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风妖没在房间里留太长时间,很快就离开了。几乎是前后脚的时间,宿爸爸推开门进来看情况,在他的床边站了很久,又走过去窗边看情况。宿黎刚给风妖治了一小点伤就疲惫不堪,几乎把体内的灵力耗竭,他想着风妖离开的时候应该没留下奇怪的痕迹,后来实在太困就睡着了。


        

隔天他是被弟弟宿明的哭闹声吵醒的。


        

他醒过来没多久,就看到宿爸爸小心翼翼推开门望进来。


        

“崽崽醒了吗?”宿爸爸走过来把他抱起来,“饿不饿。”


        

宿黎是真的饿了,于是点了点头。


        

宿爸爸见他回应,高兴道:“饿了就跟爸爸说,白伯伯说你最近可以多吃点东西,等中午爸爸下班回来就给崽崽做饭饭,好不好?”


        

宿黎对普通人类食物没什么需求,如果可以,他还是喜欢喝昨天那种带有灵力的奶粉。


        

没办法,他对灵力的需求太高了,之前还只是为了自己修炼,现在还要帮风妖治愈身体。


        

客厅里,毛茸茸的毯子上坐着另外一个幼崽,他正拿着骨头状的玩具玩着,眼角还挂着几滴泪珠,看到宿爸爸的时候顿时眼睛一亮,张开手就要嚷嚷直叫。


        

“趴趴。”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宿爸爸把宿黎放下,“崽崽跟弟弟在这玩,爸爸去给崽崽冲奶粉。”


        

他说完就急匆匆地走到客厅的另一边。


        

宿黎坐下来后想找个舒服的地方闭目养息,还没等他确定位置,他就被旁边一股巨力推倒了,仰后躺在毛毯上。他整个人都懵了,当凤凰的时候高高在上,座下小妖无数,个个都对他十分尊敬。这是他降生天地以来,第一次被人推倒,而且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


        

而这个小屁孩还凑过来,压着他的手咯咯地笑着,一脸天真无邪喊着哥哥。


        

宿黎目光微沉,试着推了推宿明,推一下没推动,再推一下,宿明反倒往前凑近了。


        

太重了,他这个弟弟到底有多重!


        

宿黎推了几下没推动,运起灵力想把这个不知轻重小孩从他身上推开,还没动手就听到一声怒吼。


        

“好小子,宿明你胆儿还肥了!?”


        

宿郁抓着书包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客厅毛毯上滚在一起的两个小崽子,身强体壮的宿明半压着宿黎,明显就是在欺负他。他二话不说上前就捏着宿明的后颈把他拎起来,看到底下头发乱糟糟的宿黎。


        

“才两岁就知道以下犯上,我看你长大是要上天了不?”宿郁看着笑得一脸开心的宿明,脸色马上就臭了。


        

宿明伸长手想去够宿黎,开心地喊道:“哥哥!”


        

宿爸爸大老远看着:“干嘛呢臭小子,说多少次别拎你弟后颈,以后长不高怎么办?”


        

宿郁道:“明明又欺负黎崽!”


        

宿爸爸拿着两个奶瓶子跑过来,见到半躺在地上挣扎爬起来的宿黎,又看了眼精力旺盛的宿明。赶忙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轻手轻脚地把宿黎抱起来,“崽崽痛痛吗?”


        

宿郁表示不满:“爸,我跟你说。宿明你得好好管管,他现在两岁就会欺负黎崽,等他长大还不骑我头上了?”他说完继续道:“这样的行为太恶劣了,简直就是在蔑视我跟黎崽作为兄长的威严。”


        

宿黎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很难不赞同大哥的说法。


        

宿爸爸把宿黎放好,又把手里的奶瓶递给他,之后一脸严肃地看向旁边的宿明,抱起来轻轻地打了下宿明的掌心:“欺负你哥了?跟你说哥哥身体不好不能推他,你怎么不听话?”


        

宿明想抽回手,有点委屈:“没有。”


        

宿郁哼哼两声,在旁边添油加醋道:“要我说你就直接把他丢到山里磨砺……”


        

宿爸爸无情打断:“有你事吗?”


