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阳光过分刺眼,  仿佛大张的翅膀还近在眼前。


        

宿黎在惊愕中完全没反应过来,目光呆愣地看着地上的羽『毛』,这时候宿明蹦蹦跳跳地进了屋,  旁边还跟着宿爸爸。


        

微风往里吹,羽『毛』摇摇晃晃地飘落。


        

刚进屋宿爸爸看到这地面上的羽『毛』以及大开的窗户,马上就明发生了什么。他走到前面把窗户关了,  “宿郁这臭小子,  说多少次走空路。”


        

他偏头看到地上发呆的宿黎,见状微惊:“崽崽?!”


        

家里说过多少次在黎崽面前使用妖术,他还屡次叮嘱过宿郁,然而这臭小子还是背地里偷使妖术,  这一次还直接在黎崽面前飞起来了!宿爸爸满脸愁『色』,嘘寒问暖道:“崽崽,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来?跟爸爸说说,我们不怕啊。”


        

不对?!


        

什么他哥长翅膀,  他父亲还这么淡定……?


        

“哥哥。”宿黎指着窗外,  艰难问道:“会飞?”


        

宿爸爸见状一顿,之前考虑到幼崽自尊心,他们家基本上都没用过妖法灵力,宿郁偶尔会偷懒走空路上学,  但这还是第一次在黎崽面前起飞。一瞬间,  宿爸爸的脑海里想到好几个办法来安抚幼崽的情绪。


        

“崽崽长大也会飞!”宿爸爸把孩子抱在怀里,『揉』了『揉』他的头发后道:“到时候飞得比哥哥还要高!”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第一,  要让幼崽明会飞其实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


        

第二,要让幼崽知道他以后也跟哥哥一样强大。


        

宿黎完全懵掉了,什么意思?他长大也会飞,难道他家都是妖吗!?


        

宿爸爸见到幼崽不说话,  好像哥哥会飞这件事超脱了他的认知,现在还时不时盯着窗口看,好似要把窗盯出洞来。完了,他家崽崽该不会把自己当吧?


        

现在的状况跟以前是两回事,以前幼崽先天残疾,他跟妻子想让幼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但现在幼崽的情况有所好转,也就意味再过几年他便要跟弟弟一起学习妖法,这就不再把他当养了。


        

“趴趴,也会飞嘛?”宿黎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宿爸爸把幼崽抱在怀里,解释道:“爸爸会飞飞,但是爸爸没有哥哥的翅膀,崽崽以后长大就有跟哥哥一样翅膀。”他决定纠正孩子错误的认知,于是变出了条猫尾移至幼崽的面前,摇摇晃晃让幼崽适应:“崽崽,看爸爸的尾巴~”


        

猫尾晃了晃,甚至了博得幼崽的关注还变出好几条来……


        

宿黎满脸惊愕,等等?他家除了有个带翅膀,还有个长尾巴的?


        

他是什么?他还是凤凰吗?


        

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他转生投胎的家其实不是族的家庭,而是切切的妖族家庭。


        

什么这两年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家是妖’这个印象,甚至他从来都没见过爸妈哥哥使用妖术……


        

--


        

风妖准时到达宿家,开门是宿妈妈,但他没在客厅里见到幼崽。


        

“在楼上呢。”宿妈妈道:“早上他哥飞出去的事吓到黎崽,现在爸爸在哄他。”


        

风妖微微一顿:“飞出去?”


        

神鸾鸟不是天生会飞吗?


        

宿妈妈解释道:“之前让你来家里也说过不使妖术,崽崽身体不好,我们原以他一辈子都无法修习妖术,想把他当类小孩养,这样不会让崽崽觉得太难过。前段时间医生说……”


        

风妖听到宿妈妈的解释了解来龙去脉,幼崽不是已经会使用灵力妖术吗?


