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玄听一身黑袍,  虚影在红光照影显得极其不真实,宿黎看着,仿佛通过看到很久很久的以前。


        

“哎,  是个小剑灵?”


        

红衣少年看着玄听剑旁出现的弱小孩童,看起来还没的膝盖高,双却紧紧地抱着玄听剑,茫然的目光看着,  像是人间懵懂的孩童。


        

见到宿离,剑灵微微伸抓了抓的衣摆,身体往前探了探。


        

站在旁边的惊鹤:“凤凰大人,这小剑灵亲近你。”


        

这一探,  就往前一撞扑在宿离的怀里,见状微微一顿:“剑灵都是这么可爱的吗?”


        

惊鹤:“这……也难,  我还是一次见小孩模样的剑灵,不过这么小的剑灵也是弱小,  您还是要小心注意玄听剑才是。”


        

完又:“凤凰大人,  前山还有要处理,您先把其琐放,跟我去一趟前山。”


        

“这样吗?”宿离一就把剑灵抱起来,只觉怀中躯体又轻又弱,  一抱着孩子,  另一把玄听剑召起来,在惊鹤的呼叫声,  直接转身进了兵器库,厚重的门直接关。


        

兵器库里夜明珠发着微弱的光,宿黎抱着剑灵走到兵器库深处,那里放着一个镶满宝石的小箱子,  把小箱子拿来,在一众珍贵的宝石中挑挑拣拣,最后拿出一块绯玉出来,系在小孩的脖子。


        

“这玉给你带着,你要平平安安长大。”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宿黎恍惚间回过神来,周围的风妖跟白阳真人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一顿,把放在男人的,源源不断的凤凰神力离玄听的掌心传来,抬头便见离玄听衣物中掉落出来的绯玉,挂在颈间随着微倾的身躯晃了晃,敛收住男人浑身霸的剑气。


        

喃喃问:“离玄听?”


        

离玄听微微笑:“是我。”


        

宿黎看着离玄听,内心那种熟悉又陌的感觉甚,正想再多问几句,只见离玄听忽然看向周围挣扎的妖灵,眉头微蹙:“阿离。”


        

“这些妖灵要跑了。”白阳真人的符咒飞散出去,奈何妖灵太多,的符咒完全无法控制这么多妖灵。


        

宿黎回过神,扫视周围的情况微微一顿。


        

这里四散的妖灵皆是被吞噬之阵吞噬的妖族兽族,妖灵未散也就意味着们只是失去肉身,像这样的妖灵离开息灵山,到外边的世界很容易就不受控制夺舍人族,唯一的办法只能将们留在这里。


        

“金灵阵被破坏了,外边没有屏障拦住们。”风妖。


        

白阳真人:“只能让其修士想办法布困灵阵,只是这样……这些妖灵就要灰飞烟灭了。”它们本是无辜的妖族兽族,只因阵灵升仙才会遭此劫难,灰飞烟灭便再无转世的可能。


        

宿黎:“用聚灵阵好了。”


        

白阳真人一愣:“聚灵阵怎么可能!?”


        

“妖灵也是灵,既然不想让它们出去,就让它们留在这里。”宿黎到一半看向旁边的男人,离玄听并未站着,而是选择半蹲在身边,黑袍随风涌动,一双深邃的眼正看着。


        

离玄听问:“聚灵阵吗?”


        

宿黎点头:“嗯。”


        

“好。”离玄听站起来,虚影身躯顿作一把泛着红光的剑,这剑与悬在神魂的剑影不同,原先空着的几块剑身皆被填满,宿黎这是一次在现实中看清玄听剑的全貌,剑身流动的红纹让不禁伸去触碰,一瞬玄听剑作几流光飞散去周围。


        

风妖见状微愣,不知刚刚那个高大的男人消失去往何处,但看到周围四散的剑光不禁被满天的剑光震撼到。白阳真人仔细看着那剑光一落,在地面形成阵法的纹路,红光遍布妖灵之间,喃喃自语:“这真的是聚灵阵吗?”


