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余棠发微博的时候,  正巧y市三元观的道法宣讲会结束。三元观是国内有名的道观,也是修道界中知名的道修门派。道法宣传会是道修每年的例会,往往这时候闭关修炼的高阶修士会出关讲课,  从而引来全国各地的修士。白一念是三元观的内门弟子,今天正好是他轮值,里边的道修大佬们还在热烈讨论着,他看着顶上高升的月亮昏昏欲睡。


        

白阳真人几百年出关一次,  听他宣讲会的人都挤破了头,像他这样弟子只能守在门外执勤。


        

他禁拿起手机来刷微博,这一刷就刷到网友转发给他的图片,那是一张由『乱』七八糟线条组成的图,  笔触潦草,又加上那白板黑笔,  看起来像是小孩的涂鸦。


        

网友问他,能在上面看到花吗?


        

花???


        

白一念无语,  怎么现在网友这么闲,  虽然他是玄学博主,但拿个涂鸦来问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他好歹也是三元观的内门弟子,半脚踏入修炼的人。


        

白一念值守在殿外台阶,此时正在跟网友理论,  打算让该网友认清什么叫道,  完全没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声响,紧闭已久的大门缓缓打开。直到他注意到身后异动时,  一扭头便看到一众道修大佬站在他的身后,为首那个便是此次宣讲的白阳真人。


        

“真…真人。”


        

白阳眉头微皱,苍老的眼底忽然燃起了一丝光亮,他手微微一抬,  白一念的手机就到他的手里,“这图倒是有趣,虽然潦草,但落笔坚定……不对,我好像在哪看过这类图。”


        

他仔细辨认着白板上的线条,愈见熟悉,像是他见过的古籍上阵法,眼睛一亮:“精妙…有阵的走势,这应该是阵图。”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一众道修问:“真人,这是……”


        

白阳真人紧紧盯着那涂鸦看,沉声道:“这图,虽然潦草,像我在古籍上见过的阵图。”


        

此言一出,一众修士都愣住了。


        

“上古阵图??会吧?”


        

“可现今流传下来的阵图这么少,这区区一幅线条又要如何断定。”


        

“这么一看,确实有点阵法的走向,奇门都有了。”


        

“这都能看出来吗?这么潦草,像是孩童的画。”


        

“你知道吗?白阳真人是现今道修中阵法造诣最高的一位,他点头的事会有假。”


        

白阳真人道:“笔法,上古阵图的笔法与现今阵图差异甚大,我也只是在三元观的古籍中见过一二。”


        

他目光沉沉地看着这上边的潦草的笔法,现今修士甚多,但修习阵法的修士多,大多只是懂些皮『毛』,看过上古阵图的便更少了。若不是他阵法出身,又正巧两天刚看过古籍,现在未必能看出这张图中的奥妙。


        

周围的修士一惊,问白一念:“这是哪来的?”


        

“网上到处都有……”白一念懵了,对上白阳一众大佬的目光,硬着头皮说:“网友发我的,好像是个小孩的涂鸦,说画的是花。”


        

白阳真人一愣:“花?哪家的孩子?”


        

白一念额头冒汗:“演员家的,就那个经常演电影的宿余棠。”


        

白阳真人听到宿余棠的时候愣了一下,“宿余棠?演电影?”


        

白一念又道:“对啊,过几周还有个综艺呢。”


        

宿余棠是何等人物?年轻的修士可能不认识,但今天参加宣讲会修士占据大半人族修道界,闭关百年就为听一次白阳真人的宣讲会,他们对外界的传闻没多大了解,但妖族宿余棠这个名号他们可太熟悉了。


        

那可以曾一己之力扬名修道界的妖族大妖,在场不少道修都曾是她的手下败将。


        

少年轻修士面面相觑,突然见到这一群大佬私下讨论起来,纷纷上网查看况。


        

“这么玄乎吗?”


        

“真的是上古阵图,我怎么看像是小孩涂鸦啊。”


        

“白阳真人都说是阵图了,先转发再看看。”


        

“你转了吗?分享我一下。”


        

“回头打印下来看看。”


        

--


        

宿余棠的微博底下热闹非凡,无数网友发挥着自己多年彩虹屁技术开始闭眼狂吹。


        

【学到了学到了。】


        

【好家伙,见过吹彩虹屁的,没见过你们这么吹的。】


        

【老实说这张图真的有点玄乎,我看久了居然觉得挺好看。】


        

【别说……仔细看好像确实有规律图形在。】


        

【看到吗?这是托马螺旋式美学。】


        

少网友纷纷宿余棠发的图抠出来找花,花没找到,但意外地发现这张图看似『乱』糟糟,实际上仔细找好像还有点不太一样。宿余棠本就名气大,圈内圈外她的粉丝少,正巧《萌娃》现在宣传热度上来,这张图很快就被送上了热门。大部分网友都以为这是简单的孩子涂画照,直至有一位知名的玄学博主转发微博——


