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爸爸学校回来又去了趟超市,  给自家崽崽买了一堆小零食后才家。到家时十分安静,连着一贯喜欢嚷嚷的宿明也安静下来,乖乖趴在『毛』毯上,  似乎在看么东西。见妻子跟陈惊鹤都围在那边,禁出声问道:“黎崽睡了吗?”


        

宿妈妈闻言让开了半边,宿爸爸清晰地看到『毛』毯中间放着个『毛』绒枕头,上边正睡着一只红『色』的幼鸟。


        

宿爸爸:“?”


        

客厅里陷入沉默,  宿妈妈把走后发生的事简单说了说,宿爸爸则是微微俯下盯着已经睡熟的幼鸟,它身上的羽『毛』乖乖贴在两边,整只鸟缩成一团。妖族的幼崽比普通兽族的雏鸟大一些,  但也只有成人巴掌大小,今缩成一团,  看起来更小了。


        

宿家血脉比寻常妖族,普通妖族生下来是兽型,  由父母教导才能化形。但高阶妖族自出生就是人形,  偶尔太过兴奋或者太激动时才会冲动变成兽型,宿爸爸只见过宿明的兽型,小猫崽『毛』蓬松,尾巴还短短的,  但已见九尾天猫的姿态。


        

可宿黎自小特殊,  出生到现在也没出现过兽型,以前们是以为崽崽没继承神鸾鸟的血脉才能化原形,  现在骤然看到这样一只幼鸟,宿爸爸心里既是高兴也是忐忑。


        

高兴是因为能化形则意味着血脉无碍,可如常进行修炼。


        

忐忑是因为崽崽长得很特别,神鸾鸟族内几乎没见红『毛』的幼崽。


        

陈惊鹤斩钉截铁道:“这是凤凰。”


        

虽然他没见过凤凰的幼鸟姿态,  但可以肯定这是他宿离大人。


        

宿妈妈道:“这有点像神鸾鸟的雏鸟,但是我们族内没见过红『毛』的幼崽。”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这……”宿爸爸沉默些许,看向宿妈妈:“让白画眉来看看?”


        

白画眉很快又上门了,给宿黎做诊断的时候也没醒。做了个详细的检查,确定幼崽就是化形,道:“在幼崽期化形是正常的事,在这个年纪至少会2-4次化形,一般双胞胎之间不会差太久,但宿黎毕竟情况特殊,现在化形也是正常  ,可以说是一件好事。”


        

宿爸爸紧张地问:“现在要紧吗?”


        

“没事,可能是突然遇到什么高兴或者刺激的事才会突然化形,情况特殊,睡觉也是正常。”白画眉瞥见陈惊鹤探究的目光,重复道:“睡个两三天也是正常。”


        

“惊鹤大人,妖史上仅记载了凤凰成鸟的原形,今看来确实也有点像,只是成鸟凤凰额头上长白『毛』。”白画眉道:“这个模样更像是神鸾鸟幼崽,但妖界鸟族幼崽时期都长得差不多,您要真确认,也得宿黎凝成妖丹再说。”


        

陈惊鹤又道:“用说了,我知道是凤凰。”


        

白画眉:“……”


        

那你还看我干嘛?


        

宿黎化形的事让宿家父母顿时兵荒马『乱』起来。


        

宿明撅着屁股趴在旁边,闻得到哥哥的味道,但是看着面前的小鸟却有点不太确认,小心翼翼伸手去『摸』,碰到羽翼的时候猛地抽手,愣愣道:“哥哥软软的。”


        

“崽崽能打扰哥哥睡觉觉哦。”宿爸爸『摸』了『摸』宿明的头。


        

幼崽翻了个身,睡在软垫上微微屈着,忽然有一把微微发光的剑凭空出现在他身侧,宿爸爸见状一愣,正想拿开的时候只见幼崽的羽翼微抬,直直把那把剑抱在怀里,头抵在剑柄处,睡熟了。


        

“这把剑是之前那把吗?”宿爸爸认出了剑柄的模样,跟陈惊鹤先前拿出来的剑柄一模一样,叫什么来着?哦对?说是本命剑。


        

宿妈妈道:“就是这把剑崽崽才化形的。”


        

陈惊鹤纠正道:“这是玄听剑。”曾经妖界第一神剑,凤凰的本命剑!


