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搬东西轻一点,别摔坏里边的东西。”


        

“这是宿老师家吗?好远啊,我以为宿老师住市区呢。”


        

“宿老师好像不太喜欢城市那边的环境,我早年看她采访,好像说是乡下空气清新,比较适合生活。”


        

面包车停在宿家别墅门口,工作人员看着这个坐落在深山里的小别墅,他们是拿着宿老师发来的地址一路导航过来的,到了息灵村之后导航就不太管用,最后还是宿老师助理接他们过来,左拐右拐就找到路,然而他们在村尾的位置转了好几个大圈也没发现这条路。


        

“上次不还有狗仔吐槽说追不到宿老师的料吗?”


        

“这么一说,我好像没看到有人跟拍宿老师呢。”


        

“哈哈哈哈也许路太难走了。”


        

从外边看,宿家的别墅像是个小别墅,但一走进花园才发现内有乾坤。小林一路引着他们到别墅花园后的工作室,工作室看起来像是个花房,花房里边连接着工作室,录音师摄影棚等样样俱全。


        

工作人员都看呆了,本来主编让他们出差拍摄他们就有点想不明白,说是宿老师家里有摄影棚也有设备,可家里的设备哪能比上专业棚的设备,可当他们到了宿老师工作室,才知道这个有设备还是谦虚的说法,这里边的设备都是市面上最新的设备,还有好些他们见都没见过。


        

“这也太牛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这用来做直播都大材小用,都能搭个专业直播间了。”


        

“这边地方都可以取景,我看花房外那地方不错,还有个小秋千,光线跟景色都美。”


        

--


        

“棠姐,他们人都到了,正在搭设备。”小林到屋里来,发现棠姐还在陪小孩玩,于是道:“直播采访他们想在花园取景,在花房外小秋千那,你要不画个淡妆?”


        

前几天alt杂志的主编又打电话过来,说是让棠姐一定要答应他们拍摄,地点时间都可以由棠姐定,他们的团队随时准备好。说到最后,扯上交情问题,棠姐只好点头让他们来家里这边的工作室拍摄。


        

宿妈妈:“不用,他们准备好我们再过去。”


        

宿黎早在外边传来动静的时候就注意到有不少人进入小花园,然后绕过小花园到后边去。上次宿爸爸带他到院子里走路的时候也曾走到那边,他记得后边是宿爸爸的花房,再往后好像是妈妈的工作室。


        

宿妈妈中午的时候交代过风妖,等到那边准备好后她就过去。


        

宿黎其实对母亲的工作室有点感兴趣,不过跟风妖独处的时间较少,正好现在母亲过去忙工作,听她的交代,好像几个小时过不来。


        

“我们到房间里去。”宿黎把玩具放下,又帮旁边躺在毛毯上睡熟的宿明盖了下被子。


        

保姆傀儡正守在两人身边,见风妖抱着宿黎进房间,也只是扫了一眼,继续守着宿明。


        

到了儿童房后,风妖把幼崽放下,  “怎么突然进来?”


        

“前几天说让你帮个忙,晚上我找不到机会,正巧我麻麻不在这边。”宿黎扫了下房间,起身走到地上的毛毯外,蹲下去就开始卷毛毯。


        

为了防止幼崽磕绊到,宿家很多地方都铺了柔软的毛毯,宿黎正欲把毛毯移开的时候,没想到这毛毯有点重,他只好运着小点灵力顺着边边卷着毛毯。


        

一会还得消耗大量灵力布阵,这会能省点就省点。


        

“我需要做点什么?”风妖问。


        

宿黎边卷边道:“你把儿童床往里推,其他东西也挪开。”


        

能用妖术吗……?风妖还没问出口,便见幼崽的注意力已全在毛毯上。


        

幼崽穿着小熊睡衣,弯腰卷毛毯的时候半个身子都屈着,撅着屁股卷起个形后缓慢推着。等风妖把其他物件挪到宿黎指定的位置之后,幼崽已经把半个身高的毛毯推到墙角,碰到墙的时候似乎被弹了下,脚力没收好,一屁股蹲在地。


        

“!”风妖赶忙过去把他扶起来,“没事吧。”


        

幼崽好看的脸皱着眉,简言道:“用力过头了。”


        

“我一会要做件事,我希望你能帮我护法,至少这个房间,不要让其他人发现。”宿黎知道这个世界有难以窥测名为‘科技’的手段,但想到风妖之前能瞒过宿爸爸,想来这个小房间交由他护法应该没其他问题。


        

“好。”


        

风妖走到门边,“我留在这里吗?”


        

宿黎点头:“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叫醒我,除非我母亲过来。”


        

房间空出来左右四米宽的地方,风妖双手掐印,一个通天罩就落在房间里。宿黎见风妖已然施法,步入通天罩后边凝力而行,他站在通天罩中居中而立,以他脚下为中很快就蔓延出红光阵纹,直接布满了整个通天罩。


        

风妖瞳孔微缩,这是凭空立阵!?


