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很聪明。”风妖直言道:“但又很弱小,我想不明白。”


        

宿黎看着风妖,忽然想到白天他在客厅里练习走路时的疑惑,当时他以为是错觉,看来风妖从昨天晚上就没离开这附近,一直在暗中观察他。


        

风妖见幼崽不回答,又往前走了几步。


        

宿黎感受到一阵风拂过。


        

站在他对面的风妖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情,自言自语:“可是不对,为什么我感受不到你身上的灵力。”


        

明明看起来就是个弱小的幼崽,但却有种他看不透的神秘。


        

风妖身上的伤已经渗出血来,他似乎想上前一探究竟。结果没走几步就发出一声闷哼,微微屈身跪下,似乎是伤势恶化了。


        

宿黎无奈开口:“你最好别动了。”


        

幼崽说话的声音很慢,有些字念得有些模糊不清,甚至还带着奇怪的语调。但声音稚嫩软乎,明明是幼崽,却给一种成熟的口吻,既可爱又有些怪异。


        

风妖微微一怔:“你是清醒的……”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他脸上浮现窥探到秘密的兴奋,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猜想说出来:“夺舍?附身?你不是宿家幼崽。”


        

不见幼崽回答,风妖勉力站起来,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为了潜入宿家,他不得不做了多手准备,现在的机会难求,以他的伤势下次再潜入,恐怕就再难瞒过宿清风了。


        

“凤凰神火灼烧过的伤口可没那么容易好。”宿黎看着他手臂青白皮肤上渗出红色痕迹,“再逞强,你那条手臂就会废掉。”


        

“凤凰神火……?”风妖闻言一怔,他知道那块裂片上有着某种怪异的神火,却不知道这是传说中的神鸟凤凰的神火。但这妖崽子是怎么知道?


        

风妖谨慎地看着他,他借用裂片神力催动修为的同时,其实也被裂片神火逐日侵蚀着,普通的伤口他尚可自我修复,但是神火灼伤过的伤口,他要花费十几年才能勉强治愈。以往的伤口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也在他能控制的范围。


        

但这次渡劫比他上一次凶险,裂片上的神力从没这么热烈过,给他造成的伤势也远比任何一次渡劫重,而且昨天晚上他为了护着这两个小崽子,又被近距离爆发的神火再伤一次。


        

幼崽没说错,他手臂上的伤已经超乎他的控制范围,废掉是最差的结果。


        

“我能救你。”宿黎看着他,“但我有条件。”


        

风妖疑惑:“救我?”他声音沙哑至极,极其渗人。


        

“信不信由你。”宿黎看着他。


        

风妖皱着眉,想到那块与他渡劫相关的裂片,沉默许久后道:“什么条件?”


        

宿黎挪到床边,看到儿童床跟地面的距离,陷入沉思。


        

幼崽没回应,风妖只见幼崽挪了挪位置,似乎是想从儿童床上下来,但挪到床边又没有其他动作。


        

幼崽稚嫩的声音响起:“你过来点。”


        

“?”风妖:“过去?”


        

宿黎沉默一会,“床太高了,我下不去。”


        

风妖这才把目光放到那仅到他膝上的儿童床,内心十分疑惑,高?


        

但他还是老实地走过去。


        

宿黎看到高大的风妖走了过来,最后跪坐在他的面前,高大的身躯缩成一团,风翅也规规矩矩地收敛着,看起来有点可怜。


        

风妖沙哑的声音响起:“你怎么知道那是凤凰神火?”


        

宿黎简单解释,尽量让自己的咬字更清楚些:“你昨天带过来的裂片上,有凤凰的神力。”


        

风妖微微张口。


        

宿黎又道:“想治好就少说话。”


        

风妖只好闭上嘴,听着宿黎稚嫩里带着几分冷静的声音,再看着面前弱小可爱的幼崽。


        

奇怪,太奇怪了。


        

宿黎余光看向儿童房门口的位置。


        

风妖似乎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于是道:“他们进来我会提前告诉你。”


        

宿黎这才放下心来,仔细查看风妖身上的伤口,不得不说,风妖身上的伤口远比他观察到的伤口多,甚至还有些陈年旧伤,青白的皮肤交错着斑驳的伤痕,有些已经好了,有些还在渗血。


        

作为凤凰神火的持有者,宿黎看一眼就知道这上边有多少伤是神火造成的,有旧伤,有新伤,看来这个风妖平时没被那块带有他神力的裂片伤到。这么多伤,风妖的皮也真够厚,这都能熬下来。


        

