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往前栽去的时候,宿黎并未感受到与地面的撞击,他只觉清风拂面,紧接着就扑在柔软的毛毯上。旁侧的保姆像是发现什么,径直跑了过来,也不顾地上滚远的海绵球,而将他扶好坐好,又左右巡视着周围,像是在排查什么。


        

宿黎微微皱眉,余光看向另一边的落地窗,窗帘被风吹得轻轻掀起一角。


        

是他错觉吗?


        

他收回目光,又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腿上,不禁叹了口气。


        

第一次尝试自己走路,灵力控制过头,左右脚的力度没分清,刚开始就差点摔了。


        

风妖站在窗外,借着窗帘的遮掩隐藏身形,他刚刚看到幼崽摔倒的时候没忍住出手帮了忙,差点被那个傀儡发现。他又见幼崽扶着沙发想站起来,不觉被他努力的动作所吸引,只见幼崽扶稳了沙发,摇摇晃晃,终于迈出了一步——


        

没摔,还往前走了一步。


        

原先准备好的风灵松散开,风妖看着幼崽迈步,眉头皱得更紧了。


        

幼崽穿着合身的粉蓝色睡衣,后边还垂着两条毛绒耳朵,露出毛茸茸的脑袋。风妖能看出他的吃力,先天残疾的妖崽本来就跟普通的妖崽不一样,正常的幼崽在这个年纪已经能跑能跳会说话,天赋极佳的甚至已经在父母的指引下引灵修炼。


        

风妖族中新生的幼崽,更是生下来就能飞翔,风妖从来看过这么弱小的幼崽,就连最基本的行走能力都没有,完全没有自保能力。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这是先天残疾的幼崽,也是被宿清风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幼崽。


        

太弱小了,他本来还想偷偷把幼崽带走,弄清楚裂片情况再给宿清风送回来,但现在看情况,这个幼崽要真被他拐走,在他老窝那个环境里恐怕活不过半天。


        

脚步声传来,风妖往后退了一步,隐匿在风里。


        

宿爸爸刚跟白医生确定好了幼崽的食谱,他家崽崽的情况好转,已经能尝试妖族的食物了。他跟白医生刚走到客厅,就看到不远处正努力着自己迈步的幼崽。


        

宿爸爸脸色一变,刚想出声就被白医生拦住,白医生抬了抬厚重的老花镜,“别急,让孩子试试。”


        

傀儡在悄无声息间停住了手,宿黎扶着沙发往前走了几步,刚开始操控灵力来行走确实困难,但走了几步之后他已经能把握操控的度。不走不知道,这具身体太弱了,即便他的灵力能控制行走的双脚,但是这具身体的双脚却完全没有支撑身体的能力。


        

完全没走过路,身体的骨骼经脉脆弱,只走了两步,宿黎就明白与其学会走路,他可能还要花费时间来疏通经脉,重煅骨骼,至少应该恢复到跟人族健康小孩的水平吧。


        

“崽崽!”


        

宿黎回过神,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宿爸爸。


        

他稍一失神没仔细控制双腿,又晃悠悠地往前摔去,而这次宿爸爸飞身过来,稳稳地把孩子接在怀里,紧紧地抱住。


        

宿爸爸身上有股很温馨的味道,宿黎被他抱着的时候,只觉得被这股味道完全包裹着,疲惫的躯体瞬间放松下来。


        

“崽崽太棒了,脚累不累啊?”


