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宿余棠复出的消息早在前几月便在网上传开,不少粉丝都知道宿女神复出拍新戏,好几次都挂在热搜上,路透图及剧组官宣图已不满足粉丝对宿余棠的期待,所以当alt杂志官方放出直播采访消息时候,表示期待的粉丝已经挤爆了杂志官博。


        

原因有二,其一是宿余棠近两年来工作太少,关于她的消息少之又少,粉丝无粮可磕。


        

其二是alt杂志主编跟宿余棠是多年好友,当年宿余棠跟老公青梅竹马的事也是经由alt采访透露,网友们已经默认每次alt采访宿余棠总能采访出不少新物料。


        

直播时间是下午,虽然事后有录屏回放,但不少网友摸鱼期间还是潜入直播间看情况。采访内容除了杂志官方特定的内容,其他大部分都是关于宿余棠刚结束拍摄的新戏,等这些聊完了,便在弹幕中抽取网友问题回答。


        

这会正是网友问题回答的高峰期,直播间弹幕刷刷地过,工作人员采集了三个问题询问宿余棠。


        

工作人员:“有网友问,宿老师最近微博上经常分享儿童玩具,也经常跟网友互动问育儿问题,有没有打算带黎明宝宝去参加亲子节目?”


        

【其实我对双胞胎好期待,之前宿老师发过她大儿子的侧脸,顶顶的大帅哥!】


        

【双胞胎应该很可爱吧呜呜呜,可惜宿老师只发过黎明的小脚丫。】


        

【!!!萌娃第五季好像在筹备了,老师你考虑一下吗?!】


        

宿余棠闻言微微一顿,正想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尖锐的哭声。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这一变故让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愣了下,只见宿余棠身后小花园方向有两个小身影,紧接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镜头里,一手一个把花园里两个幼崽抱起来了。


        

【!!!是双胞胎吗!】


        

【我听到哭声了,宝宝哭了吗?】


        

【看不清脸,但是看起来好小一个啊,呜呜呜呜可爱。】


        

【出来的是姐夫吗!!】


        

【帅哥好帅!】


        

“抱歉,有点事。”宿余棠表情瞬间冷了下来,跟工作人员说了声后快步走过去看情况。


        

负责这次采访的工作人员点头,然后就让其他人收尾下采访。


        

宿黎手里紧握的小剑已经窜入他的掌心,但是被宿明撞倒还在花园草地里滚一圈,身上沾了不少草屑。还没等他说话,旁边的宿明率先放开嗓子大哭,直接把他跟风妖震愣当场。


        

远处还有不少机器放在花园里,宿妈妈就坐在秋千的方向接受采访。


        

宿黎刚抬头就看到宿妈妈急匆匆地从那边赶过来,从风妖手里接过宿明后就开始安慰他不哭,等孩子的哭声小下来才问风妖:“怎么从屋里跑出来了?”


        

风妖刚才顾着按住傀儡以及收拾屋里残局,跟出来的时候晚了一步,等他看到时,两个幼崽已经滚出去,救都来不及。


        

宿余棠了解情况,得知是两个小孩玩追逐闹出的事,还是宿明把哥哥撞倒,这也怪她,出门的时候忘记把客厅落地窗给关上,才让小孩玩闹跑到外边来。


        

宿明哭累就不哭了,睁着溜溜的眼睛看着宿黎,伸着手要求道:“要跟哥哥玩!”


        

刚让风妖处理完身上草屑的宿黎:“……”


        

宿妈妈抱着宿明到屋里,仔细查看他身上有没有受伤,但九尾天猫幼崽皮糙肉厚,摔过疼后就忘得一干二净,一到屋里又跑去拿玩具。


        

“崽崽,让妈妈看看。”


        

宿黎只好乖乖坐着。


        

宿妈妈仔细看了下,发现宿黎掌心有点类擦伤的痕迹,“痛不痛,妈妈吹吹。”


        

凉凉的风拂过炙热的掌心,宿黎看了眼自己掌心的伤,之前他还没注意,可能是刚刚抓那把剑的时候被他剑气伤到了。


        

宿黎微微一顿,继而看向宿妈妈。


        

落地窗出来有个**台,平台底下才是花园,两个幼崽从那摔下去,却只有宿明哭了出来。宿妈妈心里难受极了,尤其是对上幼崽懵懂澄澈的眼睛,越是觉得心疼。


        

宿黎尝试着自己吹了吹。


        

幼崽乖巧坐着,身上白色的睡衣脏了一块,但他却不知疼痛般看着自己的掌心,还嘟着嘴鼓着气自己吹。薄红的脸颊微微鼓起,吹出风的时候还带着小小气音,又可爱又可怜。


        

宿妈妈笑了笑,微微扒开幼崽的小胖手:“妈妈给呼呼。”


        

旁边玩耍的宿明抱着球看了会,很快就把球放下,迈着小短腿到哥哥旁边坐下。宿妈妈原本还想教育下宿明下次不能撞哥哥,就见宿明凑到宿黎的掌心前。


        

宿黎正想收回手,只见宿明鼓着脸颊吹出好大一口气。


        

宿明:“呼——”


        

宿黎一愣,听到胞弟稚嫩的声音说道:“给哥哥呼呼,不痛不痛。”


        

宿妈妈失笑:“你还知道给哥哥呼,下次还敢撞哥哥吗?”


        

宿黎靠着宿妈妈,看着胞弟的动作,掌心凉凉的,他又消耗太多灵力,这会困意上头。


        

宿明呼得十分卖力,宿妈妈看着两幼崽的动作,心里的焦急也减去不少。宿明就捧着哥哥的手吹,呼呼的,吹得脸颊都红起来。她低头一看,只见宿黎一下又一下点着头,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最后直接靠在她手臂上睡着了。


        

宿明一愣:“哥哥睡啦?”


