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宿妈妈这几天都留在家里,宿黎想要给风妖疗愈伤势又只能偷偷摸摸起来,向来都是挑宿妈妈打电话跟人聊工作的时候跟风妖溜进儿童房里疗伤,甚至有两次还被宿明打断。幸好宿明不太记事,用几个玩具搪塞就过去了,这天他们刚准备疗伤,宿明又尾随着宿黎进来,嚷嚷他也要玩。


        

宿黎给风妖治愈的动作放在宿明的眼里就是哥哥跟保姆哥哥偷偷玩游戏不带他。


        

风妖用几个玩具逗着宿明,然而后者已经对玩具没了兴趣,见两人在毛毯边坐下,蹦着小短腿就要挤在中间。宿妈妈谈工作一般半小时,要是被宿明拖延时间,很容易就会被宿妈妈发现不对。


        

风妖道:“我施个入眠咒吧,你放心,对幼崽没多大影响。”


        

对付宿余棠不行,但对付个小小的宿明,他还是有把握。


        

“不太好,他太安静我母亲会生疑。”宿黎其实建议过风妖施展幻术暂时转移宿妈妈的注意力,但风妖跟他说施展术法可能会被发现。他有点疑虑为什么‘会被发现’这个说法,但想到家里还有那么多奇怪的家具他没理清头绪,之前的保姆傀儡身上又有阵法痕迹,万一不小心触发家里某种禁制就不好了。


        

宿明睁着大眼睛看哥哥跟风妖的动作,只见哥哥从儿童床底下翻出来个机器人,紧接着那机器人就动起来,手舞足蹈表演一番,又蹦蹦跳跳在他面前展示着。他伸手抓了下没抓到,又爬了几步去抓,而那机器人就跟活的一样,每次总在他快抓到的时候跑开。


        

风妖见到宿明的注意力被玩具吸引,微微一顿:“你能分神控制玩具吗?”他记得那是宿余棠带回来的玩具,需要手动遥控。


        

“不用,那玩具我改良过。”宿黎抬高了手,“我们抓紧时间。”


        

改良过?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风妖一愣。


        

这些天宿黎的灵力恢复较快,给风妖的疗愈其实已经进入后半段,疗愈过程中他还顺便帮风妖拔除了几个隐患。疗愈的过程两人已经很熟练,等宿黎从沉浸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时,风妖还闭着眼梳理体内灵脉。


        

宿黎见宿明已经被机器人诱骗得满屋跑,心思完全在机器人身上也就放下心来,果然对付宿明还是得用玩具。


        

前几天他对遥控玩具感兴趣后便偷偷抓了个,起先他还担心玩具坏掉引起父母生疑,但是后来见到宿明以一己之力毁坏掉数个玩具后,他也就放心下来,宿明都弄坏那么多个了,他弄坏一个应该也不会让父母感到奇怪吧?


        

他把源力扒出来的时候还被宿妈妈带去洗手,说是‘电池’不干净,碰过就要洗手。但也没责怪他的作为,反倒见他对机器人感兴趣,还翻了几个模样不同的机器人给他玩。


        

风妖睁开了眼,体内的灵脉恢复大半,他这几天运转起妖法更是顺畅,甚至修为隐隐往上攀升。他能清晰地察觉到修为上涨,体内灵力的恢复也更上一层。而这些奇妙的变化放在妖界其他医生手里未必能有这么显著的成就,宿黎说是他能疗愈凤凰神力造成的损伤,但风妖更坚信他其实有更精妙的治愈之法。


        

“怎样,好多了吗?”宿黎回过神来,发觉风妖在看他。


        

风妖微微一顿,“没什么。”


        

他说完又注意到宿黎刚刚在看的宿明,又问:“你刚刚说你改良过玩具?”


        

“只不过是改良了锻器之法。”


        

说到这里,宿黎不得不感慨这个世界技术的精妙之处,灵力锻器讲究刻纹行路,从器物本身精妙的灵路出发,再辅以灵力操持,简单的灵路只能操控傀儡四肢,但复杂的灵路能让傀儡近似于人。复杂的灵路同样需要强大的灵力支撑,这也让锻器这一门更加深奥。


        

他拆除机器人时,没发现机器人体内的灵路,但是发现一种叫‘线路’的东西,与灵路有异曲同工之妙。


        

机器人体内的线路简单,却能达到诸多控制的效果,他仔细研究了线路,才发现其间精妙的地方可供借鉴。


        

“……我改良了聚灵阵,那机器人身上如今有几个聚灵阵同时运转,只需你给它下个指令,它便能用最少的灵力达到你的目的。”可说到底还是需要提前下指令,这也是宿黎遗憾的地方,不过机器人体内的线路给了他不少改良阵法的思路,也不算毫无收获。


        

改良聚灵阵?


        

风妖闻言一愣,宿黎还擅长阵法?


        

这时宿黎把机器人招了回来,宿明跑得有些累了,见再也追不上了,就蹲在地上哭。


        

宿黎又从床底下拿出一个长相差不多的机器人塞到宿明手里,幸好他早有准备。


        

风妖问:“我可以看看吗?”