        

白画眉抬了抬眼镜:“看起来像是剑影,好像挺喜欢的。”


        

“玄听剑,凤凰本命剑,在上古时期曾是妖界第一神剑。”陈惊鹤郑重地做着介绍,当初凤凰大人手拿神剑战八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只可惜玄听剑万年前就销声匿迹,手里也只剩下剑柄,剑未全毁,离玄听应该还在。


        

宿爸爸看着幼崽怀里的剑,微微一顿:“神剑?”


        

小剑跟幼崽高大,抱在怀里就像是抱了个抱枕。


        

陈惊鹤:“……”


        

现在确实没一点神剑威。


        

陈惊鹤又道:“但你们现在也应该可以确认了,本命剑会认错,宿黎就是凤凰。”


        

宿爸爸看了幼崽一眼,“哦。”


        

陈惊鹤:“?”


        

宿家父母的重点完全不在那把剑上,而是反复向白画眉探讨何照顾的关键之处。


        

“家里的儿童床睡着会会有点不舒服啊?”


        

“这是睡个两三天饿着怎么办?”


        

“体内没灵力,我们的灵力能接受吗?会会有其他好影响?”


        

“机器人玩具也玩不了,再买点别的?”


        

“小时候宿明的化形期持续好几天呢,这次化形大概多久?”


        

白画眉听得头疼,但还是一件件的跟们细讲。


        

听着宿家父母的念叨,陈惊鹤微微一顿,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格格不入,甚至想加入话题都没找到合适的接入点。


        

陈惊鹤也是第一次见凤凰幼鸟时期,以前见到宿离的时候已经是长成少年,别说『露』原形了。没见过凤凰幼鸟的状况,甚至也懂何照顾幼鸟,活了上万年的玄鹤,第一次遇到棘手的事情。


        

禁拿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怎么照顾幼鸟?’


        

朋友圈底下很快就有很多人回复,有妖族的,有人族的。


        

【陈总养鸟了?哪个品种?】


        

【幼鸟麻烦,得教。陈总,我认识一个养鸟人……】


        

【玄鹤族有新幼崽了?恭喜恭喜。】


        

【可以问下雀族,们特别擅长照顾幼鸟。】


        

甚至有人给发来了某宝链接,一打开全是鸟粮,鸟玩具,宠物笼……


        

陈惊鹤看了一会,默默地把朋友圈删了,给秘书青鸟打了个电话。


        

宿郁打完球来就看到有人在往家里搬东西,停在门口反复确认了下门口的挂牌,确定这是自己家之后才踏进屋,“妈,你这是打算搞足球场吗?搞前先给我弄个篮球场吧?反正息灵山里空位大,建个篮球场绰绰有余,我还能带同学去山里……”


        

走进屋,就看到屋里摆着个铺满软垫的圆球支架,家里的大人外加宿明都围在旁边,似乎是在围观么,走近一看,就见到里边的红『毛』小鸟。


        

宿郁:“……?”


        

--


        

宿黎睡了一天还没醒,一直躺在客厅的圆球别墅里,怀里还是抱着那把剑,时不时翻身换个姿势,身上的『毛』都被糟糕的睡姿弄得『乱』糟糟的。


        

而宿家爸妈则是一宿没睡,拿着相机守在孩子身边,翻一个身就照一个相。这种行为令从未照顾过幼崽的陈惊鹤理解不能,只好问旁边写数学作业的宿郁:“你爸妈这是在做么?”


