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管局紧急出动,  很快就通知了有关部门,将各个村镇进入息灵山的路口全部用围栏堵着,紧接着疏散附近人群。但正巧是周末,  附近村落的还好说,听说息灵山脚下还有个风景区,现在人流量大,还有少游客滞留在山里。


        

白一念去买饮料的时候就注意到有穿着妖管局制服的工作人员出没,  他微微一顿,以为是宿家的原因才有妖管局的人过来,可没站一会,忽然看到妖管局的勤组组长也过来了,  他禁愣住,难道这边出了什么?


        

妖管局的勤组分一队跟二队,  平时更常的是二队,基本上都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妖管局的一队同,  处理的都是可能危及社会安全的大事,  此处又地处息灵山,听说山里住了少妖,难不成这边要出事?


        

他急忙跑回去,想把这件事告诉白阳真人,  刚跑过去就看到白阳真人正在往山里的方向走。


        

“真人,  真人。好像有妖管局的人来了,这附近该不会出什么吧?”白一念停在白阳真人旁边。


        

白阳真人凝目看向入山的位置,  那里已经被摆围栏:“我有种好的预感。”


        

--


        

『露』营要先完成游戏任务才能获得对应的工具,宿黎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小篮子,以及远处被安排去做任务的父母。做任务是大人的,他们的任务似乎只是在这附近的草坪上捡东西,  东西被做成玩具的模样,里面都用纸条写对应的调料,中午吃饭将使用的食材将由小孩子捡来。


        

这期节目里除了宿家双胞胎,其他三个家庭都是一个孩子,但年纪都在三四岁左右。


        

年纪最小的当属宿老师家两个孩子,当徐导跟家长以及小孩说完规则后,还有些担心小孩没听懂,特意派着助理跟在旁边。结果宿家两个孩子听完,哥哥宿黎点了点头,转身就跟着其他家庭的小孩去捡东西,弟弟背着小背篓,迈着小短腿就跟在哥哥身后,完全不需要再过交代。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徐导听完工作人员说的情况,微微一顿:“宿老师就是太忧心孩子。”


        

先前还特意来交代说小孩理解能力慢了些,让他们有点耐心跟小孩解释。现在一看,是挺聪明的孩子吗?


        

宿家父母虽然离有些距离,但放远看依旧能看到在草坪上走动的孩子。宿黎走在前面捡东西,宿明就跟在身后,两人背着可爱的小背篓,背篓有特意绘制的小玩偶,走起来一晃一晃,就像两个小精灵。


        

远远地看,背着小背篓的幼崽十分可爱,宿爸爸不禁停下来拿手机拍摄,蹲在远方偷偷拍几个小视频:“等他们两个上幼儿园,咱们买几个书包,一天换一个。”


        

“你先拿好这个,先蹲着。”宿黎宿明蹲下来,才手里捡到的小玩具丢在他的篓子里。


        

这背篓虽然小,但是背在背想要靠自己放进去还是有点难,宿黎只好放在宿明篓子里,又悄悄用灵力给他减轻重量。可没捡多久,宿明捡着捡着就去扑草坪上的花蝴蝶,一蹦一跳把背篓里的东西晃出来,宿黎跟在后面无可奈何,只好自己的背篓放下,再一个个捡进去背。


        

在双胞胎后面跟拍的摄像大哥忍俊禁,着弟弟一蹦一跳,哥哥在后面捡东西的场景,都快想上前去帮忙。


        

花蝴蝶飞着飞着就没,宿明回过头看到后边的哥哥已经拐路去另一边草坪上捡,又着自己脚底下掉一个,急忙拿起来兴致冲冲地跑过去,“哥哥!我有!”