        

宿黎便将改良过的机器人递给他。


        

风妖扫了几眼,骤然发现这机器人身上聚灵阵的巧妙之处,周围的灵气居然完全被聚灵阵吸收并反馈给机器人,要知道现在修道界的聚灵阵能做到八成聚灵便已经是顶尖聚灵阵,可这小小的机器人身上居然有十之十的聚灵效果。


        

“这聚灵阵你研究出来的……?”风妖有些艰难地问道:“从机器人的线路上?”


        

“差不多。”宿黎感应不到周围的灵气,也不知道这聚灵阵效果如何,“怎么了?”


        

风妖道:“这个阵法以后你不要在其他妖面前显露。”


        

他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跟宿黎说明,这个幼崽居然不知道自己在无意识间做出多么惊骇世俗的阵法。


        

十成聚灵效果……?


        

宿黎以为风妖要夸他阵法灵路精妙,没想到是夸在聚灵效果上,十成的效果不是应该的吗?难道现在妖界连个小小聚灵阵都退化了?八成效果只能说是中级聚灵阵,在他那时候,十成效果成为高级聚灵阵,修士们都着力专研如何研究顶级聚灵阵。


        

那是能将千里内灵力吸纳己有的顶级聚灵阵。


        

他这次在机器人上试验的就是顶级聚灵阵雏形,只不过锻器讲究材质,机器人身上的材质太简单了,完全撑不起顶级聚灵阵。虽然没能成功绘制出顶级聚灵阵,但是勉勉强强也算是个高级聚灵阵。


        

宿黎问:“你没发现它灵路比其他聚灵阵跟细致精妙吗?纳灵的效果也更广些。”


        

风妖见幼崽边说边给他讲聚灵阵的阵纹灵路的精妙,白乎乎的小胖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不懂这些。”他不修阵法也不修锻器,判断聚灵阵好坏也就判断聚灵效果。


        

宿黎:“……”


        

他只好放弃,叹气道:“你想要吗?我可以教你画聚灵阵。”


        

风妖一愣,语气难抑激动:“这可以吗?”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阵法……


        

宿黎想了想道:“你没阵法基础,我先简单教你几个口诀……”


        

--


        

宿妈妈打完工作电话后又联系了白画眉,约好了下次上门看诊的时间。电话过程中,她还跟白画眉简单讲了幼崽这段时间的变化,白画眉听完给的解释也比较简单,但具体说是可以让幼崽去接触新的东西,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多认识些同龄的小朋友。


        

打完电话后,宿妈妈又下单不少玩具,打算周末的时候带幼崽去附近的公园玩玩。


        

昨天过去的时候公园没什么人,听说周末有不少家长爱带小孩逛公园。


        

“你好。”宿妈妈接了电话,接完微微一顿:“下午到是吗?好,一会我发个地址给你。”


        

她挂完电话才过去找幼崽,刚打电话的时候就发现两个幼崽跟风妖进房间了,这是她这两天才发现的事,幼崽好像特别喜欢风妖,经常看到他们在房间里玩耍。


        

这会她刚进房间,就发现宿明抱着机器人在玩,而宿黎正在风妖说着话,面前还摆着一个小白板。


        

小白板是宿爸爸买回来的学习玩具,原先是用来教幼崽写字,后来被宿明用来涂鸦。前两天被宿黎从玩具堆翻出来,就没再放回去。


        

“崽崽在干嘛呢?”宿妈妈走了过来,见到小白板上糊成一片的图案,一时半会也判断不出幼崽画的是什么东西。


        

“哥哥会画画!”旁边的宿明补充道:“一圈一圈的,特别好看!”


        

宿黎:“……”


        

宿妈妈问:“这是在画什么呀?”


        

风妖见小白板糊得十分彻底的阵法图,从宿余棠进来的那一刻,幼崽画阵图的笔画一半突然转弯,聚灵阵图还没画清楚,就已经变成一坨黑乎乎的东西,完全看不出来原样。


        

这要拿出去妖界说是高阶聚灵阵,估计其他妖族会骂他脑子进水。


        

宿黎沉默了会,用小孩的口吻回道:“……花花。”


        

宿妈妈拿起小白板,“那妈妈陪崽崽画好吗?”


        

宿明适时插了进来:“妈妈,我也要学!”


        

“好好好,妈妈教你们画。”


        

风妖觉得自己插不上手,就走出去幼崽们做米糊。


        

他的厨艺从一开始拿不上台面,到现在勉勉强强被宿黎认同,说是能再多放点糖就更好。多放点是个什么概念他不太清楚,于是每次都加小半勺,昨天宿黎说味道淡,那今天应该还要再加半勺。


        

等他忙完的时候,发现助理小林上门,还搬来了点东西,跟宿余棠拿了钥匙就去隔壁。


        

“我下午有点工作,会有工作人员上门。”宿妈妈同风妖交代道:“到时候院子可能会热闹一点,要是崽崽害怕,你就带他留在房间里。”


        

正在被迫学画的宿黎闻言一顿。


        

有其他人过来?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