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娃》综艺首播,  不少网友都早早蹲点在网播平台前。第一期是分开介绍四个家庭,轮到宿家的时候已经是在第一期中间靠后的位置。节目中画面转变到宿家,幽静漂亮的院子里堆砌着石子路,  草坪上白『色』小花生机勃勃,两辆三轮车整齐摆放在花园里,远处高山耸立。


        

网友见到这样的小院惊呆了。


        

【有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明明是个现代风格的庭院,  却有幽静深远的古风感。】


        

【这是女神家吗?】


        

【我到后面高大的森林了,真的有女演员住在山里?】


        

【院子好好。】


        

镜头很快从落地窗移到屋里,一下子就定点在拉着两只小黄鸭跑的宿明身上,小孩走路有种难以言喻的活泼感,  拉着两个小黄鸭拖在『毛』毯上,拉出两条拖过的褶皱。正当网友惊叹宿明可爱活泼,  就看见兴致勃勃奔赴的目的地,是坐在玩具堆里另外一个孩子。


        

两个孩子长得并不像,  跑动的孩子活泼可爱,  坐在『毛』毯上的孩子相较内敛,一静一动让这个画面瞬间变得温馨起来。


        

“都在这啦!”宿明的声音清脆响亮,像是献宝一样把小黄鸭放在宿黎旁边的玩具山上。


        

网友注意着两个孩子的互动,忽然镜头被拉很近,  一下子就怼在小孩的脸上,  骤然放大的脸孔上眼睛澄澈明亮,又像是带着几分认真在专注看着什。


        

【突然出现的脸!!!】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卧槽这睫『毛』这眼睛,  这孩子我觉可以,居然能撑住这种死亡运镜。】


        

【摄像组太坏了,原来小黄鸭是摄像头吗!】


        

【等等!?宿明的气好大,你们刚刚『毛』毯上拉出的痕迹吗?】


        

【好可爱!我死了!】


        

画面的运镜恢复到正常镜头,  只见两个小孩子坐在机器人堆积的玩具山旁边,较为瘦小的孩子怀里抱着小黄鸭,时不时抬高,一会碰碰这,一会碰碰那。


        

弟弟稚嫩的声音问哥哥怎么开,哥哥平静如云地接过小黄鸭。


        

蹲在旁边的小孩催促道:“哥哥好了嘛!”


        

掰扯小黄鸭的孩子:“快了,我找找。”


        

节目的画外音提示了网友,网友知道小黄鸭就是摄像头,只见两个小孩一问一答地探讨着怎么开摄像机,网友不禁被兄弟两的简单互动吸引了目光,而下一秒镜头画面闪了闪,还发出滋滋的声音,紧接着接上了正常的画面,只见先前还在认真研究小黄鸭的孩子垫了垫手,毫不留情地把小黄鸭丢在另一边。


        

弟弟问:“还没好嘛?”


        

哥哥语调平静又『奶』气道:“我换一个找。”


        

【这个找不到就换下一个嘛?】


        

【哈哈哈哈哈好家伙,真的机智。】


        

【摔了换另一个,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网友姨母笑着两个小孩互动,没过多久画外音传来声音,只听见宿爸爸跟工作人员的对话声。


        

“什?坏掉了?”


        

“可能是没电了吧?”


        

而两个小孩坐在『毛』毯上,表情既无辜又茫然,目光全盯着被拿走的小黄鸭,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等等?坏掉了?】


        

【???开局就是拆家吗?】


        

【笑死我了,女神家的双胞胎这可爱吗?】


        

【这无辜的小脸,这可怜巴巴的眼神。】


        

【这种摄像头不是很耐摔吗?居然能坏掉?!】


        

开局拆家给广大网友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感,后边的录制便更像是家庭日常,宿家父母入镜,连带着周一来家里照顾孩子的风妖出现在镜头。,从早到晚,从吃饭睡觉到玩耍跑动,网友以为是两个熊孩子,但后边一却发现两个孩子其实很乖,玩机器人的时候只在『毛』毯上,吃饭时从不挑食,甚至吃完饭还会绕着家里沙发走动消食……中午弟弟在『毛』毯上睡觉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哥哥腿上放着图画书,时不时帮弟弟拉踢掉的被子……


        

【我终于见到我女神老公了,居然是老师,这好看的老师我读中学怎么没遇到?】


        

【我曾以为的帅哥居然只是一个保姆?】


        

【宿黎好乖啊,我到他一直安安静静坐着,也不闹腾。】


        

【还特别喜欢闭着眼睛坐哈哈哈哈。】


        