        

宿黎听到声音有种好的预感,刚想避开却不经意走在宿明狂奔的路上,他只好运灵站着,结果宿明的冲劲太大,没能撑住反倒抱着宿明跌坐在地上。摄像大哥见状马快步向前,两个孩子扶起来,又到因为跌坐掉在地上的玩具。先前他光顾着拍没去注意,现在才发现这两个孩子居然捡了这么玩具。


        

“谢谢。”哥哥说一声。


        

弟弟偏头看哥哥一眼,也跟着说:“谢谢叔叔。”


        

摄像大哥把两个孩子扶好,就没干涉其他录制,回到原先的位置继续拍摄。


        

“你下次跑的时候,要跑太快。”宿黎教育道:“你跑慢一点,就能停下来了。”


        

宿明点了点头。


        

宿黎也知道他听没听明白,妖族幼崽本就力气比人族小孩大,以前他以为弟弟是为跟他玩,但在家里的时候宿明曾好几次跑太快撞沙发,他后来才明白宿明不是故意的,而是跑起来真控制不自己的速度。


        

两人走着走着,就遇到了另一个小孩。


        

那小孩背着背篓站着,目光一直停在草坪另一边的森林,是之前那个没怎么说话的小孩,似乎叫艾克。


        

宿黎对他的印象较深,其他家庭的孩子特别活泼,只有这个孩子一直没怎么说话,连着他爸爸哄他也没过反应,很听话,但也很沉默安静。


        

注意到他们走近,小孩偏头看向他们这边,目光停在宿黎手里拿着的玩具上。


        

宿明道:“哥哥,他没捡玩具!”


        

宿黎状一顿,又那小孩的目光停留在自己手里的玩具上,于是把手里刚捡到的东西递给他。


        

艾克到他们手里拿的东西,眼睛微微一动,过一会才接过宿黎给他的玩具。


        

宿明探头看下他的背篓,想到大人们给他说的解释,重复一遍:“你要捡玩具,没玩具中午没饭饭。对叭哥哥!”


        

宿黎点头,忽然感觉到一丝细微的同,紧接着神魂之的玄听剑影动了动。


        

他的目光骤然看向息灵山处,只见高林之鸟雀惊飞,心中的预感更重一分。


        

“清风,你有没有感觉到有点奇怪。”宿妈妈『露』营的装备搬回营地,忽然就看向息灵山口的方向。


        

宿爸爸也抬头:“山口那边的灵气很奇怪,好像停滞动了。”他目光巡视周围的情况,“我给妖管局打个电话,你去跟徐导说一声,让其他工作人员要太靠近息灵山。”


        

息灵山灵脉充足,山里也住了少妖族,平时妖族渡劫或者打架都会引起灵气波『荡』,有点异变是正常的。一开始宿清风没放在心,直至刚刚那点轻微的异变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灵气的缓慢的流动,这对灵气充裕的息灵山来说十分异常。


        

宿余棠刚走近工作人员所在的营地,就看到妖管局的人正在跟徐导交涉,百灵鸟已经让其他工作人员收拾器材,到宿余棠过来便小声道:“宿大人,妖管局来人,现在已经在准备封山疏散游客,录制要暂停。”


        

徐导还在念叨:“怎么突然就封山了。”


        

百灵鸟用妖管局的理由说道:“哎就是山里出了点状况,进个穷凶恶极的逃犯,听说这人背后还有个团队,这才紧急封山。徐导,这台里都说,这拍摄也急,先退一退。”


        

徐导只好让其他人抓紧收拾,又通知正在草坪上玩耍的嘉宾临时收工:“那只能换去市里,找其他地方继续拍摄,回头再补两个镜头。”


        

宿妈妈赶回去的时候宿爸爸已经带着宿黎宿明站在一边,她见状微顿,同宿爸爸道:“拍摄应该下午才继续,我打算进山里看下情况。”毕竟是在息灵山家门口,山里出现情况,危及是这附近的居民,万一息灵山灵脉出事,仅妖族失去住所,连着这附近的人族也会遭殃。


        

宿爸爸道:“刚刚我看有两人进山了,我去看看情况。”


        

“崽崽在这等爸爸,别走远。”宿爸爸带着两个孩子到安全地方,指尖微动设个灵力圈子,“爸爸一会就回来。”


        

“有谁看到艾克吗?”人群中一个男嘉宾声音焦急道:“我儿子艾克。”


        

“让工作人员找找,可能还在草坪那,艾克的跟拍摄像在哪?”


