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管局没来人,  家里来的是当今玄鹤一族的掌权人陈惊鹤,除此外还有两个玄鹤族的小辈。宿郁一进屋,就注意到新来的那几位客人注意力在他弟弟身上,  除此外好像没其他问题。


        

他妈妈在跟陈惊鹤说些么,看起来好似有点问题,宿这会在『毛』毯上摆弄玩具。


        

宿黎被风妖抱着,有点困,  有一下没一下点着头。


        

这乍一看好像是常的客人来访,除了他爸爸的表情有那么一点严肃。


        

宿爸爸打完电没多久,白医生就上门了。


        

他仔细查探了宿黎身上的状况,简言道:“惊鹤先生,  你不能仅凭头发来断定宿家孩就是你要找的凤凰啊。”


        

因为陈惊鹤一口断定宿黎就是凤凰返祖,宿家不得不请白画眉上门诊断,  而玄鹤一族是凤凰的侍者,宿黎要真的是凤凰返祖,  那问题就不简单了。


        

陈惊鹤皱眉:“我刚刚在他身上感应到凤凰神力,  神力做不了假。”


        

白医生微微一顿,玄鹤一族找了上万年凤凰,一下就认定宿家的孩就是他们要找的凤凰,关键提出来的证据不足以作证这些。玄鹤一族也来了人,  他们也试探过幼崽体内的灵力,  与白画眉一样并无收获。


        

白画眉道:“可是我们刚刚也试探过了,这幼崽体内空空也,  一点灵力也无,再说凤凰神力何,史上无任何记载。惊鹤人此言并无依据啊。”


        

陈惊鹤一顿:“可探妖丹。”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宿妈妈道:“黎崽是个未进入修炼的幼崽,妖丹雏形未凝炼出来。”


        

陈惊鹤是妖界出了名的好脾,  白画眉听宿清风说这件事还有些吃惊,过来后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他这么固执,返祖凤凰这件事本来就异想天开,他上次诊断宿黎时也略有怀疑,可妖界返祖的迹象一千个幼崽未必会出一个,更何况是鼎鼎有名的凤凰,这样的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白医生道:“这要说是返祖,确实像是返祖的迹象,可幼崽尚未进入修炼,凤凰神力一说缥缈。即便宿黎真的返祖,也未必是凤凰。照目看来,幼崽年纪小,未进入修炼,返祖一事还有待商榷。”


        

陈惊鹤听到宿黎一名时微微一怔,而后收回目光。


        

在风妖怀里的宿黎见到这一状况不禁长长叹了口,他体质特殊,先他感应不到外界灵,外界也注意不到他的灵力,今有所好转,他确实能感应到微弱的灵,但是其他人还是察觉不到他体内的灵力。而他刚刚试探陈惊鹤用的是自己的灵力,在场只有惊鹤知道凤凰灵力是怎样的,就连风妖也只是觉得他灵力精纯。


        

即便他冲其他人使用灵力,这些人也不能断定他的灵力就是凤凰灵力。


        

惊鹤认得他,但是其他人未必能认出来。


        

分别凤凰灵力唯一的方法就是成妖丹,妖丹是最能判定妖族身份的象征。


        

带记忆转生投胎本就匪夷所思,可他空有神魂,这具身体的妖丹还没修炼出来,这要怎么让他的家人知道他其实就是一只凤凰呢?


        

宿黎竭力睁着眼,奈何听着这些人议论困意上头,不知不觉便在风妖的怀里睡着。


        

陈惊鹤微微沉思:“还有一物可以试探。”


        

宿妈妈疑『惑』:“何物?”