        

@三元观首席宣传弟子:我老祖宗说这好像是阵法……//@宿余棠v:儿子画的花花[图片]


        

【阵法?认真的吗?】


        

【我见识到你们彩虹屁的技术了,别吹了好吗,好尬啊。】


        

【我以为那个说细胞组织的就已经很离谱了,没想到你们离谱到开始搞玄学。】


        

【科学不行,开始搞玄学是吗?】


        

【现在水军的文案都这么新颖离谱吗?】


        

众网友以为这是调侃的玩笑话,但没过多久他们突然发现这条说阵法的微博突然被好几个国内道观转发——


        

@明心观:转发微博//@三元观首席宣传弟子:……


        

@莲华观:转发……


        

……


        

网友:?!就一朵花,要要这么拼?


        

【这是新的转发锦鲤吗?毕竟这么多道观盖的章。】


        

【这是锦花。】


        

【保佑我新年发大财。】


        

【等等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多大佬转发?】


        

【我也纳闷,我几百年上线的墙头也转发了。】


        

正当道观转发上热搜的时候,网友又发现不少知名博主开始跟着转发,有的是国内财经博主,有的百万粉摄影师,还有的是某知名电视台主持人……最后国内某知名集团总裁陈惊鹤转发了微博,这下彻底出了圈。


        

等等?!是个小孩涂鸦吗?怎么突然间这么多大佬转发?


        

宿家。


        

宿爸爸一一回复朋友圈各族好友的关心,少人还直接过来问他是不是拿阵图给幼崽糟蹋。原先他以为只是凑巧,如今一看巧合实在太多,他禁想到陈惊鹤先说过的事,只好问妻子:“惊鹤先生说凤凰擅长阵法吗?你说崽崽会会是返祖的时候继承了些什么,我听说返祖或多或少会获得点传承……”


        

宿妈妈仔细想了想,道:“好像有这么回事。”


        

宿爸爸道:“那黎崽说定真有阵法传承,我们家真要有一个小天才了?”


        

宿妈妈微顿,突然想起来:“你丢储物袋那些阵图还在吗?如果他真的对阵法感兴趣,我们可以教教他入门,幼崽年纪小,有些地方他可能不太懂。”


        

“应该还在,回头我找找。”


        

宿爸爸说完又点开图片,欣赏了下儿子的画作,“你说把这张图复印下来做成相框挂门口怎样,我们崽崽第一幅阵图,怎么说也得挂起来纪念一下吧?”


        

旁边的宿郁一听直接懵了:“为什么他的涂鸦能上墙,我的训猫高手只能压箱底。”


        

“看你书,别闹。”宿爸爸看到朋友圈有人在夸宿黎,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老婆你看这个,老吴夸我们儿子阵型画得错呢。”


        

宿妈妈点头:“又没说错,黎崽画得就是好看。”


        

她看完朋友圈,打算上微博去看况,正巧看到了工作室在群里@她的消息,原来是《萌娃》官宣了!


        

宿余棠发微博的事引起小范围的网友讨论,顺便给节目做了宣传。《萌娃》节目组借此机会也放出了官宣剧照,闻风而动的网友们蜂拥而至,在官博上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双胞胎正面照。照片其实是剧照,图片里是温馨的客厅背景,有一坐一走两个孩子,旁侧还标注了姓名。


        

堆满玩具的『毛』毯上穿着白鸟衣服的男孩是双胞胎哥哥宿黎,而穿着猫咪衣服的孩子是弟弟宿明。


        

照片里,哥哥低头摆弄着怀里的黄鸭玩具,而穿着猫咪衣服的弟弟则是拽着另外的一只小黄鸭玩偶的头拖着地往走,似乎是迫及待地想要过去跟哥哥分享玩具。只是张简单的剧照,照片里两个孩子的动作瞬间活灵活现,一动一静更是突出两人之间的关系,瞬间就引发了网友的好奇心。


        

【太可爱了吧呜呜呜。】


        

【黎明宝宝好好看!!!长大肯定是帅哥。】


        

【好了,二十年后我可以!】


        

【那个居然是哥哥吗?!看起来好像比弟弟小一点。】


        

【花是哪位宝宝的画作?】


        

【突然想魂穿小黄鸭!!】


        

宿家父母拿着那张照片仔细品鉴,宿爸爸还特意把图下载下来。


        

“这拍起来感觉还挺好看的。”


        

“我跟导演组说了,到时候给我们个典藏影碟,以后崽崽长大也能给他看。”


        

“是不是还要再做几件衣服啊,我发现黎崽特别喜欢穿睡衣。”


        

“红『色』衣服会太艳吗?”


