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宿黎确定自己没看错人,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顶着一张风妖的脸。


        

宿爸爸注意到自己儿子的表情,只见儿子的注意力都在风妖身上,看起来不像是讨厌。


        

风妖渡劫的事在息灵山这边闹得沸沸扬扬,甚至妖管局都特意派人过来处理这件事。宿爸爸早有耳闻,却没想到风妖会拿着妖管局的招聘单直接上门。他早上确实给妖管局打过电话,因为原先他提的要求被驳回,跟妖管局局长进行长达半小时协商,无奈之下他只能放宽要求,说是基本要求得满足,其他不会的可以学。


        

没过多久,负责人就特意打电话来告诉他说是给他临时找了个妖帮忙。


        

风妖一族在精怪中血脉纯粹高贵,也少于其他妖族相处,一族隐匿在深山峡谷中,外界很少有他们的传闻,更别混迹人类社会。


        

息灵山这位风妖特殊一些,他是为寻机缘才离开族群,性格孤僻一个人住在深山里,不跟其他妖怪相处交流。除了每次渡劫闹出大动静,其他时间都查无此妖。


        

这样的妖,来应聘?


        

宿爸爸保持怀疑。


        

“这是我的简历跟相关资料。”


        

风妖说话的声音依旧沙哑,但明显克制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跟前两天晚上来家里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宿黎的目光停在他身上,只见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宿爸爸,而后才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什么意思?


        

宿黎有点不理解,他扶着沙发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走到离他们更近一点的地方。


        

宿爸爸接过文件后打开,里边除了附着大量文字信息,更主要的还有几张人类的纸质证明,有一张还是几百年前的证明,他惊讶问道:“你这是……”


        

“我没修习过人族的家政课业,但你所提到次类要求我都满足条件。”风妖沉默了会才道:“我听妖管局说你正在招聘保姆,如果你不介意,其他事情我可以学。”


        

确实是最基本的要求都满足,风妖一族有温和善良的名声,天生善舞,全族上下都是风属性,修为高血脉高贵,不会被幼崽的血脉震慑,具备基本的教学引导能力。其实什么都满足,就是不会干家政,没照顾过幼崽。


        

宿黎走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保姆家政’,听了一会理解过来,似乎是他爸爸招人工作,而风妖上门应征工作。他之前想过自己可能经常跟风妖见面,便担心有时候会引起家里人的怀疑,却没想到风妖直接扮成人族上门,还直接应征了保姆的工作。


        

宿爸爸跟风妖说话说到一半,忽地注意到自家崽崽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这边来,圆溜溜的眼睛正盯着风妖看,看样子是对他非常感兴趣。黎崽先天残疾,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木讷,而且还怕生,经常他回家戴着些陌生东西都会引起他的排斥,就连之前来帮佣的小许,也是经过了两个多月才跟黎崽熟悉起来。


        

这两天他的情况好不容易好转,陌生的东西也会主动看看,但大多数情况下看一眼就没兴趣。风妖是陌生人上门,陌生人放在以前是黎崽的主要排斥对象,这还是黎崽第一这么主动接近!还是自己走过来的!


        

这不禁让宿爸爸有些吃味。


        

--


        

有人上门应征确实是件突然的事情,宿爸爸跟风妖聊了一会确定情况,又给妖管局打电话去。风妖留在客厅里,他保持距离没走过去接触宿黎,他知道宿清风虽然去打电话,但不会轻易放一个陌生妖族在幼崽身边。


        

客厅里除了他之外,就是两个妖崽子跟傀儡,其中一个崽子还在睡觉。


        

但他没主动去找宿黎,并不代表宿黎不会主动找上他。


        

只见原先在沙发边的小崽子扶着沙发缓慢走过来,风妖就看着他一步步接近,等到宿黎走出毛绒地毯范围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又全在幼崽那又短又颤的小腿上。


        

这么走真的没问题吗?


        

上次走路还摔了,要是这次再摔到了怎么办?


        

风妖看了一会,终于动身过来扶住幼崽,将他轻轻抱起然后放在沙发上。


        

宿黎见他靠近了,才小声问道:“你怎么上门了?”


        

“应聘工作。”风妖简单道:“这方便我接近你。”


        

宿黎:“?”


        

风妖又补充了句:“也能保护你。”


        

这听起来挺合理的,但宿黎总感觉有哪里怪怪的。以风妖的本事想在人族地盘来去自如再简单不过,这以接近跟保护为理由的应征原因让宿黎感到有些诧异,现在的妖族都这么闲的吗?


        

不修炼不锻体?赶着上门给人当干活?


