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一念自认为不是个胆大的人,  在这森林里待久总控制不住整个人焦躁起来。这会听到小孩的求,不知怎的有点豁然清明的恍惚,他跟上的小孩对视了一会,  后长叹一声蹲了下去:“这天空有什么好看,东西又不是星星,看久了头晕。”


        

他嘴上说着,但是把宿黎抱起来,  举高让小孩坐在自己肩上:“这个高度可以吗?”


        

“这东西你含着。”宿黎顺手把一片叶子塞进他的嘴里。


        

白一念含在嘴里,眉头皱得死死:“呸,好苦。”


        

“醒神。”宿黎先前忘了,修为尚浅的人长时间待在阵中阵里难免会意识恍惚。之前在路上找到不少这种苦叶给大黄狗提神,  正好手里留了两片。


        

“哦。”白一念十分存疑,说这段时间白阳真人看重宿家这个小孩他着没想明白,  就凭一张涂画里断定在太草率,他更愿意信是孩子的父母会了什么。但现在静下心细想,  好像这孩子的表现也有点淡定过头了。


        

难不成这世界上真的有天才?他把小孩抱起来的第一觉是很轻,  虽然说一个孩子的体重也重不到哪去,但坐在肩上的觉就特别不一样:“我听我师叔说妖族的幼崽吃的巨多,你是不是挑食了?”


        

小孩没有理他,反倒把手搭在他头上,  目光循着天空符的方向,  “往南走三步。”


        

白一念抬起脚步正欲往前,突然又收回了脚:“等等,  南在哪边?”


        

宿黎:“……?”


        

大黄狗:“汪汪。”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白一念问:“你能告诉我前后左右吗?”


        

宿黎沉默一会:“……往左三步吧。”


        

白一念找准了南的方向后就好好找位置,他发现小孩不怎么说话,但一说话就是让他左右前后走,一直换着方向在看天上的况。前方罡风的声音在继续,  周围的森林又显得特别幽深,白一念心渗人,有话没话找宿黎说话:“我很好奇,你原形是猫是鸟啊?”


        

“……鸟。”宿黎注意到南边符中一个差异的变动,忽然觉得这个阵纹有点熟悉。


        

白一念疑『惑』,是太小不能飞吗?


        

他微微抬头,正巧瞥到小孩面无表看着自己,“咋了?这次挪哪里?右边?”


        

宿黎道:“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哦哦好的。”白一念把小孩放下来。


        

宿黎巡视周围,发现角落里掉落的枯枝,他过去捡起来才发现枯枝有他半人高,枝干粗壮,需两手合拿才能拿住。他低头看着白嫩掌心被枝干尖刺划开的伤口,流出来的血很快就被枝干吸干。


        

“汪汪——”大黄狗咬着上捡来的树枝给他。


        

宿黎才把手里扎手的玩意丢了,捡起大黄狗的树枝,指尖挤出两滴血落在树枝上:“麻烦你了,多注意周围。”


        

“呜呜。”


        

宿黎微微趴在上,闭眼应了会,“应该在这了。”


        

白一念问:“什么在这?这里有阵法吗?”


        

“没。”宿黎做了个标记,“这下边有灵脉。”


        

白一念冷静下来后过了糊涂期,但也搞不懂这妖崽子的用意,便问:“这是做什么?”


        

“借灵脉的灵力。”宿黎简言道。


        

白一念守在小孩身边,帮他把周围的树叶枯枝扫开,『露』出宽敞的方供他走动。没过一会,小孩双手握着干树枝开始在上画,诡异的符骤然成形,泛着隐隐的红光。他这才注意到小孩的树枝上好像沾了血一般的红,树枝所画的范围竟然诡异热起来,紧接着窜出的红线往两边蔓延开去,伸入无边际的森林里。


        

居然可以这样?!白一念惊愕看着小孩,只见阵法成形之际他微微晃了下身,他赶忙过去扶着人,“没事吧?”


        

“没事。”宿黎擦了下额间的汗,好今天没怎么动用灵力,不然这借灵力未必能成功。


        

他此刻体内灵脉隐隐作痛,但勉强能对付,现在蓄势待发,只等风妖带回方位了。


        

远处狂风席卷,吞噬之阵的范围越来走近。


        

这时候天空飞来一白点,风妖缓缓落,接着递给宿黎两张手绘的皮纸,“方位符都记在上面,有一件事我需跟你说。”


        

宿黎一见符内容,眼神骤然变了。


        

这符他曾见过……可这样的阵法应该不会失控才对。


        

风妖注意注意到宿黎变得严肃的目光,“这阵很难破吗?”


