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宿郁放学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有维修工上门修电视,他诧异地站在电视机旁边看着维修工,指着电视问:“这怎么能坏的?”


        

维修工师傅道:“烧坏呗,你们这前几天打雷下雨的,平时用电也要注意安全。”


        

他拎着工具箱走到另一边,拿起遥控器试了试:“你这遥控器也坏了,明天过来我给你带个新的。”


        

宿郁:“???”


        

遥控器不是前几周刚换的吗!上一次还是被宿明那臭崽子暴力拆的。


        

“麻烦师傅了。”宿爸爸送维修工师傅走出去。


        

宿郁挠了挠头,又把目光放在旁边正抱着皮球的宿明身上。宿明睡了一下午,这会正精力旺盛,看到宿郁盯着他看反倒起劲,走过去拽着人就往外走:“哥哥,我们出去玩球球!”


        

“玩什么球?”宿郁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宿明,正想去屋里的时候忽然注意到另一边的宿黎。


        

宿黎面前摆着宿爸爸的平板,里边正播放着动画片。


        

平板并不厚,却能塞进去很多东西,之前宿爸爸操作动画片给他看的时候,他还看到很多奇怪的框框,里面都是不一样的人。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这么小的一个东西,里面居然能放这么多东西,有人有物,比能存储万物的乾坤袋还要神奇。


        

这个世界的器物都十分奇妙,有的存在灵力阵法的灵器傀儡,有的却是精细巧妙的凡品。


        

他下午处于好奇用灵力去试了其他东西,结果全都给烧坏了,他父亲只能请人上门来修,听说还要付钱。现在他不敢试了,只敢用手碰一碰。


        

宿郁看到就是规规矩矩看动画片的小孩,平板就这么放在他的腿上,眼珠子就随着动画片的画面动,他不拿也不动,太乖太规矩了,完全不像是个正常爱闹的小孩,想之前宿明那小崽子砸坏了多少个平板,这一对比,黎崽简直就是个小天使。


        

--


        

幼崽晚上很容易就困,宿明闹了好一会才睡着觉,宿爸爸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回到客厅时宿黎还在看动画片。动画片是人类幼崽启蒙动画片,讲的都是些简单的生活常识,没想到黎崽对这个感兴趣,从晚上吃完饭到现在一连看了好几集。


        

宿郁就在他旁边坐着看书,看的是从同学那借来的学神笔记,得空的时候还帮宿黎跳个片尾曲。


        

宿爸爸悄声走过来,在宿黎的身边坐下,用着柔和的语气跟幼崽商量道:“崽崽,要睡觉觉了,明天再看好不好?”


        

宿黎闻言将目光从平板上移开,而后看了眼窗外的天色,似乎已经很晚了。


        

平板上的动画片简单明了,说话的语调也不像父亲说话这么难理解,部分他不了解的事物在这动画片里边都有简单的解释,不得不说帮了大忙。


        

宿爸爸把平板收起来,又抱着宿黎哄着睡觉。


        

哄没一会,幼崽就‘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把幼崽抱回儿童房,才放下心去做自己的事情。


        

宿黎等宿爸爸走了好一会才扶着儿童床起身,他盘膝而坐,运转体内灵力,开始细细地开拓这具身体的灵脉。等到几个周天运转完毕,体内灵脉疲惫不堪时,他才闭眼休息。


        

撤回周身灵力之后,宿黎陷入深深的睡梦当中,却不知他闭眼之后,微弱的红光从他指尖顺着灵脉蔓延开,血一般的殷红色渐渐爬开,最后凝聚成一个微弱的凤凰图腾。


        

窗外皎洁的月光照了进来,图腾只是亮了几息,又渐渐地消没在宿黎的手上,就好像从未出现。


        

--


        

宿郁看完书已经很晚了,他正打算去休息的时候看到宿爸爸蹲在阳台处,神情严肃地检查着窗边的阵法。他有些诧异地走过去,问道:“爸,这么晚你在干什么呢?人到中年少熬夜,熬夜容易脱发。”


        

宿爸爸长手一挥,‘保姆’落在两人面前,皱眉道:“下午我在跟风妖说话的时候,黎崽爬到电视柜那边险些摔下来。”傀儡上有他下的禁制,向来以幼崽的安危第一位,通常这些危险的举动发生的时候,傀儡都会护在幼崽的身边,但是下午宿黎爬上电视柜的时候,傀儡却没有丝毫动作。


        

“事后我检查了傀儡的禁制,发现他身上的禁制有一处被人为损坏了。”


        

宿郁闻言惊讶:“损坏了?可傀儡平时都在家里……不会吧,那拐幼崽的恶妖又来了  ?”


