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鹤是一只玄鹤。


        

玄鹤长寿,  血统高贵。


        

惊鹤早年误入凤凰神山阵法,九死一时被宿黎救出,后来就一直在凤凰神山居住。他是最早陪在宿黎身边的人,  甚至可以说凤凰神山能成为后来闻名修道界的妖山,都是惊鹤的功劳。


        

宿黎来不爱管事,惊鹤就帮他管理凤凰神山一众小妖,他年少不知事还闯祸的时候,  惊鹤就一直给他收拾残局,教导他人情世故,与之回报,他也爱跟惊鹤讲阵法讲修炼讲锻器,  惊鹤修炼上不懂的瓶颈便会来问他,一始说是回报恩情,  可时间渐长,两人的关系也从最始的恩人关系到朋友。


        

一切都在他突逢契机渡劫的那天戛然而止,  后火光迎天,  凤凰神火烧遍了半边天。


        

他对以前的事非常模糊,凤凰神山在他渡劫失败后变成怎样也无从得知,毕竟千万年时间过去了,神山里的妖各有机缘,  但他没想到居然能在这个时候看到长得跟惊鹤一模一样的人。


        

宿妈妈把宿黎交给风妖照顾后就也上楼去。


        

等宿妈妈走后,  风妖注意到幼崽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楼梯口,他微微一顿,  道:“你对刚刚那妖很好奇?”


        

“嗯。”宿黎偏头,“风妖,你知道他是谁吗?”


        

“那是陈惊鹤,玄鹤一族目前的掌权人,  听说很有钱。”风妖千年前还是个小妖,陈惊鹤去风妖族内找他们族长,他远远见过一次。


        

“陈惊鹤?他怎么会来我家?”宿黎疑『惑』。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风妖也不太明白,只是道:“神鸾鸟跟玄鹤一族交好,你妈妈刚刚也上楼去了,或许是族内有事来找你妈妈。”


        

宿黎盯着楼梯口看,陈惊鹤,与惊鹤同名,那人真的是惊鹤吗?


        

可是见到惊鹤又如何,他现在这副娃娃模样,即使他是真的惊鹤,又怎么认出来他。


        

风妖注意着幼崽,自他说出玄鹤的事后,幼崽的目光就没有从楼梯移。


        

过了一会,幼崽忽然从『毛』毯上起来,对他道:“我想去二楼看看。”


        

--


        

书房在二楼,陈惊鹤余光打量着宿家的摆设,进入书房后又把注意力放在正中央桌面上的学生作业及《幼崽养育指南》上。没过多久,宿余棠端着几杯茶上来,陈惊鹤没有过多拐弯抹角,直言道:“叨扰宿先,我上门拜访是为了息灵山内上古遗迹一事。”


        

息灵山是座灵气充裕的妖山,除了它深埋在地底下的万年灵脉,其二原因便是深山内上古遗迹。散落在大陆上的遗迹甚多,息灵深山内的遗迹自上古遗留至今,据说有数位上古大妖陨落在息灵山附近,他们的洞府也坐地遁入虚无,曾有无数小妖冒着危险进入深山找寻机缘但大多无疾而终,但也有偶遇机缘进阶的妖族。


        

久而久,便吸引了很多专门盗取遗迹秘宝的恶妖出现,甚至有恶妖获得机缘后出来为害社会。


        

对于息灵山内上古遗迹,妖界看法各有褒贬。比这次妖管局就着重把调查重点放在息灵山,因为残害兽族的元凶很有可能从上古遗迹内寻求资源后逃出的恶妖。


        

宿清风道:“息灵山确实有上古遗迹的传闻,但我们来息灵山这么久也只见过一两回。”


        

陈惊鹤稍稍一顿:“我也不与宿先绕弯子,此次前来寻的是凤凰遗迹,前段时间我曾途径息灵山,曾感应到凤凰留下的气息。你且知玄鹤一族自上古便是凤凰的侍从,若有凤凰的线索,玄鹤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宿余棠一惊,“居然是凤凰?”


        

凤凰是天地诞的神鸟,百鸟王,也是百鸟主。据妖界记载,凤凰诞于天地,天地有且只有一只,最后一只凤凰是在上古时期,在那之后近万年来关于凤凰的线索寥寥无几。神鸾鸟族内对凤凰的记载也甚,但玄鹤一族不同,据传凤凰座下有一凤凰神山,玄鹤一族族长便是神山的大长老。


        

“惊鹤先此行,便是为寻凤凰而来?”宿清风一顿,陈惊鹤很低调,这几千年更是出入人世,在妖界传闻较,但对于妖界的大妖而言,陈惊鹤寻找凤凰一事并非秘密。他唯一一件高调的事,并非斥巨资救妖管局,而是千年内拜访妖界百族,只为寻凤凰的踪迹。


        

“是。”陈惊鹤道:“息灵山遗迹一事对我非常重要,两位可曾听说凤凰的传闻?或者说息灵山近期有无怪异事发?”


