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宿黎这是第一次见他现在的母亲,即便浑噩的记忆对这个十分漂亮的女人有深的记忆,但记忆跟现实看她是两种区别。他的母亲远比记忆中更漂亮,她只是停在门口,就有一种超然凡尘的气质。


        

跟着进来还有个年轻的女人,看起来有点娇小,面相和善,宿黎对她有点印象,似乎是他母亲身边的人,之前经常来家里。


        

宿黎静静打量着两人,这时哭哭啼啼的宿明此时迈着小短腿从沙发的另一角蹦蹦跳跳地跑过去,声音嘹亮地喊道:“麻麻。”


        

小林拎着大包小包跟在宿余棠身后:“棠姐,还有些快递晚上才到,你记得……”


        

她见宿余棠飞快地行至客厅中央,先是抱起了跑动中的宿明,又快步走到沙发毛毯处。


        

宿黎头一次见宿余棠,还没想好用怎样的态度对待她,眼角忽然被一轻微的力道擦了擦。


        

女人的声音又清又淡,与她本身的气质十分吻合,清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地关心:“崽崽怎么哭了?”


        

她把宿明放下,顺手摘掉了墨镜,才把他抱起来,边抱边哄道:“跟麻麻说,哪里痛痛吗?”


        

宿黎能闻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味道,像是天山满天飞雪的味道。她的怀抱跟宿爸爸不同,却带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亲切感。很奇妙,明明是雪的味道,却有种很温暖的感觉。


        

宿余棠抱着孩子,目光却在上下扫视,很快就注意到幼崽手上清晰的牙印。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风妖正想解释一二,宿余棠却已找到罪魁祸首。


        

“明明?”宿余棠目光扫到站在她腿边蹦蹦跳跳的宿明,“你又欺负你哥?”


        

宿明歪着脑袋,跳过这个问题抓着宿余棠的裙摆要抱抱。


        

“麻麻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痛了。”宿余棠指尖捧着小孩的手,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宿黎刚想说点什么,只觉凉凉的风从手指上的伤处吹过,来回两次,炙热的疼痛居然缓解下来了。他有些惊讶地看向宿余棠,“麻麻?”是他错觉吗?


        

宿余棠听到这声称呼愣了一下,声音压着激动问道:“崽崽,再说一次。”


        

宿黎对此见怪不怪,因为宿爸爸平时也爱逗他喊人,于是又乖乖地喊了声。


        

宿余棠目光微动,紧紧地抱着孩子,声音微颤:“我们崽崽会好起来的,麻麻一定会治好你。”


        

女人的额间蹭在幼崽的颈侧,宿黎感受女人抱他的手克制又颤动,不禁抬起小手放在女人的头发上,像他以前安抚神山的小妖一般,一下又一下安慰着,“麻麻不哭。”


        

跟着宿余棠进来的小林看到这情况不由愣住,之前她听说宿黎会自己吃饭时还有些惊讶,现在看到幼崽眼里那灵动清明的光,不禁也因此动容。


        

太好了,棠姐终于熬到头了。


        

小林稍一偏头,忽然注意到家里似乎多了个陌生男人,看起来有点帅,但好像很冷漠。她听说宿家换了保姆,原来换了个男保姆吗?


        

宿余棠这才收起稍微失控的情绪,把目光放到风妖身上,“麻烦你了,宿明很爱闹吧?”


        

风妖第一次跟神鸾鸟对话,见她这么温柔的语气还有点不太习惯,“这是我工作。”


        

宿余棠早年凶名在外,天生雷属的她灵力霸道凶戾,千年前更是为霸一方,底下小妖无数。后来她不知为何开始修身养性,妖界关于她的传闻也渐渐少了,但只要提起神鸾鸟一族,总会提起凶名最盛的宿余棠。


        

再后来,她跟九尾天猫宿清风结为妖侣的消息震惊整个妖界。


        

宿黎被母亲抱着,风妖脸上的表情自然也落入他的眼中,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感觉风妖有点怕他麻麻?


        

风妖看着温柔的宿余棠,心有余悸地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


        

宿余棠安静地听着,等听完风妖的解释后才把目光放在宿明身上,“把手伸出来。”


        

宿明胆怯地伸出手,宿余棠两指打在幼崽的掌心里,肃声问道:“你咬哥哥对吗?”


        

风妖欲言又止。


        

宿黎有些惊讶地看着宿女士,前一瞬还是如沐清风的温柔,现在是毫无感情的严厉。


        

屋里爆发出新的哭声,宿明抽泣着,边捂着手边哭着认错:“哥哥手香香的,我饿。”


        

“……”宿黎抬起自己的手闻了闻,哪里香了?