        

宿妈妈小声道:“不准吵哥哥,要小点声。”


        

等宿黎睡着后,宿余棠才闲下来,于是仔细问风妖刚刚事情的细节。


        

风妖已经准备好一番说辞给宿黎打掩护,他刚说完,宿妈妈微微迟疑:“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你跟我来。”


        

花园里杂志拍摄组的人已经在收拾器材,宿余棠让小林跟着,之后去调家里的监控。家里装了监控,但监控这种东西只能用来防人,防不了妖。


        

平时家里监控开着,但很少去看。


        

这会她刚查了点监控,确发现除了花园里的监控,客厅跟儿童房的监控都停止录像。这让宿妈妈十分意外,“断电烧坏了?”


        

她只能通过花园的监控看到两个幼崽一前一后地跑出来,最后在窗边发生碰撞的**,确实如风妖所说,是两幼崽追逐引起。


        

宿妈妈微微皱眉,“傀儡为什么没跟着小孩。”


        

风妖内心慌张,监控是他前段时间处理的,他知道人族的监控能拍到他们的动作,为了避免治疗时出现意外,每次他都会偷偷拔了电源:“傀儡吗?当时它有点奇怪,我制止了它。”


        

这次也一样,还好他提前拔掉了电源。


        

虽然灵力这些监控拍不到,但是要是被注意到他跟幼崽之间疗愈的动作,那事情就瞒不住了。他答应宿黎要瞒住宿家人。


        

宿妈妈眉头皱得更紧了,赶忙过去查看傀儡的情况,发现傀儡身上又被人做了手脚:“有阵法。”


        

风妖有点紧张,不过他刚刚只是破坏了傀儡手上的禁制,怎么会查出阵法来?


        

想到此处,他忽然想起擅长阵法的宿黎,该不会吧……


        

“这件事也许是……”风妖还没说完。


        

宿妈妈突然道:“果然这附近有恶妖。”


        

风妖:“?”


        

--


        

晚上,妖管局的人彻底上了门。


        

妖管局组负责人顶着屋里两个大妖的压力,简单解释道:“上次宿大人吩咐后我们确实经过一番调查,息灵山里外都翻遍了,确实没找到这个恶妖的线索。”


        

“那恶妖的传闻哪里来的?”宿爸爸严肃问道。


        

“那是隔壁市的鼠妖,前两个月已经落网,息灵山传的恶妖消息纯属谣言。”负责人擦了擦汗:“傀儡的阵法是不是坏了?之前就有修士说阵法无故损坏,后来才查出来是那附近搞电力维修,磁场受到了影响……”


        

宿郁闻言不赞同道:“谁跟你说磁场跟灵力有关,我们物理老师都没教过这个,我跟你说凡事得讲究科学。”


        

负责人:“……”哪个物理老师会教这个!?还有你一个妖为什么这么信科学?!


        

宿妈妈道:“那家里的监控怎么会黑了?”


        

负责人尽量用科学的说法解释道:“可能是线路短路,或者监控设备出了问题。”


        

……


        

一场交谈下来,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出来。


        

负责人尽可能解释这附近查不出妖,但宿家三口愣是说定这附近就有恶妖。


        

临走前,负责人只好道:“这件事我们会成立专项组继续调查。”


        

-*


        

等宿黎清醒的时候,窗外的天蒙蒙黑,房间外似乎有不少人,他听到父亲跟兄长在和人说话,又听到宿明的呼噜声。他头疼欲裂,又梦到一些以前的事,明明是他经历过的事,他却一点记忆也无。


        

“惊鹤……原来那把剑是我让惊鹤找的材料吗?”宿黎整理思绪,又想到那个反复在他梦里出现的抱剑少年。


        

以前他在凤凰神山,惊鹤便是他的左臂右膀,神山里一切琐事都交由惊鹤负责。


        

可那个少年又是谁,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玄听?”宿黎反复念着这个名字,总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就好像经常挂在嘴边。


        

他正想起身,忽然发现一把小剑从他被子里窜出来,左右转了圈,最后停在他的面前。


        

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宿黎看着小剑,它已不如原先那般失控,而是温顺下来,仍由宿黎拨弄也不乱跑。


        

他凝力想把小剑收回来,却发现它任性往后一躲,怎么也不回宿黎的掌心。


        

“回来!”宿黎呵斥了一声。


        

小剑停了一下,紧接着凑到宿黎旁边,像是示好一般蹭了蹭他的脸颊。


        

自从白天试探了这把剑,这把剑就好像活了过来,自由地出入他的识海跟外边。


        

宿黎不觉有些头疼起来,趁着它贴着脸,马上就把它抓在手心。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只听宿郁大大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近。


        

宿黎手忙脚乱地把剑往被里一藏,紧接着兄长宿郁就推开门,与干坐着的宿黎眼对着眼。


        

宿郁一愣:“崽崽醒了?”


        

他又冲后喊道:“妈,黎崽醒了。”


        

宿黎这时候才注意宿郁后边还跟着一人,花白头发的老人见到他露出和蔼的笑容。


        

他跟老人见过一面,是刚清醒时来给他看病的医生。


        

好像是白医生?


        

“崽崽还记得伯伯吗?”白画眉笑了笑。


        

宿黎点了点头,父母是又以为他生病了吗?


        

这时候被子里小剑窜了窜,似乎找不到方向,直接窜进了宿黎的衣服。


        

宿黎后背一僵,对上逐渐走近的白画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