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鸟的原形期特殊,  宿爸爸调了两天的课,才有功夫在家陪幼崽。醒过来第二天,宿黎的灵力恢复不少,  活动范围也从鸟窝挪到了客厅的『毛』毯上。宿明好玩,好几次想动手去抓哥哥,但每次都被宿黎躲了过去,后面他就不抓了,  趴在『毛』毯上跟着宿黎爬,俨然像是个小跟屁虫。


        

“不好意思徐导,家里小孩最近生病了,对,  什么?”宿妈妈正在跟《萌娃》节目的导演打电话,因为幼崽处于原形期,  宿妈妈原本想拒绝徐导的邀请,哪知徐导还不放弃,  说是这几个月都可以安排档期。


        

家里是打算让双胞胎接触更多的同龄人,  交到更多的朋友,最好能让宿黎更乐观起来。原先去小公园玩,去商场乐园玩,自家的孩子站在人群中还是太小了些。《萌娃》中邀请的小朋友大多三至五岁,  邀请的都是明星家庭,  每一季大概有四组家庭。


        

拍摄的形式分家庭生活跟活动,主要拍摄明星带娃日常以及不同家庭间互动来增加节目的趣味『性』。徐导很敏锐地抓住宿家的需求,  一直往同龄小朋友交往的方向安利,说到最后连着宿爸爸都心动了。


        

宿余棠道:“那徐导,我过两天给回复,现在家里小孩生病,  实在没办法。”


        

“不着急,宿老师确定档期后打电话给我们就好。”徐导特别好说话,临挂电话前让宿余棠一定要好好考虑。


        

宿黎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他的兴趣落在客厅里新装的秋千架上。秋千架完美地考虑了幼鸟的体型,量身打造了从树枝到秋千架一系外观,乍一看作支架的树干跟万年前的梧桐神木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它边一点梧桐神木的味道都没有。


        

陈惊鹤竖着耳朵听宿妈妈讲节目的事,时不时跟宿黎说着话:“这是族内最老的梧桐树折下来的枝干制成。”


        

宿黎扫了一眼,虽比不神木,但勉强能栖息,也就对付几天。


        

陈惊鹤这两天也帮着调查了宿黎身上的状况,奈何体质特殊如此世所罕,“外界无法感应您体内灵力也不是件坏事,至于感应外界灵气一事,凤凰转生本就特殊,要是照您先前所说,依我所极大可能与玄听剑有关。”


        

提到离玄听,陈惊鹤不免长叹一声。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当年凤凰神山异变,离玄听也只是留下一把剑柄便无影无踪,万年后他凭着这把剑柄找到了凤凰大人,想来当初应该是发生过某些无从得知的事。而且玄听剑为何碎成这般境地,离玄听又为何把玄听剑留给他,凤凰大人又是因为玄听剑才能感应外界,这种种原因只能归根如此。


        

“我会让玄鹤族内的人留意其他玄听剑的消息,如今妖界和平,但也存在危险,您还是小心为上。”陈惊鹤说道此处难免有些担忧,如此的大人并非万年前那位举剑劈天地的凤凰,还是个尚未凝成妖丹的幼崽,这稍有不慎就容易遇到危险……


        

他正想说点什么,忽地就看到不远处宿清风拿着摄像机过来。


        

“……”他在想什么呢,这是宿家,谁会没事门来惹宿家这对杀神。


        

“崽崽,爸爸来给崽崽拍照片。”宿爸爸蹲在千年梧桐搭成的秋千支架前,看着镜头里幼鸟乖巧地站在秋千架上,小爪子微屈,一双圆眼睛又亮又好看,隐隐还能看到些浅金『色』光泽。


        

宿黎还在想着事,完全没注意到宿爸爸拍照拍得入神。


        

他一听到离玄听的事,心里总有股难以抑制的焦急感,明明只有梦里那些模糊的记忆,他却迫不及待地想要想起更多事情。


        

原形时期特殊,宿爸爸片刻不离幼崽,先是拍照,后边更是举着个摄像机在录像。宿黎一开始不知道那是摄像机,到后面听陈惊鹤提起为时已晚。陈惊鹤还特意加了宿清风的微信,把他朋友圈里的照片视频都给宿黎看。


        

在宿爸爸的掌镜下,小红鸟又可爱又蠢萌,完全没有凤凰的威武跟辉煌。


        

宿黎:“……”


        

他用小翅膀划了一下,没划动手机里内容,便扭头去看陈惊鹤。


        

陈惊鹤秉持着年为凤凰服务的精神,手动地给他划屏幕看朋友圈,从小红鸟到更早的喝『奶』图、吃饭图、睡觉图……宿黎的日常生活几乎都被宿爸爸晒在朋友圈里。


        

很快就划到了底,幼鸟歪着头看陈惊鹤,似乎是在问只有这些了吗?


