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随着混入人族社会妖族增多,  从事各种职业妖族也越来越多,妖在现实生活中暴『露』几率也大大增大。妖族要修炼,尤其那些大妖,  从事职业都是那种受人敬仰喜欢职业,这对妖族修行渡劫十分有益。像这样妖族家庭孩子进入娱乐圈,妖管局已见多了,圈子里又不是只有神鸾鸟一个大妖,  前段时还有个大妖儿子为了修炼当了童星。


        

宿清风跟宿余棠两个大妖特意打电话来备案时候妖管局已然猜出他们家想法。


        

对妖族来说,录节目其实是件利大于弊事情,宿家两位大佬一个老师一个女演员,都是备受敬仰职业,  身就厚积福缘。但听说宿家有个先残疾刚恢复幼崽,幼崽就脆弱,  拍节目一方面考虑给妖崽交小朋友,另一方面宿家估计也考虑给幼崽积攒福缘。


        

处理这些事情他们轻车熟路,  这些妖管局处理事情小到帮妖租房子,  大到抓捕处罚危害人族安全恶妖,早在人族社会里有固人脉线。


        

可这不包括拍第一就让电视台损失了五十来万器材钱。


        

妖管局小组负责人收到百灵鸟消息时候陷入了沉,电视台器材问题还轮不到他们局里管,他们局里也不像几百前那么穷酸,  但是被妖崽子弄坏器材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听说,  坏还不是很常见器材,而是价格高昂摄像机。


        

“老大,  这件事怎么处理?”百灵鸟战战兢兢问。


        

妖管局负责人:“我希望你明白‘虽然惊鹤先生前刚给局里划了钱,但我们其实还是很穷’这个事实。”


        

拍第一就砸了五十来万,再有钱也不是这么败!


        

百灵鸟快哭了:“那怎么处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妖管局负责人心情复杂:“我给你们局长打个电话吧。”


        

宿家,工作人员把几个小黄鸭摄像机拆,  按了好几下都没能让它们重新机,他仔细检查了一遍:“器材是台里刚进,不应该会坏啊……充电也没反应,要么是哪个零件坏了,要么就是电池问题了。”


        

工作人员偏看站在桌边围观他修摄像机两个孩子,两人穿着一样睡衣,脸上挂着同款无辜表情,似乎还对他手上摄像机非常感兴趣。


        

宿爸爸问:“这能修好吗?”


        

“得送去给专业人修,这个耐摔,应该不是孩子弄坏。”而且小黄鸭表面也没有损坏痕迹,应该不是大问题。


        

工作人员笑着同宿爸爸:“不过你们家孩子挺厉害,我刚刚过来都看到他正在掰关夹板了。”


        

宿爸爸是知自家孩子拆东西事,宿明最强,曾达到以一之力在一损坏七个机器人壮举,宿黎倒是少一,不过他常拿宿明弄坏机器人在玩。一想到刚刚走过来看到宿黎在拆小黄鸭行为,他一时也不知说什么,甚至心里还有欣慰。


        

崽崽居然喜欢小黄鸭!


        

拍摄组只好临时再弄几个摄像机过来,趁着他们在调整设备功夫,宿爸爸蹲下来『摸』了『摸』宿黎:“崽崽要是喜欢,等爸爸去买几个回来给你玩,不过叔叔们放在家里东西我们就不要动喔。”他耐心地给幼崽解释这个问题,让孩子区分自家东西跟人家东西区,弄坏东西要说对不起……宿明听得有懵懵懂懂,但还是认地了。


        

宿黎看着宿爸爸,才发现他永远在教导孩子问题想得特深入。


        

他正想说些什么,就看到宿爸爸把平板放在两个孩子面前。


        

平板里全是各式各样小黄鸭,宿爸爸阔气:“你们喜欢哪个,爸爸给买。”


        

“买这个!”宿明伸出小手指着中最黄那只小黄鸭,“哥哥喜欢这个!明明也喜欢!”


        

宿爸爸:“好好好,买它二十个,给你们玩。”


        

宿黎:“……?”


