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对……他突然对明明的食物感兴趣了,他的奶粉我都是分开的,上次你说不能给他喂这些。”宿爸爸一脸严肃地打着电话,目光却停在不远处的儿童房内,“吃了点,没不良反应,这是不是说黎崽也能吃明明的食物,昨天他就说话,我问他话也有回应,他这个状况是不是好转了……?”


        

“明明食物的清单?你等会,我去拍给你。”


        

“老羊家的奶粉,幼崽都喜欢……应该没多大问题。”


        

宿黎坐在一边,看着父亲正在打电话,似乎是在跟其他人商量他饮食的问题。他刚刚试了试运转灵力,发现通过奶粉吸收来的灵力能很好地转为己用,也就是说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这样的方式会更适合他。


        

宿爸爸打完电话才回来,他似乎跟医生确定过食物问题,很快就把他奶瓶里的奶粉换成弟弟喝的奶粉,又重新给他冲了一瓶。


        

妖族的医生说没其他不良反应就可以尝试进食妖族幼崽的食物,慢慢来调理身体,还说下午上门给宿黎看情况,让宿爸爸多多注意幼崽的状况。他冲完奶粉后放温,才小心翼翼地放到崽崽嘴边。


        

宿黎从奶瓶凑过来的时候就闻到熟悉的味道,喝了一口确定是他刚刚喝的特别的奶粉,才自己握着瓶身慢慢吸食起来。


        

很快,在宿爸爸的注视下,宿黎就喝完了。


        

他喝完之后盯着奶瓶看了会,这瓶子太小了,没几口就喝完了。


        

宿爸爸小心问道:“崽崽还想要吗?”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还能喝吗?宿黎闻言一顿,在宿爸爸殷勤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


        

宿郁睡醒起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场面。


        

“能吃东西了?”宿郁一听到这变化也十分吃惊,宿黎是怎么个情况他这两年清清楚楚,“那这是不是就说明快好起来了?”


        

“具体还要等医生看看情况,先别告诉你妈,等她回来给她惊喜。”宿爸爸摇了摇奶粉瓶,试了试温度后才递给坐在摇椅上的宿黎。


        

宿郁本来还不相信,等他看到宿黎主动接过宿爸爸手里的奶瓶子且进食后才彻底相信,他这弟弟的身体状况奇差,他还记得当时宿黎刚出生不久喝奶的时候吐了,还发了高烧,后来是医生说不建议给他食用妖族的奶粉,家里人才谨慎对待他的饮食。


        

之后每一次进食都是父母亲手喂的,宿黎就只会仍由他人喂食,喜欢就吃,不喜欢就吐,完全不像这样会主动去接瓶子。


        

现在宿黎不仅会说话了,而且还能吃幼崽的食物,外边老传他弟弟先天残疾都是胡扯,他弟弟只是发育太慢而已!


        

宿黎进食较慢,等他把吸收的灵力全部转为己用才注意到旁边宿家父子激动的目光,好像他喝完奶粉就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两瓶了,不能再喝了。”宿爸爸遗憾地收回奶瓶。


        

宿郁瞥了房间一眼:“明崽每次都喝三大瓶,你这也太偏心了吧?”


        

“等下午医生看过没问题再喝。”宿爸爸刚说完话就听到儿童房里爆发的哭喊声,他捏了捏眉头,“明明起来了,你去看看。”


        

宿郁指着自己,“我?”


        

昨天大半夜被拽起来放风,还连夜把周围的小妖问了个遍,没抓到那个想诱拐幼崽的恶妖不说,他这还没休息好,就又被赶去看孩子。


        

“让你带弟弟怎么了?”宿爸爸脸色平静,拿着纸巾小心翼翼地帮宿黎擦嘴,又随手把另一边冲好的奶瓶丢给宿郁,“崽崽让爸爸看看,有没有沾到哪……”


        

宿黎目光复杂地看着宿爸爸,又看到另一边哥哥走进儿童房的身影。


        

“还饿吗?”宿爸爸问。


        

宿黎犹豫了下,只好摇了摇头。


        

宿爸爸见他有反应,脸上不禁浮现出喜色,又继续问道:“崽崽这里痛痛吗?”


        

他小心地摸了摸宿黎的额头。


        

“不痛。”宿黎回道。


        

宿爸爸一脸喜色,忍不住逗着小孩多说几句话。


        

到后半段就是听着他重复地询问某些问题,好像问题的本质并不重要,宿爸爸在乎的只是自己有没有回应他。


        

一来一往问着话,突然宿爸爸的声音停了下来。宿黎疑惑抬头。


        

宿爸爸回过神来,看到幼崽那澄清又自然的眼睛,心中不禁软下来,“崽崽怎么啦?”