        

快,宿爸爸就带着宿黎宿明从楼上下来,把孩子放在『毛』毯后又走去储物室。风妖在客厅的『毛』毯处坐下,见宿黎一脸心不在焉,也就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把角落里的玩具箱拿过来,把平时宿黎爱玩的东西一个个摆出来。


        

宿明玩心大,已经满屋子『乱』跑,还时不时去厨房找宿妈妈。


        

“我家都是妖的事……”宿黎沉默了会:“你早知道了吗?”


        

风妖:“?”


        

他有点不太解这句话,稍微想了想小心问道:“你不知道吗?”


        

幼崽闻言叹了口气,微垂着眼,看起来不太精神,他过了一会道:“我不知道……”


        

风妖见幼崽情绪不佳,又把机器往他前面放了放,但幼崽依旧垂着眼。


        

奇怪,这不是他之前最喜欢的玩具吗?


        

宿黎没注意到风妖的动作,他完全没想到这一回事,他先前确实有察觉有点不对,但这些都被风妖习以常的态度及这个世界变化多端的各器具给欺骗过去,现在再来思考某些细节,比如家里『奶』粉跟米糊中的灵气,比如家里的傀儡保姆,再比如风妖不敢在家里施展妖法等等这些事如果放在一个妖族家庭,一切都解释得通。


        

他又问了风妖一些细节,知道他家其实是九尾天猫跟神鸾鸟组的家庭,从始至今全家都是妖。


        

宿黎茫然:“他们什么不使妖术?”


        

风妖心觉奇怪,但还是把宿妈妈的解释说了一遍。


        

宿黎:“……你怎么没告诉我?”


        

所以他们坚持两年不在孩子面前使用妖术是吗?


        

风妖一顿:“你没问我。”


        

宿黎:“……你不觉得奇怪吗?”


        

风妖谨慎回答:“这跟我保护你有关系吗?”


        

他确实觉得宿家奇怪,宿黎明明聪明也怀有秘密,要瞒着宿清风夫『妇』,而宿清风夫『妇』把孩子当做养,一养就是两年,还要小心翼翼照顾孩子心健康……太奇怪,甚至他都捋不清导致这个局面的原因是什么。


        

这些不是他该探究的事,他的任务只是保护宿黎。


        

宿黎陷入了沉默,他没想到会弄出这么大一个乌龙来。


        

全家都是妖,他还辛辛苦苦地学着当一个。


        

不远处,杂物间的门开。


        

“崽崽,咱们不学你哥,爸爸搞了辆小车车,我们先学这个。”宿爸爸从杂物间里出来,两辆崭新的儿童三轮车放在幼崽面前,颇期待地看着沙发上的宿黎。


        

三轮车跟市面上的儿童三轮车没多大区,只是三轮车上的支杆用材新颖,两辆车一蓝一红,刷漆没刷全,隐隐还『露』出底下青『色』的妖骨。风妖见状不禁哆嗦一下,宿黎闻声看去,他现在已经勉强闻清一点妖味,原先妖味最浓当属早上展翅离开的宿郁,其次是风妖,当他爸爸拿出这两辆儿童三轮车的时候,他清晰闻到高阶妖兽的气味。


        

妖族平常都会收敛妖气妖味,只有使用妖法或者『露』出原身时会暴『露』气味。他五感刚刚恢复不久,也只勉强闻到一点妖味,闻到这么清晰的妖味就说明妖气已经彻底暴『露』出来。


        

宿黎:“……”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两辆车应该是高阶妖兽的筋骨所制,筋骨上边的妖味最难掩盖……


        

宿爸爸刚把三轮车放下就引来了宿明的注意力,后者抓着蓝『色』辆就迫不及待推着走,宿爸爸只好将他抱上去,“明明等会啊,爸爸一会教你怎么骑车车。”


        

他说完看向宿黎,发现二儿子还坐在沙发上,“崽崽?”


