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郁哥,为什么你们家突然流行起亲子节目?”男生走在宿郁旁边,“还特意打电话让你过去?”


        

他记得宿郁家有个情况不太妙的弟弟,周末的时候最多就在家附近玩,怎么现在去小公园了?小公园那周末人不是很多吗?


        

宿郁一大早就跟着同学去打球,打到一半接到宿妈妈的电话,说是临时决定周末郊游,让他过去,这一下子就打乱他周末计划。


        

“我跟过去不要紧吧?我还没见过你妈妈。”男生有点小纠结。


        

宿郁摆手,“没什么问题,我妈让我带你过去。”


        

两人很快就赶到小公园。息灵村的小公园是前两年才搭建的,向来是老年人跟小孩的最爱,特别到了周末,公园的草坪上随处可见熊孩子乱跑。宿郁带着同学很快就找到草坪小角落里是宿家人,只见他爸妈一人抱一个,正在那边拍照。


        

“妈,我同学季铭。”


        

季铭赶忙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来来,快坐下。”宿爸爸笑了笑:“我听宿郁说你们中午打算去吃饭,没打扰你们吧。”


        

“没事叔叔,我们吃饭改天也能约。”季铭坐下之后注意到宿爸爸怀里的小孩,只见那小孩眼睛澄澈,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他记得这个孩子,好像是宿郁的双胞胎弟弟中身体状况不太好的哥哥,叫宿黎。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宿家双胞胎的事在他们学校也不是小事,息灵村不大,一点小事就很容易传开,宿郁长得帅,在学校有很多追捧的人,之前宿黎智障的消息传到学校,有的同学就拿这件事取笑宿郁,结果被宿郁揍了,还请家长到学校。


        

一场闹剧下来,宿郁恶霸之名远扬,学校里也没其他人敢拿他弟弟的事说笑。季铭跟宿郁是好朋友,知道他妈妈偶尔外地工作,只要他爸一加班,宿郁必定放学回家看顾小孩。宿郁虽然口上嫌弃自家弟弟占用他课余时间,但其实就是个傲娇,每次都会按时回家照顾孩子。


        

季铭坐下之后才注意到宿妈妈转头过来,她刚刚低头在给小孩擦嘴,他这才看清她的脸。


        

“!!!!”


        

“郁哥,你妈妈长得好像电视里大明星!!”季铭小声道:“就昨晚上热搜那个!宿余棠宿女神,你知道不?!”


        

宿郁随手拿了个蛋卷入肚,“啊?我妈就叫宿余棠啊。”


        

季铭:“!?”


        

他怔怔地看着宿妈妈,手却已经控制不住抓宿郁的衣服,“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宿余棠是大明星!村里居然没一个人知道!?”


        

宿郁对此见怪不怪,他妈出门的时候经常带伪装术,主要是为了防止打扰,这边村民基本上都见过她妈,但基本都不会留下印象。季铭也是离得近,才能看清楚他妈的脸,要是站远点,估计就跟周围的人一样只会把他妈当成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小铭认识我吗?”宿余棠笑了笑。


        

季铭觉得自己的心被击中,支支吾吾道:“阿姨,哦不姐姐!我是您的小粉丝。”


        

“那晚点阿姨给你签个名。”宿妈妈笑了笑,“我们崽崽喜欢季铭哥哥吗?”


        

宿黎这才收回目光,他没见过几个生人,听说这个是他哥朋友,才多留意看了会。


        

“他好可爱。”季铭注意到幼崽的目光,十分干净,他兜里翻了翻东西,最后找到个早上出门带的充饥巧克力,“宝宝,吃巧克力不,特别好吃!”


        

他把东西拿到宿黎面前,只见小孩的目光在巧克力上停留了会,偏头看了眼宿妈妈。


        

宿妈妈道:“崽崽要跟哥哥说谢谢。”


        

“谢谢。”宿黎说了一句,紧接着巧克力就放在了他的手里,他抓了抓巧克力,余光瞥到刚刚宿妈妈放在他面前的棒棒糖,于是抓了一个递给季铭,“给哥哥。”


        

“给我的!?”季铭受宠若惊,他完全没想到宿郁的弟弟这么乖,因为早先在学校宿郁就无数次说他弟弟无视兄长权威,总而言之特别熊,他为此还跟宿郁同仇敌忾一段时间。现在看来,这孩子哪里熊了!比他弟弟乖多了!会说谢谢还会送糖,这是哪里来的小天使!


