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娃》发照片公开了传说中神秘家庭,  营销号闻风而动,急忙打听照片中家庭,奈何《萌娃》官方口风紧,  一点消息也没透『露』,最后还是从宿余棠粉丝超话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宿余棠是圈内国民级女演员,关于她家庭一切都是『迷』。这次是粉丝从宿余棠曾经发过杂志直播中找到与《萌娃》官宣照片中相似花园背景,这才确认下来神秘家庭是宿余棠家。


        

网上冲浪网友一听说宿余棠参加《萌娃》时候都震惊了,  宿余棠主职拍戏,综艺这么多年就拍过几期,平时拍完戏后就见人影,粉丝从事业粉磨成了佛系粉,  连她自己都快变成一个母婴博主。


        

而现在参与综艺消息一出来,仅粉丝激动,  连着经常看她戏路人观众都开始有点好奇。


        

【萌娃口碑还错,徐导也在,  可期待一下。】


        

【听说是双胞胎,  那就是女神一个人带两娃吗?会有女神老公入镜吗?】


        

【我突然好期待啊!!!可看女神居家状态,还看见宝贝呜呜呜。】


        

讨热度瞬间上来,话题度也急速飙升,《萌娃》官方沉得住气,  在网友接连催促中始终没发相关照片,  只留了消息说是保持惊喜。这让粉丝们只好涌到宿余棠微博底下,翻来覆去也只找到零散几张照片,  还是那种『露』正面。


        

【什么时候播?】


        

【至少还有一个多月吧?还没正式录制呢。】


        

正当网上传得热闹时,宿家正在吃饭。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宿郁郑重地宣布了一件事情,就是过两个月他要中考了,决定每天在学校学习到八点才回家。


        

“学校保安七点就关校,  八点回家,留在学校挑灯学习吗?”宿爸爸皱眉道:“知道前阵子妖界有个新闻吗,就蛇妖家孩子为熬夜打游戏视力下降,年纪太还学会灵力自我修复,可一两年都要戴镜过日子,别仗着年轻就『摸』黑学习啊。”


        

宿郁一听:“又在朋友圈看洗脑推文了?爸是个老师!而且蛇妖他们家本来就睛好!”


        

宿家饭桌上多加了两个儿童椅,宿爸宿妈身边一人看一个,宿黎坐在宿爸爸旁边,听着他跟宿郁争。似乎中考在学里是非常重要一件事,这段时间他经常见宿郁写试卷,每天学习到半夜一两点,早上又早早去学校,连着周末都少出去打球,一直追着陈惊鹤问题目。


        

宿爸爸道:“早点回家,我给补习功课。”


        

宿郁道:“我要,跟一起学习没有氛围。”


        

宿爸爸痛疾首:“宿郁,要正视英语跟数学,老师昨天才跟我说这次英语又差两分及格。”


        

宿妈妈又道:“实在行就给他报补习班吧,上周惊鹤先才跟我说他这个成绩要想考个好成绩,这最后两个月还得下点功夫。宿郁,我跟说村里中学也有分数线,要求高分,最少也压个线吧,懂吗?”


        

村里升初没分数线限制,是高中就有了。


        

宿郁又道:“用担,季铭约了学神,我们打算周末一起学习。”


        

宿黎看着宿郁一脸自信,又想到上周陈惊鹤给他辅导数学时候差点被气吐血,莫名有点担忧。他想起前凤凰神山里也有些学习好妖,普通妖法都要学个一年半载,听惊鹤说他家血脉差,他哥也至于学习次次及格吧,而且他都这么努力了。


        

人族课业真有这么难吗?


        

宿爸爸道:“这次有什么懂就跟爸爸说,知道吗?”