        

“不难。”宿黎静下心来:“你有什么事想说?”


        

“我发现一个小孩,可能是你说的个孩子。”风妖目光微深,他犹豫了会继续道:“我没看太清楚,但他应该是在往阵法中心的方向走。”


        

“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了。”宿黎犹豫了片刻道:“你听说过阵灵升仙吗?”


        

-


        

--


        

息灵山外,人族各路阵法大师到达的时候,远处金灵阵已经往外扩了一个十来米距离,他们看到妖管局的工作人员正忙着布阵抵御,为首的阵法大师走到金灵阵附近,抬头看到天空状况,十分诧异道:“这金灵阵不像是简单的金灵符,里边可能存在其他阵法。”


        

工作人员:“大师,这怎么处理?”


        

“破金灵阵只能强行破阵,但是以在场的修士想拆开这么大规模的金灵阵怕是很难。”阵法大师道:“看来只能缓着来,三元观的道士联系上白阳真人了吗——”


        

他话未说完,只听见一声巨响,抬头就看到空中两座强大的妖,瞬间瞪大了眼:“这妖!?宿家两口子在吗?”


        

轰隆声继续,工作人员抬头便见坚固异常的金灵阵炸开了两条裂纹,九尾天猫的妖伏在金灵阵上,利爪掰开了段裂纹,神鸾鸟护法其旁,旁边不少工作人员勉力吃撑着,竟然撕开一小口。阵法大师见状怔然道:“撕开了!?”


        

外勤组的组长带人过去,然裂纹太小了,成年妖族完全挤不进去。


        

“金灵阵周围灵气混『乱』,完全用不了妖术。”组长吼道:“有没有个子小的,速度过来。”


        

宿余棠见裂纹越来越小,与她抵抗的阵法灵力越来越大,“撑不住了,快点。”


        

“宿郁!”宿清风喊了一声,宿郁宿明交由旁边的工作人员之后便飞了上去,宿余棠空出手来丢给他一个乾坤袋。


        

宿郁一口叼住乾坤袋,落在金灵阵符上时愣了一下:“不是吧,你们也太为难一米八帅哥了!”


        

“能进去吗?”宿余棠问。


        

宿郁扫了下距离:“有点挤。”


        

他说完就冒头钻了过去,少年的身体瘦削,一下子就穿过大半个身,然再即穿过的时候,裂纹又缩了一寸。


        

宿清风不禁用了分力,再撕开了点距离。


        

“靠靠卡住了。”宿郁的声音淹没在风声中:“有没有人推一把?”


        

符附近的工作人员看着宿郁留在这一边的屁股,无从下脚。


        

这时候宿清风尾巴一扫,直接把卡在金灵阵上的宿郁给拍了进去,至此金灵阵上的符完全合上。宿清风跟宿余棠恢复人形落在上。


        

阵法大师见状微愣:“居然真的撕开了,宿家这两位千年来修为又进展了。”


        

“进去谁了?”


        

“好像是宿大人的大子。”


        

“不是吧,孩子进去能干什么?”


        

“你不知道宿郁?孩子前两年在妖界百年组比武中获得第一,别看他年轻,孩子妖法特别强。”


        

周围的工作人员刚说完,就见宿余棠落在草坪上,俯身裙摆卷起系好,一个传音符飞了起来。


        

“这里边也太玄乎了……传音符好像不太能用。”传音符内声音断断续续,明显是受到了阵法的影响:“喂喂?有信号吗……hello?我可以炸了吗?”


        

工作人员有点弄不清状况。


        

“既然白阳真人不在。”宿余棠把裙摆收拾好,简言道:“我就给子丢了一乾坤袋高阶烈爆符。”


        

什么?烈爆符?是高阶的?一乾坤袋?


        

妖管局的人一听震惊了,这简直就是带了一座炮台进去,宿家这么有钱吗?高阶烈爆符不钱往里砸?


        

宿清风一顿:“通知其他人先后退百米吧,准备里应外合,来个对轰。”


        

金灵阵内,宿郁按照乾坤袋里父母留下的指引找到金灵阵上对应符,很快就往它周围贴满了烈爆符。他刚贴好符,便听到身后森林里传来其他响动,扭头就看到远处空中符交错,甚是激烈,宛如连爆一般炸出阵阵灵光。


        

宿郁一愣:“不是吧,边这么猛?”


