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黎看着书包上的字一眼,  字体较小了些,跟宿郁看的书完全不一样,好像要更复杂一些。他这段时间经常看图画书,  看完之后又拿了几本宿郁小学的书在看,他爸妈以为他对这个有兴趣,买了很多幼儿算术的书给他看。


        

刚开始看的时候确实点『摸』不清套路,但是换个路去看很容易就理清这些书大概是教什么的。内容图画居多,  他没多久就把书看完了,再看同类型的书已经提不起兴趣。奈何宿郁特别宝贝他的书,他两次像拿他的书来看,刚看几眼就被宿郁拿了回去。


        

综艺节目他没兴趣,  心情也渐渐平淡下来,反正这些行为平时在家也被看了无数遍,  如今只不过多了几个外人而已。他正想找自己的白板时,就注意到他哥哥的同学拿出两本书来,  一下子就被放在书包上那本书吸引了。


        

宿黎还没看一会,  抬头就对上白昀的目光。


        

他盯着白昀看了一会,原以为这人会把书拿回去,但他没有,反倒从一边的书包拿出空白的草稿纸,  又拿只铅笔给宿黎,  “这可以画画。”


        

“……”好了,现在所人都觉得他爱画画了。


        

宿黎一顿,  低声说了谢谢,后接过白昀的笔跟纸。


        

白昀看到小孩接过他的笔时以为小孩要画画,可没过多久又见小孩的目光往他书上瞥,他微微一顿,  突然意识到孩子好像是对他的书感兴趣。


        

宿黎握着感受了下,这种笔跟他平时用来画阵图的笔完全不一样,他先前就因为握笔的姿势被宿爸爸纠正了几遍,现在重新换只笔,又些不太适应。忽然,一本书放在他的面前,是先前摆在书包上的那本,打开之后全是条条框框汇集在一起的奇怪图案。


        

“你可以照着这个画。”白昀给孩子找了个极好的参考素材,这本书边多半都电路图,算是超纲的课外书,听说后半段都是大学的知识。复杂的线路图很多,可能小孩学起来还点困难,于是他翻到前面较简单的部分,“这个简单一点。”


        

宿黎停了一下,目光很快就被上方的线路图吸引。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他因为擅长阵法,天生就对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呢敏感,见到图案的第一时间脑子已经快速顺了一遍,顺完第一个图感觉点熟悉,又接着看第二个图。


        

白昀盯着看了会,小孩一开始还点陌,先是盯着线路图看了很久,之后才拿起笔来画。画的时候也不如综艺里播得那么熟练,他边画边停,似乎是在思考。


        

“学神,黎黎在干什么呢?”季铭发现后边的情况,探头问白昀。


        

“不要叫我学神。”白昀微微皱眉,之后又道:“在画画。”


        

综艺节目播了一段时间,很快就切换到下一个家庭。宿爸爸意犹未尽,还特意把后半部分小孩画阵图的那段反复播放。


        

陈惊鹤道:“这精妙的阵图,现今找不到几个人能画出。”


        

“惊鹤先擅长阵法?”宿爸爸问。


        

陈惊鹤:“我于阵法上的造诣远不如凤凰大人,但凤凰大人画出来阵图肯定非同凡响。”


        

宿爸爸也道:“如今看来,黎黎应该真是在阵法上天赋,起手式都不用我们教,对阵图也极其敏感。我过两天回族内拿点阵图过来给他玩。”


        

陈惊鹤也想到玄鹤族内这些年也收集了不少阵图,应该能讨凤凰大人的欢心,便道:“我那也不少,我明天让人送过来。”


        

两人就着宿黎学阵法的时候说了一通,忽然发现本该坐在他们身边的小孩不知何时已经缩后了几步,正在宿郁的小同学旁边画画,身边还摊开了一本线路图,边画边看,很是沉『迷』。


        

宿爸爸微微探头,现那是一本课外的物理书,不像是初中会学的东西,应该是宿郁小同学带来的。前段时间陈惊鹤也带来了这类型的书,现在学习这些还太早,他担心小孩弄坏就收起来,如今看来他家黎崽真对这些很感兴趣。他想了想,拿起手机搜索下关键字——‘两岁小孩看物理书会不会太早?’


