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宿郁一声惊喊把正在厨房里宿家爸妈给喊了来,  宿爸爸穿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跑到儿童房,就看见自家大儿子还杵在儿童床边,屋里也没发生其他特殊情况,  “大早上嚷嚷什么呢?别吵到你弟弟们睡觉。”


        

宿郁见状微愣,“是啊爸,你来这边看看!!”


        

“明明还是黎崽踢被子了?”宿妈妈走上前一看,发现宿黎的床上居然多了个小孩,  那小孩看起来跟宿黎一般大,此时正被宿黎环抱着,两个小孩睡得非常熟。她一下子就愣住,赶忙招人:“清风清风,  你快过来看看?”


        

宿爸爸这才走上前来,边走边道:“你们小点声,  可别……”


        

“!!!”


        

宿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床周围正站着一大波人,  除了父母哥哥还有惊鹤跟风妖。他微微一顿,  正想问发生什么情况,就注意到自己好像是躺在谁的手臂上,他微微偏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袍的小孩正睡在自己旁边。


        

国外出差马不停蹄赶过来的惊鹤见到这一幕,  沉道:“没有错了,  这是玄听剑灵。”


        

万年前他见无数次,没想到万年后居然又见了一次。可是玄听剑是碎了吗?离玄听自万年前始终就没再出现,  怎么会这个时候以幼儿的姿态出现。


        

“剑灵!?”宿爸爸一愣:“就经常出现在黎崽身边那把剑吗?”


        

那把被称作凤凰的本命剑,时常被自家儿子当抱枕的那把?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风妖听着惊鹤与宿家爸妈的讨论,微微探头把剑灵仔细看了一遍,发现这小孩的脸孔隐隐有些熟悉感,  好像不久前在哪里见。


        

宿黎撑着身子坐起来,低头看着旁边睡熟的离玄听,陷入了短暂的沉,印象里他见离玄听小时候,自己还经常把他抱进兵器库里,只是梦里所见跟现实所见两个区别,明明自己睡着之前离玄听还是原来的模样,睡醒之后就变成小孩子了?


        

宿爸爸正欲伸手去抱,结果一伸手就穿了剑灵,好像留在床上的只是虚影,“这……?”


        

宿黎见状一顿,伸手『摸』的时候『摸』到了冰凉的躯体,“『摸』得到。”


        

众人一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宿黎能『摸』得到他?


        

宿黎却忽然想到之前在那奇怪的空间里,离玄听曾说那块绯玉上携着他的一半魂……他伸手一『摸』果然在被窝里找到快被踢到床角的凤凰玉,他刚把那块玉拿起来,离玄听就睁开了眼,与这一屋子里的人对上目光。


        

最后才把目光放在宿黎身上。


        

“哥哥!”宿明刚睡醒就看到另一边宿黎,扒着儿童床的围栏忍住伸开了手。


        

这时候宿妈妈才道:“都别站在这,我们去客厅里坐吧,崽崽们也要吃早餐了。”


        

宿黎被大人抱着放在地上,离玄听见状便跟着从儿童床上翻下来,他姿态轻盈地落在地上,朝着周围所有人行了一个郑重的礼节,随后才默默跟在宿黎后面。


        

离玄听跟在后面走,余光一直扫着宿家的情况,似乎在认真地观察着什么。宿郁一大早起来受到惊吓,一进客厅看到挂钟才注意到自己要迟到,也顾不得搞清这孩子从哪里来,拎起书包就往外跑,“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学校了!”话刚说完就跑没了影。


        

宿黎跟离玄听没说话,惊鹤主动地挑开了话题:“我来的时候妖管局已经把息灵山基本处理的结果跟我说了,阵灵升仙的事确实出乎意料,还有被守护在聚灵阵内的妖灵,他们说会做具体的措施保护,尽量不让其他修士去打扰。”


        

“深山里出入的修士较少。”宿爸爸又问:“是还有个误入的小孩吗?他是怎么回事查清楚了吗?”


        

“这个查了,他父母比较轻信鬼神之说。因为孩子是阴年阴时出生,担心他命薄,就经常给他戴些阳气重的灵物。”惊鹤继续说道:“阵灵献祭升仙本是邪术,他估计是命格原因也被阵灵召唤才会进入山里,这事妖管局接手了,应该没太大问题。”


        

宿爸爸闻言点头:“那还,回头我再给白阳真人送份谢礼,这次深山里也有他的功劳,听说他保护了少妖族。只是这三元观在y  市,到时候可能要麻烦惊鹤先生替我走一趟了。”


        

作为住在息灵山的大妖,息灵山附近的妖族由他庇护,人族修士出手相助,理应备一份谢礼。


        

“这用。”惊鹤道:“那白阳真人没回y市。”


        

宿爸爸:“没回y市?”


        

惊鹤是听说白一念的事才想去做个收尾,白一念在山里经历的事已经做了催眠处理,去的时候巧撞见三元观关注。


        

“三元观的观主是亲自过来s市劝白阳真人回去,结果老头固执说什么也回去,还托妖管局的关系在你们村小公园那领了个看门大爷的职位。”惊鹤也知道那老头心里在想什么,“我来前三元观的观主已经在跟你们村小公园谈合作,可能要开个分观在这边吧。”


        

宿爸爸:“?”