        

宿爸爸难以言喻自己现在的心情,从昨天开始崽崽说话开始他就已经活在惊喜当中,没想到今天起来崽崽能吃妖族的奶粉,而且还自己尝试走了路。这些事情是他过去两年完全不敢想象的事,但现在确切地发生在他的眼前。


        

宿黎却有些困了,他的神魂足够强大,但是身体还是太弱。


        

只是尝试用灵力贯通经脉走路,就疲惫到这个程度。


        

宿爸爸没等到崽崽的回应,只是看着他垂了垂脑袋,然后趴在他怀里睡着了。


        

“让他睡吧。”白医生握着幼崽的手,“先天残疾能恢复已经是奇迹。”


        

“这怎么说?他这个情况是正常的吗?”宿爸爸抱着孩子,“他前几天还不会吃饭说话,可今天他就……”


        

“先天残疾也有恢复正常的情况,但那需要后天的训练跟努力。”白医生抬了抬眼镜,“妖天生就是沟通天地灵气的存在,像你的小儿子,才两岁就已经能使用灵力,但先天残疾不同,他们不受天地灵气的宠爱,天生灵脉就是废的,大多数情况就跟宿黎之前的状况一样,其他妖崽一年就可以说话,他要花费十年或者二十年时间才会长灵智。”


        

白医生摸了摸幼崽的头,和蔼道:“但是他不一样,他已经开始有成长的迹象,只是会慢一点,你们要有耐心地陪着他。一切都要循序渐进。”


        

宿爸爸点了点头,这样的情况已经很好了!


        

白医生笑了笑,正欲收回手,忽地看到幼崽毛茸茸的黑发中露出的几丝浅金色头发。


        

“怎么了?”宿爸爸注意到白医生厚眼镜底下认真的目光,而他的手却微微拨开幼崽的头发。他循着白医生的手看去,只见那处似乎有一点点白。


        

“这是?!神鸾鸟?”宿爸爸不禁惊讶起来,神鸾鸟的种族内有不少白毛种,他这孩子难道已经继承到妻子的血脉了!


        

白医生目光里带着一丝疑惑。


        

那头发并不是精纯的神鸾鸟羽毛,末尾深红,似乎有返祖的迹象。


        

“有可能,他会好起来的。”他笑了笑,不过也有可能是他看错了。


        

--


        

宿黎再次醒来的时候,儿童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在睡觉,旁边胞弟宿明的床上空无一人。


        

儿童房外似乎传来孩童的哭喊声以及哥哥的抱怨声,反倒他房间里的声音更安静一点。


        

隔音的效果确实奇妙,这世界果然有很多他理解不了的东西。


        

他从儿童床上坐起来,凝力扫视体内经脉的状况,早些时候他操控双腿走路,其实已经稍稍扩开了体内脆弱的经脉,但这些还需要持之以恒,等到他体内经脉完全恢复到正常水平。


        

不过能成功转生已经是件很幸运的事了,如果没这个机会,说不定他早在渡劫失败时灰飞烟灭。


        

难得清静无人,宿黎正打算再疏通疏通经脉,忽地听到诡异的风声。


        

他睁开眼,便对上了从悄悄从窗户进来的风妖。


        

宿黎瞬间警惕起来,太|安逸了,他差点忘了还有风妖这个隐患。


        

风妖与昨天相比明显狼狈了很多,他身上因雷劫受伤的地方还未恢复,还增添了几处伤口,尤其是手臂上刮伤,隐隐有加重的痕迹。昨天晚上的事并不是他混乱的梦境……宿黎记得他碰裂片爆发神力的时候,风妖曾挡在他跟弟弟面前保护了他们。


        

那这伤口,应该是昨天晚上留下的。


        

“你很奇怪。”风妖的声音沙哑。


        

他躲在暗处很久了,从那个带有白泽血的医生进来到这幼崽睡着,他几乎把幼崽所有的表现都看在眼里,可当他听到白医生的诊断时,他才微妙地察觉到差异。


        

在其他人眼里,幼崽是心血来潮才想学走路,但风妖知道,这个幼崽在走路之前,还曾用海绵球调走守在他身边的傀儡。再者,他刚刚进入这个房间,幼崽盘膝的姿势,明显就是修炼的姿势。


        

先天残疾的幼崽,可没有这个幼崽这么聪明,更别说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