        

而且这孩子确实聪明了很多,之前他见过这孩子,那时候沉默内向,经常不理人,哪像现在这么聪明这么乖。


        

“你弟弟变了好多啊,而且也不熊,我弟要是跟他一样,我们全家烧香拜佛。”季铭偏过头看宿郁,“你怎么不说话?”


        

宿郁沉着半张脸看季铭手里的棒棒糖:“哦。”


        

叫其他人哥哥,还送人糖,宿黎这臭小子小小年纪胳膊肘就往外拐,就知道沾花惹草,就知道……


        

--


        

宿妈妈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季铭吃得满嘴彩虹屁,边吃边夸宿爸宿妈。吃完饭后要消食,宿爸爸放开了幼崽,一手一个带着人往外走。宿明不喜欢被牵着,很快就撒开脚丫往外跑,走几步还要回过头看哥哥有没有跟上。宿黎被宿爸爸放开手就慢慢走着,这边空气清新,他盯着不远处高大的古树看了眼,忽然想起凤凰神山的梧桐古木。


        

宿爸爸就跟在后面远远看着,见宿明跑回来牵着哥哥的手,带着哥哥往外走。


        

“宿老师!”有个中年男人扬声打招呼道。


        

宿爸爸回过头,发现是学生家长,于是颔首致意。


        

“带孩子出来玩呢?”中年男人问道。


        

宿爸爸点头:“周末带孩子出来放松,你们家这也是来郊游吗?”


        

中年男人笑道:“我也带小孩出来,我家小孩在那边跟其他小孩玩球。”他指着远处聚在一起玩耍的几个小孩,然后招呼来他家孩子,看起来四五岁,人特别壮,像个小胖球。


        

两人聊了一会,中年男人提议让自家儿子带双胞胎玩,宿爸爸原本有些担心,但想到白画眉让自家孩子接触接触同龄人,于是就叮嘱孩子几句:“明明不能欺负其他小朋友,然后照顾好哥哥,知道吗?”


        

宿明点点头,“嗯!”


        

宿黎:“……”


        

所以他已经沦落到需要2岁弟弟照顾的地步吗?


        

宿爸爸想跟上去,旁边的中年男人拉住他说话,“没事,周围有人看着呢,小孩子玩游戏不喜欢大人跟着,让他们玩着吧。”


        

草坪平阔适合玩小足球,小胖带着两个新伙伴加入玩球队伍时,很快就引起其他小伙伴的注意力,对陌生的小朋友,小孩总是充满好奇心,特别是两个长得很漂亮的小朋友,其他小孩就团团围住。


        

“胖子,他们是双胞胎吗?怎么长得不像啊?”


        

“看起来好小,几岁了?”


        

“叫什么名字啊?”


        

宿黎沉默没说话。


        

旁边的宿明已经喊起来:“我叫明明,哥哥叫黎黎。”


        

“你是弟弟,你哥哥看起来好小。”


        

宿明争辩道:“哥哥生病啦,以后会长高高的。”


        

“我知道!我奶奶说你哥哥是个智障!”站在最外一个小朋友忽然指着宿黎道。


        

宿明一愣,“什么是智障。”


        

“就是小傻子,不聪明!”那小孩又道。


        

宿黎这几天看了很多图画书跟动画片,基本上能听懂大人讲话,小孩那简短的话又没陌生词汇,更何况像是‘小傻子’这样的称呼,他知道自己先前的表现或许不聪明,但这么被一个几岁的小孩指着说傻子还真是奇妙的体验。


        

胖子反驳道:“小东,你别乱说话。”


        

小东道:“我奶奶就说他是小傻子,他都不说话。”


        

宿明辩驳道:“我哥哥不是小傻子。”


        

“还玩球吗?”宿黎叹了口气:“不玩球我们回去了。”


        

胖子听到宿黎说话,马上道:“看!他不是说话了吗!”