        

“哦拍照。”宿郁头也没抬,继续道:“你别管们了,宿明刚化形的时候们两能连续拍三天照,家里幼猫的照片都有四个相册了。”


        

陈惊鹤:“这有么好拍的?”


        

宿郁诧异道:“你多大了?”


        

陈惊鹤微微一顿:“比你父母还年长两轮吧。”


        

宿郁更诧异了:“没生过孩子?没养过幼崽?”


        

陈惊鹤点了点头。


        

宿郁顿时『露』出可怜的目光,“好惨啊,单身这么久?”


        

陈惊鹤:“?”


        

宿郁把数学卷子翻页,勉强解释道:“幼崽幼年期是很短的,化人形还好,但是兽型没多久就长大了,更别说幼鸟幼猫时期,这阶段的照片很珍贵的,错过就拍到了。”


        

陈惊鹤又问:“那你拍吗?”


        

宿郁冷哼一声:“拍,浪费我宝贵的学习时间。”


        

说完在试卷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个c,“这种事上群里下载白女票就行了,反正他们拍完肯定会发群发朋友圈。”


        

陈惊鹤默默拿出了手机。


        

“你挤不进去的。”宿郁见状建议道:“你加个我爸vx好友,朋友圈里都是,还有视频呢。”


        

陈惊鹤沉默了会:“多谢。”


        

说完指着宿郁试卷刚刚填的地方,“这里选错了,应该选b。”


        

宿郁:“!”


        

周末过得飞快,季铭到学校的时候发现宿郁在赶作业,有些稀奇地停在宿郁旁边,在他印象里宿郁十分爱学习,除特殊情况,否则会把作业带到学校来做。


        

“郁哥,我昨天约你打球你来,作业还没写完呢?”季铭问。


        

“没写完。”宿郁昨天一天都蹲在宿黎旁边,家长忙着拍照,忙着写作业。家里暂住的那只玄鹤好几次指出他的错误,对了下参考答案,在那改错改了老半天,改完错忙着给爸掌镜拍视频,第一次见宿黎化形,小红『毛』跟见过的其他鸟族完全不一样,小小一只还特别可爱。


        

结果知不觉,顾着看宿黎了,作业没写完。


        

白天上课,向来认真上课的宿郁有点心在焉,好几次被老师点名站起来回答问题。放学的时候更是收拾书包就往外走,放在平时他明白的问题还会特意去办公室问老师,季铭只好跟了上去:“郁哥打球啊?”


        

“去,忙。”


        

季铭:“?”


        

忙么呢?这次熬夜做自行车了?


        

事实上没做自行车,宿郁马不停蹄赶到了镇上的宠物店,点名就要买鸟笼子。


        

季铭见状一惊:“哥,你仅偷偷养猫了,现在还养鸟了?”


        

店员很快拿出各种鸟笼来,宿郁看了一圈没满意,“你们这最大的笼子就这个了?”


        

“有没有再大一圈的?”宿郁指着旁边养狗的笼子,“跟这个差多就行,能挂的。”


        

店员一愣,脑海里顿时没想起来哪种鸟:“您该会养猛禽吧?大概是哪个品种,多大的鸟?”


        

宿郁比了下:“巴掌大。”


        

店员和季铭:……


        

巴掌大的鸟整个养狗的笼子!?


        

“里面要能放进去小秋千的,还有『毛』绒垫子,玩具……”宿郁把自己脑海里畅想的空中别墅跟店员仔细解释了一遍,“差不多大就行,哦最好还是红『色』的笼子,喜欢红『色』。”


        

店员:“……”


        

季铭沉默了一会,弱弱开口:“哥,你网上看看?有那种专门定做的鸟别墅,比你整个红『色』笼子好看多了。”


        

“哦,是吗?”宿郁恍然大悟:“有现成的吗?明天快递能到吗?”


        

是太晚了,弟弟变人形,岂是白忙活了?


        

季铭:“能吧……最快也三四天。”


        

宿郁看向店员:“你还是给我找个红『色』笼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