        

陈惊鹤手掌微张,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剑柄。


        

剑柄在出现的一瞬很快就飞了起来,在众人面徘徊后缓缓停在宿黎面,幼崽已经睡熟了,发出轻微的呼吸声,但那块剑柄依旧停在宿黎面,似有疑『惑』地动了动,好像在找么东西。


        

陈惊鹤微微皱眉,这跟他在飞机上遇到的情形不一样,当时的剑柄急于脱离他的控制往远方,而今在一疑似凤凰的孩身上却无偏激的举动,只是微微停着,但这样的情况也极其罕见。


        

屋内众人看着这一状况,等候着陈惊鹤的回答。


        

陈惊鹤静静地看着剑柄,剑柄并无偏激的举动,只是停留在熟睡的幼崽面,他解释道:“这是凤凰本命剑的剑柄,其上遗留着凤凰的神力。”


        

宿爸爸问:“所以剑柄这一反应说么?”


        

陈惊鹤微微一顿:“说它这孩感兴趣。”


        

在场的人越发觉得这个说法有点不合逻辑,一把本命剑个孩感兴趣,就说这孩是凤凰吗?


        

“果宿黎真是凤凰返祖,这妖界百鸟来说是福庇。”陈惊鹤沉思道:“我知道两位有所顾虑,我们也不是来抢孩,只是事关凤凰需要慎待。”


        

他稍稍一停,继续道:“所以这段时间,暂且叨扰一段时间。”


        

宿家人:“?”


        

陈惊鹤说完这就把剑柄收起来,与旁侧两位玄鹤族小辈说了一声,托他们带族里,唤来青鸟秘书交代一些事情,最后才把目光放在熟睡的宿黎身上。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朝宿家人颔首致意,便带着人离开了。


        

“走了?”宿郁看着那长得尤其像是霸道总裁的人离开:“妈电影的新取材吗?凤凰?要拍妖族宣传片吗?刚刚是在讨论剧情吗?看起来有点『逼』真。”


        

宿妈妈:“么新取材,那是陈惊鹤。”


        

宿郁一开始听到玄鹤一族来人,还以为是他妈远方亲戚来拜访,可刚听完他们的说法,有点『摸』不到头脑,“么意思?我弟是只凤凰,电视剧不敢这么演?我是凤凰他哥?”


        

“没么意思,多半是玄鹤误会了。”宿妈妈见到宿郁才想起早上的事来,“你早上怎么回事!?居然在房间里飞起来,你知道你吓到崽崽了吗?”


        

宿郁有点懵『逼』,听到父母的才意识到早上自己飞上学的时候弟弟居然在自己的房间,“我没发现啊,他么时候我房间的!?”他早上跑得急,完全没想到这一回事,原来那时候宿黎还在他房间里吗?


        

宿郁有点心虚:“他还好吗?”


        

宿爸爸:“不好,崽崽连新的三轮车不喜欢。”


        

“我们能打个商量吗?这次不抄家规了……”


        

宿郁沉默些许:“你罚我抄笔记吧,你想想,抄笔记还能促进我学习,抄家规我下次还犯,综上所述,我认为抄笔记才能让我得到深刻的教训。”


        

宿爸爸:“你还给我综上所述呢?”


        

宿郁:“那不然呢?”


        

宿爸爸:“……”


        

最后宿郁没抄成笔记,也没罚抄家规,家里因为玄鹤一事闹得有些兵荒马『乱』,宿爸爸没功夫找他算账,事情勉勉强强算是揭过。


        

--


        

宿黎一觉醒来的时候,小剑从他的识海跑出来,徘徊在他的周围,剑身带着蓝光,但光芒比起原先凝实不少。


        

他已经很久没耗尽灵力,惊鹤防备高,不会轻易让人输送灵力,多亏他熟悉惊鹤的灵脉才勉强提醒了他。


        

所以现在是么情况?


        

这里是他熟悉的房间,门外阳光已经照『射』进来。昨天晚上他听着他们说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后来发生了么事情也没注意,他是凤凰这件事到底有没有讲白?


        

或者说,惊鹤有没有白他的暗示?


        

小剑在宿黎周围绕了一圈,带着一圈蓝光,这时候旁边的宿醒了,盯着小剑的光看了一会,突然道:“哥哥!发光光!”他张开手想要抓,小剑嗖地一下钻进宿黎的掌心。


        

“光光不见啦?”宿歪着脑袋问。


        

宿黎:“……”


        

门外很快就传来脚步声。


        

宿妈妈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儿童床上坐着的孩,其中一个还试图从一边的儿童床翻过。她见状上,把试图翻床的宿抱在怀里,问道:“,摔着怎么办?”


