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黎早饭吃了三碗米糊,  这让宿妈妈看得眉笑眼开,盛饭盛多了点。吃完饭后宿爸爸就赶去学校上班,而宿妈妈今天早上有工作要临出趟门,  家就只剩下风妖跟陈惊鹤。


        

“妖管局跟说息灵山的事情没到这凶险,不过好在当您在场,不然上古阵灵真的升仙成功,届这息灵山周遭生灵涂炭。”陈惊鹤说一半看向坐在宿黎旁边的离玄听:“而玄听剑灵……”


        

宿黎吃完饭有点撑:“如果没能找到铸剑的材料,  便只能找他当丢失的剑身。”


        

陈惊鹤看向剑灵:“那这……”


        

离玄听注意到陈惊鹤的目光,解释道:“玄听剑沉寂万久,需外界刺激才能察觉一二。”


        

“这不太好找。”陈惊鹤这上万从没放弃寻找凤凰的线索,离玄听也是在他找寻的范围内,  可万过去了,唯一一次有成效,  便是找到宿黎。“不过猜测,玄听剑裂片这事恐怕不能太着急,  息灵山内存在半块凤凰玉这件事也是近期才出现在大众视野,  或许您的降生只是开始,剑随剑主,若玄听剑其他裂片有线索,大抵也出现在您的身边。”


        

陈惊鹤如是建议道:“凤凰大人您只需多留意身边的异常,  其他地方的线索让团队继续留意。”


        

几人说到一半,  陈惊鹤的电话就开始响个不停,日理万机的他好不容易抽空过来待了一早上,  就已经被集团内各种事务缠身,这边刚说完没多久就起身告辞。


        

宿黎坐在原地思考甚久,一边考虑着接下来应该怎修炼,又再思考有没有办法让离玄听重获剑身。了好一,  忽然被周围的声音吸引了注意,他稍稍偏头就看到宿明朝着离玄听扑了过去,小孩的身体很快就穿过离玄听,他还乐不疲地反复穿过,玩开心还咯咯地笑。


        

离玄听敛目,稍稍挪了下位置,免得宿明撞倒身后的沙发边角。


        

他注意到宿黎的目光,“怎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没。”宿黎了问:“发现你好像挺习惯这边的世界。”


        

不像是他,刚清醒过来的候很多东西好奇,甚至还分不清科技跟灵力的区,闹出了好乌龙来。但离玄听人内敛安静,好像客厅任何东西不能引起他的兴趣,唯独跟自己说话的候提几分心。


        

离玄听闻言微顿:“是吗?”


        

宿黎点头。


        

离玄听又道:“其方才问,你旁边放着那东西是什。”


        

宿黎偏过头,便看到自己身边堆积成小山的机器人,边还多了几个新款式,应该是他妈妈这几天放进去的。他有自豪地从中拿出一个,简言道:“教你,这玩意叫机器人,边线路跟们以前的灵路……”


        

风妖去厨房装了两瓶温水,走过来的候便看到沙发上三个幼崽正在说话。宿黎手拿着机器人好似在跟剑灵解释,旁边还有个宿明探头探脑,一人一句地说起来。


        

宿黎指着机器人背面:“现在的人族脑子特好,边的线路比们那候还精巧,还有电池,跟们灵力有异曲同工妙。”


        

宿明手舞足蹈:“能动!还有能飞飞的!”


        

宿黎给弟弟解释道:“能飞的是飞机,遥控飞机不是机器人。”


        

宿明坚持己见:“还有车车!咻咻就跑起来了。”


        

宿黎又道:“那是遥控汽车,也不是机器人。”


        

离玄听夹在兄弟两中间,听着他们有来有回地说着各种玩具,不点下头当作捧场。风妖站在旁边听了一,听着幼崽稚嫩又认真的声音,不禁心中软成一片,他在他们旁边坐下,把『奶』瓶递给兄弟两一人一个,简言道:“早上还没喝水。”


        

离玄听看了风妖手拿着一粉一蓝两个小『奶』瓶,而后宿黎接过粉的那个,十分娴熟地接过咬上,很快脸颊就微微鼓起,没过多久就歇了下去。


        

宿黎说得有口干舌燥,正巧风妖送温水过来,便捧着『奶』瓶吸了两口,这正拿下继续说话,只见坐在旁边的离玄听稍稍伸出手指,戳在宿黎因喝水稍鼓的脸颊上。


        

“嗯?”宿黎微歪着头,似乎离玄听这种行不太理解,以他是有问题要问。


        

离玄听目光微垂,只觉指下的脸颊软软的,好似一戳就破。


        

“哥哥!”宿明捡起掉在沙发上的凤凰玉,“掉啦!”


        

宿黎回过神来,才注意到刚刚揣兜的凤凰玉掉了出来。睡衣的衣兜并不深,平他也没放什东西,他接过宿明手的凤凰玉正着这东西要放哪。


        

坐在旁边的风妖见状张开了手,一条黑绳便出现在他掌心,“黑丝编制成的灵绳,不容易断。你要是担心丢了,不如系在身上。”


        

宿黎到先前见离玄听,这块玉便在系在他的脖子上,他接过黑绳把凤凰玉系上,再由风妖帮忙很快就戴在脖子上,这才放下心来。


        

“要先回去了。”离玄听突然道。


        

宿黎微顿:“回去?”