        

这两辆车还是他跟宿郁这半月来连夜赶工做出来的,刷漆之后还特意动用妖术去漆味,高阶妖兽筋骨所制的三轮车必然不会生锈,骑起来也稳当,特适合小妖崽。早上宿郁往外飞的事估计吓到崽崽,本来是算周末带孩子出去外边骑车,现在只提前把这件礼物拿出来哄孩子开心。


        

但是。


        

是他错觉吗?他怎么感觉崽崽一点也不喜欢,明明在儿童乐园的时候还盯着其他的三轮车看,难道是他做的款式幼崽不喜欢?不会吧?他还特意去儿童乐园做了个实地考察……


        

“崽崽?”宿爸爸停在幼崽面前,小心问道:“不喜欢红『色』吗?喜欢什么颜『色』的车车,爸爸再去上个的『色』。”


        

宿妈妈见状微顿:“崽崽刚刚就没怎么说话,该不会被宿郁吓到了吧?”


        

宿爸爸有点心虚:“不会吧,我刚刚还拿尾巴逗他……”


        

宿妈妈:“你还拿尾巴逗他!?”


        

宿黎看着面前小心翼翼的家长们,又扭头看了眼满身妖味的儿童三轮车,最后扶着沙发站起来,走到三轮车前。他见宿爸爸还站在原地没动,于是问道:“趴趴?”


        

“崽崽我们去花园里骑车。”宿爸爸马上收拾心情,迫不及待地拎起车。


        

“清风,你上午不还有一节课吗?”宿妈妈见宿爸爸兴致勃勃地拎着两辆小三轮,后边还跟着两个幼崽,不觉提醒道:“你上班要迟到了。”


        

宿爸爸摆了摆手:“调休了,今天我教儿子骑车车。”


        

花园里是较平坦的草坪,旁边是石子路,宿爸爸只好把车放在院子里通往车库的车道上,再把两个幼崽放在扯上,让风妖在后边看着,这蹲下教孩子怎么踩脚踏。


        

“脚脚放在这上面,然后用力往前瞪一下。”宿爸爸手覆在宿黎的脚上,稍稍用力往前一按,三轮车就往前挪了一小点距离,他满脸笑容地看着宿黎:“崽崽试一下。”


        

“……”


        

宿黎的心情复杂,他还停留在父母兄弟都是妖的事情上,这会见父亲温声细语教他踩脚踏,就有非常恍惚的感觉。如果他还是族的幼崽,么这些他尚解,在他的印象里,族会花大量的时间来教授孩童学习这些玩乐用的器具。在他个时候,正常的妖崽幼年期,都是由父母带着到山里捕猎,或者学习妖法自保,多的时间花在长上。


        

凤凰神山里的妖族教导妖崽都是这样,丢到神山里让妖崽历练,等出来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凶。


        

就连无教导的他,两岁的年纪就已经知道上梧桐神木捉灵虫,而换在现在,两岁只是被家长抱在怀里呵护,连学东西都要父母在身边手把手地教。


        

他的爸爸妈妈,完全不像是正常的妖族父母。


        

正当宿黎恍神之际,旁边的宿明已经迈着小短腿骑着车冲了出去。路带风,连脚都没放在脚踏上,靠着两条腿发力踩着地,脚蹬地愣是把车骑了出去。


        

“趴趴!你看看窝。”宿明骑出去便扭过头来求表扬。


        

宿爸爸闻声鼓掌:“明明棒。”


        

宿明一听,两腿划地划得卖力了。


        

宿黎:“……”


        

这的是个妖族家庭吗?


        

宿爸爸满目期待地看着宿黎,“崽崽,用力!”