        

……


        

宿郁无视父母一系溺爱发言,上微博几张剧照图保存下来,而后又点了两个赞,这才心满意足地重新看英语单词。


        

--


        

宿黎睁开眼睛,屋外隐约能传来父母的说话声,指尖凝力在空中继续画阵图,刚刚在识海中走过的轮廓画出来,这是他在陈惊鹤送来的小黄鸭上整理出来的灵路,比玩具机器人身上的要复杂一些,而且开拓了少新思路。


        

他边画着,在结尾的时候忽然想到铸剑剑纹的事。


        

锻造跟阵法其实是两回事,但灵路却有共通的点,转化起来颇为困难,既然在原材料上行通,也就意味着重新铸剑可能。那想再现玄听剑,只能从那悬浮在他神魂上的剑影入手。


        

宿黎边想着,经意地在阵图之余的地方画着记忆中神火里的剑胚,喃喃道:“玄听剑的剑纹……当年我是怎么锻造出来的……”


        

他禁将注意力放在识海之中的剑上,剑上剑纹仅有两处清晰,其他地方模糊一片,他顺着那仅有的剑纹捋了一下思路,渐渐陷入了睡眠中。


        

幽幽的识海中,神魂上的剑影动了动。


        

“阿离。”少年的声音传来。


        

宿离乍一回头,看到黑袍少年抱着剑鞘急步走来,见他便道:“你早上去哪了,我都感觉到你。”


        

“镇山铃出了点问题,我刚刚去修了。”宿离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头:“今天学点什么?昨天的阵图会背了吗?”


        

“会了。”黑袍少年又道。


        

宿离看着眼前的黑袍少年,从眉眼到身量,忽然注意到一点:“玄听,你是不是长高了?”


        

玄听一愣:“是吗?我没注意。”


        

宿离又道:“你只到我肩处,如今我都看到你发顶了,剑灵也会长高吗?”


        

玄听琢磨了下问题,回道:“应该是会吧。”


        

“阿离。”又一声呼唤响起,这次的声音更沉更稳。


        

梧桐树下风吹树响,沙沙的声音中夹着长剑破空的声音,再睁眼时少年的身量不知何时抽高,宽大的黑袍愈见禁制贴身,袍上鎏金云纹仿佛镀了金光,在光线交错中生辉明亮。黑袍男人束着长发,剑眉星目,身后负着见长剑的玄黑剑鞘,一步步向他走来。


        

宿离一眼望去,少年玄听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高大又神秘的男人。


        

还未等他仔细看清,冲天的火光又出现在他的面前,又转眼到了幽黑的重水之境中。他稍一抬头,看到满天密布的剑纹,宛如强大渗人的剑意高高悬挂在他的头顶,幽幽蓝光中满布红『色』剑纹,视野中强大的冲击让他一瞬惊然,紧接着脚底下波纹『荡』开,镌刻繁复羽纹的图腾亮起,他看到眼前跪着个人。


        

那人身上戴着满身枷锁,深不见底的眼正看着他。


        

他微微启唇,深沉而沙哑的声音在幽幽广阔的空间里回『荡』着。


        

说什么呢?


        

好像听清了,又好像很模糊。


        

“离玄听,是你吗?”宿离一怔,他心中有种说不清道明的刺痛感,就好像从他的心口蔓延开。


        

男人抬起手,一道清晰的剑令出现在宿离的面前,轻轻往一送,剑纹携着磅礴的剑意没入宿离的额间。


        

宿离直觉额间冰凉,那磅礴的剑意顿然散去。


        

他似乎感觉到一只宽大的手,正覆在自己额间,拼了命去睁开眼,对上了宿爸爸焦急的目光。


        

“崽崽做噩梦了吗?”宿爸爸是半夜过来看况的,忽然就听到宿黎的梦话声,以为孩子被吓到了,赶忙安抚道:“怕啊,爸爸在这呢。”


        

宿黎回过神来,那人应该就是离玄听,梦里那剑令就好像清晰地印在他识海里,唯有与他神魂相接的本命剑才能轻而易举地进出他的梦。


        

那不是玄听剑的剑纹,而是剑令,是他曾经号令玄听剑的剑令。


        

宿爸爸见孩子没说话,只好他从床上抱起来,边抱着边哄道:“怕怕。”


        

一道幽幽的蓝光从衣袖中跑了出来,在宿黎面前晃了晃,紧接着缩进幼崽的手里。


        

宿爸爸见状笑道:“崽崽怕,你看玄听都在这呢。”


        

离玄听……


        

宿黎在看到玄听剑的时候,满心的躁郁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他玄听剑握得更紧,心中却有一个诡异的感觉,他觉得离玄听好像在等什么。


