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宿黎喝完奶粉后开始闭目养神,把体内刚刚吸收的灵力转换成自己的灵力储存起来。宿爸爸打完电话后就陷入新一轮的忙碌当中,期间接了好几个电话,照顾人都是交给保姆负责。


        

幸好胞弟宿明爱闹,保姆的注意力几乎全在到处捣乱的宿明身上,这倒是给了宿黎得空的机会修炼。


        

中午的时候宿爸爸还没忙完,他给两个孩子冲了奶粉又做了点幼崽吃米糊。原来家里为了照顾体质不同的宿黎,还买了超市卖的那种普通大米,但白医生说幼崽可以尝试食用妖族的食物后,宿爸爸做午饭的时候就没分开做。


        

“怎么没找到?我列的那些要求也不多吧。”宿爸爸边用小碗盛着米糊,边在跟妖管局的负责人打电话。小许辞职也就意味着他只能再找别的妖怪上门来照顾幼崽,而招聘妖怪这些事向来是妖管局负责,但现在这个负责人居然打电话来说短时间内没办法聘请。


        

“是,宿大人您也知道现在妖族人口少,能出入社会工作的妖更少。”妖管局负责人委婉道:“之前小许也是我们花了三个月时间才找到的,像她这样能满足您全部要求的妖已经很少了。”其实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宿大人的要求太难完成了,新发来的招聘要求比上次聘请小许还要复杂,现在还要求这个妖必须是风属性的妖,说是要哄小孩开心,会招风刮雨那种。


        

息灵山渡劫的事他还没跟那个风妖算账呢,气象局都把这件事当做特殊事件上报到他们部门了。还招风刮雨,气象局第一个不同意。


        

高修为,风属性,长得面善,能歌善舞,会做饭会换尿布……


        

这短时间内要去哪里给他找这么个妖怪来当保姆哦?更何况这两位的血脉高贵,血脉普通的妖怪在他们幼崽面前都受不住威压显露原形,正常高贵血脉的妖会来给妖当保姆吗?而且大佬家那个先天残疾的幼崽特殊,身体不好,还不能在家里用妖术,这稍有不慎照顾不好就要面临来自两方大妖的问责,这条件摆出来,哪个妖愿意上门?


        

妖管局负责人越想,越觉得当初能找到小许大概是前半生积的福泽够多。


        

“你再给我找找,实在不行也可以放宽点要求。”宿爸爸头疼,真要找不到人,他估计就得暂时辞职在家照顾小孩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


        

宿黎早上又尽量把自己体内灵脉扩开了一点,又开始自己的复健之路。要说利用灵力来完成走路当然可以,但是这对他的身体负担太大,脆弱的身体撑不起长期灵力的运行。要真正把这具身体调理好,只能循序渐进地修复身体,直到这个身体能如正常人族小孩一样跑动行走。


        

走没几步,身体就开始疲倦。


        

宿黎只能歇了走,走完再歇。他这些复健的动作引来旁边弟弟的好奇,后者眨着眼睛看了一会,也站起来拍了拍手掌,声音清脆喊道:“哥哥!走路!”


        

宿明的身体比宿黎健康多了,能跑能跳,保姆险些还拿他没办法。他见宿黎在练习走路,一开始还好奇地凑过来想要去抓宿黎的手,结果一拽把人拽摔了,就愣在原地,似乎是没想到就这么轻轻一拽就把人拽摔了,他有些着急地喊道:“哥哥!走!”


        

宿黎扶着沙发重新站起来,脚底下踩着毛茸茸的毯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不是个真正两岁的孩童,但胞弟宿明是。


        

见宿明还想来碰他的手,宿黎只好放软了语气道:“我自己走。”


        

也不知宿明到底听懂了没,他见哥哥还在努力往前走,歪着头看了会,注意力又被保姆手里拿着的海绵球吸引走了。


        

宿爸爸打完电话端着两碗小米糊回到客厅,就看到不远处的宿黎又扶着沙发开始走路。幼崽走起来已经比第一次走的时候顺利多了,他先是扶着沙发站着,又双手抬高向前,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几步,要摔的时候再扶着沙发。


        

宿爸爸看着心都要化了,把小米糊放下后就拿起手机录小视频。


        

等到宿黎注意到客厅另一角的爸爸时,后者已经因为他能成功走路激动了老半天,端着米糊过来的时还不停地夸赞,夸得宿黎差点以为自己不是走了两步路,而是当着这位父亲的面飞上天了。


        

“崽崽,今天吃糊糊。”


        

家里准备了儿童小桌,宿爸爸很快就把宿明抱到里边坐好,又给他戴好围兜,才把勺子交给了小儿子。充满灵气的米糊对幼崽的吸引力超高,宿明几乎是在拿到勺子的下一秒就开始自己扒饭,拿勺子姿态十分熟练,旁边还有保姆随时准备给他擦嘴。


        

小儿子的食量一直很好,但相对比二儿子的食量就一般般。


        

宿爸爸本以为米糊端上来的时候崽崽会跟弟弟一样吃饭,毕竟米糊里散发的灵气对幼崽有很强的吸引力,但宿黎表情一般,反倒一直在看隔壁弟弟吃饭。


        

宿爸爸拿着个勺子,喂食的事他已经做过很多次,就是不知道换了新的米糊,崽崽会不会习惯。


        

宿黎只对奶粉感兴趣,但被弟弟暴风吸入的吃饭状态震惊到,就好像面前摆着的米糊是什么奇珍美味。他微微迟疑,这些东西有这么好吃吗?


