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祖?此话一出,  书房内几人都愣在当场。


        

宿黎微微皱眉,这陈惊鹤再说什么?返祖?


        

陈惊鹤语气如常解释道:“追溯上古,或至更久远的时间,  血脉曾源于各方神兽,或赠与或传承,代代相承才有如今妖界盛况,后成妖界百族。而时间久远,  血脉传承至今已不如上古时期纯正,兽之血微薄,也令妖族日渐衰败。”


        

“但这不意味着妖界再生机,近些年来妖界百族内逐渐出现返祖现象,  最易返祖的时期便是幼年期。”陈惊鹤看向宿黎,把刚刚发现的发丝拨开宿家父母看,  “你们且看此处,鸾鸟族内多为金羽白羽青羽,  何曾出过红羽?不说这点,  妖界百鸟内凡出现红羽皆为不凡之妖,而朱红之羽,仅有……”


        

妖界百鸟以凤凰为尊,朱红之羽便是凤凰的标志之一。


        

“惊鹤大人的意思,  是黎崽出现返祖迹象?”宿余棠微微一顿:“您该不会想说我家崽崽出红羽是因为返祖成了凤凰?”


        

宿清风也接道:“惊鹤大人,  我也知道这几年你找凤凰的线索几乎翻遍了妖界,但你也不能眼花把我家黎崽说成返祖凤凰吧?知道凤凰朱红之羽,  我家崽崽发呈浅金,这末端呈红也许是头发干燥了些。”


        

这话可不能『乱』说。


        

“头发干燥?!”陈惊鹤一愣:“宿先生莫要说笑,上古时期最后一只凤凰虽原形红羽,但化人形便是白发。”


        

“白发?”宿余棠一顿:“可我族内记载,  从未提及凤凰人形白发一说。再我家黎崽要真是返祖,也不一定返祖成为凤凰。”


        

宿黎听闻此言,看向陈惊鹤的目光更认真了。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凤凰神山内能见到他的妖族不多,知道他人形白发的妖更少。这人要不是惊鹤,必定跟惊鹤有大的关系。


        

宿清风不觉说道:“我们知道玄鹤一族都在找凤凰,我们黎崽自幼体弱,灵智更是这几月来才有好转,若他返祖成凤凰,怎会自小体质如此孱弱?”


        

陈惊鹤微微迟疑,浅金发末端带红确实罕见,但宿家人也没说错,返祖的迹象未必就指代凤凰。他太心急了,这些年他不追寻着凤凰的踪迹,翻阅数多典籍,连着以往凤凰神山藏书阁里古籍都翻了一遍,让他找到一条关于凤凰的线索。


        

天地之间每次仅会诞生一只凤凰,唯有上任凤凰陨落,才会有新凤凰诞生。


        

可从上古至今,天地却再凤凰诞生,那便极有可能是上任凤凰还活着。陈惊鹤一直坚信这一点,为此发动玄鹤全族找了上万年,而最近一次线索则是凤凰本命剑剑柄感应到了凤凰神力,地点就在息灵山。


        

难道真是他太心急了?也对,宿家这幼崽之前先天残疾,若真是返祖凤凰,那应自小就天赋异禀。他还记得那位凤凰大人曾说过两岁便出入梧桐古木,七岁便叫凤凰神山无人能敌,与宿家这幼崽相比,那是天差地别。


        

宿清风又道:“息灵山内上古遗迹的传闻不少,既然先前在这察觉到凤凰的气息,或许深山内真有凤凰的遗迹。”


        

风妖在旁边听了许久,总算听明白这位大人为何千里迢迢赶来息灵山,原来是为寻深山内的上古遗迹,只是凤凰一说……他稍稍偏头看了眼宿黎,深山内应该有凤凰遗迹,否则他带出来的裂片怎么会有凤凰的力,先前宿黎也问过深山里遗迹一事,只是这事他当不当讲?


        

“小风的家好像就在息灵深山内。”宿清风看向风妖:“你可听说过上古遗迹?或听过其他妖族提过这事吗?”


        

陈惊鹤这才目光放在风妖身上,“你便是渡劫数次的风妖?”


        

风妖稍稍看了眼宿黎,见他没反应只好道:“深山内确实有上古遗迹,我也曾在里边得到些许机遇。只是深山内状况复杂,大多遗迹已经陨毁,未必如外界所说那般遍地天灵地宝。”


        

“既然如此,那这息灵深山我还是得走一趟。”陈惊鹤微微颔首,把心中的猜疑放下,于是道:“此事是我叨扰了,息灵山的事届时我会向妖管局说明,还望宿先生协助一二。”


        

怎么就要去深山里找凤凰了?


