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棠姐,导演说要补个镜头。”


        

助理小林匆匆走进休息室,看到身穿白色戏服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她姿态随意,修长的手指搭在手机上,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


        

举手投足皆是无法忽视的高贵感,宿余棠是圈内闻名的冷美人。


        

小林跟了宿余棠多年,从她刚进娱乐圈到现在。宿余棠如今四十出头,是圈内炙手可热的女演员,她入圈的时间晚,又以几部爆火的影视作品进入观众视野,短短几年的时间拿奖拿到手软,获得的成就却是在圈内数多女演员耗尽半生也未必能达到的高度。


        

传闻她毕业就跟青梅竹马的爱人结婚,入圈前已经有了孩子,前两年又是‘高龄’产妇生了对双胞胎,可容颜上完全看不出已经四十来岁,皮肤娇嫩白皙,说二十岁都有人信。


        

宿余棠见小林过来,便将手机里的视频给她看。


        

小林稍稍走近便看到女人手机里的视频,视频里坐在儿童桌上的小孩非常认真地吃饭。


        

视频中的小孩是她的二儿子,叫宿黎,是一个有智商缺陷的小孩。


        

小林惊讶道:“黎崽会自己吃饭了?”


        

“嗯。”宿余棠看着自家孩子的目光却十分柔和:“会自己吃饭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视频只有十来秒,宿余棠却反复看了很多遍。


        

小林不觉有些心疼,这两年宿余棠照顾小孩很少出现在大众事业,她便经常给她送文件送东西,到家的时候总能看到棠姐在照顾小孩。相比活泼的弟弟,那小孩总是沉默不说话,吃饭睡觉都要大人带着哄着,不会说话不会走路,连最基本困了饿了都不会表示,眼睛也死气沉沉的,像是个漂亮的瓷娃娃,哪像现在这边眼光灵动,而且还会自己扒饭。


        

这次的工作是因为前几年定下无法推脱,出发前也做了很多准备,才放下心来外地拍戏。到剧组后棠姐也经常跟家里打电话,偶尔也会视频,但是因为每次拍戏的时间难定,跟家里人聊天聊一半就要忙工作,有时间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孩子差不多睡了。


        

这么说起来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没跟那孩子仔细交流了。


        

“这次的戏还差几场重要的戏就拍完了。”小林翻了翻排班表,“之后的活动会安排到后两周,姐你拍完戏后可以先回家陪陪黎崽,活动的事先不着急。”


        

化妆师过来给宿余棠补妆,要准备跟接下来的戏。宿余棠把那个视频反复看了好几遍,要不是现在这个点是小孩休息的时间,她早就打电话过去问情况,“东西都打包好了?”


        

小林点了点头,“放心,都弄好了。”前两天棠姐联系了个品牌方,买了一堆童装全堆在工作室里,就等着拍完戏带回家。


        

她姐业务能力极强,但在对小孩照顾上却有点一知半解,经常找她打听小孩喜欢的图书、动画片、玩具,还问到这个年纪小孩大概喜欢吃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该注意的地方。


        

小林交代完行程,发现她姐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什么。


        

她微微探头,发现她姐已经没在看孩子吃饭的视频,而是在看一个五彩斑斓的育儿网页。


        

宿余棠把朋友圈的视频看了很多遍,退出往上刷的时候刷到了某个女演员分享的育儿攻略,她面色平静地点进去,像是浏览剧本从头看到尾,最后点进博文尾部的购物链接,眼睛眨也没眨地全放进购物车里,动作迅速地下单购买。


        

她忙完抬头,注意到助理小林复杂的目光,于是问:“行程有其他问题?”


        

“没。”小林欲言又止。


        

“其他事你安排就好。”宿余棠买完又看到某宝底下的‘猜你喜欢’,又点进去买了几件,才收心去拍戏。


        

小林:“……”


        

理智购物不存在的!


        

--


        

宿黎睡了个午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


        

睁眼的时候他正睡在客厅里,身下垫着软乎干净的毛毯,身上盖着小被子,旁边还呼呼大睡的弟弟宿明。他微微偏头就对上蹲坐在旁边的保姆,保姆眼珠平静呆滞,当对上他目光的时候瞬间亮了起来,之后扭头看着他,好似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宿黎一顿,不得不说这个保姆的反应还挺灵敏的。


        

他收回目光,内视体内的状况,吃东西引入体内的灵气已经转化成他需要的灵力,慢慢滋养着脆弱的灵脉跟骨骼。他尝试着动用一点凤凰神力来引导,刚运转没多久,好不容易撑开的灵脉


        

就发出闷痛的警告,不得已只能收回神力。


        

太慢了,真的太慢了。


        

宿黎从地上爬起来,掀开被子,撑着沙发站起,就看到不远处的桌子边宿爸爸。万物有灵,灵生多变,进入修途的种族能轻而易举地察觉到万物之中的灵气,与其相反,在普通人眼里,带有灵气的食物最多就是比凡物跟好吃一些,并无其他区别。


        

宿黎一开始还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他以前的食物都是带有灵气,从未去考虑人族五谷。但今天米糊的事让他不禁注意到这个问题,奶粉若说是个意外,那米糊就不简单了。


        

在他那个时代,能用得起灵谷灵米的人族,要么是人中皇族,要么是修道世家。


        

宿黎不禁仔细观察着宿爸爸,反复观察后,完全在他身上看不出属于修士的气质或特点。若是修士,随便一个入梦诀就能让宿明停止哭泣,辟谷丹就能解决饱腹问题……也不会劳苦劳心操劳‘工作’,有这个时间,不如沉心修炼早日进阶。


        

他先前浑噩的记忆里从未有家人使用过术法的痕迹,他的家人就是普通人。


        

难道他家是人中皇族?某个修道世家的旁支?