        

宿黎在离玄听动的候也往前走几步,很奇怪,明明离玄听么也没,但一瞬就能明白离玄听的意图。重新咬破已经愈合的指尖,流出来的血凝成血线红光,在息灵山灵脉之画出一个巨阵符。


        

而四散的剑光聚在宿黎的脚,托着往飞去。


        

风妖站在旁边,当宿黎画一个阵纹的候马就认出来。


        

这是当初在宿家,宿黎曾教过的聚灵阵,与那个候不同,曾经类似涂鸦的阵纹如今清晰明朗,一阵纹仿佛活着般呼吸起来,繁复的阵纹勾勒成线,与剑光所落阵纹如出一辙。


        

刚刚那把剑跟宿黎,在布同样的阵法!


        

“这这……”白阳真人瞪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难以置信,这居然是聚灵阵。”


        

只见聚灵阵在瞬间成形,周围散落的妖灵宛如被么吸引,齐齐飞向聚灵阵中央,空中荧光流华,在红光阵法齐齐汇聚。息灵山的灵脉被聚灵借力,散发的灵气与空中的剑光融合,在原先吞噬之阵的位置叠起一层宏大的聚灵阵法。


        

散落的妖灵聚集起来,重新恢复原貌。风妖一次见这么漂亮的阵法,原先被吞噬肉身的妖灵宛如安家一般落在聚灵阵的阵纹,空中流华,灵焕发。


        

“聚灵阵……我们对它的认识太过狭隘,没想到它还能有这样的用途。”白阳真人看着地蔓的息灵山灵脉,“心诚借灵,息灵山也在挽留此间活着的妖灵。”


        

风妖认真地看着白阳真人,“我希望您……”


        

“你放心,今天看到的一切老夫都不会出去。”白阳真人捋了捋须发,“就让它们在这里安家吧。”


        

风妖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空中的宿黎。层层剑光汇集在阵法周围,看到宿黎就站在剑光里,好像这周围所有剑气阵法都听的命令,正当惊讶之际,聚灵阵大成,散落的剑光重新汇集到了一处,凝成一把巨大的剑。那剑威压,看一眼便让人满心战栗,风妖竭力看清那剑身的剑纹,竟然与常在宿黎身边出现的小剑十分相似。


        

还想再看清楚,却见那剑骤然消失在聚灵阵之间,作流光涌入宿黎的体内。


        

而宿黎脚底剑光消失,整个人空中坠落。


        

“不好!”


        

风妖见状想要起身飞去,白阳真人中凝咒,这候远处空中突然窜来一猛烈的白光,直直冲入聚灵阵中,宿郁双翅翻动,伸就抓住宿黎的衣裳,紧接着把幼崽抱在怀中,身形一闪退至聚灵阵外。


        

“好险好险,熊孩子玩也不能天啊。”宿郁嘴着,但还是仔细查看宿黎身的情况,除了指尖流了点血,没有其伤口。余光瞥见底的风妖跟一白发老者,这才展翅飞过去:“风叔也在啊,这里发么情况?”


        

宿郁话没完,只见聚灵阵正中心突然散开金『色』的光芒,众人见状不禁退后几步,那金光将整个聚灵阵包裹保护起来,成了一坚硬的屏障,“好家伙,外边刚炸了一个,现在又来一个。”


        

风妖见状偏头看了宿郁怀中昏睡的宿黎一样,:“这是金灵阵,看来并不想让其人打扰此间的妖灵。”


        

“么意思?”宿郁抱着宿黎,让小孩的头靠着自的肩膀睡,“对哦,外边的人过来了,应该过会就到。”


        

白阳真人:“妖管局的就交由老夫去吧。”


        

完又将地昏倒的艾克扶起来:“这小孩天阴属,极容易被鬼怪侵入,这次也是阵灵的法子才让进山来。的我后续也会处理,对了,你们见过一个三元观弟子吗?跟我进山来,现在也不知踪迹。”


        

妖管局很快就赶到收拾残局,困住妖灵的聚灵阵外叠了一层金灵阵,白阳真人跟妖管局简单明的情况,了阵灵升仙,但没有过多去讲宿黎的,跟风妖在这件保持了同步的沉默。


        

外勤组组长:“传中的阵灵升仙居然存在,白阳真人几年未见阵法精进不少,这样的聚灵阵我还是一次见。”


        

白阳真人捋了捋胡子:“你误会了,此间的阵法乃是两位路过的高人所布,我的阵法远不及们。”


        

刚刚那个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黑袍男人,白阳真人一次见这么强悍的剑意,那男人似乎跟宿家的小孩关系挺好的,这聚灵阵也是跟小孩一起布……有些在意地看了眼宿黎,看来这趟息灵山没有白来。


        

可刚刚那个黑袍男人去哪了?


