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白画眉注意到幼崽有一瞬的抵触,不由得停下脚步,余光扫到顶上微亮的橘光,“屋里似乎暗了些。”


        

宿郁几步过去把灯开了,“这样可以吗?”


        

白画眉点了点头,“崽崽,让伯伯看看手好吗?”


        

宿黎此时正巧抓住了藏在后背的小剑,正想着怎么把它藏起来,只觉手心一痒,左手里的小剑消失无影无踪。


        

白医生见幼崽没说话,边小心地将握着他的手腕,仔细查看他手上灵脉。他见状微微一顿,后边宿妈妈以为是幼崽掌心的擦伤,于是解释道:“下午他跟明明在窗边玩,给摔着了。”


        

摔着了?


        

白医生目光微凝,这不是简单的擦伤,而更像是被某种灵力磨过的痕迹。他顺着幼崽指尖的灵脉往上看,看至手臂,又稍稍沉声:“把崽崽的衣服脱了。”


        

宿黎一愣,看病为什么还要脱衣服?


        

宿爸爸就已经走过来上手,声音轻柔地安抚着幼崽,然后把他的上衣给脱了。宿黎莫名有些害羞,抓着被子想往身上盖,之前他好不容易克服了在父母面前光身子洗澡的窘境,现在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光着上身,虽然身体是小孩子,但他内里是个妥妥的成年妖族。


        

宿郁见幼崽手抓着被子,乐呵笑道:“小小年纪就知道害羞,之前光屁股……哎痛,妈你轻点。”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宿妈妈一手锤在宿郁的头上,看向宿黎时马上就换了个语气:“我们崽崽知道羞羞啦?”


        

宿黎:“……”


        

白医生这次看病的时间较长,全程沉默着,原先宿郁还会说几句玩笑话,到后边宿家一家子都安静下来,都等着白医生检查出结果。


        

宿黎倒是没什么感觉,就是只觉白医生的手一只在他的灵脉附近徘徊,偶尔还会停留一段时间。妖族修士的灵脉相比于普通人族的经脉,大抵是在探脉治病,宿黎注意着白医生的姿态,微微一顿,也许这医生在人族里有些道行,他居然能找到灵脉运灵的走向。


        

最后,白医生收回了手。


        

宿爸爸让开了路,“医生,我们外边说。”


        

宿黎突然也好奇这人族医生能看出什么来,奈何他父亲跟医生走远,而妈妈留下来给他换衣服。换完衣服后又留着大哥宿郁下来照看他,扭头匆匆就走出去,留着他跟宿郁小眼瞪大眼。


        

宿郁被临时委以照顾宿黎的任务,他从旁边搬来了张椅子,坐下之后抽出一本物理书来,吩咐道:“你小点声睡觉,不许打扰我学习!”


        

宿黎好奇地看着他手里拿的东西,最近他学了不少字,勉勉强强能看懂几个字,正想再仔细看看,忽然对上宿郁锐利的目光,疑惑问道:“哥哥?”


        

宿郁一愣,马上反应过来,等等,他弟弟刚刚是喊人了吗!


        

喊他哥哥了!!!


        

这段时间宿黎会说简短的话,但喊人只局限在喊趴趴麻麻,宿郁之前逗了他好几次都没见他喊哥哥。


        

“你很不错。”宿郁发出由衷的赞赏,凑到宿黎面前:“再喊一遍?叫哥哥。”


        

见宿黎没反应,宿郁又发出嘬嘬的声音,像是在逗猫狗。


        

宿郁疑惑:“怎么不叫了?崽崽叫哥哥。”


        

宿黎:“……”


        

--


        

白医生重新戴上老花镜,笑了笑道:“恭喜宿大人,是件好事。”


        

“好事?”宿爸爸一愣,他以为是幼崽情况有异,怎么是好事?


        

“我方才仔细查探了宿黎的灵脉,发现他灵脉比上次我来的时候更宽了些。”白医生原以为是幼崽灵脉出现异变,毕竟先天残疾情况特殊,灵脉等同于先天萎缩,无修炼进展的可能。他查探幼崽体内状况依旧是空荡荡的状况,可灵脉怎会无缘拓宽。


        

于是他查了幼崽半身的灵脉,发现不止是手上的灵脉,他身上的灵脉就像是进入修炼一般拓宽不少,这也意味着宿黎不再是先天残疾灵脉萎缩的状况,而是能像正常幼崽一样进入修炼。


        

白医生解释道:“原先你与我说他变开朗了些,我原以为是灵智初开对外界好奇,如今想来是灵脉拓宽让他先天萎缩堵塞的灵脉重新打开,受天地灵气滋养,只需再过几年,他应该就能跟正常的妖族幼崽一般进入修炼了。”


        

宿妈妈出来的时候便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愣,后激动问道:“他好起来了吗?”


        

“算是好起来,我之后会开些药,辅助他身体的恢复。先天灵脉堵塞,让他的体质比人族的体质要更差一些,现在还不能引导他进入修炼,我怕他的身体承受不住灵气的冲刷。”白医生继续道:“但这也是几年修养,他本来就比其他幼崽孱弱,这些也是你们需要注意的地方。”


        

宿家父母闻言十分激动,他们的崽崽好起来了?