        

宿明被宿女士教育了一遍,到后面就只会点头认错,一直说着不会再咬哥哥才被放过,后边他就捧着奶瓶坐在旁边喝奶,挂着泪珠的眼睛一直盯着宿黎看,边吸着鼻子边喝奶。


        

宿黎坐在他旁边,手指又隐隐作痛,是他错觉吗?他怎么感觉宿明这小崽还在盯着他的手指。


        

他看向屋里其他人,只见宿妈妈跟新进来的女人忙着搬东西,连着风妖也被指使过去帮忙。


        

东西很多,大大小小的东西被搬进客厅里侧另外一间屋里,那是家里的储物室,放着很多杂物。宿黎盯着看了会,就看到宿妈妈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袋东西。


        

“崽崽,我们来试试衣服。”


        

试衣服?宿黎注意到宿妈妈手里拿着的那袋东西。装东西的袋子是家里随处可见的可爱熊包装的袋子,跟他床头的熊图案十分相似。


        

旁边正在喝奶的宿明好似听到什么恐惧的东西,抱着奶瓶迈着小短腿就跑了好远,停在儿童房的前面警惕地盯着这边。


        

宿黎:“……?”宿明这小子之前走路有这么快吗?他跑什么?试衣服又不是打手心。


        

他坐在毛毯上,抬头就看到宿妈妈拎着一袋满满的东西走过来,然后放在他身边不远处的毛毯上。


        

袋子里拿出来的是**绒衣服,衣服上都携带着一股浓郁的奶香味,宿黎嗅了嗅,跟他身上衣服味道很相似,像是特意清洗过,是他房间里一贯有的味道。


        

宿妈妈拿出一件小熊图案的睡衣,在宿黎面前放了一会。见他没露出胆怯的表情,才放下心来,她每次在外回来都会带很多衣服,为了避免幼崽对陌生衣物排斥,她都会提前让人清洗衣服,用的是妖族幼崽最喜欢的香料。


        

“崽崽,妈妈给换衣服好吗?”宿妈妈轻声道:“这是崽崽喜欢的熊熊睡衣。”


        

宿黎点了点头。


        

宿妈妈便将他抱在怀里,轻手轻脚地给他换衣服,衣服上有股很安心的味道,只是他刚换完熊熊睡衣,宿妈妈又拿出另外一件衣服,满心期待地看着他,“崽崽,我们再试试这件?”


        

宿黎:“?”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件也不错。”


        

远处正在整理东西的小林见状应和道:“是吧棠姐,这件今年新流行的,小孩穿起来特别可爱。”


        

“再试试这件,崽崽抬个手。”


        

“这件也可爱,猫耳朵跟猫尾巴。”


        

……


        

宿黎好几次向风妖投去求助的目光,指望他用点妖术转移下宿妈妈的注意力。但风妖就好似没看他的示意一般,说去照顾宿明,直接走出宿黎的视线范围,完全无视了他的求助。接连换了几件衣服,宿黎总算知道为什么宿明跑得那么快,可见换衣服这件事在幼小的宿明心里落下多大的阴影。


        

“这件太好看了。”小林发出称赞的声音。


        

小孩穿着一身浅绿色的怪物睡衣装,可爱的绒毛装饰物点缀在睡衣表面,戴起帽子就像是从童话世界走出来的可爱恶龙幼崽。小林笑笑道:“就好像是可爱的小恶龙一样。”


        

宿黎:“……”


        

龙?他是一只凤凰,不是龙!


        

宿妈妈听完小林的话微微皱眉,又从衣服里翻出一件雏鸟的**绒装,“换这件吧。”


        

小林有点疑惑,虽然小鸟也可爱,但明显是恶龙更凶更萌啊?


        

换好幼鸟毛绒装,宿妈妈注意到幼崽的目光停留在落地窗外,突然想到丈夫前几天打电话跟她说幼崽这几天总喜欢看着窗外的景色,她扫了挂钟上的时间,轻声问道:“崽崽,想不想去看爸爸下班?”


        

--


        

息灵中学,宿爸爸因为学生放学询问课程问题,在办公室待到了十二点多。看了时间点才注意到已经过去这么晚,中午同事一般没回家休息,这会他们刚吃完午饭,看到宿爸爸在收拾东西,问道:“宿老师,都十二点多了就别回去了,你下午第一节不是还有课吗?”


        

“来得及,回去看看小孩。”宿爸爸柔声道。


        

同事闻言一顿,想到宿家孩子的情况。


        

宿老师有三个儿子这件事在息灵村不是秘密,大儿子初三,二儿子跟小儿子是对双胞胎,刚刚才满两岁。妻子听说常年在外工作,这两年在家,但很少在村子里露面。宿家住在息灵村靠近深山的位置,那是一座漂亮的小别墅,平时不少村民都会经过那幢别墅,对于宿家不少传闻就传出来。


        

平时他们偶尔会看到宿老师的儿子出来玩,小儿子活蹦乱跳,但二儿子的情况就不太乐观。


        

村民偶尔遇到宿老师带孩子到公园,就看到小儿子到处跑,但宿老师就会抱着二儿子,小心翼翼地逗他,但都没得到回应。久而久之,各种说法就传出来,有的说宿老师的儿子自闭症,有的说宿老师的儿子有智力障碍……这些说法宿老师都没正面回应过,只是偶尔听到其他人说的时候,只是说儿子学东西比较慢而已。


        

宿老师每天中午都会回家看情况,同事们都知道他是会去照顾儿子,听说还请了保姆,就是放不下心。


        

门外传来哒哒的高跟鞋声,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十分突兀。


        

办公室里正在休息的几个老师抬头,以为是有学生家长过来,抬头就看到一位非常漂亮的女性。她戴着墨镜,手里抱着一个穿着浅白色**绒装的小孩,小孩还拽高了帽子,露出漂亮好看的脸,一大一小的目光在办公室扫了一圈。


        

坐在门口的位置的老师开口问道:“您好,是学生家长吗?”


        

女人微微勾唇,“你好,我是老师家属,请问宿老师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