        

“可我在息灵山多年,未曾听闻过凤凰的传闻……”宿清风微微皱眉,“要说这近期怪异事,那恐怕是一只恶妖。”


        

“恶妖?”陈惊鹤迟疑:“可否详细说说?”


        

宿清风只好把家里近期时常有恶妖避开阵法闯空门的事,以及妖管局近期重点调查的兽族一事同陈惊鹤细说,“但这事无跟凤凰相关的传闻,未必有关。”


        

陈惊鹤听完一顿:“盗取遗迹的恶妖这些年确实很多,这件事我会去妖管局询问。除此外,你可否听说过其他妖族,息灵山妖族甚多,近些年有无突然出现的妖族,亦或者特别的妖族。”


        

宿清风:“妖族……这倒是没听说。”


        

宿余棠道:“你若要提久远些,传闻最甚当属风妖吧。”


        

“风妖?”陈惊鹤闻言微怔。


        

宿清风道:“就刚刚楼下带孩子的那位,前阵子来我家应聘,现在是我家保姆。”


        

陈惊鹤一怔,风妖是天精怪,是高阶血脉,来是群居精怪,族地离这里很远,怎会来给人当保姆?


        

“小风是千年前来息灵山的,他离群而居,姓氏名谁也未听他提起过。”宿余棠道:“要说息灵山最有名的妖应该是他,他千年来渡劫十来次,虽然未曾进阶,但修为也日益增长。”


        

陈惊鹤听过,因为风妖渡劫的事妖管局下过文件,只是渡劫十来次……?


        

精怪进阶甚是艰难,怎可能渡劫十来次?


        

他刚想细问,忽然听到门外声响,“谁在外边?!”


        

此声一出,宿清风几步上前打房间的门,门刚往里,就有一小团子控制不了平衡往里一倒。


        

他眼疾手快接住了幼崽,“崽崽!?”


        

突然开门让宿黎有些措手不及,差点就摔倒了,他抬头看宿清风,『奶』声道:“趴趴。”


        

风妖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简言道:“黎崽想要上来找你们。”


        

宿妈妈微惊:“他自己爬上来的吗?”


        

风妖点点头。


        

宿爸爸抱住孩子:“崽崽好棒!想爸爸妈妈啦?等会就陪崽崽玩。”


        

宿黎头一次觉得自己幼崽这个身份多么便利,他窝在宿爸爸的怀里,目光停留在陈惊鹤身上,从上到下打量着他。没闻到妖味,但看这身高跟他记忆的惊鹤差不多,同样是玄鹤,他会不会知道些么?


        

陈惊鹤没想到门后居然是个小孩,看样子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岁,脸小精致,模样可爱,看起来十分他应该是继承了父母双方的优良血统。


        

“令郎?”陈惊鹤问。


        

宿爸爸抱着宿黎,闻言笑道:“对,双胞胎,这是哥哥宿黎。小的叫宿明,这会还在底下睡觉。”


        

陈惊鹤观察着宿黎,发现宿黎也同样正观察着他。


        

幼崽目光澄澈,但眼底深处似乎还藏着些么,在一瞬间,他居然有种错觉,仿佛他对面不是个孩子,而是跟他比肩的成年人。他稍稍一顿,收回目光:“这是九尾天猫吗?”


        

宿爸爸道:“那倒不是,黎黎是神鸾鸟,他弟弟才是九尾天猫。”


        

神鸾鸟?陈惊鹤记得前几年听说的传闻,说是宿清风家有个先天残疾的幼崽,还有一个是九尾天猫。先天残疾按理说血脉已废,可这孩子看起来十分灵光。他不禁打量着宿黎,注意到他发丝里微白的几根发丝时微微失神,恍然想起一位故人。


        

神鸾鸟族内也有浅金『色』羽『毛』的幼崽,凤凰是红羽,是他错觉了。


        

他失笑,收回目光时忽然瞥见在书房灯光的映照下,幼崽侧脸的发丝末尾有一瞬的光。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陈惊鹤几步上前,走到宿家父母面前,目光紧紧盯着宿黎。


        

突然的声音打『乱』了此间的氛围,宿清风跟宿余棠在一瞬警惕起来,连着旁侧的风妖也提起了心。所有人的目光放在陈惊鹤身上,只见他微微伸手拨开幼崽松软的发丝,捉住其中一丝浅金『色』的头发,目光死死地盯着末端的红『色』。


        

宿余棠皱眉:“惊鹤先?”


        

陈惊鹤目光微顿,重新放在宿黎身上,隐隐有些复杂。


        

他看了一会,偏头看宿家父母,沉声道:“不知二位,可曾听说过返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