        

宿妈妈抱着宿明,而宿爸爸紧张地看着宿郁怀中的小孩,“摔着没?崽崽饿了吧?”


        

宿郁把刚刚看到的简单跟宿爸爸了:“来的候就看到掉来,那阵灵也不知被谁处理了,应该只是睡着了。”


        

宿爸爸严肃:“我已经通知白画眉门了,还是要做个仔细的检查。”


        

息灵山后续的交由妖管局跟白阳真人处理,风妖给白一念做了个催眠术让忘记息灵山中经历之后才跟着去了宿家,《萌娃》节目组的人醒来后就把节目录制间推迟了,这次山里的歹徒凶狠,台里来通知,把录制间推迟到一周后。


        

回到宿家,宿黎还没醒,匆匆赶来的白画眉给孩子做个详细检查,检查之后直呼神奇。


        

宿爸爸问:“怎么了?”


        

“我还是感觉不到体内的灵力,但是灵脉已经拓宽到成年妖族。”白画眉:“我这么多年一次见两岁多的幼崽居然有这么宽的灵脉,假若修炼有成,必定一步登天。”


        

宿爸爸还是担忧:“可体内没有灵力啊。”


        

白画眉皱眉:“这点我再想想办法,可能是先天残疾导致的体质特殊。”


        

正当宿家众人还在焦虑孩子的问题,宿黎正处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脚底亮着凤凰图腾,周围是粘稠沉郁的黑。而正前方正坐着离玄听,与先前所见的离玄听不同,此的离玄听半边身体被黑暗中伸出来的枷锁束缚着,连靠近都做不到,只能坐在图腾之外静静地看着。


        

这个地方曾在梦里见过一次,那候没能看清离玄听的状况。


        

“这是么?”宿黎问。


        

离玄听:“我不知。”


        

宿黎走过去想接近,却发现自只能在凤凰图腾的范围内走动,完全靠近不了离玄听,停在凤凰图腾的边界处:“刚刚你……还有玄听剑的剑阵。”


        

“吞噬之阵的剑灵及它所带的所有阵法乃是凤凰玉自身的阵法,是你亲写的阵图,也是亲布的阵。”离玄听声音微顿,继续:“凤凰玉自你渡劫失败之际碎成两半沉落凤凰神山,其中一半后来流落到此地息灵山,受息灵山的灵脉滋养。唯一的变故乃是凤凰玉的护阵阵灵出现异心,才会导致息灵山的变故发。”


        

怪不得见到这些阵法阵纹有种熟悉感,原来这阵是当年布的。


        

宿黎闻言一顿:“那你怎么会出现,玄听剑又是怎么回?”


        

“凤凰玉当年护佑我一半神魂未死,你先前所见只是我神魂虚像。”


        

离玄听微微垂目:“阿离,玄听剑早在万年前你渡劫之被天雷击碎,若无你凤凰玉护佑,恐怕我神魂也早在那一击天雷之灰飞烟灭。”剑身被毁,只来得及将剑柄交由宿离所信任的惊鹤,还未护其人,就已然陷入黑暗的沉眠之中。


        

宿黎听着离玄听的话,又茫然又难过:“我不记得你了。”


        

记得万年前的情,记得惊鹤,记得凤凰神山小妖,却唯独忘记离玄听。


        

离玄听笑了笑,想伸出去『摸』的头,却被枷锁牢牢困住,低声又温柔地着么。


        

但宿黎只见唇齿开合,却一句话也听不清,茫然:“我听不见。”


        

离玄听一愣,后敛目微顿:“原来还不能吗?”


        

宿黎不明白,刚想再问几句,突然困意涌,意识陷入黑暗。


        

-


        

等宿黎再睁开眼,发现自已不在息灵深山,而是回到了自的房间内,不知么,回到这里就有种安心的感觉,好像么也不担心。


        

“崽崽?身体痛不痛?”