        

小黄鸭里边构造比起寻常机器人要更复杂一,宿黎没想到会弄坏东西,他只是输入与平时机器人同样灵力,没想到就坏掉了。见着工作人员把摄像机拿走,宿黎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工作人员手上,那么小东西里居然有这么复杂线路,要是能再多看看就好了。


        

“哎你注意到了吗?那孩子好像一直在看。”具组小姐姐正打算把相机拿回去拆掉边小黄鸭套子,就注意到一旁小孩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小黄鸭看,对这个孩子有印象,安静不闹,之前他们在屋里布置相机时候,他完全没进来捣『乱』。


        

眼下见小孩乖巧地站着,具组工作人员不禁有心软,很快就有人跑去后边临时工作室里拿来一只『毛』绒小黄鸭,那是他们先前做套子时候用模型。


        

小姐姐把小黄鸭拿到小孩面前,柔声:“黎黎,这个给你玩。”


        

小孩目光在小黄鸭上停留了一会,『奶』声:“谢谢。”


        

小姐姐愣了下,笑:“乖。”


        

“他好有礼貌!”


        

“很乖!我好想抱抱他。”


        

“要是我弟弟像他这样就好了,我家那个糟心熊孩子。”


        

具组几个女孩说说笑笑就把剩下具拿走,宿黎拿着手里『毛』绒玩具,灵力一探发现里边什么也没有,跟先前那个小黄鸭完全不一样。


        

陈惊鹤很快就听说这件事,并在周一特意带着装着某高价摄像机小黄鸭上门拜访。宿妈妈见到他拎着东西上门有意,直到看到里边如出一辙小黄鸭,“惊鹤先生,你这是……”


        

“听说凤凰大人喜欢,便让人准备了一份。”


        

宿爸爸去上班,宿妈妈在准备幼崽零食。


        

陈惊鹤挑准了时过来,为是跟宿黎有更多时谈事情,他刚一走近就注意到画板上将近涂鸦画工,混『乱』线条中有种熟悉感觉,他一下子就回想起万前事,艰难问:“大人这是在画阵图?”


        

为了方便幼崽拿笔,宿妈妈准备还是细笔。


        

幼崽一手撑在小白板边缘,另一手握着笔流畅画着线,听到陈惊鹤提问了,换了个方向继续画。


        

一旁风妖恍然大悟:“原来是阵图吗?”


        

他早上过来就注意到家里与众不同地方,后来才听说是录综艺,不过他不关注这,注意力在宿黎身上。他一进客厅就看到幼崽在玩小白板,上边又画圈又画线,完全看不出来画什么。


        

陈惊鹤坐在旁边,略显自豪地说:“那是当然,凤凰大人极其擅长阵图。”


        

风妖早已习惯陈惊鹤喊幼崽凤凰,他先前还疑『惑』宿黎身份,现在已被陈惊鹤说法说服。他想到之前宿黎给他讲解聚灵阵,回去之后他试了一下,虽然不能百分比还原宿黎阵图,但也比他从族里聚灵阵好用多了。连着最近在他洞府附近蹭聚灵阵小妖都多了不少。


        

宿黎没去细听他们两个在讲什么,他在回忆昨在小黄鸭里试探阵图,刚刚试着画了下相似灵路,发现里边有好多精细巧妙设置,能大大减少阵法复杂『性』,只可惜他昨还没探完线路,东西就被拿走了,不然今他应该就能画出改良新阵图。


        

“你怎么过来了?”宿黎抬看陈惊鹤,平时周一他不会过来。


        

风妖微微一顿:“我去看下宿明。”


        

他便起身走去找客厅另一边玩遥控车宿明。


        

陈惊鹤见他走后才:“您上次让我查玄听剑锻造材料消息,很遗憾,当材料放在如今几乎没有,相似玄铁我们试着找过,但那些材料完全不及当玄铁。若想在这个时候再打造一把玄听剑,是完全不可能事。”


        

宿黎一怔:“找不到了吗?”