        

“人还在草坪那边。”


        

宿黎微微闭眼感受下周围的情况,睁开眼时落在不远处越走越往山的方向的艾克。艾克似乎听不到别人的呼喊,十分坚定地一直往前走,身后的跟拍摄像好几次想要冲过去把孩子抱起来,却奇异地走动脚,只能高声呼喊让孩子走回来。


        

对劲。


        

那孩子像是被魇住了,还有他身后的摄像……


        

宿黎抬头看向息灵山边的情况,他刚往前走两步,忽然注意到脚底下宿爸爸设置的灵力圈子,这圈子能保护他跟弟弟的安全。他迟疑一会,想也没想就走了出去,临走前掐个缚足咒宿明留在原地。


        

“明明在这等哥哥,我一会就回来。”宿黎交代一声。


        

一踏出宿爸爸的灵力圈,浓重的粘稠感以及燥热感裹挟在周围,他看到艾克的跟拍摄像忽然像是被抽了力般软软地跪在地上。


        

“怎么回,我突然好困。”


        

“身体好重。”


        

营地附近的工作人员四处仰躺在地上,妖管局勤组的人不禁动用妖力他护送到安全位置,其他几个人急忙冲到息灵山紧急布阵。


        

“好,可能真的是秘境现世。”


        

“怎么会突然出现秘境,这征兆也太短了吧。”


        

“人送到安全的位置,其他人布阵防御,别让范围扩散。”


        

宿爸爸把山林那两人带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临时布置的灵力圈内只剩下宿明一人,而宿黎正在草坪的另一边,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孩子。他急忙过去,刚走两步忽然察觉灵气盖顶,紧接耳际轰鸣,眼前突然降下泛着金光的巨大罩子,裹着阵阵罡风彻底笼罩整座息灵山。


        

“怎么回?这是哪里来的阵法?”


        

“没见过。”


        

周围因抵抗阵法强大影响力的工作人员齐齐昏倒,镇守在息灵山入口的工作人员状赶忙人移到安全地方,并通知妖管局其他部门做好处理。


        

宿余棠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宿清风站在阵法围,旁边只有宿明,完全没到宿黎。她微微一怔,快步走过去:“清风怎么?黎崽呢?”


        

“阵法罩下去的时候崽崽还在那边草坪……”宿清风上下打量着罩下的阵法,“我来破阵,你带着其他人走远点。”


        

宿余棠蹙眉:“这阵法情况特殊,看样子是人为所设,可能跟息灵山的秘境有关。”


        

“也顾不及那么,我先……”宿清风看到罩住息灵山的金罩上符文微动,变成另外一个晦涩符文,金光也变得凝起来,仿佛像是坚可摧的强大壁垒。他微微凝目,惊愕道:“这阵法该不会是金灵阵?”


        

--


        

宿黎在金光照下那一瞬间本想退出范围,没想被照进来,直接落在金光范围内。眼前景况骤然一变,四周皆是密林,艾克,也其他人。


        

“阵法吗?”宿黎微微抬头巡视着周围的情况,奈何密林太高,遮挡了他大半的视野,他正欲走到前面看情况,忽然听到细微的声响,紧接着就看到好几只妖兽从丛林中走出来,满身浴血。


        

它们的目光齐齐看向宿黎这边,眼神虽凶狠,但迟迟敢上前。


        

甚至腿脚打颤,似乎很害怕面前的人,但又得已只能跟前。


        

是妖,像是妖兽。


        