        

他看着宿黎,发现宿黎好似不太懂怎么骑车,又十分耐心地再教了几遍。终于,他看到幼崽主动把两只脚放在脚踏上,而后稍稍用力往前踩了下,第一下踩空了直接蹬到地。


        

宿爸爸屏住呼吸看着幼崽,幼崽似乎是没想到会踩空,稍稍伸头看了底下脚踏的情况,重新把脚踩上去,用力一蹬。


        

这时候红『色』三轮车往前挪了一小步距离,宿爸爸就跟看到奇迹一般鼓起掌,连着周围守着的风妖也随着鼓起掌来。


        

“崽崽会骑车了!比明明先学会的!”宿爸爸扭头看风妖:“小风你看到没,我们黎崽会骑车了。”


        

风妖点了点头,又鼓了两下掌。


        

宿黎耻地脸红:“……”


        

--


        

学车的时间一直到中午,宿黎在宿爸爸的殷勤目光下踩了好几圈,中午还多吃了一碗米糊。吃完饭后他就被风妖看着走路消食,直到宿爸爸的手机响起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宿黎先前没太去关注父母的事,自从早上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就总在观察父母,越看越觉得他们跟普通族没甚区,生活习『性』完全跟妖族不一样。


        

这会电话来了,他不禁竖起耳朵细听。


        

宿爸爸接的是妖管局的电话,等他讲完电话后跟宿妈妈提到:“之前公园伤只狗的事情查出来了,它身上的伤痕是被其他妖族所伤,归源调查会重点落在息灵山,妖管局让我们有其他消息就通知他们。”


        

这些年妖族口急速下降,生灵智的兽族向来是妖管局的重点保护对象,居然有妖敢对这些兽族出手,这是在无视妖管局立下多年的规则。


        

“你说这伤害兽族的妖,会不会跟个想拐崽崽的恶妖有关?”宿妈妈闻言不觉深思起来:“我们来息灵山这么多年,深山里的状况多变,听说还有不少上古遗迹在,如果是从些地方出来的恶妖,确实瞒过我们跟妖管局。”


        

妖管局?原来不是族的组织吗?


        

拐他的恶妖?什么意思?


        

息灵山?上古遗迹?这跟上次风妖发现裂片的事情有关吗?


        

宿黎遇到一些陌生的语调还是没反应过来,偷听了一会只听了个大概。


        

宿爸爸跟妻子说完话,忽然注意到扶着沙发站着的幼崽,幼崽停在许久,目光放在他们身上,似乎对他们说的内容是好奇。


        

他几步走近幼崽,伸手把他抱起来,“崽崽在发呆吗?”


        

“崽崽还记得上次在公园遇到的狗狗吗?”宿爸爸柔声道:“狗狗已经被救下来了,多亏我们黎黎聪明发现狗狗身上的伤,狗狗及时得救。”他也不确定这一串话幼崽不听懂,但说到后边就对幼崽一阵猛夸。


        

他说完还想到事,于是对宿妈妈道:“妖管局说他们到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全靠体内一小股灵力吊着命。”


        

宿妈妈:“你做的?”


        

宿爸爸道:“倒不是,我给留了丹『药』,灵力这我不敢冒然来,开灵智的兽族脆弱得。”


        

他的灵力浑然霸道,狗承受不住。


        

宿黎一顿,应该是他的灵力起作用了。


        

凤凰的灵力有涅盘之效,护它一会不问题。


        

“崽崽,我们来玩举高高。”宿爸爸抱着宿黎一下子就给他举高了,然而这个游戏完全不吸引幼崽的注意力,忽高忽低一阵,幼崽依旧冷着一张小脸,完全不像明崽样会咯咯笑个不停。


        

这时候宿爸爸的手机又响了,只见是学生家长的电话,便先将宿黎交给宿妈妈抱。


        

他到一边接完电话后一顿,“过来了?我出去看看。”


        

“谁过来了?”宿妈妈问。


        

宿爸爸:“就之前在公园跟黎黎明明玩踢足球的个叫小胖的孩子,他爸爸刚电话给我,说是小孩要来找崽崽,问我有没有见到。”


        

宿家一直有阵法,一般都会防着有心过来。


        