        

“回玉中休息,你若有事喊便是。”离玄听见宿黎疑『惑』,便解释道:“凤凰玉能养神魂,待在边比待在外边好一。”他说完便化作流光没入凤凰玉中。


        

宿明见状微愣,喃喃道:“另一个哥哥不见啦!”


        

宿黎微微垂眸,低头便能看到颈间的凤凰玉,离玄听没说错,凤凰玉确是养神魂,但玉离得这近,其待在边跟待在外边没多大差,唯一的差就是剑随剑主,离玄听留在外边所消耗的灵力全来自于他的体内。


        

离玄听没明说,但必一定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


        

宿妈妈中午的候忙完工作回来,没见到离玄听的候还问风妖找人,后来听说是回凤凰玉休息才放下心来,她道:“家的儿童桌就两个,刚刚让工作室再准备一个,下次玄听出来可以跟们一起吃饭,妈妈给他刻聚灵阵。”


        

宿明在旁边听着:“麻麻,什是聚灵阵?”


        

“聚灵阵是阵法,等明明再长大一点,们就能学阵法啦。”宿妈妈把孩子抱起来,边走边给他解释聚灵阵是干什的。


        

宿黎坐在一边沙发上,手捧着风妖刚冲的『奶』粉在喝。


        

『奶』瓶很快就见了底,风妖见状微愣:“还要吗?”


        

宿黎点了点头。


        

-


        

《萌娃》节目并没有过多限制跟要求,主要是生活化拍摄,一天是休息日,一天是工作日,两种不同的生活常态获得极大的好评。宿家这组家庭在网上的热度极,先是宿余棠的素人公引起广泛关注,无论是他出『色』的外貌还是在节目照顾小孩小心翼翼的举动颇受好评,再者就是明明没几个镜头却格外引人注意的宿郁,最后就是宿余棠家的保姆帅哥。


        

这一家子帅哥美女漂亮小孩,网友们越看越称神仙一家,热度远超其他家庭。


        

【竟然一个节目的保姆念念不忘。】


        

【保姆帅哥这候不应该开个微博吸吸粉吗!(妹妹担忧)】


        

【果然帅哥美女是英早婚,前还在说任何男人配不上宿女神,现在已经打脸了。】


        

【大哥不配有姓名吗?@萌娃,强烈要求下一期增加点大哥的镜头!】


        

【能卑微求女神发生活照吗?你看人家有,什们黎明木有(大哭)】


        

最近是《萌娃》的热度期,自从节目播出后不少各组嘉宾在网上放出孩子的生活照,来响应节目宣传。网友们从其他各组家庭搜刮不少照片,唯独宿余棠一张照片也没发。就在网友嗷嗷待哺的候,宿余棠po出了一个吃饭的视频。


        

视频是正在吃早饭,两个儿童桌上坐着两个孩子,旁边还有个叠了几层垫子的空椅子。


        

两个孩子吃饭极其认真,宿明正埋头在饭碗扒饭,宿黎则是姿态端正地握着勺子,一口一口地往碗舀,旁边还放着一个空碗。相比宿明的埋头吃饭,宿黎吃饭总抬眼看了下镜头,或者瞥向旁边的空椅子,好像在看什。


        

视频宿余棠问:“崽崽还要吗?”


        

宿黎看了眼旁边的空碗,似乎犹豫了下,再问:“还有吗?”


        

【能!!!宝贝吃多少麻麻给你花钱!】


        

【他看镜头的候死了,好像在冲卖萌。】


        

【小小纪就有偶像包袱吗?还一直看镜头。】


        

【还以黎黎挑食才这瘦,结果一干饭就是三碗?】


        

【完了,开始担心鹅子消化问题。】


        

【人家的孩子,家孩子要是这吃饭就好了。】


        

网上因宿余棠的视频嗷嗷直叫,宿余棠发完微博后就把手机放一边。


        

下午的候,《萌娃》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上门了,一方面是了上次中止的拍摄,说是重新商定了间跟地点,考虑到前半段的拍摄,决定选在附近的村子进行,另一方面是了周末拍摄,顺带跟宿妈妈工作室商议宣传问题。


        

宿黎先前没注意这以至于很多事等到拍摄才知道,这次正好风妖在场,他遇到听不懂的词汇便问风妖是什意思。


        

因外出拍摄中止的事情在网上掀起一阵讨论,后来有关部门‘辟谣’部分网友说法才减少了舆论压力,前两期的播出让几组家庭在网上掀起热『潮』,工作人员过来顺带跟宿余棠确认了后期宣传的事,委婉地提醒宿余棠平可以在微博上晒晒娃。


        

工作人员走的候间已经四五点,宿余棠去厨房做饭,风妖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吹风纳凉。山一到下午就凉快起来,两个小孩穿着薄外套躺在花园的草坪上,宿明躺下来也不安分,见旁边哥哥闭着眼睛在睡觉,总忍不住动手去『摸』哥哥的头发。


