛里丝毫没有惧意,先前那股古怪的感觉又上来了。


        

宿黎调用着身上的凤凰神力,谨慎地注意着风妖的动静,他刚清醒没多久,还不能完全控制身体,只能简单地使用一小些妖术,以他现在的情况跟风妖硬碰硬是不可能,只能迂回地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这房间里还有他的胞弟,外边还有他的家人。


        

不太好办。宿黎打量着风妖的情况,注意到他半搭在儿童床床栏的手上正拿着一块深红色的裂片,那块裂片的纹路深沉又复杂,却带着种隐隐的熟悉。


        

裂片?渡劫的妖……


        

风妖见幼崽的目光停留在他手上的裂片,稍稍迟疑,沙哑的声音响起:“你见过这个?”


        

想到刚刚渡劫雷中若隐若现的指引,宿黎鬼使神差地伸出手,碰到了那块深红的裂片。


        

骤然间红光散开——


        

风妖的瞳孔一缩,满眼的不敢置信。他所作的所有掩护烟消云散,玻璃窗骤然炸开,宛如狂风席卷一般,玻璃变作利刃插在地面上,他长臂一挥伸手护住了两个幼崽,拿着裂片的炙痛无比,却清晰地看清了裂片发出此先一般炙热的光。


        

“谁!”


        

一声惊呼,风妖顾不及疑惑,扭身化作光影离开房间。


        

下一瞬,宿爸爸脸色焦急地冲进屋里,就看到空荡荡窗户以及坐在床上呆愣的幼崽,脸色骤然变得阴沉起来。


        

房间杂乱无比,一个幼崽依旧睡得香甜,另一个却坐着。


        

“崽崽不怕,我们不怕。”宿爸爸晚来一步,心有余悸地把孩子抱起来哄,目光却阴沉地看往窗外。到底哪方的妖怪,竟然偷偷潜入他家!


        

宿黎被爸爸紧紧地抱着,微垂的眼却死死盯着自己的指尖。


        

刚刚触碰那块裂片的感觉至今犹存,他不会认错,那块裂片上附着的就是他的神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块裂片上会有他的神力……?


        

想到此处,他脑中忽地传来一阵钝痛,无奈又纵容的声音低低地喊着他。


        

——“阿离。”


        

他顾不及分清这声音从哪里来,意识就陷入黑暗之中。


        

--


        

“现在情况好多了,白医生下午上门来看,阵法我看了,那妖是偷偷潜进来的。”


        

“前段时间说有恶妖专门偷窃幼崽去贩卖,没想到竟然盯上我们家了。”


        

……


        

宿黎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看到儿童床边站着的人,似乎是在讲电话,声音乱遭遭,他没听清楚。


        

缓了一会,混沌的意识渐渐清明,昨晚发生的事情骤然回忆起来。


        

糟糕,昨天那情况,他父亲该不会怀疑吧?


        

还没等他想好应对的办法,站在儿童床边的男人突然停止说话,似乎是注意到他清醒,赶忙道:“崽崽,崽崽怎样了?头还痛痛吗?爸爸在,我们不怕。”


        

宿黎被宿爸爸抱了起来,大人宽大的手掌正轻轻地拍在他背部,像是无声的安抚,又带着不可忽视的焦急。


        

他父亲似乎不在意那妖怪跟他闹出来的动静,反倒是在关心他有没有不舒服。


        

宿黎微微一怔,看向窗户的时候,发现昨晚裂开的窗户已经恢复原状,房间里的摆设也跟昨晚一样,就好像那妖闯进来的事是一场奇怪的梦境。


        

“肚子饿吗?爸爸给崽崽准备饭饭。”宿爸爸边安抚着幼崽边走出房间,“痛痛要跟爸爸说,爸爸帮崽崽吹痛痛。”


        

昨晚的情况太复杂,他没抓到那只闯进来的妖,崽崽又昏过去。他只好临时打了医生的电话,又得知医生昨天出差,今天下午才能过来。后半夜的时候崽崽一直在胡话,一边说着痛,一边又模糊不清地喊着谁,这让宿爸爸担心坏了。


        

不过医生说醒过来就没事,具体还要等下午看看情况。


        

宿黎被放在椅子上,抬头就能看到宿爸爸在不远处的桌子前冲奶粉。


        

他微微垂眸看着掌心,昨天触碰那块裂片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但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只是那个风妖为什么会带着这样一块裂片,他来宿家又是为了找什么?


        

应该不是梦,但风妖昨晚的态度,他为什么会选择突然离开……


        

还有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在喊他。


        

阿离……?宿黎微微垂眸,那个声音好熟悉,好像很久之前就在哪里听到过。


        

“崽崽等会啊,爸爸这边很快就弄好了。”宿爸爸担心孩子,一边冲着奶粉一边还扬声安抚着他。


        

宿黎回过神,看了看远处正在冲奶粉的父亲。


        

从有记忆来,向来是他照顾别人,从未有人这么悉心地去照顾他。人族的繁衍与妖与灵都不同,他闲暇时也爱听小妖讲凡间那些趣事,说及父母,说及幼儿,也知道人族父母在对待自己孩子时的小心翼翼,但这样的照顾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宿黎既陌生又茫然。


        

“崽崽一会喝啊,爸爸先去看弟弟醒了吗?”