除了经常路过这边的村,初次过来这边多半会『迷』路。


        

果然,宿爸爸出门之后就发现在家门口圈的两个小孩,村子并不大,平时也安全村孩子经常到处『乱』跑。见到小胖过来还带着另外一个孩子,宿爸爸只好把他们接了过来。


        

跟着小胖一起过来的孩子是小东,他天被大黄狗吓到,回家之后就大病了一场。家里老说他运气好没被狗咬到,但小东知道当时他是被小傻子拽了一把,不然被狗追到的就是他了。


        

黎黎并不像『奶』『奶』说的样是个智障,相反,黎黎聪明多了,胆子也大,他不仅踢球踢得好,而且还在危险的时候保护了他。幼儿园的老师说遇到这样的事要说谢谢,他还没来得及跟黎黎说谢谢,所以找了小胖,小胖的哥哥是黎黎爸爸的学生,他一定知道黎黎家在哪。


        

两小孩第一次到村尾这边来,宿爸爸听到他们的来意微微笑道:“下次过来前以让爸爸跟叔叔提前说一声,村尾这里靠近深山危险些,你们年纪还小,下次不偷偷跑过来了,知道吗?”


        

小胖跟小东:“知道了。”


        

宿家花园漂亮,刚进门就让两个小孩『迷』花了眼,他们跟着宿爸爸进屋。快就看到客厅里正在玩耍的两个孩子,明明抱着『毛』绒玩具看着他们,歪了下头快就认出:“是踢球的哥哥!”


        

小东发现跟宿妈妈坐在『毛』毯边的宿黎,小孩穿着一身兔子睡衣,手里还拿着机器玩具,安安静静没怎么说话。


        

小胖见状推了小东一下,小东红着脸走过去。


        

“黎黎。”


        

宿黎偏头,就看到之前在公园遇到胖小子,还有个老爱抢他球的小东。小东站在他面前,本来就黑的皮肤又深了一块,看起来像是脸红了,他站定在宿黎面前,忽然深深地鞠了个躬,“上次在公园里谢谢你拉我,没有你拉我,我就被狗咬到了。”


        

公园?


        

宿黎想起来了,当时这小子吓懵了,他正好在他旁边就顺手拉了一把。


        

所以他这是特意过来道歉吗?


        

小东说完又咬了咬下唇,之后又开口道:“黎黎聪明,老师说做错事要勇于承担,我不该说你是小傻子,对不起。”


        

宿爸爸跟宿妈妈只知道这孩子是因上次狗狗的事来道谢,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一回事。他们有些紧张地看着宿黎,幼崽最近听懂一些话,他们有点害怕幼崽注意到其他对他的恶意。


        

“没关系。”幼崽『奶』声『奶』气地说道。


        

小东微微激动,又问道:“我以后还找你踢球吗?”


        

宿黎应:“嗯。”


        

宿爸宿妈听到幼崽说话的时候微微一愣,之后又稍稍激动起来,宿妈妈赶忙去厨房拿点小甜点来招待小客,宿爸爸抱着宿黎转了个圈,然后问道:“我们崽崽好聪明,没关系都会说。”


        

宿黎只好指着桌面上的平板,道:“动画片学的。”


        

宿爸爸接连亲了孩子好几口,“也是我们崽崽聪明!看动画片都学会,好棒。”


        

小胖跟小东跟着玩了一会,没过多久小胖爸爸就来接,说是小孩下午还上幼儿园,就把两个孩子领走了。临走前两个孩子还说要约黎黎明明周末踢球,这让宿家父母激动了好一会,宿妈妈甚至已经算在工作室后边建个小球场。


        

下午的时候,宿明就困了。


        

躺在『毛』毯上呼呼大睡,宿黎跟宿妈妈在看动画片,风妖则是在一边看书,宿爸爸还给他分享了好几本畅销小说,他面上不显,但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书上。