        

“哥哥发光光!”宿手舞足蹈起来。


        

宿妈妈:“好好好,我们也发光光。”


        

宿黎:“……”


        

还好宿是个不懂事的孩。


        

他余光注意到宿妈妈的表情,好似昨天的事情就跟没发生过一样。


        

宿妈妈把宿放下,小孩就撒开腿跑出门,她这才抱宿黎,刚抱一会幼崽就挣了下,她问:“崽崽要自己走吗?”


        

宿黎点了点头。


        

宿妈妈才把他放下,跟在后面看着他走。


        

宿黎走两步回过头,上宿妈妈温柔的目光。


        

--


        

陈惊鹤昨天回后就让人调查宿家幼崽的事,没过多久宿黎的资料就放在他的面。他原先听到宿家人喊孩叫宿黎的时候颇为惊讶,后来看到名字才注意到名字有微妙差。


        

但这掩盖不了宿家幼崽的奇怪处。


        

宿家生了个先天残疾的孩并不是秘密,妖界的名医几乎上过宿家的门。


        

先天残疾恢复的例少少,但从几个月开始,宿家幼崽就突然好转起来,不仅会走跳,甚至能说出来,与完全是两个模样。


        

相似的名字,白『毛』混红,在加上昨天晚上从手指传来的凤凰灵力以及剑柄的反应……这么多蹊跷的点,他几乎信了那个最的可能。


        

“惊鹤人,来喝茶。”宿爸爸倒了两杯茶,见着沙发另一边穿便服的男人,完全没想到他这么早就上门来。


        

陈惊鹤微微颔首:“喊惊鹤便可,现在跟以不一样。”


        

宿爸爸笑了笑:“也是,小孩睡晚,估计还得好一会才起来。”


        

“不急。”陈惊鹤垂目。


        

房间传来声响时,宿妈妈很快就进。


        

没过多久,微合的房间门跑出来一个幼崽,他见到客厅里有陌生人时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迈着小短腿跑找爸爸讨吃食。陈惊鹤的目光在门上停留一会,欲收回目光时,忽然看到另外一个幼崽从门后走出来。


        

幼崽穿着印着可爱小鸟的睡衣,睡衣偏长,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走路很慢,似乎每一步非常稳。


        

陈惊鹤微微一顿,这样的孩真的是他的凤凰人吗?


        

“黎崽身体不好,走路也不稳当。”宿爸爸柔声道:“所以这孩走起路来特别谨慎,别看他这样走的顺,几个月他站站不好。”


        

陈惊鹤道:“谨慎并不是坏事。”


        

幼崽刚走到外边目光就停在自己身上,陈惊鹤琢磨着措辞,昨天并不是一次很好的见面,他甚至还没在幼崽面做一次自我介绍,他以为幼崽会走过来,没想到幼崽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就径直走到另一边。


        

“崽崽等会啊,妈妈给你冲『奶』粉。”宿妈妈跟在孩身后出来,很快就走了过。


        

陈惊鹤微微一顿:“冲『奶』粉?”


        

宿爸爸有些自豪:“黎崽早上喜欢喝『奶』粉,每天要喝两瓶呢。”


        

客厅里茶香四溢,陈惊鹤看着不远处站在宿余棠身边的两个幼崽,一个扯着妈妈的衣角迫不及待地想要拿『奶』瓶,一个则是乖乖巧巧站在旁边等候。


        

宿黎昨天晚上耗费了量灵力,早上走起路来觉得脚步虚浮,肚还咕噜咕噜开始想。这没办法,他灵的需求,身体弱小,也顾不得另一边的陈惊鹤,打算填饱肚再说。


        

“清风,把『毛』毯铺一下。”宿妈妈喊道。


        