        

宿妈妈赶忙去给幼崽准备早餐,宿爸爸已经跟惊鹤谈起来家门口即将开人族道观的事。宿明瞪着大眼睛看着坐在哥哥旁边的人,好几次伸手想要去『摸』,结果『摸』了个空,还乐此不疲地凑上去,每一次都是穿离玄听最后扑在宿黎的怀里。


        

宿黎看着离玄听,小孩还是以前那副模样,甚至衣服都跟梦里出一辙,他看了有好一会,离玄听才转过头来看他,问:“怎么一直在看我?”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宿黎忍住问:“跟凤凰玉有关吗?”


        

“嗯。”离玄听扫了其他人一眼,注意到那边在谈其他事情,才道:“此先你身边仅有两件剑身碎片,留在你身边剑影其实只是我的一道意识,但凤凰玉同,两块碎玉合一,我的魂才得以彻底清醒。”


        

他继续道:“但毕竟是神魂,又因凤凰玉现形,所有只有你能碰到我,变成小孩模样能在外边多留一会。”


        

“怎么?你喜欢这个样子吗?”离玄听注意到宿黎的目光,问道:“要我变回去?”


        

“用,这样挺好的。”宿黎微微一顿:“你以后只能这样吗?”


        

“嗯,除非我剑身恢复。”离玄听说完笑了笑:“但也急,能留在你身边已是万幸。”


        

离玄听一身矜贵的小黑袍,长发扎成个小马尾,面孔精致可爱,与宿黎有几分相似。而宿黎却穿着宽大的睡衣,睡衣上小熊印花花哨可爱,与剑灵坐在一起时形成可爱的反差,宿爸爸没忍住多看了几眼,忽然就注意到宿黎手里知何时抓了块玉,红『色』的,被他白乎乎的手握着。


        

家里没这么红的玩具。


        

宿爸爸问:“黎崽拿着那是什么玉?”


        

风妖见状道:“我之前好像在山里见。”


        

惊鹤闻言回头看,一见绯玉脸『色』就变了:“那不是凤凰玉吗!?”


        

“凤凰玉?”


        

“是啊,凤凰玉,据说是每一位凤凰与生俱来的玉,此玉功效极大,传说能抵一次致命伤,有起死回生之效。”惊鹤以前见这块玉,凤凰曾经拿给他看,后来玉就一直放在兵器库里,直至给了离玄听,“我以为这块玉在以前就丢了,之前是玄听剑的佩玉,原来已经找回来了么?”


        

“黎黎明明,吃饭喽。”宿妈妈端着准备好的丰盛早餐。


        

刚喊一声,正在跟惊鹤风妖说话的宿爸爸就看见宿明动作迅猛迈着小短腿跑去,而另一边的宿黎撑着手站起来,也跟着宿明走,刚走了几步又扭过头去看身后还坐在『毛』毯上的离玄听,之后离玄听也站起来,随着宿黎一起走向餐厅里的儿童桌。


        

出现剑灵的时候几个大人默契地没在孩子面前谈这个话题,也没主动去问小孩。现如今宿爸爸看到远处跟在宿妈妈身后的三个小孩,突然感慨道:“其实家里再多一个孩子也错。”


        

陈惊鹤偏过头看宿爸爸,只听见宿爸爸接着说道:“这养剑灵讲究吗?他吃饭吗?哦不对我们碰到他,那他吃什么?灵气,剑气?”


        

宿爸爸说到一半有点头疼,于是问:“惊鹤先生,这养剑灵你有建议吗?”


        

陈惊鹤这辈子就没养过小孩,换在万年前剑灵刚出世的时候,也是宿离大人一手包带,整天就泡在兵器库里,他也搞清楚这剑灵到底吃什么喝什么,“这……等我一会翻翻典籍。”


        

客厅里,宿明自己爬上了桌,坐好之后满怀期待地看向宿妈妈。


        

宿黎现如今修炼的方式同,昨天又消耗大量的灵力,肚子早就咕噜咕噜叫,他带着离玄听到餐厅的时候才想到事,他能靠食物中灵气修炼,但离玄听仅剩下半个神魂,今又是虚影,要何修炼?


        

宿妈妈把宿黎抱上了儿童桌,想去抱离玄听的时候手穿了去,只好收回手问:“我叫你玄听可以吗?剑灵需要吃点什么吗?”


        

“谢谢您。”离玄听微微颔首:“剑灵不食五谷,修炼仅靠剑主。”


        

宿黎饿极了,手已经舀起米糊,刚吃了两口听到离玄听这句话顿时反应来。


        

剑灵依靠剑主,剑主强大则剑灵强大,也就是意味着他平时修炼的灵气除了供己需,还要分一点给剑灵修炼……


        

他以前体内灵力雄厚无尽,现在每天杯水车薪,对外界灵力的感应还极弱……


        

想到此处,宿黎看着桌面上丰盛的食物,陷入了短暂的沉。


        

他微微偏头,发现离玄听正坐在宿妈妈的垫高的椅子上,目光停在自己身上。


        

见宿黎拿着勺子没动,离玄听开口问:“阿离?”


        

宿妈妈去拿了围脖给两个孩子系上,免得米糊掉在衣服上。她忙完之后又拿来一个镌刻聚灵阵的小法器放在离玄听旁边,再看向宿黎时发现孩子的碗里已经空了。


        

宿妈妈见状夸道:“崽崽太棒了!今天吃了好多!”


        

她刚说完,就听见幼崽十分认真,又有点可怜的声音:“麻麻,可以再来一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