        

陈惊鹤目光停在宿黎的画上,他原先以为是在画阵法,但仔细一看现有点区别,像是阵法又不太像,反跟那本书上的电路图的走向点相似。以前在凤凰神山的时候,凤凰大人就特别喜欢把藏书阁内的典籍拿出来翻阅,好多本典籍上都有他涂写的痕迹,他向来擅长阵法的改动,连着常用的阵法都能改上千次。


        

特别是后来离玄听跟着凤凰大人学阵法的时候,凤凰大人会拿一个阵法反复变通给离玄听讲,以至于后来玄听剑一战扬名八方,其中的惊骇三界的八十一奇变剑阵就是凤凰大人教离玄听阵法的时候变通出来的。


        

白昀背完一页单词,回过头时已经发现草稿本上画了好几个电路图,看起来不太规范,但又不像是照着本子上抄下来,他正想问问小孩在画什么,偏头就注意到刚刚还在看综艺的几个家长现在正齐齐看向他这边,更准确来说是看正在涂鸦的小孩。


        

宿爸爸问:“我看着不太像是阵法吧?”


        

陈惊鹤沉片刻:“不像,我觉得是在画电路图,虽然画得歪曲了点。”


        

宿爸爸惊讶:“那黎黎临摹的天赋也很高。”


        

陈惊鹤自豪:“那是当然。”


        

白昀听着两个家长『乱』说一通,每句话他都能听懂,但连接起来意思就十分微妙。


        

季铭这时候撞了下白昀的肩膀,解释道:“哎你习惯就好,他们家说话经常这样。”


        

白昀疑『惑』:“阵法?”


        

季铭又道:“应该就是之前网上在传黎黎的画作,吹彩虹屁嘛,个博主调侃说阵法。”


        

宿黎没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他一开始没明白这是什么,但脑子过了一圈后发现居然跟他在试探玩家里的线路十分相似,相对比来说,玩具中的线路图要比这书里画出来更复杂,不过没想到现在人族居然会画出这么完整的线路图,这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翻了下书,现里边还他没见过的线路走向,这让他更好奇了。图仔细顺思路就能看懂,但是有些文字就超出他认识范围了,现在的文字不比他们那时候妖族的文字,的变简单,的变复杂。


        

综艺播完没多久,宿郁带着两个同学去工作室学习。白昀把书留给宿黎看一会,到晚上才拿回去。宿爸爸见到孩子喜欢,就把陈惊鹤前几天带过来的电路图全拿出来给宿黎看,这也就导致宿黎晚饭都没兴趣吃,埋头在那画电路图了。


        

“怎么我们家的孩子一遇上学习就跟着魔似的。”宿爸爸坐在旁边有点发愁。


        

宿妈妈道:“也就是老大跟黎崽,明崽都不喜欢看图画书。”


        

宿爸爸又道:“我几个朋友一直在打听我是不是收藏了阵图,我跟她们解释是我儿子画的又不信。”


        

“还骗子打电话过来呢。”宿妈妈道:“你去学校的时候也注意些。”


        

宿妈妈是演员的身份在村基本没存在感,一方面她出门经常带伪装术,另一方面她为人低调,很少跟村其他人有交集。但宿爸爸就不同了,他是息灵中学的老师,学生、家长、同事都见过他的脸。


        

以当综艺首播传开的时候,先震惊的人就是学校里的学生跟同事。


        

办公室的同事回想起某一天嫂子来办公室探班的时候,当时他们还觉得嫂子像大明星,现在一回想起来就是大明星本人。且宿老师也太能瞒了吧!妻子是鼎鼎有名宿余棠的事从来没听他说过!不过热闹归热闹,家里阵法在,其他人打扰不了,宿爸爸在学校又低调,一开始确实点苦恼,但没过几天热度就去就散了。


        

九尾天猫族内送来几本上古阵图副本,为了给幼崽一个好的画画环境,宿爸爸特意把儿童房改了下,摆上小书桌跟小书架,宿黎能一天都泡在里边。宿爸爸每天回家都很愁,以前宿黎还总跟在他身边一起修炼,自从了小书架后,晚上再也不陪他一起看动画片。


        

--


        