宿黎停住脚步,注意到妖兽的眼珠里有一道奇怪的纹路,马上就确认下来是受到驭控的妖兽。受人驭控的妖兽即便畏惧血脉,但始终是受人『操』控。他左手微微聚灵,正想放出点凤凰火来威慑他们——


        

“嗷——”


        

一声尖锐的嚎叫声,周围受控的妖兽有一瞬恍惚茫然。宿黎收住神火,诧异地看向狼嚎声所在的方位,忽然有个熟悉的黄『色』身影出现在他身边,伏低着身子微微咬了下他的裤子。


        

他回过头便到当初在公园救过大黄狗。


        

它大概是畏惧血脉威压太敢接近宿黎,但还是冒着抵触前咬着宿黎的裤脚似乎是想引他往前走。


        

“嗷——”狼叫声依然在继续,面前的妖兽像是被声音怔住。


        

大黄狗还在呜呜地叫着,似乎在催促着宿黎跟他离开。


        

宿黎微微一顿,挥手放出一抹凤凰火,惊得背后发狂的妖兽退后几步,才跟着大黄狗往密林深处走去。


        

森林里的路十分复杂,大黄狗却十分熟悉,带着宿黎从密林里穿梭着。


        

“汪汪。”大黄狗停下脚步,看着后边慢吞吞走路的小孩。


        

宿黎拨开比他人还高的草丛,又半蹲着身『揉』了『揉』膝盖,“你慢点走。”


        

大黄狗着急地汪汪了两声,远处狼嚎声还在继续。


        

宿黎紧不慢地『揉』着因为快而酸痛的膝盖,又拍拍身上沾到的叶子,稚声道:“怕,它们不敢上来。”


        

息灵山里状况特殊,为了节省灵力,宿黎都是徒步跟着大黄狗走。狼叫声像是在为他们保驾护航,宿黎人小走得慢,大黄狗就跑几步停下来等他,一人一狗很快就逃进另一个山洞里,发狂的妖兽也没跟来。


        

“为什么要来这里?”宿黎停在山洞里,忽然注意到黑暗的环境中冒着一双双碧绿的眼睛,他一挥手凤凰神火立于眼前,直接照亮整个山洞,才发现这里边居然汇集十来只妖兽,每一只身都带着伤。


        

大黄狗低低呜叫了几声,宿黎才听明白事情经过。


        

他先前在大黄狗身上留过灵气,所以出现在大黄狗附近的时候它就发现,才会赶过去想要报恩救他。这山洞里妖兽跟先前的大黄狗有同样的遭遇,山洞是他们的庇护所,居住在这里的狼妖天生能力特殊,嚎叫声能让敌人『迷』失方向,也因着这点,他们才能躲在这里被发现。


        

宿黎记得他父亲说过,大黄狗送进救助站后治愈后放归息灵山,之后妖管局也有在调查它的,原来还没处理好吗?大黄狗身上没有伤,他看向周围脏兮兮的妖兽,目光一扫大概知道他们的伤势,拖太长时间。


        

大黄狗的呜呜声一时间安抚山洞内的妖兽,但妖兽们看到大黄狗带着个陌生妖族进来的时候十分害怕。它们闻着气味以为是骇人的大妖怪,结果进来的只是一个小孩,看起来十分幼小,却不知怎的发出骇人的威压来,它们完全不敢靠近。


        

尤其是小孩抬手放出来的火,蕴含着霸道的灵气。


        

宿黎一挥手,凤凰神火就飘至洞府之,“我现在救你们,但神火可以护佑你们百邪不侵,之后会有其他人来救你们。”


        

这么妖兽一个个治愈下来需要耗费太灵力,且这地方特殊,面又被知名的阵法笼罩着,要想救他们得先破阵。


        