        

陈惊鹤默默道:“爸设置了仅一个月可见,应该还有更多。”


        

昨天他刚加宿清风vx,就已经把他vx里的照片视频全部下载下来,除此之外听说宿家还有个小群,里面的照片更多。只可惜他还没混进去,现在还靠着给宿郁讲解数学作业来骗几张照片。


        

他正打算让秘书把这些都洗下来,留在玄鹤一族的祠堂里,这是凤凰大人小时候宝贵的影像资料,错过这一次,以后就没有了。幸好凤凰大人不懂得删照片,不过会了也没事,他已经做好了云备份。


        

宿黎看过自己的照片后就陷入了沉思,看到宿爸爸的相机时就开始选择回避。


        

“崽崽怎么不给我拍了?”宿爸爸发现幼崽缩在鸟笼里边,旁侧还有把小剑挡着,摄像头完全照不到小红鸟的可爱身姿。


        

玄听剑几乎形影不离地跟着宿黎,幼鸟在秋千时,它就飘在周围发光,幼鸟在鸟窝里睡觉时,它便自主蹭在幼鸟旁边给他当抱枕。


        

陈惊鹤守在旁边,到宿爸爸放弃走到另一边时,才委婉提醒道:“凤凰大人,您的鸟窝里有夜视摄像头,客厅里好几个角落都摆着摄像机。”


        

意思是,您别躲了,去哪都会被拍。


        

宿黎:“……?”


        

宿黎的原形期持续了三天,三天后白画眉门复诊的时候,他已经变回了人形。白画眉为此非常惊讶,就此还特意帮宿黎诊断了下身体状况,发现他变回来之后体质相较之前有所加强,灵脉更是拓宽不少。


        

白画眉表示这样的情况幼崽就能正常进入修炼,原形期过后幼崽的体质会更强一点,之后就看大人的引导恢复。宿黎麻烦陈惊鹤去收集玄听剑的材料,但古时期的材料每一样放在至今都是稀世罕的珍宝,要想收集全当年的材料简直天方夜谭。


        

陈惊鹤只能尽力找,加他本身在人类社会的工作问题,没办法在宿黎身边久待,没留几天就赶着去工作,说好周末再过来。


        

风妖照旧过来照顾幼崽,宿黎给他梳理完灵脉,如今风妖身上被凤凰神力损伤的灵脉基本疗愈好了,只剩下一些暗伤,这需要长时间的调理。这件事做完两人当初立的天誓本就结束,但风妖以报恩为由依旧选择留在宿家当保姆,宿黎没办法,只能随他。


        

-


        

《萌娃》节目筹备期时就有很人在官博底下喊话节目组,这边要求某某明星,那边要求某某童星,还有的要旧阵容。导演组从筹备到准备拍摄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对签约嘉宾档期,调整节目内容,至节目准备拍摄前一个月,网网友高呼让节目组官宣的时候,徐导背着他的背包,带着助理打车来到了息灵山这个乡下小村庄。


        

知道宿余棠住在这乡下地方,徐导一开始不太相信,现在社会发展巨快,其他明星都想着在重要地段买豪宅,但听说宿老师自己在乡下弄了个小别墅过着乡村生活。


        

徐导站在息灵村村尾的地方,对上那绵绵不断的息灵山群,以及村尾入口处高大的森林,总有种他即将拍摄森林探险记的既视感,好在没久,宿老师的助理小林就过来接他,引着他往宿家的方向走,边走边问:“徐导怎么还特意过来一趟?棠姐说有什么事您打电话说一声就行,大老远过来也挺累的。”


        

徐导:“跟宿老师签完合同我们还得看看环境条件,也不累,们这地方空挺好的。”


        

是的,刚刚他还嫌弃村路尘,没想到走到这息灵山脚,越走整个人越精神。


        

很快,他们就走到一幢乡下小别墅前,徐导入眼就看到院子里两个正在玩皮球的小孩,身边还跟着个高大的男人,另有一个穿着家居服的男人蹲在小孩面前,正张着手准备接孩子的球球。


        