妖管局的工作人员这几天忙着处理《萌娃》综艺热播之后引的后续影响,网友的热议还是其次,都是把宿家那两个妖崽子当成聪明的小孩看,可问题就出在其他事情上,一是人族道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打听宿家的事,这会问两位宿大人的事,另一会问宿家的小孩。


        

甚至还『摸』到电视台那边要综艺录制的素材,这些事情当然被妖管局压下来,且不说两位宿大人威严仍在,连着他们背后的大财主惊鹤先也特意交代过此事,宿家这事背后一下子就站了三个妖族世家,人族道修无法干涉,只能托妖管局的关系跟宿家约时间拜访,当然这件事被宿家干脆利落地拒了。


        

“这事我们也跟宿大人提过,他们家确实没其他上古阵图,只是小孩有点阵法的天赋。”妖管局负责人只好道:“观主,上门拜访这件事我无能为力,白阳真人若真要兴趣,不如走走玄鹤一族那边的路子问问,再你们要真想看小孩涂鸦,不如跟宿大人加个vx……”


        

忙着打听的道修求道无门,一打听才知道宿清风整天在朋友圈晒儿子照片,要么就是小儿子玩游戏的照片,要么就是二儿子的涂鸦画作,不仅小视频,且还高清的图片。


        

众道修:还能这样!?


        

息灵村的图书馆整修,宿郁这些天放学学习都在宿妈妈的工作室里,偶尔会带季铭白昀过来。宿家爸妈听说白昀这几天都在忙着给宿郁季铭提高成绩做后冲刺,每当他过来的时候,宿爸爸就会做好一堆零食汁给放去工作室。


        

先前不清楚,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有次白昀放学被几个路上混混给堵了,宿郁季铭路过顺手帮了他一回,三个人的关系才近了些。再加上宿郁的成绩实在不堪入目,白昀就想着帮他再提点成绩,这段时间都在一起学习。


        

宿郁道:“多弄点果汁,还巧克力,学神经常吃那个。对了对了,中午我们要点外卖,上次山口小妖开的那家农家乐不错,你把外卖电话给我下呗。”


        

换成季铭的一句话来说,想当初借个笔记都要曲线救国,现在得到学神的亲口教导,这就是英雄救学神才换来的两个月福气,得供着,拼命供着!


        

“人家都帮你们提高成绩,你怎么还这没礼貌叫人学神!”宿爸爸教育宿郁,但很快就把这附近农家乐外卖餐厅的电话给宿郁,“人家不名字吗?白昀白昀念起来多好听啊。”


        

宿郁:“叫白昀哪有叫学神威风啊。”


        

白昀每次来宿家都得到盛情款待,他多次跟宿郁说不用这么麻烦,但换来的是宿家父母更加慈祥和蔼的目光,紧接着下午茶就变得非常丰盛,说了完全没用。


        

他们学习的时候偶尔会遇到宿郁两个弟弟在花园里玩耍,工作室隔音,但个窗户能看到窗外花园的景况。


        

窗户并不高,外面正好是花园摆放绿植的斜坡。


        

白昀次写完数学卷子抬头,就看到双胞胎中的哥哥双手扒在窗户上,稍稍踮着脚往看,好像对他们很好奇。他观察了一次,现小孩很聪明,第一次看的时候踮脚尖,下一次就知道搬几块石头垫着。


        

白昀见过他两次,再次上门的时候就带了本路上买的幼儿算术本,见宿黎来窗户边的时候就教他数数字。小孩认真,白昀每次讲的东西他一点就通,算术本上的题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季铭道:“郁哥,我怎么感觉你弟将来会是个小学神啊?这么小年纪就开始学数了,我在他这个年纪只会吃喝拉撒玩。”


        

“会做1+1就学神了?我两岁的时候也会数数,三岁就上天。”宿郁大手一挥写下答案,把好不容易做完的试卷递给白昀,接着道:“那么努力,也没见我成白昀这样。”


        

季铭道:“倒也是,但像你这样从早学到晚也够呛,英语两年没及格还坚持背单词,我真的佩服你。”


        

宿郁:“你什么意思?我上周英语不就及格了吗?”