        

宿黎听了大半天,有些话没听明白,但看情况似乎是惊鹤不疑心他的问题,而是要前往深山去找什么凤凰遗迹。若是在这个时候让惊鹤离开,下次要见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再说以他现在的状况也不可能主动去找惊鹤……不行,他想想办,让惊鹤注意到他。


        

宿清风原本抱着幼崽,可没过一会幼崽便挣着手想下去,他以为自己抱太紧了,刚把孩子放下就见幼崽朝着陈惊鹤的方向看,还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是对陈惊鹤十分好奇。


        

陈惊鹤见状微顿,他对这个可能是返祖的幼崽有大的好感,这会见他迈着小步走来,也就没急于离开,而是耐下心来看这个幼崽想做点什么。


        

据说先天残疾的幼崽即便恢复,也是个漫长的恢复期,他且知道先天残疾的例子,最多就修炼出妖丹雏形就再难进展,但更多的是难以迈入修炼之途。


        

宿家并非寻常妖族,这孩子将来长大之后将会面临的境地可没那么简单,而他未必也能健康长大。


        

陈惊鹤见幼崽走到他面前,不禁蹲下与他平视,离得更近,他越发觉幼崽的眼睛十分特别。


        

只见幼崽稍稍伸手,似乎是想去勾他的手,他只好抬起左手,好让幼崽够着。


        

这个年纪的幼崽手特别的小,陈惊鹤看到幼崽仅仅只能握住他的手指,甚至小拳头还没他的手指长,与他的手掌形成鲜明的对比。正当他想收回手的时候,忽然一股精纯又熟悉的灵力从手指处传来,他赫然看向那处,竟然是幼崽握住的手指。


        

他惊愕地看向幼崽,下一秒那精纯的灵力断然消失。


        

宿黎一顿,惊鹤防备心,不比风妖大开灵脉供他治疗,能传过去一点已经耗费了他大量的灵力。


        

上一个让幼崽主动接近的人还是风妖,宿爸爸突然想起黎崽似乎从进屋到现在就一直盯着陈惊鹤看。玄鹤一族在妖界百鸟中地位特殊,这一族长寿,又曾在侍奉在凤凰左右,向来德高望。久而久之,在妖界便有一个奇怪的传闻,说是玄鹤一族曾在凤凰神山内受凤凰神力熏陶,血脉里便带了一丝凤凰亲和力,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尤其是幼崽。


        

宿爸爸原先还没这么觉,这会见到幼崽对陈惊鹤感兴趣,先前陈惊鹤又差点一口咬定自家儿子是返祖凤凰,不觉生了一分危机感。他见到幼崽去主动碰陈惊鹤的手,不禁有些吃味,刚想说些什么就见幼崽转身走回来,微微扯着他的裤子。


        

幼崽打了个哈欠,好像突然就困起来了。


        

宿妈妈:“崽崽好像困了。”


        

宿爸爸赶忙把他抱起来,“崽崽困了吗?爸爸带你去睡觉觉好吗?”


        

他正欲抱孩子去睡觉,仍见陈惊鹤停在原地,于是道:“惊鹤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吗?”


        

陈惊鹤的目光在幼崽身上停留了一瞬,而后道:“有。”


        

“宿先生,我还是想跟你细讨返祖的问题。”


        

宿家父母:“!?”


        

你怎么还不放弃!


        

--


        

宿郁中午没回家,为这段时间天天熬夜,他的学神笔记才抄到一半,不不留校赶工把笔记抄完。下午放学,季铭还惦记着去宿家看猫的事,这段时间他跟宿郁提了多次,都被家里以家里忙推脱掉了。


        

放学的教室里只剩下值班打扫的学生,宿郁还窝在座位上抄笔记。


        

季铭见状道:“你家里忙啥呢,还忙了半个月,你这天天顶着黑眼圈,晚上去干啥事了?”


        

“没,也就半夜被抓壮丁干活。”宿郁想到这就委屈,他爸储物袋里放着好多以前剩下的妖兽遗骸,处理起来别提多麻烦了。


        

妖界以前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情况常有发生,那些残骸都是为害一方的恶妖,后来被他爸收拾了,筋骨就一直丢在储物袋的角落里。但现在妖界提倡和谐共处,几百年前妖管局也出了新规,为了避免妖管局误会,他们做两辆三轮车都要去深山里处理。


        

他爸做三轮车还讲究,几乎把储物袋里的妖骨挑了一遍,太丑的不行,太臭的不行,骨头不够美观的也不行……建模考察,搞他差点以为他爸本业工程师而不是老师了。


        

“给你弟做三轮车?”季铭震惊:“你爸爸也太强了吧。”


        

“是吧?”宿郁哼哼两声,自从这些天见过他爸储物袋里的妖骨,他才知道他爸年轻时有多牛,他以前还以为‘大妖’的称号是妖界特意批发给妖界荣誉居,他感慨道:“我爸年轻时也曾叱咤风云。”


        

季铭:“?”


        

怎么会做三轮车就叱咤风云?他郁哥这是电影看岔了吗?


        

等宿郁抄完笔记已经天黑,他婉拒季铭去家看猫的邀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路上总有种不祥预感,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被他忽略了一样。他心不在焉地回到家,才发现到家门口停着辆高档的小汽车。


        

看起来怎么有点像是妖管局的车?!


        

不会吧?他们做三轮车也被查?


        

一没烧杀抢掠,二没半夜扰民。


        

妖骨的问题?也不是吧?那些都是恶妖残骸,放在妖界都是炼器材料。


        

宿郁正欲进家门看情况,走到家门的阵法前忽然看到站在门口打电话的宿爸爸,“爸,你怎么杵这打电话了?妖管局来啥人了?”


        

宿爸爸回头看到宿郁:“还知道回家了?”


        

宿郁一脸莫名其妙:“我怎么不能回家了?”


        

“算了,早上的事晚点再跟你算账。”宿爸爸皱眉:“现在有一件事处理,玄鹤一族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