        

“不清楚,但很有可能。”宿爸爸查那痕迹的时候没查出线索来,那妖应该是想试探傀儡,却碰到他提前设下的禁制。不得不说那妖灵力足够霸道,居然能冲毁他在傀儡体内设下的阵法,可不知道为什么半路又撤回了。


        

“看来让风妖来照顾黎崽他们也不是坏事。”


        

宿爸爸神情严肃,“明天我给妖管局打个电话,尽快把这个恶妖抓住。”


        

--


        

风妖隔天到宿家的时候才听说这件事,尤其当宿清风提及半夜有人闯进来偷幼崽的时候,他有种难以言喻的心虚。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全,早上过来的时候发现宿家的阵法又加强了,以那阵法的强度,以他的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就很难无声无息潜入。


        

还好,宿清风同意留他下来照顾幼崽。


        

风妖早上需要学习带小孩,上班之前,宿爸爸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他身边看着。带宿明还好,妖族的幼崽皮糙肉厚,用不着像人类小孩那么精细,但宿黎是特别的,所以宿爸爸的唠叨全在指挥这件事上。


        

“你这抱的姿势不对,幼崽会不舒服。”


        

“米糊的火候要小一点,温火慢煮。”


        

……


        

宿爸爸临上班前还是忧心忡忡,走三步回次头,最后让风妖有问题就传音给他,才急忙赶去学校。宿黎目送着宿爸爸离开,等他走后,他才朝着风妖招了招手。


        

风妖走近停在他面前,宿黎看了一会,“你把袖子挽起来,我看看伤势怎样了。”


        

幼崽的声音稚嫩,但咬字已经比前几日清晰多了。但风妖每听到他的声音就有一种诡异的割裂感,特别是他用幼崽的声音说起正经的事。


        

宿黎等了一会没见风妖挽袖,他抬起手在风妖面前晃了晃。


        

风妖回过神来,面不改色地把袖子挽起来,目光却停留在幼崽身上。


        

心中不禁想到上一次的猜测,上一次他以为幼崽是被夺舍,但想到白画眉的诊断不可能出错,正常修士想夺舍也不会把目标放在一个先天残疾的幼崽身上,而且幼崽的父亲是鼎鼎有名的九尾天猫,母亲是神鸾鸟,想在这两位眼皮底下对他们幼崽动手简直是自掘坟墓。


        

而且他所不知的神力,放在幼崽面前就能被轻而易举地认出……


        

他好似出生就带着秘密。


        

自上次疗愈后已经过去一段时间,宿黎再次看到风妖身上的伤,仔细查探后道:“万幸,没恶化。”


        

他凝聚起灵力往风妖的灵脉探去,微薄但精纯的灵力很快就没入风妖千疮百孔的灵脉里,缓慢地滋润修复着他的伤势。


        

眨眼十几分钟过去,风妖从那诡异又舒适的疗愈过程中醒来,就看到坐在自己面前的幼崽正捂着肚子。他微微一顿,有些焦急问道:“怎么了?”


        

“咕——”


        

宿黎面无表情地看着风妖,“饿了。”


        

风妖这才匆忙地去给幼崽冲奶粉,宿黎捂着自己不争气的肚子,忽地就听到一声强烈的哭声从屋里传出来。保姆走进屋里把宿明抱了出来,宿明见到宿黎就挣扎着从保姆手里下来,然后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毫不收力地扑到宿黎身上。


        

被宿明撞倒好几次,宿黎见到他跑过来的时候马上警惕起来,正想运气灵力挡住他,刚抬手就感受到体内枯竭灵脉。


        

“……”他体内的灵力完全空了!


        

风妖听到声响马上走了过来,看到毛毯上滚在一起的两个幼崽时微微一顿,伸手将宿黎救出水火。宿明闻到风妖身上的奶香味便激动地喊起来:“饿了!”