【这两岁多吧,已经知道给弟弟盖被子了吗?】


        

【明明也好可爱!】


        

【这两兄弟太可爱了吧!】


        

节目继续播放着,很快就播放到客厅里安静的一角。


        

宿黎坐在『毛』毯上,面前摆着一块小白板,神情严肃地握着笔在白板上画着什。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锦鲤涂鸦的出处吗?】


        

【了黎黎的画法,我原以为我自己能照着画一幅,没想到我画着画着就头晕了。】


        

【太强了!  女神可以给黎黎报个兴趣班,过几年就是一代画师。】


        

【你们彩虹屁又准备开始了吗?】


        

--


        

三元观一众修士正坐在会客厅里,见着顶上用来开会的白屏此时正播放着综艺节目,而三元观白阳真人正襟危坐,目光停留在屏幕上。此外还有三元观好几位师叔师伯,明明是综艺节目,却有种宣读道法般肃静感。


        

那张涂鸦阵图在道修中传开后,不少擅长阵法的修士就因为白阳真人一句话开始研究涂鸦,还真从中找到上古阵图的阵法的痕迹,越越觉心惊,最关键的是,那阵图衍生出来的阵法脱俗于上古阵法,思路是前所未有,让一众修习阵法的修士大为惊叹。


        

一传十,十传百,感兴趣的修士越来越多,连着极为擅长阵法的白阳真人也未曾看透到底是怎样的阵法,这一下子就引起了大部分专研阵法的修士好奇心。


        

宿余棠的名号在千年前盛传,现如今两族和平,年轻修士没听过她名字,但道修中的老古董早就知道这只大妖,于是这消息兜兜转转就传到妖管局,因为这张疑似上古阵图的涂鸦出自宿余棠的微博。


        

妖管局只好电话询问,道修们以为是宿余棠到上古阵图,原本想问宿余棠愿不愿意将阵法公开给修道界的修士研究,毕竟上古阵图过于珍贵,现如今阵法式微,阵图更是修道界中稀缺的资源。


        

后来电话一,宿余棠表示不知道,这图不是她画的,而真是她儿子的涂鸦。


        

道修们震惊,难道是他们误会不成?难道真有天生会画阵图的天才?


        

正巧《萌娃》预告片首发,节目组把引起网民热议的涂鸦放在预告当中,年轻的修士在网上到预告片,同门派长辈一说,这引起一众老前辈的好奇心。白一念站在台上控制着电子屏,画面中的部分正拍摄到宿家一家的日常,节奏轻快,笑点十足,抬头就看到底下诸位大佬们十分严肃的表情,艰难地把笑给憋了下去。


        

三元观年轻修士着有趣综艺内容,而老一辈的修士则是看着曾凶名远扬的宿家夫『妇』,陷入一阵长久的沉默。


        

“这真是宿余棠吗?”


        

“不会错的,我见过宿清风,这张脸跟几百年前一模一样。”


        

“妖族难不成没落了?宿家这两位居然在家安乐教子?”


        

好在很快就进入了预告片中道修们感兴趣的情节,灰『色』的『毛』毯上摆放着一个小白板,宿家双胞胎中的哥哥直着腰坐在白板旁边,圆乎乎的手紧握着画笔,在白板上画上潦草而决的一笔。的小脸十分平静,绘画时偶尔会停下来思考,过了一会又好似文思泉涌般继续作图。


        

白一念看着画面中认真涂鸦的小孩,不禁屏住呼吸看着凝神作画。


        

一般的小孩注意力很容易分散,而宿家这个小孩连着弟弟在身边玩闹都能心无旁骛,沿着一条线沉心创作着。白板平放着,小孩画到教前位置的时候微微前倾,手撑在旁边的『毛』毯上,沿着线流畅地画完了这幅涂鸦。


        

底下的修为高深的道修们这两周已经对那涂鸦阵图研究甚久,但到底参不透其中包含是怎样的阵法,如今到小孩作画的次序,有些难以参透的地方豁然开朗。


        

“这起手的姿态,是不是阵法的起手式。”


        

“好像又不是,这动作真的很像随意『乱』画。”


        

“原来是这样!我先前就理解不了这一卦,原来是一笔画就的。”


        

“这阵图中到底包揽多少个阵法?你们看出来了吗?”