        

“哦对了,多让他看看外边的世界,接触些同龄的孩子,有助于他灵智的恢复。你们也别整天留他在家里闷着,带他玩点新鲜的东西。”白医生笑了笑道:“人族不是有幼儿启蒙的地方吗,多鼓励他跟小朋友一起玩,先天残疾的幼崽经历跟其他孩子不一样,心理敏感也很脆弱,你们要多注意幼崽的心理健康。”


        

--


        

晚上热搜,关于宿余棠双胞胎孩子词条被顶上了热搜。宿余棠是何人?入圈几年就囊括一众大奖,英年早婚,影后,国民级等标签贴在她的身上,她入圈不久,拍的精品戏又多,早已是家喻户晓的女演员。下午直播录屏刚放,不少营销号就将直播中发生的小意外剪成了gif放出,很快就被网友们顶上了热搜。


        

#宿余棠双胞胎#


        

【这高糊gif?!认真的吗?】


        

【我以为进来能看到黎明宝宝,没想到只是看到一个背影。】


        

【哈哈哈哈这个角度也太为难营销号吧,我下午在直播间也只是看到角落一丢丢。】


        

【女神当时就冲过去了,似乎是崽崽摔倒了。】


        

【只有一个背影我都觉得好可爱呜呜呜。】


        

宿余棠工作室前两年发微博说怀孕暂停工作的时候,不少狗仔就想着挖第一手的爆料,奈何宿余棠的料太难追了,而且根本跟踪不了她,有一次狗仔挖到她的住址想要去跟料,结果刚进山就走错路,最后还是报警让警察带出山的。


        

于是在网上就有各种传言,有的说生了女孩子,有的说男孩子,有的说龙凤胎,总之谣言满天飞,最后还是宿余棠自己发了个微博,贴了孩子的小脚丫,说是一对双胞胎。


        

宿余棠的粉丝都知道女神很宠孩子,连微博都快进展成母婴博主,这次直播意外直接把宝宝带出了圈,好在视角中并未暴露孩子的样貌,但也足以引起网友的好奇心。


        

粉丝纷纷到微博底下留言询问孩子情况,宿家父母知道这件事已经是深夜,他们送走了白画眉之后才收到工作室的电话。


        

“节目邀请?”宿爸爸一愣。


        

宿妈妈挂断了电话:“就下午的事,萌娃节目的邀请,应该是下午的事上热搜。没事,我已经让工作室去处理了。”


        

“刚刚白画眉说让崽崽跟同龄人玩,息灵山这边适合的小妖崽没几个,估计还没到黎崽面前就因为血脉压制跑了。”宿爸爸犹豫道:“能跟黎崽玩的也只有人族的幼崽了,上幼儿园好像年纪还早了点。”


        

人族幼崽没有灵力,感受不到妖血脉的压制。


        

息灵村这边孩子又野又熊,想到村民传出孩子智力障碍的谣言,这让宿爸爸有点担忧,害怕其他小孩不跟自家的幼崽玩。


        

“这也是个问题。”宿妈妈一愣,“节目确实有同龄的孩子,也不知道黎崽的情况,我让小林把合同发过来看看。”


        

……


        

宿黎隔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原先缩进他体内的小剑又跑出来了,而且乖顺地窝在他被子里,要不是他掀被子的时候摸到,都没注意这小玩意动静。旁边的床空无一人,宿明应该早就醒了。


        

“过来。”宿黎稍一勾手,小剑就几下跳上他的肩膀。


        

这个剑影应该就是当初他锻造那剑的缩影,只是如今剑身全碎,只剩下一块剑身裂片勉强保住剑影。


        

他的本命剑吗?宿黎问道:“你剑名如何?”


        

小剑晃了晃,似乎对他问题比并不理解,又从宿黎的肩上下来,落在他的掌心里映着微弱的蓝光。宿黎稍稍握着它,仔细查看它剑身处的剑纹,奈何仅有泛着红光的地方清晰,其他地方模糊一片。


        

蓝光的虚影跟剑身裂片上的红光交汇起来,有种难以言喻的怪异感,若不仔细看,都不会觉得这是一把剑,还很有可能是他的本命剑。


        

宿黎不禁怀疑,“你以前就长这样吗?”


        

小剑亲昵地在他掌心蹭了蹭。


        

宿黎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剑却一点反应也没,要么就是蹭掌心,要么就到处乱飞。


        

这时外边传来脚步声,宿黎一顿,严声道:“你回识海去。”


        

幼崽的声音一点威慑力也无,软软的,完全不凶。


        

小剑并没动作,宿黎正想动手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开门声。小剑几下就窜进被子里,之后从宿黎的掌心钻进去。


        

宿妈妈听到声音才进来,果不其然看到幼崽醒了,走到儿童床边半蹲身,“崽崽醒啦?崽崽刚刚说话了嘛?”


        

宿黎摇了摇头。


        

宿妈妈一顿。


        

奇怪,刚刚在门外的时候她还听到孩子说话声呢,是她听错了吗?


        

宿黎伸了伸手:“麻麻。”


        

“黎崽好乖。”宿妈妈笑了笑,将他抱起,“今天我们出去郊游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