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宿黎跌坐在地上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很痛,甚至他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云层里划过的长线,直到某个东西消失在远方。体内的悸动感已经被安抚下来,剑影也再无其他波动,好似刚刚发生的事全为假象。


        

宿妈妈临时出手才没让幼崽摔伤,宿爸爸走过去把幼崽扶起来,见幼崽还盯着天上看,于是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云层中的云线,他一笑:“崽崽在看飞机吗?”


        

宿黎一愣,指着天边早无踪影的飞机,“肥鸡?”


        

--


        

飞机上。


        

“陈总,这是您要的文件。”秘书小心地把文件夹递给座舱上的男人。


        

男人一身灰白西装,如刀刻的脸孔立体俊朗,稍稍坐在那便有种睥睨众生的气质。此时他的注意力并未停在复杂图表的平板上,而是停留在掌心处一个奇怪的剑柄上。


        

此时剑柄上正发着微弱的红光,就好像是受到什么指引般想要从男人的手中脱离出去。


        

然而男人的手极稳,剑柄依旧牢牢地被控在他的掌心。


        

秘书注意到自家boss的眉头紧紧拧着,下一秒便听到boss出声询问道:“底下是什么城市?”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城市?秘书随即放宽神识,停顿了好几秒后才回答道:“陈总,刚刚我们经过s市。”


        

s市?妖管局总部?


        

被称为陈总的男人看向窗外,他的眸光微亮,透过云层看到底下群山,忽然道:“最近s市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


        

秘书停顿了一会,解释道:“妖管局前几天发表了一则通告,似乎是因为息灵山那只风妖渡劫的事兴师动众,现在要求各个妖族登记渡劫进阶时间。”


        

“息灵山?”陈总看到剑柄上的光转瞬即逝,“怎么有点耳熟。”


        

秘书道:“息灵山栖居不少妖族,之前隐居的宿家夫妇就住在息灵山。”


        

妖族里各个大妖名声显赫,像宿家夫妇这样的大妖的消息在妖界并不是秘密。


        

陈总微微皱眉,若有所思地看向剑柄,他经过息灵山不少次,这是头一次见剑柄有异象发生。想到此处他不禁存疑,吩咐道:“这次工作结束后帮我向宿家递个拜帖,有件事我需要上息灵山看看情况。”


        

--


        

宿爸爸下午还要上课,宿妈妈就带着宿黎在学校附近的小公园玩了会才回家。回到家的时候宿明已经睡着了,风妖正在跟宿妈妈的助理小林聊着天。


        

见到宿黎回来,风妖的目光就转到他的身上,见他没什么问题才放下心。


        

小林道:“棠姐,刚刚alt杂志打电话过来说想跟我们约时间拍摄。”


        

棠姐最近才复出拍戏,之前两年接的工作零散,近期很多活动都推掉了,没想到刚从剧组出来,alt杂志就主动邀约拍摄。


        

宿妈妈闻言一顿,“最近没时间,我留在s市这边。”


        

宿黎见宿妈妈跟小林谈起工作来,便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拉着风妖到另一边,小声问起关于裂片的事。


        

“是在息灵深山里找到的,当时我得到裂片后,裂片所处的封印秘境崩塌。”风妖简单解释了当时找到裂片到底是怎样的情况,说完微微一顿:“也将近千年,想要找秘境的遗迹也是难事。”


        

宿黎闻言一顿:“那裂片之前在你手里可有出现过异象?”


        

“有。”风妖仔细想了想道:“每逢我渡劫的时候,裂片的神力都会出现异动,但仅有这一次异动明显。”


        

所以他才会循着裂片的异动一路找到宿家,见到宿黎。


        

凤凰神力确实能辅助他人修为增长,风妖会次次被裂片引动进阶渡劫的原因也不难猜。可这些都跟他早先裂片异动的情况截然不同,风妖是被裂片指引,但今日他没催动神力,裂片却被其他未知的力量指引。


        

宿黎微微皱眉,太奇怪了。


        

“有件事我不知道当不当说。”风妖迟疑片刻道:“也有可能是我的猜测。”


        

宿黎看他,“你说。”


        

“裂片在我手里时大多情况像是个死物,可能几十年都不会有一次反应。可是前阵子裂片接触你之后,它好似活过来了。”风妖停顿片刻,这也是他认为宿黎是个特殊存在的最主要原因,就好像冥冥之中被未知的存在指引,“如果按照你说它是一把剑,会不会是你碰巧激活了它身上的禁制才会引起它的异动,可惜它已经碎了,不然我们还能试试刺激一下它,或许能再发现点东西。”