        

宿黎收回目光,余光却看向斜前方那半面落地窗,他注意到刚刚父亲好像就在看那个方向,而好像那地方有什么东西在。


        

--


        

下午的时候,医生上门。


        

妖族的医生外表跟人族的医生没多大区别,混迹在人类社会的他们已经学会人族医生那一套,上门的时候都是白衬西装裤再配个白大褂,有模有样,看起来尤其正经。宿家请的这个医生传闻有上古神兽白泽的血脉,曾在无数名医手下打过杂,如今是一副年过半百的样貌。


        

医生姓白,叫白画眉,是现在宿黎的主治医生。


        

“崽崽别怕,让医生看看就好了。”


        

宿爸爸把宿黎抱在怀里,小声地安抚着幼崽的情绪。


        

宿黎这还是第一次在清醒状况让所谓的‘医生’给他做检查,当白医生把手指掐在他灵穴上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修炼者在给他看病,但他亲人都是普通人,怎会请来修炼者给他看病?


        

这微妙的猜想很快就被他置之脑后,他这具身体放在现在的世界里不是很好,从家人对他的态度看来,请医生上门似乎已经是家常便饭。


        

白医生和蔼问道:“肚子有没有痛痛?”


        

宿黎微微偏头看了宿爸爸一眼,见着后者既期待又担忧的目光。见他没回答,宿爸爸赶忙道:“喝了两瓶奶,中午也没有困,一直很精神。”


        

白医生又问:“崽崽呢,痛痛吗?”


        

他又做了些动作,譬如揉揉宿黎的肚子,尽量让宿黎明白他的问题。


        

宿黎只好摇了摇头。


        

原先因为意识浑噩,他为避免暴露,选择先观察这个陌生奇怪的世界,没怎么去回应他们,没想到自己昨天无意之举,反倒给了他们希望。而他的身体也并非完全差到需要家人小心照顾的地步,恢复到正常孩童水平只是时间问题。


        

宿黎心想着,他以后或许要学会如何作为一个‘人’在这里生存下去,以回报这一世父母的恩情。


        

见他回应自己的话,白医生的脸色浮现几分意外,又多问了几个问题。


        

遇到简单的问题,宿黎便会选择回答,遇到较为复杂的问题,宿黎就装不懂,但他没怎么接触人族的小孩,尽量让自己的行为举止符合这个年纪的小孩。


        

白医生问完问题,同宿爸爸道:“宿黎情况到底特殊了些,但现在明显有好转的迹象,也没出现其他负面反应。”


        

宿爸爸激动问道:“那他会好起来吗?”


        

“现在不好说,但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好转的可能性很大。”白医生微微笑着,看向宿黎的目光十分和蔼,“这是好事,说不定宿黎真的能好起来。”


        

医生检查没花费太长时间,很快就跟他父亲去另外的地方详谈,哥哥宿郁自中午哄完弟弟睡觉后就到房间里看书了,说是要准备考试需要闭关,不让其他人打扰。宿爸爸只好临时将他交给家里另外一个‘人’照顾。


        

宿黎见父亲跟白医生去另一边说话,似乎是要商讨他食材跟药物的事,这才把目光放在父亲留下的这个‘人’身上。他之前不清醒时也有部分记忆,只记得似乎在父亲上班且哥哥不在家的情况下,这个‘人’就会接替他们的工作,他们管他叫保姆。


        

宿黎与他待了一会,便操控着灵力把地上的海绵球往外推了推,很快就滚到沙发底下,而保姆似乎注意到什么,见海绵球滚远了,便循着方向把球捡回来。


        

使用灵力的时候,宿黎明显感觉到负重感,从开始使用灵力的时候就有这个感觉,只是昨天他刚醒精力过于旺盛,没去在乎这个问题……


        

经脉阻塞,应该是体质的问题。


        

宿黎沉下心,还是尝试用灵力去练习推海绵球。


        

反复几遍,‘保姆’都会照着规矩去捡球。


        

‘保姆’长相与人相仿,但行为举止刻板重复。


        

家里奇奇怪怪的东西很多,家人从未在他面前使用过灵力,宿黎只好把这东西等同于类似液晶电视的神奇物品。说是像人,却有点像是宿黎曾经见过人族修士驾驭的傀儡。


        

客厅里仅剩下他跟保姆,宿黎微微心动,正好其他人都不在……


        

他低头看了下自己腿,如果再仔细操控灵力,说不定可以。


        

屋外,风妖静悄悄地落在阳台上,他微微贴着墙而立,余光看到客厅内的场景。


        

粉雕玉琢的幼崽坐在毛毯上,不远处立着一个傀儡。而那傀儡上有宿清风的术法,只要他一靠近,便会彻底被发现。


        

宿家的阵法没那么容易进,自昨晚潜入被发现后,今天宿家的阵法又加固不少。刚刚他不过是想进屋看情况,还没靠近就差点被宿清风发现。好在他是风妖,才能找到一丝漏洞潜入。


        

事出突然,他昨天跑得又急,回去之后仔细回想前后细节,才发现了关键所在。昨天晚上那块裂片发出奇异的光芒,他离得近,清楚地看到是宿家幼崽的手碰到了裂片才会发生那样的异变。


        

也许他没猜错,他渡劫的契机还真落在了这个妖崽子身上。


        

他正想找到其他办法靠近幼崽,忽地就看到那幼小的妖崽子抓着沙发的边沿,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风妖目光一顿,目光停在了幼崽身上,幼崽似乎有点吃力,抓着沙发边沿的手皱成一团,然后晃晃悠悠朝前走了两步。


        

而下一秒,幼崽身形不稳,直直往前栽去——


        

风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