        

三点的时候,宿爸爸的手机忽然又响了。


        

宿黎闻声抬头,今天他爸爸的手机好像响了多次。


        

“学校吗?”宿妈妈问。


        

宿爸爸一顿:“奇怪,陌生电话。”


        

还是个异地号码,宿爸爸以是诈骗电话快就按断了,没过多久这电话又响起来,宿爸爸只好接通,刚一接通就听到一个熟稳重的女声:“宿大您好,我是之前给您递过拜帖的青鸟。”


        

青鸟?宿爸爸想起来了,前阵子他收到过青鸟送来的拜帖,说是过段时间她家大会上息灵山来拜访。他当时是应下,这一晃过去这么久了,他差点都忘了这件事。


        

“我记得。”宿爸爸道:“是今天过来吗?”


        

女声道:“是的,我们已经到了息灵山,请问现在以上门拜访吗?”


        

--


        

息灵山是妖族聚集较多的山头,他附近除了息灵村一个村落,还有不少城镇乡村。秘书把车停在村招待所,应付完热情的村领导,她家boss还特意去了一趟村里中学,似乎想找什么东西,但没有找到。


        

来妖族的山头必要先拜访当头的妖族,息灵山有不少大妖,但名声最显赫的莫过于宿家夫『妇』,甚至以说息灵山一众妖族精怪都受宿家庇护,他们想要进山也先要知会宿家一声。


        

过电话后,他们快就走到村尾宿家的位置,刚到就遇到一个阵法。


        

被秘书称陈总的男见状微微抬眸,『露』出妖异的妖瞳,他抬步走在秘书前面,穿过『迷』障,宿家的墅出现在两面前。


        

秘书上前按了门铃,没过多久门就开了。


        

他们顺着路走到墅门口,身穿家居服的男就过来开门。


        

“惊鹤先生?”宿爸爸见到一身休闲装也难掩风华的男,在青鸟递拜帖上门的时候,他没想到这个会主动上门拜访。


        

息灵山地处s市,与这个男的属地相差甚远,而这在妖界也赫赫有名,他常年经商,家财万贯,好似从几千年前就一直换身份混迹在世里。无知道他到底是活了多少年的妖,因他永远是一幅年轻自然的面孔,低调,从不参与妖界琐事,但妖界内无敢看低他。


        

原因之一,他有钱,妖管局最艰难的一段时间还是靠他支撑过去的。


        

原因之二,他深不测,实力非同小,据说曾有大妖向他挑衅,后来被拔了半身筋骨,至今还在修养。


        

陈惊鹤颔首:“宿先生,扰了。”


        

“家里幼崽还在玩,我们以去书房谈。”宿爸爸引着进了屋。


        

陈惊鹤进门之后稍稍量了下屋内的摆设,温馨简单,墙角桌角都包裹了海绵,家里随处见幼崽玩具跟『毛』毯,他扫到坐在『毛』毯上的和幼崽,朝着宿余棠微微点头致意,余光注意到宿余棠怀里的幼崽正盯着他看。


        

宿家父母退隐息灵山有其一原因就是他们的幼崽,据说前几年还生了对双胞胎,刚刚看他的幼崽应该就是双胞胎之一。他只是留意了一眼,快收回目光跟随宿爸爸上楼。


        

而宿妈妈怀里的幼崽则是死死盯着他的背影,直至他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宿妈妈以幼崽是要跟爸爸玩,于是道:“是客,跟爸爸有事谈,等爸爸谈完就来陪崽崽玩好不好?”


        

宿黎微微咬牙,只是匆匆一瞥,但男的面孔他深深记在脑海里。


        

他不会看错,特这几日晚上他还反复做过同样的梦,梦里一遍又一遍劝说他节省材料锻器的男跟刚刚走过的男长得一模一样。


        

是他在凤凰神山的左膀右臂,也是他十分信任的


        

——惊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