        

“左下角的有点熟悉,其他的我没参透。”


        

坐在底下首位的白阳真人看到小孩作画的起势,以及那流畅的笔触,不禁沿着作画的次序重新打量这幅阵图。如原先只惊叹图中的奥妙,如今依然被小孩的沉心的姿态所吸引。阵图很难画,一幅阵图不比一个阵法,阵图中包含森罗万象,每一线每一卦几乎都需要深思熟虑  ,但宿家这个孩子作画流畅,好像阵图的所有阵纹早在他脑海里捋过千万遍,下笔从不犹豫。


        

这是一线成就的阵图,而非孩童胡『乱』涂鸦的巧合。


        

白阳真人沉思甚久,“左下生门位,是聚灵阵。”


        

而且这跟现今仅存下来的聚灵阵法全然不同,是从未见过的聚灵阵。


        

“居然是聚灵阵吗?”


        

“这一说,你们有没有发现右上的阵法,有点像是古籍阵图中的离火阵?”


        

“我好像也到了其他阵法了。”


        

因为节目时长,里边好多细节都没播放出来。白一念头一次看到师叔师伯们这认真,完之后还到倒放回去再一遍,边看还边在底下做笔记。


        

白阳真人沉默地看完了一遍,忽然起身走向三元观的观主,问道:“这宿家当今的住处在何地?”


        

其他擅长阵法的修士意犹未尽,听到白阳真人的话,顿时想到联系自家道观,若这阵图当真由这宿家的幼崽画出,要就是宿家中存在上古阵图,要就是这孩子大能转世天生擅阵。而无论哪一点,都值得们亲自上宿家拜访。


        

《萌娃》节目组从节目开播前就忙不可开交,除了要应对节目播出的各种状况,还要应对不断打电话来询问情况的‘无关人士’,尤其是在节目首期刚刚放上视频网站,这些电话更勤快了,有的问宿家的住址,有的问节目花絮,甚至连着有关部门都来询问节目有没有未剪辑的素材,特别是宿家片段的素材。


        

按理说这些素材是有的,但节目导演在跟宿家签合同的时候签了很多其他细则,可公开的素材都必须经由宿家跟其他部门审核后才可以对外放出。


        

工作人员问:“这要怎么处理啊?”


        

徐导挥挥手道:“就先别管了,反正他们有问题也先找台里,下次这些电话就别接了。”


        

工作人员点点头:“还有过几天要拍的片段,之前定下的地方是在s市,听说您跟宿老师商量后换地方了?”


        

“对的,改在息灵山了,主题是『露』营。”徐导看着息灵山的相关文件:“息灵山围那地方是个风景区,上边说要跟景区联动,也离宿老师家近,基本就定下来了。”


        

工作人员把东西记下,息灵山那好多个村镇,不过那座山看着也挺玄乎的,上次他跟过去搬器材站在山口都能『迷』路,旁边居然还有个风景区,也不知道风景区的围栏有没有做好,山里有没有猛兽,这些都要跟景区那边确认下,安全问题要摆在第一位。


        

--


        

自从开局被自己的脸暴击之后,宿黎几乎没有任何表情地随着家里一众人看节目。原先以为这录节目的重点应该是放在他妈妈身上,毕竟听陈惊鹤说录节目就是给明星准备的,却没想到里边所有的镜头几乎都落在他跟宿明身上,有些镜头在什时候拍的全然未知。


        

陈惊鹤看着便问:“这个镜头里不是应该有我吗?”


        

宿爸爸解释道:“哦这个,之前导演组电话过来,说是给你秘书团队过电话,考虑影响就把你镜头剪掉了。”


        

陈惊鹤震惊:“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宿爸爸道:“惊鹤先生在社会的影响较大,出现这个情况也不奇怪。”


        

白昀在宿家坐了一会,除了宿家父母,发现小孩旁边的那个男人是现今闻名的大商人陈惊鹤,而另外一位相貌不凡的男人只是宿家一个男保姆。到这个情况不禁有点失神,最后把目光放在宿郁的两个弟弟身上。


        

宿明坐在宿妈妈的怀里,到自己跟哥哥的时候就兴奋地嚷嚷着。


        

而另外一个小孩则是坐在宿爸爸跟陈惊鹤中间,别人讨论的时候总是避开目光,似乎对电视里的自己没有任何兴趣,甚至有点逃避的倾向。


        

白昀观察了一会,之后收回目光从书包里拿出书,刚了一会,觉总有人在看自己。偏头一,发现原先坐在宿爸爸旁边的小孩不知不觉中来到他的身边,目光停留在他旁边的书包上,上面正摆着一本物理课外书。


        

小孩没有碰他的书,而是乖巧地坐在书包旁边,目光似乎在扫视着上边的字,似乎非常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