        

风妖见状本出声阻止,忽然注意到宿黎新生的头发好像是浅金『色』的发『色』。


        

他微微一顿,又往前看了看,这看得仔细,宿黎新长出来的头发是浅金『色』的。幼崽原先的头发是较浅的黑『色』,长出的浅金『色』头发在『毛』茸茸中尤其显眼,前也有浅金头发,但只是少数,这一次新生的头发是浅金『色』的。


        

宿黎修炼一个周天睁开眼,便见到风妖正盯着他的头发看。


        

他刚问怎了,突然就听到一声熟悉的犬吠声。


        

“汪汪——”


        

犬吠声一下子就引起草坪上几人的注意,宿黎偏头看去就看到院子护栏外来了一只大黄狗,大黄狗嘴叼着一枝树枝,见到宿黎的候激动地抬起前腿靠在护栏上,又吠了几声。


        

宿黎微怔,怎过来了?


        

“怎了?”屋宿妈妈听到声音出来,便看到蹲守在院子外边的大黄狗,她见到这狗有点熟悉,好像前在哪见过。


        

宿黎从草坪上爬起来,几步跑到院子护栏边,刚伸手大黄狗就把头凑过来往他手心蹭。


        

大黄狗蹭了几下,而后把嘴咬着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在宿黎的手心。


        

这是他先在息灵山布阵用的树枝。


        

先前他们所去的风景区离宿家几乎跨了好几座山,看这来的方向也不是走公路,那就是顺着山一路找过来的。宿黎见到嘴的树枝,看到那树枝前端鲜红未去的痕迹。


        

他在大黄狗体内留下了凤凰印记,这小家伙往后修行皆有他庇护,留在聚灵阵附近适合修行,可没到他跋山涉水过来,把他布阵的树枝送了回来。


        

“你特意送回来的?”宿黎问。


        

大黄狗汪汪了两声,又在他手心蹭蹭。


        

宿妈妈出来的候就看到幼崽蹲在院子边跟大黄狗玩,幼崽手短,一人一狗隔了个护栏,那大黄狗却铆足了劲往挤,硬是把头塞在幼崽的手心,见幼崽的手没动,又自己主动蹭了蹭。


        

“这不是先前小公园那只吗?”宿妈妈认了出来:“这跑了多远过来啊?”


        

大黄狗有了凤凰印记,但见到宿妈妈的候还是有害怕,可怜兮兮地呜呜了两声。宿妈妈赶紧把院子外的阵法撤了,把门打开把大黄狗放了进来,“小家伙,快进来吧。”


        

宿明见到大黄狗的候瞪大了眼睛,迈着小短腿跑到旁边,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要上前去『摸』。大黄狗也是懂人『性』,乖乖地伏低了身体趴在宿明的面前,供面前的小妖崽抚『摸』。


        

“麻麻!狗狗!”宿明激动道。


        

宿黎手还拿着树枝,这树枝他而言其已经没有什用,留给大黄狗可以给庇护,至少一妖族因树枝上的血而选择不靠近,他把树枝放在大黄狗面前,简言道:“这个给你。”


        

大黄狗:“呜呜。”


        

宿黎认真道:“给你就是给你。”


        

宿妈妈见到两个孩子在大黄狗身边,忍不住拿手机拍了一张发到家族群。


        

拍完照片又觉得不够体现幼崽们的可爱,于是录了好几个短视频。


        

--


        

宿郁今天一整天上课心不在焉,难得上课没追着师问问题,这让他的英语师有震惊,下课的候还特意把宿郁喊去办公室做辅导,办公室的师们见状不禁也多说几句,在他们教过的学生,没有比宿郁认真学习的,但是怎教提不起他的成绩,师们是既心酸又郁闷。


        

听说这次白昀给他补课总算把成绩拉上来,可把办公室的师激动坏了。


        

英语师道:“不能因有点成绩就松懈,有不懂的可以来办公室问们,下周考试们努力努力争取再进步一名?”


        

宿郁:“你可以有点信心,白昀说这次可以进步三名。”


        

英语师闻言道:“好好好,师等你的好消息。”


        

宿郁在办公室备受关怀后才离开,刚出门就撞见季铭。


        

季铭道:“总算出来了,要去书店吗?白昀说的那几本练习册好像进货了。”


        

他说完见宿郁在发呆,又道:“你今天怎不在状态?吴训你了?不该啊,他宠你快宠上天,这次英语进步他逢人就说……”


        

“你不懂。”宿郁深深地看了季铭一眼,叹气道:“不去了,今天要回家。”


        

季铭感到莫名,正说什,就看到正走着的宿郁刷了下手机,就停在原地走不动了。


        

“怎了?不是回家吗?”


        

宿郁看着vx群的照片跟视频,面两个弟弟正跟一只长相有点熟的大黄狗玩耍,突然道:“家养狗了。”


        

季铭闻言一愣:“养狗!?你家养猫养鸟还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