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游乐场玩得最嗨的是宿明,以至于回来的时候直接就在车上睡着了。回到家后正巧碰到打球回来的宿郁,他手里还拿着一个锦旗,一打开就是‘训猫高手’的标志。


        

宿爸爸看着那四个字皱眉:“怎么打的这四个字?”


        

“哦,我昨天随口一提就给我搞了。”宿郁是打球打完回家的路上被小公园的管理员拦下,把这隔壁打印店新鲜出炉的锦旗送到他的手里,还合他心意写了‘训猫高手’四个大字,“我刚看了,家里客厅那副画可以拿掉,然后把我这训猫高手的锦旗挂上。”


        

“……”宿爸爸:“哦。”


        

锦旗最后没挂上,宿郁还被宿爸爸教育了一顿,最后这锦旗只能放在卧室里生灰。


        

吃完饭后,宿爸爸把宿郁叫上,两个人直接去杂物间里把宿郁小时候学骑的三轮车拿了出来,那三轮车积灰甚久,连链子都生锈,卷都卷不动。


        

宿郁道:“明天去市里买一辆吧,这破东西怎么可能骑得起来。”


        

宿爸爸:“不行,这辆当初还是我亲手给你做的,给黎黎跟明明的车车怎么可以随便买?”


        

宿郁看着那东西一愣:“这玩意还是你亲手做的?”


        

“嫌弃了?”宿爸爸扫了扫灰。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宿郁:“没,就是有点感动。”


        

“我觉得人族的材料太废了,这才多少年这车就坏了。”宿爸爸下了决定:“你一会跟我到深山里去……”


        

接下来几天,宿黎忽然发现宿爸爸每逢夜晚就跟哥哥鬼鬼祟祟出门,回到家都要过十一二点,还跟保密似的,每次晚上就只留宿妈妈在家照顾他们。


        

宿黎曾委婉地问了句爸爸跟哥哥去哪,宿妈妈只是道等过段时间就知道了。


        

宿爸宿哥出门,晚上照看的人少了,他也就不会时时刻刻被盯着,偶尔宿妈妈去给宿明换衣服或冲奶粉的时候,他就能偷闲养神聚灵,半个月下来灵力都精湛不少。


        

这天刚吃完晚饭,宿爸爸跟宿郁就很快就出门了。等九点多的时候,宿黎见宿明困了,便也跟着躺下,很快宿妈妈就把他们送到房间里睡觉,还留了个傀儡在门外看着。


        

宿黎这几天睡得晚,晚上的时间都用来修炼。


        

房间里只留了两盏橘灯,宿明也如常呼呼地睡大觉,他从儿童床坐起来,轻车熟路地操纵旁边角落里的监控,移了块布挡住了半边监控,恰好把他的位置遮住。那是风妖告诉他的,说是监控可能会暴露他。


        

这些准备好了之后,他才调整好姿势准备修炼。


        

他一进入修炼,识海里的小剑又跑了出来,在他四周晃悠了圈,最后落在他周围悄无声息给他护法。


        

这段时间,宿黎经过循序渐进的修炼后已经恢复不少灵力,虽然远不及以前的水平,但遇到突发情况已经能勉强应付。他刚静下心去疏导体内的灵力,这时候他居然巧妙地感应到一丝来自外界灵力,细微不可闻,但那不是他神力自主修炼产生的灵力,也不是通过食物灵气凝结成了灵力,而是在他进行聚灵时,悄然遁入他体内的灵气。


        

他这是能感应到外界灵气!?


        

宿黎骤然睁开了眼,小剑竖立在他的身侧,身上幽幽的蓝光刚刚散去。


        

“你怎么又出来了?”宿黎看着它,又想到刚刚修炼中感应到微妙的不同,“是你做的?”


        

小剑没回答,只是晃了晃剑身,很快就凑在宿黎的身边。


        

“你认识玄听?或者听过玄听这个名字吗?”宿黎又问了句,小剑上下摆动了会,也不知道到底是回答哪个问题。


        

宿黎只好放弃:“算了。”


        

小剑亲昵地凑在他的周围,时不时发出幽幽的蓝光应和,宿黎对自己的本命剑一点印象也无,但看着这把小剑总有种跟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很久之前他也这般与它玩耍过。


        

宿黎逗弄了它一会,忽然听到外边院子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稍稍一顿,把小剑抓在手里,拉着被子躺下装睡。


        