        

这个点宿明那小崽子差不多也要醒了。宿爸爸把奶瓶放在小孩面前的桌子上,扭身就到两兄弟的房间看情况,走两步还回个头,看宿黎平稳坐着才放心进去。


        

宿黎随手抓了个奶瓶子,陷入沉思。


        

作为凤凰的时候他很少食人间五谷,吃的东西也都是灵力充沛的妖兽肉。且不说这奇怪的进食方式,像这样甜味的奶粉还是转生后才尝到,里头一丝灵力都没有,吃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无疑是往身体里填杂质,对修炼不利,但这些又好像是人族幼崽必备的食物。


        

算了,现在他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个人族幼崽。


        

宿黎两手捧着着奶瓶,动作生疏地往嘴里送,刚喝了第一口,突然意识到这奶水与平时的差异!


        

?!不对!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两年,前段时间意识浑噩,但他潜意识里还是会注意饮食问题。


        

在重新梳理过记忆里,奶粉是他目前主要的食物之一。而现在面前这奶瓶跟他以往喝的完全不一样,以往他喝的奶粉没有灵力,但今天这瓶里边居然蕴含着不少灵力。


        

这个世界存在灵力是昨天晚上他才发现的,宿黎本以为他只能通过体内修炼来缓慢恢复修为,但今天他能感受到食物里的灵力,也就是意味着他虽然无法感知灵力,却可以通过食用具有灵的食物来增长修为!


        

宿黎盯着手中的奶瓶,神情有些惊愕,居然还可以这样?!


        

“弟弟还没起来。”宿爸爸进了儿童房又走出来,忽然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幼崽正在喝奶,他看到那瓶子的颜色吓了一跳,匆忙地跑过去把奶瓶子抢了过来,声音焦急:“我就一会没注意,是爸爸的错,崽崽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宿黎的情况特殊,宿家父母问过不少妖族的医生,都是建议幼崽期不要给他用有灵力的食物,先天残疾的幼崽对灵力的吸收能力几乎为0,给他们食用这些食物有害无益。


        

为此宿爸爸还特意去买了人族的奶粉跟食物来喂养宿黎,小心翼翼地照顾的幼崽的饮食起居,没想到这一会功夫没注意,小崽子居然自己抓了弟弟的奶瓶喝。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爸爸这就去叫医生。”


        

宿黎这才反应过来,他拿错瓶子了,这是他弟弟宿明的食物。


        

想到此处他微微皱眉,为什么宿明的奶粉里有灵力,而他平时食用的奶粉里却一点也没有?


        

宿爸爸稍稍用灵力试了试幼崽体内的情况,果不其然感受到的只有空荡荡的无底洞,他又担心吃错东西,赶忙抱着孩子起来哄,另一边又打电话给妖族的医生问情况。


        

“对对,给明明的那一瓶被他拿了。奇怪的反应?没吐也没哭,身体状况看起来正常。”宿爸爸边打电话边查看着小孩身上的状况,确定医生所说的那些不良反应没在小孩身上出现后才松了口气:“医生,那现在这个情况需不需要观察,要不我带崽崽到你诊所过去看情况吧。”


        

宿黎的目光却停留在桌子的奶瓶上,刚刚只喝了一口,他还想再尝试是不是他如他所想的那样。他只好抓了抓宿爸爸的衣服,简言道:“饿。”


        

穿着毛茸茸睡衣的幼崽安静地窝在爸爸的怀里,手皱成一团抓着衣服,奶声奶气地蹦出一个简单的音节,既可爱又有点可怜兮兮。


        

宿爸爸本来就已经很着急了,看到幼崽说饿,心里软成一团,只好问医生:“那现在能吃其他东西吗?崽崽好像饿了。”


        

照顾宿黎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听到他主动说饿,宿爸爸迫不及待地想满足儿子的愿望。


        

电话那头医生又问了几句。


        

宿爸爸一一回复后,终于得到医生的准许,拿起原属于宿黎的那个奶瓶凑在幼崽的嘴边,却没想到幼崽只喝了一口就不喝了,目光却停留在另一边弟弟的奶瓶上。


        

宿爸爸有些茫然,崽崽这是开始挑食了吗?


        

--


        

混沌漆黑里,幽深的声音在看似无垠空间里无尽回荡,似深情的呼唤,又似无奈的呢喃。地面上皆是斑驳复杂的阵法纹路,男人一身披着黑色的长袍,破漏的地方露出他惨白的皮肤,他跪坐在地,身上被重重玄色的枷锁束缚着,而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正立着一块散着微弱的红光的凤凰图腾。


        

男人伸开手,尚未触及那块图腾,便看到微弱的红光骤然散去——


        

他微微一怔,又轻轻地唤了一声。


        

“阿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