风妖认真地看着幼崽,只见幼崽沉默看了会他的伤口,似乎确定了什么,才微微抬起手覆在他的掌心里。幼崽的手就那么一丁点,与他宽大的掌心成鲜明的对比,这么弱小的幼崽,真能解决他身上的伤势。


        

还未等他问出口,只见幼崽的手发出微弱的光,紧接着一股温暖的灵力从他掌心的位置顺着灵脉流入他的体内,所及之处竟然能修复他灵脉里留下的暗伤。还没等他细细感受那个感觉,幼崽手里的灵力就断了。


        

他的灵脉从没这么舒服过,但这如涓涓细流的灵力,完全不能解决他经脉的庞大渴望。


        

风妖回过神来,看到幼崽额间冒出的汗水。


        

宿黎收回灵力,修复这种伤口对以前的他来说比喝水还简单,但关键就在于他这具身体太弱了,身体内也没储存多少灵力。与他神魂俱生的庞大神力就只能龟缩在这具身体深处,一旦他想加大神力的输送,这具身体的经脉骨骼就会开始抗议。


        

动用神力只会加快他身体的崩溃,要想治愈风妖身上的伤,还得靠他这两年积攒下来的微薄灵力。而且还不能太快,因为这具身体的灵脉太细了。


        

空有满身神力却无处施展,宿黎降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无奈的事情。


        

宿黎收回灵力,身体十分疲惫,“目前只能这样。”


        

风妖沉默一会,“你不怕我将你带走吗?”


        

虽然只是疗愈了一部分灵脉,能治愈他伤势的幼崽,而且还可能带着促使他渡劫的秘密,就凭这两点,足以让他跟宿清风撕破脸皮。


        

“不会,昨晚……”宿黎一顿,微微失笑。


        

风妖疑惑:“昨天晚上?”


        

也不用问。今天早上起来他的父亲跟哥哥都没表现出异样,想必昨晚的残局应该是风妖帮忙收尾的,宿黎改口道:“愿意救你是因为昨天晚上你动手保护我胞弟。”


        

他说完一顿:“再说,你以为我只是简单给你治伤吗?”


        

“我明白了。”风妖站了起来,高大的身体停在宿黎的面前,“你的条件。”


        

宿黎道:“治伤需要一定时间,我能治好你。至于条件,每次过来就给我说说外边的事吧。”


        

风妖一怔:“就这些?”


        

就这么简单,这完全是不对等的条件。


        

“还有,不能让我家人生疑。”宿黎本来就没想多为难风妖,这个妖怪性情本不暴戾,虽然看起来凶了点,但冲他保护幼崽的举动足以看出他不是个恶妖。而且他手里的裂片携带着他的神力,虽然说不清什么原因,但到底是跟他有缘。


        

提强硬的条件没什么作用,他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跟风妖和平相处,而且他现在也不了解外边的状况,正好可以跟风妖打听打听。


        

“治伤的时间……”宿黎有点为难,“你尽量等我父亲睡了再过来。”


        

风妖一顿,以宿家的阵法强度,他未必能每次都躲过宿清风,只好道:“我尽量。”


        

尽量?宿黎有点疑惑,风妖难道还有其他事要办?


        

算了,这些也不是他考虑的事。


        

风妖见宿黎没再提其他要求,沉默了会,默念着契约法诀,凝神立了誓。


        

立天誓是妖族履行契约的最基本准则,这也意味着双方都不会违背约定内容。


        

宿黎见状也同样立了天誓。


        

风妖道:“这个条件不对等,你治好我,除了答应你的条件,在这段时间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宿黎觉得这点无所谓,他已经有点困了,但还记得风妖那块裂片。


        

他问道:“那块凤凰神力的裂片,你还带着吗?”


        

风妖闻言一顿,双手再张开时,那块裂片已经出现在他的手心。


        

宿黎这次没有触碰裂片,而是仔细观察着裂片上的纹路,越看越觉得熟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但既然带有他的神力,可能是当初他渡劫的时候遗留下来的东西。


        

等等,难道说现在这个世界……


        

风妖见他感兴趣,又道:“你要不再试试?”


        

意思是让他碰一碰。


        

宿黎摇头:“引来其他人注意就不好,这东西你哪来的?”


        

“在息灵山上古封印里捡来的,应该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东西,它的神力可以催动我的修为增长。”风妖解释道:“你不说之前,我不知道这是凤凰神力。”


        

凤凰在世间消失太久了,最后一次有凤凰的传闻还是上古末期。


        

现在千万年过去,没想到他随便在山里捡到的裂片,居然是凤凰遗留下来的裂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