        

小东咬咬牙。


        

宿黎:“……”


        

玩球游戏很快就开始了,在场加上他跟宿明就六个人,分成两队比拼,小胖在小孩子里年纪最大,放下豪言说带着宿家双胞胎能赢。草坪上被划了两个大圈,只要把球踢进大圈就能赢,宿明没听懂规则,好几次把球踢到别人的圈子里,差点把小胖气哭。


        

宿黎头一回跟小孩玩游戏,不得不说还有意思的,他没体验过跟同族的孩子玩游戏。自降生天地,他就是唯一的一只凤凰,栖居在凤凰神山,住在梧桐神木上,从小雏鸟到化形,周围都没有能教导他成长的长辈,更别说跟同龄的小妖玩耍,因为小妖畏惧他的血脉,完全不敢靠近梧桐神木。


        

每次他跑过去,其他小妖就跑光了。


        

后来他长大,也过了跟小妖玩耍的年纪,身边也多了许多妖怪。


        

“黎黎!”


        

球从宿黎面前滚过去,他见状很快就跟上去。不远处站在那个指着他说傻子的小朋友小东,见球跑到脚底下,很快就把球踢远了。


        

宿黎:“……”


        

他很注重自己的身体,可以走的时候向来都不跑,别人强求磕绊他就站在外边捡球。


        

而这小孩把球踢远了,明显就是故意的。


        

人族的小孩都这么记仇吗?


        

宿黎只好迈着小短腿跑过去捡球,小东见状也跟了上去,后边还有其他小朋友的激烈加油鼓舞声。


        

球滚得快,很快就滚到草坪外的路边。


        

不远处,宿爸爸还在跟中年男人谈及小孩教育问题。


        

宿妈妈望着宿黎踢球,她原先还担忧幼崽不适应跟其他人玩耍,但见人群中那小小的身影走动着,别人抢球他就乖乖在旁边看着,身形虽小,可动起来的样子很是可爱。球到他脚下的时候,他也不着急,稳住身形才往外踢,偶尔还晃晃悠悠,但很快就稳下来。


        

她不禁想到,要不在工作室旁边再搭个小球场给孩子踢足球?


        

下一秒,她见到球被踢远了,宿黎迈着小短腿跑起来,担忧道:“宿郁过去看看你弟,可别摔到了。”


        

宿郁回想起自己初次学飞摔下山的场景,那叫一个鼻青脸肿,“我当年摔倒下山也没见你这么紧张。”


        

宿妈妈:“你弟跟你能比吗,你皮糙肉厚的,快去。”


        

在旁边听母子两谈话的季铭:“……”他们说话怎么这么奇怪?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犬吠声,只见周围的人忽然惊叫起来,有一只高大又脏兮兮的大黄狗跑了过来,宿黎见状一愣,只见那大黄狗朝小东跑去,而小东却吓愣当场。


        

村里经常有土狗跑动,小东奶奶说过看到土狗就不能去吓它们,绕开走,土狗就不会咬人。


        

但这次的狗看起来特别凶,那球还在狗的旁边,小东见它跑起来就怕,抓起地上的石头就丢过去。这下直接激怒了狗,大黄狗朝着他跑了过来。


        

危机关头,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下一瞬,他只觉得自己被人拉了一下,之后就重重摔在草地上。


        

再睁开眼时,就看到面前站着个小矮子挡住他,而小矮子身边还站着个大哥哥,一手捏着大黄狗的后颈,大黄狗发出呜呜的求饶声。


        

小东一愣,刚刚是小傻子救了他吗?


        

宿郁一手掐着狗后颈,“好小子,敢扑我弟?胆肥了?”


        

宿黎刚刚本想用灵力制止它,还没动手他大哥就冲过来,速度之快他都没注意到。他正想说点什么,忽然注意到大黄狗的后脚流着脓,浑身皮毛黯淡又脏,眼睛混浊无光,在他哥手下竟半点挣扎的气力也无。


        

受伤了?


        

宿黎怕宿郁抓到它伤口,于是道:“哥哥,它痛痛。”


        

宿郁见状也一顿,忽然发现狗的身上还有几道伤,有的毛还沾着血,明显是结痂了。


        

他稍稍松开了手,“这是被虐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