        

宿郁:“?”


        

宿爸爸:“上你学去。”


        

宿郁:“我严重怀疑我不是你亲生的。”


        

早几年他还是家里的唯一的崽崽,这还没两年,他连兄长的威严都不配拥有吗?


        

宿郁放弃跟宿爸爸的争论,从厨房里拿了两个面包就赶着出门上学。


        

宿黎拿到奶瓶后就把其他事情置之脑后了,身体灵力耗竭后他倍感疲惫,很快奶瓶就见了底。


        

太少了,完全不够补回昨天消耗的灵力。


        

宿爸爸刚教育完小儿子,偏头就看到宿黎的奶瓶见底,面露惊讶道:“崽崽今天好棒,是肚肚饿了吗?”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幼崽把奶瓶往他的方向推了推,澄澈的目光里充满着期待。


        

“崽崽还饿吗?”宿爸爸有些高兴,昨天跟白医生说完后他就调整了幼崽的奶粉配方,甚至今天的奶粉的量都比昨天还要多冲了些,没想到崽崽这么快就喝光了,看样子还没喝饱。


        

对于妖族的幼崽来说,幼年期最容易饿,能吃是福!


        

他家黎崽的身体真如白医生所说开始好起来了!


        

给幼崽准备好早餐后,宿爸爸看了看客厅的挂钟,回屋换了出行的衣服,又拎着公文包出来。宿黎看着他这些动作,很快就明白过来宿爸爸是要去‘上班’了,他看到昨天的照顾他的保姆从另一边的房间里出来,被宿爸爸交代了几句便行动起来,抱着一个装满海绵球的箱子来到他的身边。


        

宿爸爸见宿黎的目光停在傀儡身上,于是笑了笑安抚道:“崽崽,爸爸去上班,中午再回来给崽崽做饭饭。”


        

宿黎点了点头,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时间只有这个保姆在看着他们。


        

“奇怪,今天小许怎么还没过来?”宿爸爸陪着幼崽玩了会海绵球,挂钟的时间已经超过他平时出门的时间。


        

小许是一只长期从事家政工作的猫妖,修为不低,也是他们家长期上门照顾幼崽的帮佣。作为混迹在人类社会的妖怪,他们也要遵守妖族跟人族之间和平相处的准则,特别是他这样接了教育工作的妖族,受到妖管局的限制也就更多。平时他跟妻子工作在身时,家里都是交给傀儡跟小许共同照顾。


        

“登登登——”


        

宿黎注意到奇怪的声响,抬头就看到宿爸爸拿出昨天那个会发声的‘手机’,接着附在耳边开始说话。


        

宿爸爸接通电话后微微皱眉,打电话来的人是小许,是来暂辞工作。事发突然,说是老家父母生了病,她买了高铁票打算这两天回家一趟,实在无暇顾及这边工作。


        

好像遇到什么问题了?


        

宿黎有些话没听明白,但是勉强能听懂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似乎是来照顾他的人临时有事来不了。


        

放在平时,交给傀儡还能勉强对付一早上,但是这两天才有妖怪偷偷潜入,宿爸爸对家里实在放心不下,他只好临时给妖管局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又拨了电话去学校请假。


        

宿黎本来还打算等宿爸爸离开后再进行修炼,但宿爸爸却不出门了,拿着玩具逗他跟胞弟宿明,又打着电话,提到‘聘请’之类的字眼。


        

小许辞职,宿爸爸只能再找一个保姆来家里帮忙。


        

介于他家庭情况特殊,这请的对象也十分特殊,宿爸爸不知不觉中列了好长一份招聘要求,首先必须是长相面善的妖族,其次修为要求高,再者要擅长照顾小孩的工作……而最重要的一点,还得是小孩喜欢。


        

宿家的招聘要求很快就被发到了‘什么事都管’的妖管局,作为负责统筹妖族跟人族之间友好共处各项事务的最高机构,妖管局有一份标注妖族危险级别的重要名单,能上名单的妖族都是为霸一方的大妖,对于他们的事务向来优先级最高。


        

所以当名单上高阶九尾天猫发来一则‘保姆招聘申请’的时候,妖管局负责人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