宿清风赶忙起来把旁边的『毛』毯铺在地上,顺手把放在旁边的玩具箱拿过来。


        

陈惊鹤就在旁边看着,他见到宿清风此熟练的『操』作有些怔然,随后看到他所关注的幼崽双手捧着『奶』瓶走到『毛』毯上坐下。幼崽的小短腿微微弯着,两只手好能圈着『奶』瓶,看起来既乖巧可爱。


        

玄鹤族内新生幼崽很少,这一族长寿,陈惊鹤每次回族里见到的要么是满头白发的族内长老,要么就是早已出入会多年的年轻玄鹤。像这个年纪的孩,他只是见过,但却没接触过。


        

来这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天地间近万年未曾诞生凤凰,果宿黎是返祖凤凰,仅有两种可能。


        

要么他跟宿离人有关,要么他是新生的凤凰。而更的可能是者,凤凰神力或许相似,但是宿离人的本命剑天地仅此一把,剑认的是神魂,而非凤凰这一系血脉。


        

只是看到这一幕,陈惊鹤忽然有点不确定了。


        

他看着宿黎喝完一瓶『奶』没过一会接一瓶,直至第二瓶完全空底才停下来。喝完『奶』后宿妈妈带着他站起来,只见幼崽起来走动一二,偶尔还会弯下腰给自己捶捶腿,后沿着沙发绕了一圈。


        

“他这是在干么?”陈惊鹤微愣。


        

宿爸爸解释道:“崽崽的平衡感比其他幼崽差一点,白医生说他身体先天有关。这段时间他妈妈早上就会带他走两圈练练脚力,医生说幼崽多走动是好事,崽崽平时安静了。”


        

陈惊鹤心里更忐忑了。


        

早起运动直至幼崽走完第五圈才停下来,宿妈妈耐心地给孩『揉』腿按摩,后才放孩玩。陈惊鹤目睹了宿家神奇的早晨,见宿黎到跟时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幼崽已经抬着头看他,眼睛里似乎装着好奇。


        

宿爸爸问:“惊鹤今天这么早过来有么要紧的事吗?”


        

陈惊鹤道:“玄鹤一族侍奉凤凰,既然宿黎是返祖凤凰,那么有些事自小便要教导。”


        

宿爸爸一愣:“教导?”


        

陈惊鹤了声,解释道:“凤凰擅七杀妖法,天生擅长阵法,偏爱锻器。按照玄鹤侍奉任凤凰的一贯做法,勤学妖法,饱览阵图必不可少,再说锻器、观星、卜算、炼丹……当然除此外,还需自小养成勤俭节约的修炼习惯……”


        

站在旁边的宿黎:“……?”


        

惊鹤这是在胡说么,他么时候勤学妖法,还擅长观星卜算炼丹?勤俭节约?


        

陈惊鹤辞严说完教导方案:“概是这些,而现在会发展迅速,算上人族课程,他还得辅修管理学等专业课程……”


        

宿爸爸沉默一会:“那估计不行。”


        

陈惊鹤:“为何?”


        

宿爸爸:“我家孩还没上幼儿园。”


        

陈惊鹤:“为何要上幼儿园?凤凰聪颖,学东西一览则通,只需教导几年,便可直接跳级上高中。”


        

宿爸爸:“……”


        

宿黎:“?”


        

陈惊鹤微微一顿,想着怎么解释凤凰的天赋,就见幼崽的小胖手搭在他的膝上,下一秒一股熟悉的酸痛感从膝上蔓延开来。他当年误入凤凰神山阵法时受了伤,后来在凤凰的帮助下恢复常,但膝盖处一直留有旧伤。这旧伤并不致命也不影响他修为,只是稍用灵力刺激便会引起绵长的酸痛感。


        

这旧伤隐蔽,他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唯一知道的也只有给他疗伤的凤凰。


        

他微微一怔,后知后觉地看向宿黎:“你莫非是……”


        

宿黎微微皱眉,一想到陈惊鹤满口胡言,淡淡地应了一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