        

他正想着事,抬头的时候对上宿爸爸期待的目光,以及伸到面前的米糊。


        

“崽崽张口,啊——”


        

宿黎只好张开了嘴,紧接着米糊就进入嘴里。


        

比起早上喝的奶粉,米糊更粘稠些,入口软糯,还带着不可忽视的甜香。宿黎还没怎么咀嚼就咽了下去,随着米糊入肚,灵气也骤然散开。


        

灵气??


        

宿黎一愣,重新把目光放到宿爸爸手里的碗上,怎么回事,他记得之前的米糊跟旧奶粉一样没有任何灵气……而且这米糊里的灵气比奶粉更浓郁些,这一口米糊快抵得上他喝好几口奶粉了。


        

宿爸爸担心崽崽不合口味,喂食的时候更是小心地注意幼崽的状态。


        

一口,两口,三口……到第四口的时候,还没等宿爸爸吹凉,那边崽崽已经张开了口,目光熠熠地看着他。


        


        

崽崽喜欢。


        

宿黎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嘴,对上面前宿爸爸微愣的目光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举动有些失态。他微微抿着嘴,目光落在宿爸爸手里的勺子上。


        

宿爸爸勺子都到幼崽面前,幼崽却抿着嘴。


        

“崽崽?”宿爸爸又见宿黎的目光似乎停在他的手上,瞬间想到一个大胆的猜测,压抑着激动小声问道:“崽崽是要自己吃吗?”


        

宿黎点了点头。


        

宿爸爸小心翼翼地把勺子递给看,然后就看到幼崽伸出肉乎乎的手接,正如他这两天接奶瓶一样。


        

勺柄相对奶瓶较细,宿黎接的时候没接稳,没把握好手指的张合,好在宿爸爸眼疾手快拿住了勺子。


        

宿黎:“……”太丢人了,居然连勺子都拿不好。


        

宿爸爸却十分有耐心重新把勺子递给他,他把宿黎紧握的手指扒开,然后把勺子稳稳地放在幼崽手里,细细教导道:“崽崽不要抓太紧,握这里,对对,把爪爪合起来。”


        

宿黎不会犯第二次错误,刚刚没接稳的时候他已经确定手指需要的合力,这次稳稳地握在手里。


        

宿爸爸紧张地在一边看着,就看着崽崽一脸认真地拿着勺子,屏息期待地看着他从碗里勺了米糊,然后成功地吃到了米糊。


        

宿黎第一次发现靠自己吃饭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哪怕他现在闻不到米糊的灵气,但他却有种历经艰辛终于吃到第一口饭的感触。特别是当米糊的灵气在体内散开的时候,宿黎居然有种诡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比他以前成功锻造灵器的成就感还要强烈。


        

“崽崽,看这里!”


        

宿黎回过神来,抬头的时候对上一闪而过的光亮。


        

宿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宿爸爸没说其他话,就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米糊上,一勺又一勺地解决自己的食物。


        

作为曾受天地灵气宠爱的凤凰,他头一次觉得修炼的不易。


        

宿爸爸拍完照片,觉得照片完全体现不出崽崽的努力。


        

又悄悄地录了小视频,然后po上了朋友圈。


        

--


        

妖管局的负责人劳心劳累地在帮宿清风招聘保姆,还要忙着处理息灵山天气异象的琐事,闲下来刷朋友圈的时候忽然刷到了宿清风发的最新动态。


        

宿大人:庆祝黎崽第一次自己吃饭![视频]


        

底下已经有不少大佬点赞应和,他顺手点了个赞,抬头的时候发现坐在对面的风妖已经把风险协议签好。妖管局负责人松了口气道:“签好就行,下次你打算渡劫的时候提前通知我们一声,这样我们也可以做好预备方案。”


        

“现在不比你以前渡劫找个山头就行,你一点动静都会引起人族的恐惧,我们还注意点好。”


        

风妖垂着眼没说话,把钢笔递还给负责人。


        

负责人把文件收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把文件夹里刚刚彩印的纸露出来,颜色鲜明的招聘广告单异常显眼。风妖余光扫到那张单子,上边宿清风的名字让他不禁留意,“这是什么?”


        

“哦,就是宿大人,原先在他家照顾幼崽的猫妖辞职了,他正找保姆呢。”


        

负责人说完一顿,见风妖对这还挺感兴趣,于是问道:“大人,你族里有干家政或者干保姆这行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