        

“过几周家里要拍综艺,后花园工作室那边安静,要是担被影响到可跟同学去那边学习。”宿妈妈道:“好好学习,然季铭上高一,可还留级读初三。”


        

宿郁自信道:“那倒会,拍综艺啊,是爸之前说那个萌娃吗,今天季铭还在学校问我了,问我是是要上电视,来家里蹭个镜头。”


        

工作室已经官宣,现在网上吵得热闹,宿余棠也没时间上网看那些,她正忙着跟妖管局那边交涉,妖族幼崽要录节目,在妖管局那边得走个程序,留个备案。


        

这天宿爸爸综合天时地利,又多次给白画眉打过电话,决定今天教幼崽修炼。所一大早就带着两个孩子到花房里去,摆了垫子,教着孩子盘膝摆好姿势,“来崽崽,跟爸爸闭上睛,有没有闻到香香气味,来跟着爸爸,呼气吸气,放松——”


        

两个孩子第一次修炼,宿难免太|安分,花房里灵气充裕,妖族先天就会修炼,很快就跟随着宿爸爸进入状态。花房里有各种花香,宿刚安静下来吐息,突然就闻到一种难言喻香味,迈着短腿就循着那味道跑去,一撞就是噼里啪啦瓷碎。


        

宿爸爸愣了一下,忽然注意到自己种植在角落人族猫草,“哎我怎么忘记这事了!”


        

平时花房里灵植太多,这猫草气味都被改过去,走近根本闻到,可一旦吐息,妖族感官会放大数倍,味道也会被无限扩大。


        

幼崽祸害花盆音噼里啪啦,甚至为太兴奋变成猫崽子到处『乱』跑,宿爸爸手忙脚『乱』开始收拾,一边用灵力把摔倒东西扶正,一边按着猫崽子让他安分下来修炼。


        

宿黎看着这杂『乱』场面,默默地拖着自己软垫到另一边角落坐下修炼,给父子两让出宽阔空间。


        

花房里除了些普通人间花草,还有一些妖植灵植,使得整个花房里都充满了天地灵气,他为体质问题只勉强感应灵气,这对于原先修炼来说已经好太多,特别这花房里,灵气较边更浓郁,是个适合修炼好地方。


        

耳边已经是弟弟宿哭及爸爸温柔教育,他沉下引灵入体,迫及待地想把周围灵气纳吸到体内。


        

宿爸爸好容易拿了一株薄荷安抚了宿,把猫崽哄回了人形,扭头找宿黎时候就注意到角落里沉修炼幼崽。其实修炼这种事情用父母教,身为妖族先天就对灵气敏感,吐息之间其实已经纳入少灵气,带孩子来花房是为这里灵气充裕,适合刚入尚懂修炼幼崽,见到宿黎摆出修炼姿势精修炼时,宿爸爸里难抑制涌起一股自豪感。


        

这几天陈惊鹤一直在他身边说凤凰怎怎,其实崽崽返祖凤凰还是普通神鸾鸟对他来说都没区别,只要崽崽健健康康长大就行。


        

宿两手合着薄荷,见状问道:“哥哥在睡觉吗?”


        

“哥哥在修炼,我们也要跟哥哥一学会修炼哦。”宿爸爸把垫子拉过来,扶着宿坐好,“来,坐好,跟爸爸闭上。”


        

宿妈妈端水过来时候就看到角落里宿爸爸跟两个幼崽修炼模,幼崽第一次进入修炼,她其实有点担,走过来后看到一大两闭着睛修炼,禁停住了脚步,站在花房看了好长时间,才转身离开。


        

宿黎睁开睛时候就看到宿爸爸坐在自己面前,旁边还有个闭着修炼宿。


        

见到他睁开,宿爸爸弯下腰『揉』了『揉』他头发,笑道:“我们崽崽好棒!”


        

宿黎微微一顿,似乎是刚刚抓宿时候跑得太『乱』,宿爸爸头发有点『乱』,衣服上也有几道抓痕。


        

他见状禁抬高了手,奈何够着,于是只手撑着地站起来。


        

宿爸爸见状一愣,赶忙凑近:“崽崽怎么啦?”