        

原先他还打算等伤势好起来之后再试探一下裂片,说不定能查出其他有关他机缘的事,可现在裂片已碎,这些事情强求不来。他不知道宿黎为何会突然提起那块已经碎成灰的裂片,可前些日子的裂片异动,明显就是跟宿黎有关系。


        

禁制……


        

想到那些奇怪且迷离的梦境,宿黎沉思片刻:“等过段时间,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风妖疑惑。


        

宿黎:“过几天再说。”


        

宿余棠跟小林工作聊到一半,偏头去找寻幼崽的踪影时,便注意到幼崽不知何时缩在沙发的另一边,而请来的保姆风妖屈着高大的身体蹲在幼崽的旁边。


        

一大一小就那么蹲着,靠得极近,像是在玩,又像是在说悄悄话。


        

小林见状道:“看来黎黎挺喜欢风先生的。”


        

宿余棠恍然大悟:“小林,我之前让你买的那些玩具带过来了吗?”


        

“带过来了,刚刚都放杂物间里。”小林说完一顿:“棠姐,工作的事怎么说,那边已经打过几次电话来了,诚意十足,alt毕竟是国内顶尖刊物,这不太好拒绝。”


        

宿余棠淡淡道:“没事,你就把我意思告诉他就行,我跟他们主编有交情,不用担心得罪人。”


        

--


        

宿黎跟风妖没说多久话,宿妈妈就拎着一袋东西过来,一样一样摆放在他面前。之前宿爸爸说幼崽最近对玩具感兴趣,宿妈妈回来的时候就带了很多新玩具,每一样都经过特殊处理,摆在宿黎面前已经干干净净。


        

宿妈妈见幼崽的注意力放在她手上的玩具,便温声解释起来:“这是小汽车,那是机器人……还有这个,是崽崽喜欢的飞机!”


        

五颜六色的东西摆在宿黎的面前,他的手里被塞了一样跟遥控器很像的东西,紧接着宿妈妈就握着他的手教他这么玩。只见手里遥控器上细小的遥控杆左右偏动,摆在面前的小汽车就快速地行驶起来,直接没入沙发底下,没过多久,又倒退回来。


        

宿黎:“……!!”


        

他不由得把注意力放在手中的遥控杆上,仅凭这小小东西就能控制一样器物活动,看起来有点像是他那时候人族修士专研出来的兵偶傀儡操控之法。只是修士用这些手段都需要灵力作持,还需要分心去操控,但他妈妈是个普通人,无须灵力作持就能轻而易举地操控器物活动。


        

太神奇了!


        

宿黎向来痴迷于锻器,在凤凰神山的时候他的兵器库里器物成千上万件。看到这些玩具,他难得心痒痒,甚至有点想细究这里边构造继而自己动手试试。


        

首先要知道这些玩具是依靠什么行动,傀儡兵偶向来是以灵力操持,既然是适用于普通人族,那必然是其他源力。


        

宿黎不禁思虑起来,那用改良的聚灵阵不知道可不可行……


        

他把注意力放在离自己最近的机器人身上,要不试试看?


        

宿妈妈陪宿黎玩了一会,见幼崽的注意力全转移到毛毯上的玩具,内心不禁雀跃起来。


        

当母亲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幼崽喜欢自己的准备的东西!


        

晚上宿爸爸回家的时候就看到宿黎宿明两兄弟坐在毛毯上玩,两个幼崽身边都堆满玩具,不用猜也知道是他妻子准备的。宿明喜欢玩具这件事家里都知道,每次妻子回来都会带很多玩具给他,不过大多都被他玩坏了,令宿爸爸吃惊的是,宿黎居然也在玩。


        

只见毛毯上的幼崽抱着玩具左右看看,玩了这个又换了另外一个。


        

吃饭的时候。


        

宿爸爸给妻子建议道:“你下次回来可以带些益智向玩具,听说人族的孩子启蒙时期就是玩这些玩具。”


        

宿郁扒着饭道:“你们就宠着,小小年纪就知道玩物丧志。”


        

他说完继续指点江山:“按我说就买图画书,我同学说他家弟弟都是看图画书长大的,还能学英文呢。可惜我小时候没这图画书学英文,我觉得我现在英文不好就是小时候你们没给我买图画书。”


        

宿爸爸道:“臭小子,我给你买的那些童话故事不是图画书?”


        

宿郁摇头叹气:“没英文批注啊,现在小孩的图画书都能学apple呢。”


        

旁边听着宿郁一口塑料英语的宿家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