        

--


        

接下来几天,宿黎重复着早上跟宿爸爸去花房修炼,下午画阵图边陪弟弟玩的日常生活,连着风妖这段时间也跟上他的习惯,一到他画阵图的时候就坐在旁边看跟学习。陈惊鹤听说这件事后,又采购了电子设备供宿黎玩,甚至还买了几本电路的书,当然还没进门就先被宿爸爸没收了,最后只能换成幼儿版图文算术书。


        

玄听剑出来的次数更多了,经常会在宿黎旁边玩闹,有时候就待在宿黎的头顶上,有的时候就缩在旁边看他画图,偶尔还充当模特躺在一边,供宿黎研究他身上的剑纹,连着宿爸爸看到玄听剑时都带着慈爱的目光。


        

很快就到了《萌娃》首播的这一天,正巧是周六中午,陈惊鹤早早就来宿家,连着周末不上班的风妖也过来了。宿家吃完午饭正在客厅里,宿爸爸边带着宿明边捣鼓网络电视,打算看《萌娃》首播,而宿黎跟在宿妈妈后面走路消食。


        

忽然门外传来门铃声,紧接着宿郁带着两个男生进门。


        

宿黎循声看去,后边两个男生有一个他见过,是之去公园时见过的季铭,而另一个十分陌生,穿着衬衣黑裤戴眼镜,看起来安静内敛。


        

宿郁:“妈,图书馆停电了,我带同学来家里学习。”


        

宿妈妈一下子就看到季铭,又见陌生的孩子,于是问:“季铭来啦?这小同学是?”


        

“我们班学神,叫白昀。”


        

白昀礼貌地点了点头:“阿姨好。”


        

他说完就注意到站在宿妈妈身后的小孩,小孩穿着宽大的睡衣,一只手抓着宿妈妈的衣角,正抬头看着他,澄澈的目光里皆是好奇。


        

“你们这是干什么?”宿郁看着家里的电视亮了,灵动而又有趣的背景音乐响起来,而宿明站在电视机前手舞足蹈。


        

季铭恍然大悟:“郁哥,今天不就是萌娃首播吗?中午12点开始的!”


        

宿郁这几天沉『迷』学习,综艺的事早就被他忘到天南地北,被季铭这么一提醒,他终于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综艺?”白昀问。


        

季铭解释道:“就郁哥他两个弟弟录综艺了,今天节目首播!”


        

白昀微微一顿,这才想起刚刚为什么会觉得宿妈妈有点眼熟,原来是明星吗?


        

宿爸爸开好电视就忙着招呼人,“要知道劳逸结合,中午休息下看会综艺吧,两位小同学过来这边坐,叔叔给你们倒果汁去。”


        

白昀跟季铭打了声招呼,很快就到『毛』毯边坐下,『毛』毯上摆着个小桌子,放满了各种零食饮料。


        

季铭扫了几眼,奇怪,怎么没看见郁哥家里的猫?而且连鸟也没见到。


        

白昀书包放一边,看到宿郁的弟弟宿黎正看着他的书包,继而又目光放在他身上,好像对他很好奇。他正想跟小孩打声招呼,只见远处突然窜过来一个人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双胞胎中弟弟哥哥撞倒,两人一举在他面前的『毛』毯上摔倒了。


        

“没事吧?”白昀赶忙孩子扶起来。


        

宿郁见状直接压在宿黎身上宿明拎起来,“你怎么又黎黎撞倒了!?”


        

宿黎借着白昀的手站起来,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在陈惊鹤身边坐下来。


        

客厅『毛』毯上排排坐满了人,宿爸爸拿来了果汁,顺路按了播放键,综艺先导片的背景声继而想起来。热热闹闹的声音吸引了宿黎,他目光放在电视上。几个家庭的片段过去后,很快就到了宿家的片段里。宿黎知道今天家里好像要放节目,他爸妈几天就很期待,一直很高兴地在说些什么。


        

宿妈妈问:“明崽跟黎崽期期待!一会就能在电视上看到自己了!”


        

宿爸爸自豪地说:“拍的特别好看,爸爸之看过样片了。”


        

录节目的事宿黎知道一点,先少人来家里就是为了录节目的,好像是拍他们家的内容,两周还拍他的照片。宿爸爸一直在说一家人要上电视,但宿黎知道这个上电视是怎么个上法。


        

这会音乐刚结束,宿黎看到电视里正播放着他们的家的院子,院子里各种各样的草木出现的时候他小小地惊叹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在电视里看到了宿明,只见宿明一手一个拿着两个小黄鸭走过着,刚在他身边坐下,紧接着就出现一个放大了几倍的脸,一下子就占据了整个电视屏幕。


        

那是他的脸。


        

宿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