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广阔无垠的黑暗里,地面亮起红色的图腾。


        

跪坐在图腾前的男人睁开了眼,深邃如死水的眼底倒映着图腾的光。


        

他伸出苍白的手盖在亮起的图腾上,微弱的光顺着图腾纹路一直往外爬,他前倾探去,被身后的枷锁死死勒住,而枷锁的另一头来自无垠的黑暗里。


        

玄奥的禁制与枷锁困伏着他,他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往外扩的图腾红光。


        

“阿离。”男人又唤了一声。


        

图腾似有回应亮了,光亮还未走出两步远,又渐渐黯淡下来。


        

整个空间又重新回归黑暗里。


        

-


        

入夜,宿爸爸查完房,确定幼崽睡熟之后才悄然离开。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房间里的小橘灯晃了晃。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躺在浅蓝色儿童床上的幼崽翻了个身,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浮现图腾虚影,从指间一路爬至幼崽的脸侧,最后在眼周停了下来,过了半晌,又渐渐消失。


        

识海内,剑影微微往下沉,浮在周围的剑意似有撩拨地圈在凤凰神魂的周围。


        

宿黎浑浑噩噩间看到了,黑色的光影里有一只手停在他的面前。


        

“阿离。”


        

他艰难地往上看,却全然看不清那只手主人的脸。


        

黑暗退去,又晃眼神山竹林里立着一高大的铸剑台。剑台周围层层剑锁,广阔的剑域浮在铸剑台上空,宿黎看见自己站在铸剑台前方,手里握着一把通黑玄剑。


        

剑身通黑,剑光呈红,清晰的剑纹随着剑光浮现在宿黎的面前。


        

“神剑出世了。”


        

“凤凰神火经上百年淬炼而成的神剑,出世经玄雷之劫,剑出鞘日必定所向披靡。”


        

“凤凰大人给它取名了吗?”


        

“那是自然。”


        

混杂的声音四处涌来。


        

繁复的图纹描绘着上古的纹迹,他将要认出那把剑的名字时,所有画面如潮水般退去。


        

宿黎睁开了眼,剑影从他的掌心浮出,稳稳落在他视野上空。


        

这是一把不完整的剑。


        

他抬起手,从剑影裂片断开的地方细描着,圈出整把剑的轮廓。


        

-


        

时间眨眼过去几天。


        

风妖到宿家的时候,两个小崽子还没醒,客厅里宿爸爸跟宿郁正在吃饭,两人似乎聊到宿郁课业的事,彼此之间都有点严肃。


        

“找补习班?”宿爸爸皱眉:“不行,传出去太丢脸了。”


        

堂堂九尾天猫的儿子,学习人类课业居然要上补习班。


        

“我同学都上补习班,我觉得我成绩不好就是差了一个补习班。”宿郁义正言辞地道:“而且上补习班有什么好丢脸的,北山那只狐狸也天天上补习班,他爸妈也没觉得丢脸。”


        

宿爸爸痛心疾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儿子妖法上一骑绝尘,在人族课业上却是班里吊车尾,道:“你放学到我那去,我给你辅导功课不行吗?一定要上补习班?”


        

“那当然不行,你教的我都听不懂。”宿郁强烈怀疑妖跟人之间存在代沟,反正他爸讲的课他一点也没听懂,“我们班那个学神也在这个补习班上课,我一定要去。而且你又不是教我们这个年级的,人族老师的重点你又不清楚,你给我补习,到时候漏了重点怎么办?”


        

前段时间刚被评为市级优秀老师的宿爸爸:“……”


        

风妖在旁边听了一会,深觉现在妖族幼崽教育问题博大精深。


        

“风妖,你们族内小崽子上补习班吗?”宿爸爸突然问。


        

风妖一顿:“不清楚,我已经有上千年没回去过了。”


        

妖族人族共处已经过去几百年,妖法可以让父母教,但妖族大半都是文盲,为了适应人族社会的快速发展,现在妖族的幼崽们都会选择办学籍进人族学校学习知识。


        

宿郁扭头:“我不管,这个补习班我一定要上。”


        

父子两争论了一会,儿童房里传出来声音。风妖推开门过去看,就看到宿黎已经起床了,他走过去把幼崽抱起来,问道:“饿了吗?”


        

“还好。”


        

宿黎有点头疼,这几天晚上他一直在断断续续做梦,里边都是些零碎的画面,有的很熟悉,有的却十分陌生。


        

风妖把孩子抱到外边沙发,然后转身就去准备奶粉。


        

宿爸爸见宿黎醒了,就过来陪他说话,问的都是些很简单的问题,宿黎已经习惯宿爸爸这每日例行的询问。


        

“爸爸要去上班了,等回来再陪黎崽玩。”宿爸爸抱着小孩亲了口,抬眼忽然注意到幼崽发旋位置的头发有点不对劲。原先颜色较浅的黑发里又多了好几根白毛,比起之前白医生观察到的还要多,他伸出手拨开幼崽的头发,见到一些新生的绒毛都是浅金色的。


        

宿黎不太习惯别人揉他的头,而今天宿爸爸似乎对他的头发很感兴趣,不仅揉,还到处乱拨。


        

宿爸爸有点激动,他的崽崽长头发了,还是神鸾鸟一族的标配白毛。他抱着幼崽接连亲了好几口,“我们崽崽长头发了!”