        

季铭开始夸:“肯定,及格只是开始,下面你一飞冲天勇跃全班第三。”


        

宿郁:“也不用这么夸张,先定个小目标,班里前十吧。”


        

白昀面无表情地改完了试卷,重新递还给宿郁:“这一页全错,重写吧。”


        

……


        

一眨眼就到了《萌娃》综艺外出录制的时间,这次外出录制定在了息灵山的风景区,离息灵村点距离,在隔壁小镇上。这周陈惊鹤因为出国开会没空过来,风妖周末休息,带着宿黎宿明出门的只剩下宿家父母。


        

宿黎今天早上跟宿爸爸在花房内修炼半小时后,就注意到院子多了几个举着摄像机的陌人,他由宿爸爸牵着,余光注意着那几个陌人的动态,只见他走到哪,那摄像机就跟到哪。


        

宿爸爸见状解释道:“崽崽,这是今天跟拍的叔叔,要说叔叔好。”


        

跟拍?宿黎对上那冒着黑光渗人的摄像头,简单问了句好,之后微微退到宿爸爸身后,借着他的身挡住了摄像头。今天早上宿爸爸就跟他说了事,说今天要去息灵山上玩,会跟其他小朋友一起。


        

居家录制并没有过多的陌人,宿黎到拍摄场地时见到一众工作人员时愣了一下,后就在旁边看到几个小孩。许多人走过来跟他妈妈打招呼,他安静站在宿爸爸旁边,目光关注着这些人。


        

“今天就在风景区外围拍,『露』营的装备跟食物通过游戏来获得,相关的游戏规则在开始录制后说明,各位现在先做好准备,我们十点钟开始。”徐导跟嘉宾说好之后,就安排工作人员准备跟拍录制。


        

“崽崽怕吗?”宿爸爸把孩子抱起来。


        

宿黎摇了摇头,借着高处打量这附近的环境,忽然就看到不远处一组家庭,个小孩正看着他这边。


        

他的目光跟小孩接触了一会,那孩子就收回目光跟着父母走到帐篷后面。


        

“那个哥哥叫艾克。”宿爸爸注意到宿黎的目光,给他解释道:“艾克比我们黎崽大两岁,崽崽要是喜欢哥哥,一会爸爸带你过去玩。”


        

宿黎微微偏头,看向他身后幽深的密林,刚刚那孩子应该不是在看他,是在看着后边的息灵山。


        

后边吗……


        

白一念刚买了风景区的票,带着白阳真人从正门进来就看到另一条路上挂着‘游客止步’的牌子,边有好几个保镖守着路。他一看就知道自己没找错地方,“真人,我们应该是到地方了。”


        

三元观跟妖族的关系一般,但白阳真人听说这件事后怎么都要上宿家拜访,他们刚到息灵村附近就听说节目过来录制,他在网上听说《萌娃》第三期是外出拍摄,地点在s市附近,白一念灵机一动就带着人过来,不其然是《萌娃》节目组。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家老祖宗对那张涂鸦阵图特别在意,其他道观都已经放弃跟宿家交涉,但他家老祖宗非说诚意不足,从y市特意赶到这边来。


        

白一念想要进去看情况,被节目组请来的安保拦住:“真人,他们正在录制节目,我们要不找个地方先坐坐,他们拍完了再找宿余棠?”


        

白阳真人也知现在情况特殊,择了一树下纳凉,目光远远地看向人群之中。


        

--


        

早上十一点,妖管局监控部门忽然收到一阵急促的警铃声,正在商讨中午外卖的监控员们看到屏幕上接连闪出的奇妙波纹,顿时脸『色』大变,将数据表上传给妖管局的主管部门。


        

“什么情况?”


        

“好像出现了灵气异动。”


        

“又妖族要渡劫了?上次不是还签了保证书吗?”


        

“不像是,那灵气更像是有秘境出世。”


        

“这都几百年没秘境出世了,不会吧!?”


        

妖管局外勤组负责人匆匆赶到监控中心,见到其他监控员正在紧急确认灵气异变的中心位置,滴滴的提示声久响未停,指令在不同的平台传送着,紧接着锁定在广阔地图中的中上位置。


        

“老大,确认下来了!”


        

外勤组负责人皱着眉:“是哪里的异动?”


        

“这地方离s市很近……对上附近的妖山灵脉。”监控员看到位置不断漂浮着,后定在s市左上角的方位,那里用鲜艳的红『色』标注着庞大的灵气含量,他微微一顿:“老大,  88灵脉点,这是在息灵山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