没过多久,宿爸爸轻手轻脚地走进来,身上还带着股奇怪的味道。


        

宿黎察觉到他走过来拉了拉被子,不觉把小剑往更底下藏,然而宿爸爸好似没发现什么,只是盖完被子就离开房间里,没过多久,外边传来了他跟哥哥的说话声。


        

小剑挣扎着从被子里冒出来,刚冒出来就被宿黎一手压下,呵责道:“睡觉了。”


        

--


        

隔天,宿黎一大早就被宿明吵醒。今天还是工作日,宿爸爸要上班,所以一大早就起来给幼崽们做早餐。除了一贯的小米糊,还添了些肉食蔬菜,营养均衡。


        

宿黎一大早起来就敏锐地感觉到感官的差异,最明显的表现在于他忽地能捕捉到微弱的灵气,这对于长时间依靠进食及体内修炼的他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不仅如此,他的五官也逐渐敏锐起来,还能闻到一些微弱又熟悉的味道,像是妖味。


        

不过想来也不奇怪,风妖进进出出数次,家里混点妖味也正常。


        

“奇怪,今天宿郁怎么还没起床?”宿爸爸伺候两个幼崽吃完饭后,抬头就看到客厅的摆钟已经走到平时宿郁上课的时间。


        

宿妈妈还在看新闻,闻言一顿:“睡过头了?”


        

“哥哥睡觉觉!”宿明道。


        

宿妈妈柔声回道:“是的,哥哥今天睡懒觉了。”


        

宿爸爸擦了擦手,顺手把坐在儿童桌里两个幼崽抱了出来,“有可能,我去房间里叫他。”


        

宿明已经撒开脚去爬楼梯,宿爸爸抱着宿黎跟在后面,问道:“黎崽要下来走走嘛?”


        

宿黎摇了摇头,他没宿明那么有精力,吃饱都有点困了。


        

宿明迈着小短腿往上爬,很快就到了二楼宿郁的房间门口,宿爸爸走过去把房门开了,就看床上凸起的一个人形。宿明很快就跑过去,走到床边看了看,然后喊道:“哥哥起床啦!”


        

宿郁睡得沉,听到宿明的声音把被子拉得更紧了。


        

宿爸爸把宿黎放下来,柔声道:“崽崽去叫哥哥起床,太晚哥哥上学要迟到了。”


        

宿郁这几天被抓壮丁,每天晚上都跟宿爸爸出门,回来又学习到三四点,早就困得要死。迷迷糊糊间还听到宿明扰人的声音,差点没因起床气起来揍人。渐渐的,宿明的声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鼻头的痒意,他没忍住打了个喷嚏,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宿黎坐在他的床头,小胖手捏着空调被的被角,正一下又一下地蹭着他的鼻子。


        

两人一上一下对视着,宿爸爸按着宿明站在一边看着。


        

宿郁:“……”有种被全家当猴子看的感觉。


        

他正想发脾气,突然耳边传来一小奶音。


        

宿黎:“哥哥,要迟到了。”


        

等等?迟到?


        

什么?


        

宿郁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翻起来,抓起闹钟看了眼,恍遭晴天霹雳,“我靠,你们怎么不早点叫我起床!我要迟到了!”


        

宿黎从床头缓慢地爬下来,见宿明已经迈着小短腿跟宿郁跑浴室去,就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兄弟两闹。宿郁的声音从浴室里出来:“爸,你帮我拿下校服,衣柜里。”


        

一阵兵荒马乱,楼下的宿妈妈喊着宿郁下去吃饭,宿爸爸走出去找乱跑的宿明。


        

宿黎安静地坐在宿郁的房间内,仔细观察着他哥哥房间里的摆设,这时候边走边套裤子的宿郁光着膀子走到他的面前,手忙脚乱地收拾着桌上散落课本,一股气全塞进书包里后不管不顾地踹开了窗。


        

“宿郁!”楼下宿妈妈的声音愈来愈近。


        

“我不吃了!”宿郁扬声喊道。


        

下一瞬,宿郁踩着桌子直接上了窗,在窗口纵力一跃。


        

宿黎:!


        

白中带青的羽毛在阳光下熠熠生光,宛若镀上一层漂亮的金光。张开的双翼又大又宽,几片羽毛缓缓落下,很快就消失在宿黎的视野里。他完全愣住,看着已从天空中消失的哥哥,又将目光移到屋里掉落的漂亮白羽上。


        

等等,他哥不是人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