        

大盛的红光使得通天罩内情形更加虚幻起来,风妖看不见里边的情况,但能感受到他的通天罩内强大的灵力,那灵力之精纯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最凝实的,看似微弱,却万分强大。


        

交由风妖护法后,宿黎便沉下心内视体内状况,他立了阵法束缚此间天地,而后便将悬立在他神魂之上的剑影引出。悠悠的红光裹挟着剑影从宿黎的灵台上现形,它相较之前更加凝实,连着剑影之上都有几丝凤凰神力护持,显然与宿黎体内神魂灵力相处甚好。


        

剑影出现在宿黎头顶,磅礴的剑气瞬间荡开,直击在宿黎布置的阵法上,被重重地挡了回去。宿黎凝聚起凤凰神力,裹着剑影往下拖,把它牢牢控住之后,直接用灵力去扫清它身上朦胧的剑纹。


        

神力跟剑影一番碰撞,宿黎眼前出现光怪陆离的画面,悠远的谈话声愈见拉近,最后彻底展现在他的面前。


        

-*


        

绿意重重,凤凰神山山腰立着一片梧桐林,梧桐林内有一自天地之初便诞生的梧桐神木。


        

“大人,这是龙骨,这是九天玄铁,还有这……”


        

身着黑袍的男人站在神木之下,仰头对着梧桐神木上那略显滑稽的几处树屋,“大人,你在吗?凤凰大人,宿离大人?”


        

“来了!”身穿红衣的少年从天而落,落地时足尖点地,高高束起的白发马尾随风而动,其间夹着数抹深红的发丝,显得十分妖异。少年人面孔立体精致,金色眼底点缀着晶莹的红,立在黑袍人面前时有种尘世不可及的疏远。


        

他几步走到黑袍人面前,看着他身边摆着的龙骨玄铁,一众材料高高垒起。


        

黑袍人还没说话,便见少年稳稳地坐在龙骨旁边,似挑选一般翻找起其他材料,挑剔起来:“惊鹤,这玄铁怎么才这么点,龙骨?这是一条小龙吧?”


        

“龙骨是秘境里找到,是大龙还是小龙便不知了,九天玄铁是目前世间仅剩下的玄铁……”黑袍人犹豫片刻道:“大人的剑兵器库已经有十来件,把把都是神兵,这么多稀世材料全砸在这一把神兵上,是否过于草率了些。”


        

少年抬起那一小截龙骨,笑了笑道:“那不一样。”


        

画面骤然一转,又是竹林高大的铸剑台,台上凤凰神火永生不灭,神剑的剑胚立于其间。


        

少年席地而坐,眼底倒映着神火摇曳的光,身边摆着好些竹简。


        

“大人,既然是特别重要的剑,这次可不能再像上次那般随意取名了。”黑袍人把竹简放下。


        

少年道:“随便取一个不行吗?不就是把本命剑……”


        

黑袍人严厉制止道:“剑名如妖名,这怎可以随便?”


        

少年无可奈何,捧着竹简看了看,“那就叫……”


        

叫什么?


        

宿黎沉心想要去听清当时自己说的话,但人行渐远,眼前愈来愈模糊。他不禁咬咬牙,加大灵力的输入,进一步去刺激那剑影,只见刀光剑影之后一个少年站在自己面前。


        

少年眸如星光,身材挺拔,怀中抱着一厚重的剑鞘。


        

宿黎听到自己的声音,似乎被重水掩盖,又似乎经过岁月的沉淀。


        

他听到自己如是喊着少年——


        

“玄听。”


        

黑暗之中,男人睁开了眼,捆着他左脚的枷锁彻底碎掉,他看着前方不停亮着光的凤凰图腾,指尖凝力往前一送,一丝幽蓝的光钻进了图腾之中,转眼与图腾一起消失。


        

……


        

宿家儿童房内。


        

风妖看着自己面前的通天罩覆上一丝丝细纹,赶忙又套上一层灵力罩,只见通天罩内的红光逐渐消散,原先强大的阵法此时布满裂痕,正中间的幼崽紧闭着眼,奇怪的图腾几乎爬满了他半身。


        

风妖见情况不妙,正想上前去看看情况,还未到宿黎面前,只见一把模糊的小剑立在他的面前。


        

小剑通体幽光,剑身模糊,仅有半截剑身发着清晰的红光。


        

只需一眼,风妖便认出那截剑身与先前在他手里那块裂片尤其相似,这是那个裂片?!


        

可是裂片不是已经碎了吗?


        

风妖有些担心,他凝力扫开小剑,正欲查看幼崽的情况,与此同时,只见宿黎睁开了眼。


        

他的灵力似乎跟某股灵力相碰撞,只见小剑似乎受到刺激一般,在屋里到处乱撞。


        

宿黎一愣,扬声道:“快阻止它。”


        

这时候门外传来哒哒的声音,有股外力推开了门,保姆傀儡拧着门把手,而宿明扒着门,喊道:“哥哥!带我玩!”


        

宿明醒了!


        

就在这时,小剑找到了突破口,直接从打开的门窜了出去。


        

幽蓝的光一闪而过,风妖急于收场,一挥手将房间内情况复原,见傀儡保姆要去追那道光,赶忙伸手拽住了它。另一边,宿黎已经迈着小短腿追了出去,宿明愣了一下,见哥哥跑起来,也迫不及待地跟了上去。


        

玩游戏!


        

宿黎到客厅就见到小剑满屋乱窜,最后直接往打开的落地窗那边冲出去。


        

不妙!要是逃到外边,就很难再把它追回来了。


        

宿黎刚刚为了刺激剑影消耗太多灵力,此时已经有些疲惫,但还是凝聚着最后一股灵力强撑着跟着从落地窗出去,他往上一蹦抓住了小剑,用灵力勉强控制住它。


        

好险!


        

他堪堪站稳。


        

这时候一股巨力从身后传来,以为哥哥要玩游戏的宿明迈着小短腿冲刺,临到窗外刹不住脚,直接往宿黎身上一撞,两人像是失控的小胖球,直接从落地窗边滚到花园里。


        

紧接着爆出一阵高昂的哭声。


        

正在花房外作户外采访直播的宿妈妈一愣,扭过头就看到不远处滚落在地上的双胞胎,还有急急忙忙冲出来的风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