        

-


        

息灵山的金灵阵内,白阳巡视周围一圈,受伤的妖族送到安全方再度折返,回到这诡异的吞噬灵阵附近。息灵山出现异变的一刻他便果断进山,果不其然被卷入阵中阵内,金灵阵只是统领山内万千阵法的最外围阵法,际上这里边层层扣,各个阵法交汇起来已然成完整阵图。


        

以这样规模的阵图来看,他原先猜是息灵山中有秘宝或秘境出世,保护秘宝的阵法现世,直至他完全看完这个阵图,他才意识到这个是失控的阵法。


        

阵法有主,但如果阵主死了,已成的阵法就会变成无主之物。


        

无主之阵会完成阵主命令后灵力耗竭渐渐陨灭,但也有特殊的况出现。


        

是只记载在上古典籍内,本该只是传说的邪物,便是阵灵升仙。


        

“阵灵作祟……这方有灵物存在。”白阳站在高处,看着底下汇聚在一起的妖灵,以及正中央被紧紧包裹着的灵光。来这之前,他曾让三元观的弟子查过息灵山有关的传闻,除了似真似假的传说,最近值得一提的便是残害兽族的恶妖一事。


        

听说妖管局派遣一队人进入息灵山深处,非但没查出恶妖的线索,差点陷入息灵山深处前人留下的阵法当中。


        

“原来山中并无恶妖,只是阵灵想升仙已。”


        

白阳看到阵法周围有蔓延出的触|手,裹挟着妖兽撞在树林上,遍体鳞伤的猎物拖入阵法之中。阵灵升仙需万物生灵作为祭品,这息灵山中脆弱的生灵便成了它绝佳的祭品,现在它初见雏形,已然把手伸向周围的妖族。


        

这不太乐观,阵灵升仙本是传说,这么大规模的阵法想必此阵阵灵有恃无恐。


        

白阳把目光放在阵法最中心的位置,里正冒着诡异的红光,周围的符就像是花瓣合拢般它保护在内,破阵是其一,毁掉中心的东西才是重点。他正琢磨着如何靠近,忽然看到左前方的树底下有一个小孩,正缓步走向阵法中间。


        

“不好。”白阳径直飞往小孩身边,落在上的瞬间伸手去拽他,却被他身上骤发的猛烈光芒弹开。他微微皱眉,停在孩子身边。


        

这个孩子他有点印象,似乎在息灵山外见过,这孩子当时好像跟宿家的小孩说过话。


        

正当白阳犹豫之时,只见不远处突然有道红光蔓延开,直接往前侵袭的触|手击溃。不远处的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妖族,他展翅穿过阵法中心,怀里似乎抱着什么。急速飞掠来的妖停在他身边,白阳这才看清他怀中抱着一个小孩。


        

“你别碰他。”小孩稚嫩的声音中带着分严肃。


        

白阳目光透出分意外,道:“宿家的小孩,你怎么在此处?”


        

宿黎借着风妖的手落在上,走到艾克身边时才注意到他的眼神已经完全溃散,继把目光放在周围。攻击他们的触|手不知何时停下来,却蓄势待发停在风妖的风罩外。


        

白阳见到他们身后的红线居然盘旋上,紧紧缠绕着触|手强按在上。只见宿家小孩环顾四周环境,之后步跑了过去直接咬破指尖,血线从指间漫出,紧接着在上画了个简略的阵法。


        

白阳微微一怔:“你这……”


        

阵法成形,强大的灵力从面冒出,充盈了风妖身后的红线。


        

红线就像是脉络一般攀伏在阵法中心的触|手上,完全裹住之后绞碎炸开。


        

“这是……”白阳见过无数阵法,第一次见这种看似弱小却极富杀伤力的阵法,它从周围蔓延至中心,一路过去炸了一路,红线接连下灵脉,攻势迅猛,这吞噬之阵完全无法抵抗,眼见着自己的触|手被红线一步步摧毁。


        

风妖见状也愣住了,他知道宿黎擅长阵法,这孩子身上没剩多少灵力,却敢冒险向下灵脉借力,在关键个方画了奇怪的阵纹,就能这恐怖的吞噬之阵尽数摧毁。


        

“这是什么阵?”白阳激动问道。


        

宿黎吐出一口浊气,看向身边顶着花白长须的者,简言道:“也不是什么阵,也就引灵攻击已。”


        

白阳控制着颤动的声音:“刚刚引灵阵,你借的是息灵山灵脉的灵?”