        

想到此处宿黎不禁看向窗外,还是说现在灵米在这个世界很常见了?


        

宿黎心中太多疑惑,他挪了个舒服的位置,开始目不转睛地注意起宿爸爸工作。


        

宿爸爸的旁边堆着好几叠东西,戴着眼镜正在批改,正前方还摆着一个发光的东西,宿黎想了想,把东西跟记忆对应起来,叫笔记本电脑。


        

看着看着,便不禁回想起以前的事。


        

以前他还是凤凰的时候,统领一座神山,神山上也有很多小妖,但他不爱管这些事情,几乎都交给属下精通此事的妖怪负责,更多的时间投入在锻炼神兵,淬炼灵器上。现在回想起那些日子已经有点模糊了,好像自己除了修炼就爱泡在兵器库里,经常一待就是几百年,每次出来都会见到神山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不知道他渡劫失败以后,那些小妖失去他的庇护会怎样?


        

想到此处他骤然失笑,也应该不会,他留下的那些阵法神兵以及凤凰神山的天地充盈的灵脉,足够庇护他们进阶渡劫了。


        

“要是神山还在就好了。”宿黎有点郁闷,他那些天灵地宝要是都在,现在也不必过得这么困难,居然只能靠着每天吃食来获得微薄的灵气。


        

外边的阳光刺眼,客厅的窗户并没有关,风呼呼地吹进来,吹得窗帘鼓起好大一块。


        

宿黎回过神来,目光停在窗户那个位置,奇怪,按照风妖的伤势,他今天应该会过来,现在都这个点了,风妖反倒一点动静都没有。


        

“崽崽醒啦?饿不饿啊?”宿爸爸注意到幼崽已经醒了。


        

幼崽坐在毛毯上,膝上还盖着小被子,手乖乖地搭在被子。


        

他似乎是对被风吹动的窗帘感兴趣,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


        

果然是对吹风感兴趣了!


        

宿爸爸内心更肯定了这一说法,神鸾鸟一族里大部分都是风灵根,天生都对风灵亲切。可惜他们宿家一个风灵根都没有,宿妈妈跟宿郁都是神鸾鸟里的异类,天生雷属,勉强算是掌风雷,但跟风灵根是完全两回事。


        

再说他跟小儿子宿明是九尾天猫,一个水属,一个金属。


        

等等……他们虽然窥探不到宿黎体内的状况,但白医生说宿黎可能继承了神鸾鸟的血脉,那会不会其实就是个风属性的神鸾鸟幼崽?


        

他们一家血脉优秀,他跟妻子一直担心宿黎长大后发现自己跟家人不同产生自卑,或者被其他的妖族的欺负,小心翼翼地保护幼崽脆弱的心理。


        

宿爸爸想到此处有点发愁,先天残疾的幼崽继承血脉也是废血脉,白医生虽然说有恢复的可能性,但毕竟是很少的例子。平安长大还是个问题,妖族里先天残疾夭折的幼崽太多了。


        

“登登——”电话响了。


        

宿爸爸接了电话,是同事打过来。


        

宿黎回过头,似是回应地看了宿爸爸一眼,见宿爸爸在忙,又收回目光。他把注意力放在旁边蹲守的保姆身上,心里却突然有些好奇这‘保姆’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他往前爬了爬,保姆果然跟了上来守在他的身边。


        

以前在凤凰神山,他就有个众所周知的爱好,他喜欢锻造神兵灵器,以前丢在兵器库的傀儡数不胜数。现在来到千万年后的这个世界,人族研制出来的东西太多,不得不说引起了他的兴趣。


        

见保姆跟上来,宿黎往前探了探,直接抓住了保姆的衣服。


        

“嗯,麻烦你了。好,剩下的表格我回学校弄。”宿爸爸今天临时请假,只能麻烦同事代课,而且保姆的事还没着落,说不定接下来几天都要请假在家照顾孩子。


        

“叮咚——”门铃响了。


        

宿黎听到声音扭头去看,发现宿爸爸边打电话边往铃声的方向走去,背影消失在客厅里。趁着这个时候,他尝试性地动用自己的灵力去试探保姆体内的情况,刚输入灵力,就忽地有股灼痛感顺着他的掌心冲了过来。


        

他只能急忙地收回灵力,这时候客厅里传来脚步声。


        

宿爸爸跟人说话的声音传来,宿黎有点心虚地把手藏在被子底下,抬头就看到站在宿爸爸旁边的男人。


        

宿黎:“……?”


        

男人穿着修剪整齐的黑色西装,长发束在耳后,肤色白皙。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顶着一张风妖的脸,看起来就是个穿着整齐极具修养的普通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