        

奶粉很快就冲好了。


        

宿爸爸不在家,宿明又是小孩子,宿黎有些疑问就当着风妖的面问出来。


        

“现在外边妖族跟人族怎样了?”


        

风妖停了一会,虽然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但还是说道:“现在人族妖族共处,很多妖族都选择入世到人族社会工作。”


        

人|妖共处……?


        

宿黎微微一顿。


        

“那这些奇怪的东西呢?”宿黎指着电视问道。


        

风妖:“那是人族创造出来的,人族里能人异士不少,他们制造出来的东西在人族社会普及。”


        

宿黎惊愕:“灵器也普及了?”


        

风妖一顿,幼崽似乎懂很多,又似乎什么都不懂,只好解释道:“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有部分灵器被人族修士以不同的方式制作出来,供给那些不惧修炼能力的人族使用。而且现在不比几千年前,人族社会平等,只要你有钱,想买灵器再简单不过。”他虽然很少入世,但这些简单的道理都被他山头附近的小妖科普了一遍。


        

宿黎:“我家……很有钱吗?”


        

风妖诧异地看着他:“那当然。”


        

且不说九尾天猫跟神鸾鸟的高贵血脉,就这两位入世多年,早在人族社会积累了丰富的财产。


        

宿黎豁然开朗,这些天的疑问终于解开。


        

他还疑惑家里为什么能用得起带有灵气的食物,带有阵法的傀儡,还有这些奇奇怪怪的器物,原来是家里有钱买来的!


        

风妖看着幼崽似乎解开了什么谜题,又见他一脸自然地捧着奶瓶吸食,白嫩软乎的脸颊动着。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尖轻轻点在那鼓起的脸颊上,戳了戳。


        

宿黎:“?”


        

风妖有点尴尬地收回手。


        

两人没说多久话,另一边宿明便因为玩具坏掉嚎啕大哭。声音尖锐刺耳,让刚上任一天的风妖彻底慌了神,只得走过去哄人。


        

事实证明,宿明这孩子是真的会闹。


        

一会因为玩具的事闹,一会因为肚子饿闹。风妖手忙脚乱地应对状况,最后还是给宿明冲了瓶奶粉堵住了嘴,宿黎无力相助,挪到沙发另一角坐下,避免被宿明误伤。


        

原先以为风妖上门来可以多点时间交流,没想到因为一个宿明,风妖几乎大把的时间都用在应付他的哭闹上。


        

宿黎刚开始被宿明吵得头疼,后来灵力恢复了点就施了个屏音术,世界总算清静。中午的时候宿爸爸回来一趟,见两个小崽子在风妖的照顾下老实吃饭,差点以为风妖这一种族其实在照顾孩子方面有卓越的天赋。吃饭那会功夫,十句话里有五句才夸风妖能干,剩下几句就是在问幼崽早上的情况。


        

幼崽中午要午睡,宿爸爸盯着两个孩子入睡后才出门,临走前还叮嘱风妖多注意外边阵法的情况。宿黎没睡多久就醒了,旁边的宿明还在睡。


        

风妖就在旁边候着,见他醒了意外问了句:“你不多睡会吗?”


        

幼崽幼年期很嗜睡,宿明闹归闹,但吃饱闹完就犯困,一天有大半时间都在睡觉。


        

宿黎摇了摇头,他今天精神好了些,早上虽然给风妖疗愈,但中午休息了会很快就恢复过来。他醒过来后内视体内灵力的恢复,灵力耗竭之后恢复需要时间,另宿黎意外的是,他这次恢复的时间比上次又更快了些。


        

只是睡了一觉,体内枯竭的灵力就已经恢复了四分之一。


        

体内的灵脉也比刚清醒过来那天拓宽一点,他转生投胎到宿家,此先因为神魂与新身体融合太慢而意识浑噩,现在意识恢复,但身体强大需要长时间的修炼。若按照他对这具身体情况的推测,他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可以现在的速度,他仅需一天就能完全恢复。


        

他心知这具身体有多弱……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快?


        

以他体内灵脉的状况,即便灵脉拓宽,也没可能会这么快。


        

风妖见幼崽醒来后面色凝重,犹豫半晌出声问道:“怎么了?”


        

宿黎闻言一顿,看向风妖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


        

他问道:“那块裂片你带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