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风妖手微微张开,玄色裂片骤然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裂片通体玄色,其上有繁复深奥的纹路,岁月积累,斑驳的痕迹附着其上。


        

这些天来唯一出现的意外,就是触碰这块裂片时激发的凤凰神力,如果他身体有异,极有可能便是这块裂片导致。


        

宿黎第一次见这块裂片时就有非常强烈的熟悉感,但出于谨慎没再触碰。拥有凤凰神力的裂片,在宿黎的记忆里,由他锻造出来的神兵灵器上都会有他神力的印记。


        

神魂飘荡许久,千万年前的事大多已经忘了,仅剩下一些也变得模糊不清。


        

他锻造出来的器物少说有上千件,要凭借这么一块裂片从而判断出是出自哪件灵器其实也是难事……而且从这裂片的痕迹上看,周遭的痕迹皆有磨损的痕迹,可见它已经被毁坏很长时间。已然破碎的灵器,其上附着的神力能保存至今……


        

“看起来像是刀剑……”宿黎仔细回想着兵器库里的神兵,又仔细筛选了其中高阶的几件刀剑,但都跟这上边的纹路对不上,“又好像不是……”


        

风妖从宿黎要求拿出裂片的时候就在仔细观察着他,幼崽看起来十分弱小,他试探时却感应不到任何灵力,也无夺舍附身的痕迹。想到此处,他不敢再仔细猜测。


        

宿黎能轻而易举地治愈他的伤势,想要毁了他的灵脉也不是难事。


        

渡劫的契机,风妖垂目……也不是自己能轻易堪破。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这应该是把剑。”宿黎收回目光。


        

风妖疑惑:“剑?剑主是凤凰吗?”


        

剑上能附着的神力,只会是属于剑主,而若照宿黎所说这是凤凰的神力,那仅有可能——


        

这是上古凤凰遗留下来的神剑裂片。


        

“……”宿黎很想承认,他擅剑不错,可他真记不起来这是一把怎么样的剑。


        

或者说,他完全没印象有这样一把剑。


        

这真是我的剑吗?


        

宿黎头一次对自己的记忆产生疑虑,如果这样强大的一把剑,他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风妖见他不说话,正想说点什么,忽然看到幼崽伸手去触碰那块裂片,心马上提了起来,防御术法蓄势待发。而当那小手碰到他手里裂片的时候,以往强大的神力并未爆发,裂片就仿佛变成了路边随处可见破铁片,失去了所有光彩。


        

“怎会如此?”风妖不禁讶异。


        

宿黎稍稍运起灵力,浑身的灵脉瞬间被激活,碰触裂片的指尖爬出一条诡异的红线,顺着他手指攀爬到手腕,红线缭乱成形,最后在他手背凝成一块诡异的图腾。他瞳孔一缩,只听见‘咔嚓’一声,风妖手中的裂片表面出现细微的裂痕,紧接着完全裂开,化作飞灰红光消失在两人眼前。


        

“碎了!?”


        

宿黎的手不住颤动着,红光图腾越爬越盛,像是有生命一般栖息在他的手臂上。


        

脑海里瞬间闪过奇异分散的画面,模糊的剑器在他的识海里逐渐成形,还未等他看清那剑上的纹路,成形的剑器顿时散开,仅剩下一块碎裂的剑身,与先前风妖手中的裂片如出一辙。


        

剑身扎住在他的识海中央,强大的剑气荡开,霸道又任性地悬在他的神魂之上,就好像它本该处于那个位置。


        

“宿黎!?”风妖见到幼崽闭目凝神,而他手臂上的图腾几乎爬满了半身,最后停在他左侧半边脸上。


        

宿黎竭力控制体内灵力,凤凰神力被剑影这一刺激,逐渐变得不安分起来,宿黎不禁控制着体内逐渐肆虐的神力,耗尽心力牢牢地控在神魂范围内。


        

而那块剑影仿佛知道了什么,逐渐收敛霸道的剑气,大盛的红光收缩至小,最后环绕在剑影与神魂周边。


        

风妖正想阻止图腾蔓延,却见原先霸道的图腾如潮水一般退去,幼崽的皮肤又恢复至原先的白皙无痕,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什么。


        

宿黎缓缓睁开眼,控制不住气力往前栽去。


        

风妖伸手扶住他,声音沙哑撕裂:“你还好吗?”


        

“没事。”宿黎吐出一口浊气,体内灵气充沛,刚才被那剑气这一冲击,直接把他细小的灵脉拓宽了不少,现在身上还有密密麻麻的痛,但是灵脉拓宽带来的益处更多。


        

他可以确定,修炼的加快跟那天晚上碰触这块裂片有关,如果说那天晚上裂片只是加快了他的恢复速度,那现在这块裂片不由分说闯入他的体内,剑气直接就把灵脉拓宽,省了他三个月的功夫。


        

风妖有些担心:“真没事?”