        

陈惊鹤:“照目前情况来说,找不到了。”


        

宿黎微微出神,沉默一会:“算了,我再想想。”


        

风妖坐在另一边,只看见幼崽眉紧紧皱着,似乎与陈惊鹤说些什么,但他没能听清楚。直到宿余棠过来时候,两人才停下对话,但风妖敏锐地发现幼崽心情好像不怎么好。


        

下午时候,宿妈妈发现自从早上陈惊鹤离后宿黎就有闷闷,一个下午都坐在沙发画画,小白板上线条凌『乱』,看不出线条在画什么,“崽崽在画花花吗?”


        

幼崽闷闷地应了声:“嗯,画不出来。”


        

宿妈妈圈着孩子,握着幼崽手在凌『乱』画板上画了一个小小花,柔声:“你看这不就画出来了吗?”


        

继续:“画不出来我们就画,不要心急,我们崽崽要心心。”


        

宿黎盯着画板看了会,忽然有剑光从衣服底下冒出来,只见一把红蓝相小剑几下蹦到画板小花上,过了一会又凑到幼崽手边蹭了蹭。


        

宿妈妈:“妈妈教崽崽画玄听。”


        

白板上杂『乱』线条被擦了去,宿黎看着白板上出现一把滑稽小剑,不知怎就想起记忆里铸剑台上不灭凤凰神火,以及摇曳火光中通体玄黑神剑。


        

“崽崽看这个。”宿妈妈把陈惊鹤带来小黄鸭摄像机递给他,“看,崽崽喜欢小黄鸭。”


        

宿黎微微一顿,抓起略沉小黄鸭。


        

他不禁想到,铸剑不是一成不变,会不会还有办法……


        

晚上宿郁回家,就看到坐在『毛』毯上认画画宿黎,他悄悄走近一看,发现白板上是『乱』糟糟线条,不禁回:“妈,听说小孩小时候都有安排兴趣班,你要不给崽崽报个兴趣班吧。”


        

宿爸爸闻言:“他才两岁半。”


        

“学习打小抓起啊,我就特羡慕我班里会画画同学。”


        

宿郁低:“你看他都在画线,没成个形。”


        

宿黎闻言看了眼自手里画,确实画得潦草些。


        

宿妈妈走过来,看了一眼画:“崽崽画比你小时候好看多了。”


        

宿爸爸也:“这哪里是线,明明就是花,对吧老婆。”


        

宿妈妈:“是啊。”


        

拿出手机对着小白板拍了一张,又:“你看这图这线,还应阵法奇门呢。”


        

宿黎闻言认了,潦草是潦草,但他画就是阵法啊。


        

宿爸爸抬了下眼镜,“还是,崽崽这花画得不错,哎我看看,这线还能走起来呢。”


        

宿郁满眼不置信:“……?我见过睁眼说瞎话,没见过你们这么瞎。”


        

“臭小子你懂什么,多看阵图书你就知你弟弟‘花’有多不简单了。”宿爸爸在旁边坐下,同妻子:“你说,这画确实有阵法意,这边能走通,这边对奇门,这里还能对阵眼呢。”


        

宿妈妈:“还是。”


        

宿郁:“你们接着编,我信算我输。”


        

宿家父母越看越觉得自家儿子花十分精妙,简直就是个阵法小才。宿爸爸心中有感动,自家孩子虽然修炼慢人一截,但可能在阵法上有超然赋,自豪地把儿子画作po上了朋友圈。


        

网上,正在等《萌娃》宣传预告物料网友没等到视频,率先等到了宿余棠微博。


        

@宿余棠v:儿子画花花。[图片]


        

网友一,白板上是『乱』七八糟线条,完全看不出里边是什么东西,说是花了,那线条还完全不成样,连个花瓣都圈不起来。


        

【这……】


        

【我有句话当不当说。】


        

【楼上说了,女神说是花就是花!!】


        

【爱子心切,我懂。】


        

【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没看出来吗?这线条这曲线,无可复制地画出了花瓣表面纹路,将只能在显微镜下看到花瓣组织线条以画作形式呈现出来,太绝了[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