        

宿黎微微偏头,才注意到儿童床的旁边坐着的父亲。


        

宿爸爸身边还摆着张小桌子,桌开着笔记本正在备课。见宿黎醒了,就把头的工作放,又试了试额头的温度,又『揉』了『揉』孩子的头,“有不舒服要跟爸爸。”


        

“趴趴。”宿黎看着,心中已然了决定。


        

犹豫稍许,开口:“我有话想跟你。”


        

宿爸爸看着儿子认真的目光,心里早已软成一片,微微靠在儿童床旁边,不住『揉』了『揉』孩子的头:“爸爸听着,崽崽想跟爸爸么。”


        

对幼崽认真的目光,接着就听到宿黎『奶』声『奶』气地告诉:“其实我真的是一只凤凰。”


        

“爸爸知。”宿爸爸眼底柔成一片,“等以后崽崽长大形,一定是高大威武的凤凰,到候比爸爸还要高大。”


        

幼崽:“我记得好多情,我不是在涂鸦,那真的是阵法。”


        

完对宿爸爸一如既往的眼神,不禁有些诧异:“你不觉得我很奇怪吗?”


        

“不奇怪。”宿爸爸听着幼崽认真的话,忍不住把孩子儿童床抱起来,“我们崽崽真的很厉害,爸爸的朋友都在夸你,会画阵法,还是传中的凤凰。这件要是出去,外边的妖都要羡慕死了。”


        

宿黎微微一怔。


        

“爸爸都知。”宿爸爸『揉』了『揉』孩子的头,认真地同孩子解释:“无论崽崽是凤凰还是神鸾鸟,都是爸爸的孩子。”


        

“爸爸妈妈跟哥哥都会保护你,看着我们崽崽健康长大。”


        

宿爸爸的声音像是带着催眠咒般,又温柔又让人不禁沉溺其间。宿黎想过很多种答案,但是没想到父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接受。宿爸爸宽大的掌在头轻轻地『摸』着,让一子就回想起还是小凤凰站在梧桐神木,看着其小妖被父母呵护。


        

曾经的非常羡慕。


        

宿黎在宿爸爸的哄睡声中渐渐睡着了,等睡后不久,宿妈妈轻轻脚走进来,见状小声:“又睡啦?”


        

“睡啦。”宿爸爸把宿黎放在儿童床,又给盖好被子:“这孩子刚刚特别认真地跟我是一只凤凰。息灵山里的我打听过了,小风没明,但多多少少能猜到。”


        

的目光停在宿黎身,柔声:“刚出的候我抱着,又小又轻,医跟我先天残疾,可能活不过去了,我当就在想,别的我也不求了,能平平安安长大就好。”


        

宿爸爸一起宿黎小候的就停不来,又是回忆孩子尚在襁褓,又是回忆几个月前一次见孩子站起来走路的激动,把宿黎小到大的了一遍。宿妈妈安静地在旁边听着,不应和着。


        

宿妈妈闻言微怔:“是啊,长大了,还会画阵法了。”


        

“跟我,记得很多,会画阵法。”宿爸爸:“我当心里在想,我儿子真厉害,会画阵法还是凤凰……将来一定是最厉害的妖。”


        

--


        

宿郁隔天起来的候准备学,客厅里父母已经在准备早饭,一扫过去看到幼崽的小碗满满当当一整碗,不免诧异:“爸,这一大碗呢。就算们两个昨天没怎么吃东西,你也不能填鸭式喂食吧?”


        

“别在厨房添『乱』,去看看你弟醒了没?”宿爸爸挥挥把宿郁赶出厨房。


        

宿郁打着哈欠,走到儿童房放轻了脚步。


        

看到靠外的儿童床似乎隆起两块,“不是吧,明崽又爬到黎崽床闹了?”


        

等走近,发现儿童床里躺着两个小孩,另一边儿童床宿明正大张脚睡着觉。


        

宿黎正张开抱着另外一个孩子,整个人半缩着,像是抱着抱枕一样抱着另外一个孩子。


        

宿郁瞪大了眼,转身朝外大喊:“爸!!!!”


        

“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