        

宿黎微微张了张手,原先控制手指开合的那股阻塞感消失了,身体变得轻盈不少。他出声道:“你把我放下去。”


        

风妖一顿,只好把他从儿童床上抱起来,小心地将他放在地上。


        

宿黎扶着儿童床,稳稳地站在地上,而后迈开腿往前走。他起初的脚步还有些摇摇晃晃,但走了几步就平稳下来,风妖时刻守在他周围,见幼崽从儿童床边走到房间门口,幼崽走起来很慢,但相对比之前走几步就摔的情况,这样的变化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你能走路了?”风妖问。


        

宿黎扶着房间门,声音微喘:“还没完全,不能走太快。”


        

剑气只是冲开了他的灵脉,但没有完全改善他这个身体,不过灵脉的拓宽无疑让他软绵无力的身体得到了部分支撑,这已经大大减少了他神魂适应身体的时间。


        

风妖没说话,但还在宿黎旁边,担心他出现其他问题。


        

一大一小沉默了会,宿黎突然道:“我饿了。”


        

风妖一愣:“那我去给你冲奶粉。”


        

他走出去几步又折返,抱着宿黎到柔软的毛毯上,才放下心离开。


        

宿黎见风妖离开视野,才微微垂眸看向掌心位置,他稍稍聚灵,掌心顿时浮现一个虚弱的剑影,正是那悬浮在他神魂之上的无名神兵。他掌心微合,剑影顿时消失无踪,好像从没出现过。


        

裂片确实是碎了,但附着在剑上的剑影却悄无声息地闯入他的识海。


        

风妖冲完奶粉很快就回来,宿黎把奶粉喝完后就没再说什么,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沉默下来,不像早上那般一直询问外边的事情。那块凤凰裂片碎了,但是浮现在幼崽身上的纹路十分奇怪,风妖担心是凤凰神力对幼崽的影响,在宿黎沉默不语时便一直守在他身边观察。


        

毛毯周围还有其他玩具,而幼崽的注意力仿佛只停留在他自己的手上。


        

是心情不好吗?风妖不禁想到。


        

正常的幼崽此时应该活蹦乱跳,而不是安静沉默。风妖知道不能把宿黎当做普通的幼崽看,可一旦对上他这毫无威胁的弱小外表,他总忍不住把宿黎摆在需要被人细心照顾的位置。


        

事实上他也是需要被照顾,弱小可怜,连路都走不好,使用灵力就虚弱不堪。


        

“你……”风妖欲言又止:“喜欢看风吗?”


        

他又补了一句:“我可驭风雨。”


        

“风雨?你是不是误会了?”宿黎心觉诧异,但还是解释道:“我不喜欢雨天。”


        

没有一只凤凰会喜欢湿漉漉的雨天。


        

--


        

五六点的时候,宿爸爸下班回家,刚进屋就看到沙发边还在努力走路的幼崽,他看着宿黎从沙发的这一边走到另一边,没有借着外力,身体也没有摇晃,走得虽然慢了些,但还是平平稳稳地走完一段路。


        

“崽崽!”


        

宿黎抬头,就看到宿爸爸边走边解着外套手表,把身上会引起幼崽害怕的东西都脱下后才走过来把他抱起。


        

宿爸爸抱着幼崽亲了一口,控制着激动的声音,“崽崽脚脚累不累?爸爸给你揉揉。”


        

说着就开始帮宿黎揉着腿,力道轻微,目光里皆是柔意。


        

宿黎看着宿爸爸异常小心的动作,不禁开口喊他:“趴趴。”


        

“哎,爸爸在。”宿爸爸抱着孩子,揉腿的手没停下来,“我们崽崽会越来越好。”


        

幼崽的脚丫还没大人的手掌宽,却被轻柔小心地握在掌心里。


        

会越来越好吗?


        

宿黎看着宿爸爸的大手,轻轻地回了句:“会的。”


        

幼崽的声音稚嫩,还带着初学说话略显模糊的语调。


        

宿爸爸笑了笑,又夸了一句:“对,我们崽崽最棒了。”


        

晚上,宿郁打完球回家听说宿黎能完整走一段路,迫不及待就想要让宿黎走一遍给他看看,结果被宿爸爸说了一顿,而最小的宿明就坐在旁边看着,见宿郁挨说还乐呵呵地指着他笑。


        

宿爸爸拦住宿郁:“你弟才两岁,懂什么?”


        

宿郁一脸震惊:“他两岁就懂得取笑我。”


        

宿爸爸:“……”好像是这么回事。


        

客厅里一阵鸡飞狗跳,最后换来宿明的嚎啕大哭。


        

宿黎白天不知困,等到晚上,身体就开始疲惫起来,眼皮巴眨巴眨,在宿明的哭声中睡过去。


        

宿爸爸刚哄完宿明睡觉,他的手机登登响起来。


        

宿爸爸招呼人:“宿郁,过来抱你弟。”


        

宿郁想教育宿明不成反被父亲教育,这会心不甘情不愿地往前走,把宿明抱在怀里的时候还收到了爸爸的警告目光,他问:“你的眼神充满了对我的不信任。”


        

宿爸爸反问:“是吗?”


        

宿郁:“……人间没有爱。”


        

宿爸爸拿起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宿妈妈的名字,他接通电话就道:“老婆,你忙完了?怎么这会打过来?明明刚睡了,要跟崽崽视频吗?崽崽……”


        

他偏过头,这才看到毛毯上幼崽侧身闭着眼,手规矩地缩在内侧,圈成一团,显然是睡熟了。


        

宿爸爸收住了声,无奈笑了笑:“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