        

引灵阵是基础灵阵,但是高阶的引灵阵也无法做到引灵脉之灵,这孩子不费气力便能引灵,可见这引灵阵远比他们所知的引灵阵大。


        

宿黎保持警惕,没再多说。


        

远处红线一路炸开,已然『逼』近中心位置。


        

处于吞噬之阵正中央的阵灵缓缓升起,想破开即袭来的红线,奈何被空中莫布下的符束缚住了手脚,只能眼睁睁看着红线破坏着吞噬之阵诸多阵点,原先被他束缚的妖灵脱离了控制,逃亡散在周围。


        

“阵灵脚下好像有东西。”风妖注意到人形光影之下有一冒着红光的东西。


        

宿黎抬头望去,看到泛着红光的东西时心口骤然一痛,立在神魂之上的玄听剑影乎控制不住想往外飞去。


        

阵灵似乎发现了什么,它突然爆发扯开束缚的红线,直直冲向宿黎等人所在之处,巨大的身躯撞在风罩上,渗人的眼珠直勾勾看着宿黎。原先被白阳控制住的艾克忽然剧烈挣扎起来,一直往阵灵所在的位置看去。


        

“他身上有东西。”宿黎眉头微微皱着,注意力放在艾克身上。


        

这孩子一路走来毫发无损,只能说明这孩子身上有阵灵需的东西,所以才会无所阻挡往前。恐怕这阵灵选择用金灵阵封山,也跟艾克这孩子有关。


        

白阳闻言也顾不及其他,他停在艾克面前重新画下一缚足咒,外边的阵灵触|手见状挥舞得更加凶狠。他停在艾克面前,余光上下打量,马上就注意到他脖颈处系着的东西,伸手把东西从上衣里挑出来,才发现是一块断口分明的绯玉。


        

绯玉流光夹彩,只看一眼便知是非凡之物。


        

“这玉好像只有一半……”白阳把东西从艾克脖颈上扯下来,艾克就如脱力一般往后倒去,他眼疾手快接住人,把手里的绯玉递到宿黎的面前:“孩子,你是说这个吗?”


        

宿黎只觉白阳手中的玉特别眼熟,伸手接过之时,远处的吞噬之阵瞬间瓦解,一道红光爆『射』出,直直冲破了阵灵的身躯,穿破风妖的风罩,停在了宿黎的面前。


        

红光之下,一块晶莹剔透的绯玉颤动着,分明就是宿黎手中绯玉的另一半。


        

两块绯玉手中合二为一,渐渐浮在空中,发着耀眼的红光。


        

“这玉上的灵气在令人惊叹。”白阳完全不敢靠近玉,从它散发的红光便可看出它非同小可。“夫来之前曾听闻息灵山恶妖的传闻,亲眼所见时断定是阵灵升仙。但阵灵升仙本是传说,如今看来这阵灵应该是因为这半块绯玉才得到机缘。这笼罩息灵山的金灵阵,恐怕它是觉到这孩子身上的另一半玉,才会冒险为。”


        

风妖一顿:“这玉不简单。”


        

“何止是不简单。”白阳扫视周围:“像它这样的阵灵必定是在强大的阵法衍生出,现今的阵法已经上千年没见过阵灵,恐怕原先守护这绯玉的阵法成灵,又妄想夺得绯玉的力量升仙,才使得息灵深山中的妖兽饱受摧残。”


        

宿黎已经听不进去周围的声音,他的目光停在绯玉上,神魂深处传来一种莫的颤动。玄听剑影悬浮其上,泛着微晕的光。


        

“等等。”白阳忽站起来,看向周围散落的妖灵,他看到远处的金灵阵,只见金灵阵已然出现裂纹:“金灵阵怎么被破了?外边妖管局的人破阵了吗?”


        

他脸『色』一变:“不好,放任这妖灵出去会出大事。”


        

风妖的风罩脆弱不堪,在被绯玉穿破时已经裂开一半,散落的妖灵四处散去,他骤然看向宿黎,只见小孩微微伸出手,抓住悬浮在空中的绯玉。


        

这时候,原先被绯玉穿心过的阵灵不知怎的突然爆起,以迅猛之势冲向宿黎所在的方。风妖施法未及,见着阵灵快得逞之际,眼前突然爆出红光。


        

红光之中伸出一苍白的手,手微微抬着,挡住阵灵迅猛的攻势。


        

身穿黑袍的男人站在众人之前,黑袍流纹随风飘动,虚浮的身影渐渐凝,强大的威压阵灵完全控制在,他微微抬手周围的妖灵锁定在。阵灵想挣扎跑开,男人合手,阵灵直接整身碎开,变作余光散在万千妖灵之中。


        

宿黎抬头,看到逆光之中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半跪着,宽大的手掌停在他的面前,“阿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