宿黎仔细看下洞里妖兽的伤势,给伤势较重的妖兽输几丝灵力撑着,没过久就离开山洞。洞依旧是苍天密林,远处还能看云雾笼罩的息灵山脉。他找了个光线较足的地方观察着天空中的符文,顺着符文的灵路走了一圈,“像是金灵阵,又好像是阵中阵。”


        

金灵阵是上古时期常见的高阶阵法,可抵挡万物入侵,被罩在里面的人像是被护在堡垒之内受到保护,相反,面的人想进来也进来。此阵法是防御阵法,现在却隔绝息灵山内。此阵法需要施法者修为深厚,以能笼罩大半息灵山的阵法来看,连陈惊鹤都未必能施展这么大的阵法……


        

金灵阵没有挪变乾坤的本事,这息灵山内止有一个阵法。


        

单靠他一人想要破阵是难事,息灵山内……


        

宿黎眸光微动,随手拾了根树枝,在空白的地面上写写画画。大黄狗守在旁边,到那地上『乱』画的地方突然冒出了红光,紧接着就发出指引的红标。


        

“在那边吗?”宿黎依旧拿着树枝,正想顺着指引的路标走过去,却见大黄狗伏低着身咬着他的裤脚,似乎是在阻止他过去。


        

宿黎一顿,“我会有,你要跟着我一起来吗?”


        

-


        

息灵山『乱』成一片,妖管局高层的人也过来了。阵法的影响范围太广,以至于这息灵山周围的人都陷入了昏『迷』,妖管局连同人族有关部门协调才没放消息散发出去,但网已经有大规模的传言发生,好在没有证据,后续能通过辟谣解决。


        

这阵法对修士没什么影响,但是太靠近这边的普通人就会陷入昏『迷』。妖管局已经陷入昏『迷』的人送到安全的地方,现在的问题就落在这个阵法。他们已经通知擅长阵法修士前来帮忙,出现这样大规模的阵法在是出乎意料。


        

“我们一开始是查出灵脉点异动,赶过来之后88灵脉点就已经完全探查不到了,电子仪器全部失灵。”勤组灵脉点位置标注出来,同宿清风:“这是上次查残害妖兽事件时新发现的灵脉点,位置在息灵山北面的森林里,地处深山,时常有诡异的情出现,次过去探查时便出现过仪器失灵的状况。我们猜测可能是新秘境出世。”


        

“这阵法很像传说中的古金灵阵,但这么大规模的金灵阵还是第一次见。”他继续道:“我们已经通知惊鹤先生过来,惊鹤先生研究上古时期颇久,也许对金灵阵有其他应对之策。”


        

勤组组长正跟临时过来的高层解释情况,刚说一半忽然看到远处有个顶着金光的妖落地,后边还跟着几个正欲阻止他闯入的妖管局工作人员。


        

“哎我飞错地方了吗?”宿郁落地就被人团团围住,探头看着周围的情况问道:“好意思我是《萌娃》节目嘉宾家属,我听说这里出事,你们见过宿清风先生跟宿余棠女士吗?就说他大儿子找他们,非常着急。”


        

工作人员:“这里禁止进入,妖族也能进。”


        

“啊这,我是闹事的家属啊,我就是来找人的。”宿郁往后退几步,忽然就看到远处的宿家爸妈,赶忙走了过去:“爸,我作业写一半家里突然断电了,而且院子里的阵法也坏了,你们这出门也能断水断电啊,还有这里咋回,你们不是拍综艺吗?怎么搞得像是科幻电影。还搞末世片吗?这么妖族在。”


        

勤组的人见状,纷纷看向一旁的组长,想询问怎么处理这件事。


        

组长扫了一眼发现是宿大人的儿子就摆摆手,又重新跟高层解释:“古阵法毕竟少,保险起我们也通知其他擅长阵法的大师,决定等他们过来再起手破阵……”


        

他话还没说完。


        

“宿郁,你过来正好。”远处,宿爸爸见到宿郁就赶忙招手:“你看着明明,我跟你妈打算在这边砸个洞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