        

宿黎:“……”


        

人族真奇怪,小孩长头发都这么高兴吗?


        

等宿爸爸跟宿郁出门后,宿黎才让风妖过来,准备动手给他疗愈伤口。他这几天身体灵力恢复都很快,几乎每天都给风妖修复一部分灵脉,接连几天,风妖脸上的气色都好了不少。


        

“灵脉的损失对修炼无意,你的修为不低,但灵脉却千疮百孔。”宿黎收回灵力,微微皱眉道:“随着你修为渐长,灵脉这些隐患也会逐一加重。凤凰神力对灵脉造成的损伤只是部分,更多的是你这些年修炼留下暗伤。”


        

他说得很慢,但话里的意思却十分清晰。


        

风妖一顿,他们这一族受风灵宠爱,吸纳万物灵气从未遇到瓶颈,但宿黎这话的意思,便是他们太过于无畏,才会忽视了大量纳灵对灵脉造成的损害。


        

“天赋并非捷径,反而言之,持有天赋的人更容易因小失大。”


        

宿黎原先体内灵力不足,只能给风妖疗愈凤凰神力造成的隐患,但随着他往里治愈,风妖体内的情况也愈见明朗,怪不得他那次会渡劫失败,体内这么大的隐患,怎可能突破进阶?


        

像风妖这样的妖族,在他以前见过不少,凤凰神山从不缺天赋卓越的妖族,但以天赋自傲的妖族从来不会走太远,轻者灵脉损伤,重则年轻陨落。


        

风妖沉思半晌,回道:“我明白了。”


        

宿黎没再说话,撤回修复的灵力。睡醒的宿明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后边还跟着傀儡保姆,他看到宿黎的时候便迫不及待地冲上前。这次宿黎留了点灵力,等宿明接近身前时便用灵力缓了冲击。


        

之前没发现,现在跟宿明一起站着,他才发现宿明比他高了小半个头。


        

宿黎看着宿明的头顶,陷入沉思,他怎么会比宿明还矮?


        

风妖在旁边看情况,见宿明动作粗鲁,还是将两个幼崽分开。


        

而宿明却对此十分不满,见到哥哥离自己几步远,直接撒开嗓子就哭。


        

“别哭。”风妖手忙脚乱开始哄,但是宿明完全不听话,越哭越高昂。


        

宿明边哭还要边扯着哥哥的袖子,只见他抱着宿黎半边手,眼泪鼻涕全给糊在宿黎手上。风妖刚带孩子没几天,宿黎以前完全没带过孩子,一大一小两个都被宿明完全整懵了。


        

风妖愣在当场,宿黎磕磕绊绊地指挥着——


        

“你给他冲奶粉。”


        

“他衣服脏了,要换。”


        

“能不能捏个入眠咒……”


        

宿黎僵着半边手臂,而宿明不知所谓地往他身上蹭,浅白色的衣服很快就沾了深深浅浅好几块。他抬起手想要掐个入眠咒,宿明却抓住了他的手,直接就往嘴里送。他赶忙撤回了指尖的灵力,害怕稍有不慎伤到胞弟。


        

宿明双手抓着哥哥的手,吸了吸鼻子,眼珠子一直盯着他的手指看。


        

刚刚有好闻好吃的味道,怎么现在没有了?他眨着眼睛看了宿黎,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大大地张开了嘴。


        

!!!


        

宿黎一个醒神,紧接着指尖传来一阵剧痛。


        

他还没反应过来,这具身体的泪腺就先反应了,眼眶一热。


        

宿明居然把他的手当玩具啃了!


        

风妖冲完奶粉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场面,他赶忙把宿黎的手指从宿明嘴巴里解救出来,用奶瓶堵住了宿明的嘴。


        

“你没事吧……”风妖话说一半,就看到宿黎眼角挂着的泪珠子。


        

哭了?!


        

身体的反应太诚实了,宿黎却没注意到自己哭了,他垂眸看到右手指节上深深的牙印,头一回觉得原来人族幼崽的牙齿比妖族幼崽还要锋利,更重要的事他居然被人咬了。


        

以前他还是只小凤凰的时候,已经是神山里闻名的妖,各方大妖都要给他面子,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而自从转生到宿家,他已经不止一次被胞弟欺负,前几次还能说是小孩不懂事磕磕绊绊,但这一次都直接上嘴咬人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细微的声响,风妖回过头,只见门口处站着一位极其漂亮的女性。


        

她穿着低奢的长裙,长发随意披在肩头,墨镜红唇。


        

宿余棠余光瞥到客厅毛毯上的两个幼崽,小儿子正在喝奶粉,而二儿子侧对着她,低着头抓着自己的手指。


        

“麻麻!”宿明的声音十分响亮。


        

麻麻?宿黎闻言抬起头,顺着宿明的目光看去,看到那位白裙墨镜的女人时稍稍一愣。


        

这好像是他现在的母亲……?


        

宿余棠看到宿黎回过头来看她,一双眼睛清亮澄澈,与先前的浑噩呆滞全然不同。她心上一喜,紧接着就看到宿黎眼角挂着的小豆子。


        

风妖偏头,对上宿女士探究的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