        

“爸爸,头发『乱』了。”


        

幼崽咬字比前清晰多了,还是带着『奶』音,听起来软软。


        

宿爸爸正欲抬手『摸』头,只见幼崽白乎乎手搭了上来,紧接着碰到了他头发。幼崽手并没有什么力度,是搭上来一瞬间宿爸爸完全敢动,只觉头顶手一下一下地拍着。


        

面前幼崽目光认真,好像在做一件很重要事情。


        

宿爸爸敢出,都化成了一团。


        

宿黎站起来总算够着人,伸手把宿爸爸有些『乱』头发捋正,见头发翘才道:“好了。”


        

宿爸爸吸了吸鼻子,“我们崽崽好懂事,让爸爸亲一口。”


        

宿黎被宿爸爸糊了一脸。


        

现在妖族父母真很喜欢亲人。


        

一连好几天,宿爸爸每天早上起来就领着两个幼崽去花房,待了好一会才去上班。修炼已经成了早上日常,宿爸爸见到宿黎很喜欢花房,每次待时间都比宿长,修炼也很是认真,他伸手去试探孩子体内灵脉时候,发现宿黎灵脉如常,依旧是空『荡』『荡』。


        

宿爸爸免有些担:“崽崽这还好吗?我看他每天都很认真。”


        

“这个年纪孩子消耗也大,他先天好,灵力消耗大。”宿妈妈知道丈夫忧虑,安慰道:“白画眉也说了这情况正常,要太担。”


        

宿爸爸惆怅道:“我怕他后修炼比别人慢,会会有人欺负他啊。”


        

“没事,我们陪着他呢。说了,谁敢欺负我们孩子?”


        

宿妈妈又道:“慢一点没事,健康长大就好。”


        

-


        

很快就到综艺录制前一天。


        

正好是周末中午,宿郁一大早就去学校学习,宿吃饱了睡觉,宿黎正在跟陈惊鹤说话,边就传来了铃。


        

跟徐导协调好时间后便有工作人员上来安装节目摄像头,负责人还是只在电视台工作多年百灵鸟,受妖管局委托安排特地来跟组,免拍摄过程中出现其他差错引起社会争议。


        

百灵鸟上要做多重准备,同事都是人族没其他反应,他大老远就感受到宿家大妖威压,得已上了件法器抵挡,战战兢兢地进了屋。


        

结果这一进屋,仅看到宿家两位大佬跟两个崽子,居然还有玄鹤在。


        

“林哥,怎么直冒汗啊?”同事担忧道:“这天气也没有很热吧?”


        

戴在手上法器直接没撑住,咔嚓一下就冒出裂痕,迎面威压让百灵鸟喘过气来,只好缩在同事后边喘口气,艰难道:“让我扶会,中午吃坏东西了,现在整个人有点虚脱。”


        

同事:“我怎么感觉得送医院啊。”


        

最后还是宿余棠注意到这混杂在人群中妖,重新拿了件法器给他撑着,这才勉强说上话。


        

百灵鸟问:“宿…宿老师,我们得给朋友拍几张宣传照片,现在方便吗?”


        

宿余棠道:“崽还睡着,先帮黎崽拍吧,他胆子,们拍时候要靠太近,别吓到他。”


        

百灵鸟来之前有收到妖管局资料,知道宿家部分情况,很快就带着工作人员到花园里,见到宿黎似乎正在跟惊鹤大人说话。


        

宿黎跟陈惊鹤说话,见到这些到访客人是要做节目准备,他对录节目没什么兴趣,见他们往里搬东西,就拉着惊鹤来花园里说话,这会见到有两个人走近,目光立马就注意到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东西。


        

他忽然有种好预感,问陈惊鹤:“他们手里拿是摄像机吗?”


        

陈惊鹤一顿:“是啊,录节目拍摄用。”


        

工作人员举着相机来到宿黎附近,正想趁着孩注意拍一张正面图,刚找了个合适角度蹲下来,前方孩忽地警惕地转过头来。


        

工作人员见状微愣,笑着跟宿黎说:“来朋友,看这边,茄子——”


        

宿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