        

宿黎微微皱眉:“我的事不能跟他们说。”


        

“好。”风妖是个话少的妖,他把原因交代完就不再说话。


        

--


        

宿爸爸就在阳台的地方打电话,屋里的情况全然落在他的眼里,看到崽崽走路的时候他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注意力全在幼崽身上,就怕他眨眼功夫幼崽就磕绊到。所以风妖扶幼崽上沙发的情况他也看到了,他一方面惊讶幼崽居然会主动接近风妖,另一方面也对风妖有所改观。


        

妖管局那边给了回复,说是在其他专职干家政跟保姆的族群都跑过了,要么是高阶的妖族已经被聘请,要么就是修为太低完全不够格上门。正好找风妖签合同的时候,风妖对这个有点兴趣,于是就把人介绍过来。


        

负责人:“宿大人,这段时间您也缺个帮手,我看风妖就合适。过两天小许老家的事忙完了,我再让她回去工作。但这段时间真的没其他人手了,要不您先让他学学?”


        

宿爸爸沉默半晌:“真没其他人了?”


        

负责人:“没了。”


        

于是这件事就只能暂且定下来了。


        

--


        

宿黎没跟风妖说几句话,宿爸爸就回来了,回来之后哄了几句宿黎,就把风妖带走了。两人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宿爸爸一边给风妖介绍着幼崽的玩具,一边又教风妖动手冲奶粉。


        

“两勺就可以了。”宿爸爸盯着风妖的手,只见风妖精准地控制勺子上的分量,说是一勺就是平平一勺,一点起伏都没有。


        

风妖问:“这样?”


        

宿爸爸:“……”


        

他沉默一会:“也不用这么平。”


        

宿黎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很快就收回目光重新放在保姆身上。他刚刚尝试着窥探保姆体内的情况,幸好他撤得够快,不然可能就被保姆体内的禁制给灼伤了。


        

他有些迟疑地看向宿爸爸,看到他正唠叨地给风妖解释分量问题。


        

是他错觉吧,他父亲这个样子,完全不像是人族修士。


        

这个保姆身上有阵法的痕迹,跟傀儡有异曲同工之妙,难道是人族修炼者所锻造出来的?还有家里这些液晶电视、空调、平板等等,莫非也是有修士锻造的痕迹?宿黎觉得这个世界太奇怪了,他所在的那个时代也有人族存在,甚至人|妖的关系也不缓和,更别说普通人族都能用上灵力驱动的灵器。


        

宿黎只好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东西上,很快他就注意到身边的遥控器,他沉了沉心,伸手把那个遥控器抓了过来,灵力继而探向遥控器内部。


        

而遥控器里空荡荡的,一定禁制也没有。


        

宿黎一愣,不甘心地再试了一遍,依旧是同样的结果。


        

这到底怎么回事?


        

宿爸爸跟风妖交代完事情,不由再叮嘱风妖一句:“我们家情况特殊,不能在黎崽面前使用妖术,也不能跟他提妖族的事,这点妖管局那边跟你说了吧?”


        

风妖微微迟疑,欲言又止。


        

宿黎那边又不让他告诉宿清风,宿清风这边又不让他在幼崽面前提妖族的事,怎么宿家的氛围这么奇怪……?


        

宿爸爸问:“还有其他问题吗?”


        

风妖想到宿黎身上的秘密,谨慎地选择了闭口不谈,他简言道:“没问题。”


        

宿爸爸停了会又道:“你会驭风吗?”


        

驾驭风灵是每一个风妖与生俱来的本事,风妖觉得宿爸爸这个问题有点明知故问,“宿大人此话何意?”


        

“也没别的意思。”宿爸爸摸了摸鼻子,“不能使用妖术是明面规矩,但我家小崽子似乎挺喜欢看你刮风的。”


        

风妖:“?”


        

宿爸爸笑笑,拍了拍风妖的肩膀:“没事可以逗他开心,当然,别招惹来妖管局。”


        

两人说到一半,突然听到啪的一声。


        

宿爸爸匆忙回过头,只见宿黎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沙发,正站在电视柜上,撑着墙抓着电视边沿,摇摇晃晃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摔下来。


        

“崽崽!”宿爸爸焦急地把宿黎接下来,“吓到爸爸了。”


        

他把幼崽抱在怀里哄了哄,“想看动画片爸爸给你开。”


        

宿爸爸抱着小孩走回沙发,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按开。


        

按了一下没反应,又再按了下。


        

“奇怪。”他把幼崽放在沙发上,继而走过去看情况。


        

风妖站在沙发旁边看着幼崽,罕见地在幼崽脸上看到了几分心虚。


        

他稍稍一顿,偏头就看到电视屏幕闪了两下,发出滋滋两声,紧接着一股烧糊的味道散开。


        

宿爸爸沉默了。


        

他扭头看了风妖一眼,“你会修电视吗?”


        

风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