徐导很容易就把目光放在花园里奔走的两个孩子身上。来之前他看过宿余棠朋友圈的照片,知道宿家是一对双胞胎,模样不一样,但继承了妈妈优秀的外貌特征,精致又好看。但实际一,才发现照片是死的,人是活的,两个小孩蹦蹦跳跳走动的模样,年纪小小就像是人间天使,看得他心都快被萌化了。


        

宿黎抱着球站在一边,看着弟弟满花园地跑,越发觉得现在猫崽的精力真的充沛。注意到花园另一边有动静,他偏头就看到妈妈的助理小林带着两个陌生人停在花园之外的地方,而其中一个目光正停留在自己身上。


        

小林喊道:“宿老师,徐导来了。”


        

宿妈妈出门的时候正巧看到小林带人过来,走过去跟徐导打了声招呼后才带人进门填合同。期间聊了些拍摄期间注意的事项,包括孩子的问题,也包括隐私一众重点问题。徐导也一一应下,并说拍摄团队过段时间会过来跟他们协调。


        

“宿老师住的地方真特别,这里的空气真好啊。”徐导由衷感慨道。


        

宿妈妈早已习惯:“这里安静些。”


        

宿家在息灵山扎根多年,其一这里有独特浑厚的灵脉供妖族修炼,其次宿爸爸是村里的中学的老师,宿郁从小到大就在这边上学,除了有些流言蜚语,这边的日子算是滋润。但落在外人眼里,便觉得这里交通一般,物质一般,什么都一般。


        

“我可以拍张孩子的照片吗?”徐导透过落地窗看到花园里正在玩耍的两个孩子身上,解释道:“其他家庭大多都放出消息,官宣也在最近一段时间,可能需要发微博做个宣传。当然照片会先给们过目。”


        

宿妈妈也知道宣传期,于是道:“拍吧,但不要打扰到他们玩游戏。”


        

“长得矮那个是弟弟宿明吗?”徐导站在落地窗处拍,看到矮小的那个比同龄孩子要瘦弱些,比起撒丫子到处跑的那个孩子,瘦弱的孩子更喜欢站在原地看。


        

宿妈妈闻言一顿,看着窗外满眼柔意:“不是,那是哥哥。”


        

徐导一愣,原来那是身体不好的宿黎吗?


        

-


        

《萌娃》是近期最受关注的综艺之一,筹备期就有不少忠实的老观众在微博底下高呼阵容,尤其这一季的嘉宾阵容更是让人期待,据《萌娃》所在的电视台爆料称徐导正在接触一组神秘的家庭,紧接着其他组家庭的消息都陆续放出,唯独神秘家庭一点线索也无。


        

【该不会是陈天王家吧?去年不就一直在说他要来,结果没来的事。】


        

【好像不是,陈天王最近在拍电影,估计没时间跟综艺。】


        

【那前段时间爆出来隐婚生子那位?】


        

【按照以往《萌娃》宣传的套路,一般会说神秘嘉宾要么是影帝影后家,要么是天王家,不济还得是老戏骨。】


        

【要这么排查的话,我能期待下宿女神家吗?】


        

【宿余棠?我觉得不太可能,她好低调啊,我连她老公都没过。】


        

【那不是圈内狗仔不会拍吗?我听营销号说不敢跟她的料,感觉她背后势力很大。】


        

【???别『乱』造谣啊。】


        

【不是说宿余棠很玄乎吗?次狗仔山里『迷』路的事,说正常女明星会住山里吗?】


        

就在网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萌娃》官方终于放出了一组关于神秘家庭的图片。


        

@萌娃:前几天跟着徐导进山,遇到了两个小精灵[爱心][图片]


        

图片是透过室内拍出去的,落地窗外晴朗蓝天,远处树林耸立,花园里两个孩子正在玩游戏。


        

两个小孩穿着一模一样的浅蓝『色』运动装,衣服背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图案印花,一个是展翅的小鸟,另一个盘成团的小肥猫。穿着小鸟衣服的孩子抱着球,站在草坪上,目光似乎停在另一个追着球跑的孩子身上。


        

【卧槽!】


        

【岁月静好,徐导也太会拍了吧!!】


        

【照片都发了,还差『露』个脸吗!?】


        

【这是谁家的孩子,好像没见过。】


        

【啊啊啊啊啊看起来好可爱,衣服好像是小鸟跟小猫吗?】


        

【,同款衣服,两个孩子,看背景好像还是森林……】


        

【楼上的姐妹我也想到了……这该不会是宿女神家的双胞胎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