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爸爸是回家之后才知道家里多了只狗,  还听风妖提起这狗在息灵山曾帮助了宿黎,他闻言颇惊,没想到这么小小一只妖兽居然懂得报恩。宿明出乎意料地喜欢大黄狗,  还特意拿出自己的小皮球到花园里逗它玩。


        

“要不咱们把它养了?”宿爸爸道:“养只妖兽也没什么,妖管局不是还提倡妖族帮协兽族吗?难得明崽这么喜欢。”他着不远处坐在草坪上跟大黄狗玩耍的宿明,心中更坚定要养狗:“反正我们家也宽敞,这小家伙刚刚开灵智,  也不难照顾。”


        

事情一定下来,宿家父母就开始准备养狗事宜。


        

风妖准备下班回山里,宿黎在旁边跟他叮嘱聚灵阵的事,风妖的住所正巧离妖灵所在的聚灵阵不远,  这些天聚灵阵有变动都是风妖转达给他,有什么问题也是通过传音符联系。


        

宿郁放学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院子的大黄狗,  他还因为早上弟弟床上多了个孩子的事纠结了一整天,差点以为父母背着他生了三胎,  结果那小孩的事还没解决,  家里突然就养起了狗:“这要养在院子里吗?”


        

宿爸爸正在量尺寸准备做狗窝,花园地方宽敞正巧能放个大狗窝。


        

宿郁见状赶忙去院子另一角把上次的狗笼拿来:“爸,还有这个。”


        

宿爸爸看到这个狗笼就来气:“这玩意你怎么还没丢?”


        

宿郁:“这不是派上用场吗?我可是斥巨资买的。”


        

当初本来想用来做鸟别墅,鸟别墅没做成,  做个狗别墅也好啊。


        

宿爸爸:“那笼子太丑了,  你搁花园里放这个狗笼不觉得奇怪吗?”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不会啊。”宿郁理所应当道:“多漂亮啊。”


        

宿爸爸看了宿郁一眼:“你妈的审美也没差,怎么换到你这来就变了?”


        

宿郁:“你这叫代沟,  年轻人的想法你怎么会懂?”


        

宿黎到宿妈妈端着吃食放到大黄狗面前时才意识到家里真的准备养大黄狗。宿妈妈见大黄狗吃得正香,内心更觉得它好养,便问两个孩子:“崽崽,我们要给它取个名字。”


        

取名字……?


        

提到取名,  宿黎脑子就一片空白,现下手边也没有其他竹简供他凑字。


        

宿明想了想,兴奋道:“大黄!”


        

“大黄不错哎。”宿妈妈向宿黎,“崽崽有其他想法吗?”


        

宿黎点点头:“大黄。”


        

于是大黄狗的名字就定下来。不远处的宿郁闻言就道:“妈,兽族要疫苗吧?我听我同学说养狗要疫苗做驱虫……”


        

宿黎触及到知识盲区,问宿妈妈:“麻麻,什么是打疫苗?”


        

--


        

隔天醒来较晚,宿黎起来的时候宿明已经睡醒了,儿童房外边隐约传来宿明的说话声。宿黎自己了下儿童床的高度,决定扶着床边围栏自己下去。他现在的身体比赶来的时候好太多了,能跑能跳,爬高爬低也没问题,只是偶尔控制不了平衡。


        

儿童床为了方便小孩下床还做了垫脚的地方,宿黎小心翼翼地翻身下床,等到脚稳稳落在地上才松开紧握着围栏的手。他走到门边,瞧着比他人高的门把手,跑去挪了小椅子垫脚开门。


        

风妖本来在客厅里照顾宿明,听到门把手的声音才反应过来,偏头就到从儿童房门后走出来的幼崽。幼崽的头发『乱』糟糟的,好几戳头发还翘着。宿妈妈大老远到情况,赶忙走过来把宿黎抱起:“我的天,崽崽你自己下的床吗?”


        

宿黎应了声:“嗯。”


        

宿妈妈抱着他亲了两口:“崽崽好棒。”


        

两天他跟父亲坦白了凤凰的事,本以为家里人会因此对他态度不同,可没想到一觉睡醒还是原来的样子,甚至他父母照旧也把他当做小孩看到,饭吃多就夸,走路跑步玩游戏也夸。


        

宿妈妈道:“黎崽今天睡得最晚,玄听很早就起来了。”


        

宿黎听到玄听的名字时微微低头看着自己颈间的凤凰玉,而宿妈妈抱着他往厨房走,刚进厨房就到正在大展厨艺的宿爸爸,以及在宿爸爸旁边站着的离玄听。


        

离玄听还是小孩模样,身高跟宿黎差不多,为此宿爸爸还贴心给他拿了椅子垫脚。


        

一大一小在站在厨房里,小锅中的米糊冒着热气。离玄听看得极其认真,目光一直停留在宿爸爸拿勺子的手上。


        

“崽崽醒啦?”宿爸爸偏头:“等会哦,爸爸快做完了。”


        

离玄听微微偏头,从椅子上跳下来,站在宿妈妈旁边仰头看宿黎。宿妈妈把宿黎放下:“跟玄听去玩,一会妈妈喊你们吃饭。”


        

宿黎昨天积攒的灵力很多,但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已经消耗过半。除了一些他修复身体需要的灵力,剩下的灵力应该是供给了玄听剑灵。说起来有点奇妙,明明对离玄听的记忆很淡,却总忍不住关注他的一切。


        

吃完饭后宿爸爸带两个小孩去花房修炼,离玄听也跟了过去,花房里多了个小垫子。宿黎一进入修炼就顾不得周围的情况,周围大气中的灵气缓缓进入他的体内,很快就沉浸在修炼的世界里。宿爸爸看两个小孩都进入状况,偏头看离玄听时,也发现他闭上了眼。


        

宿爸爸轻手轻脚地站起来,小心推开花房的门走出去,让风妖帮忙着点孩子,很快就到仓库里翻东西。


        

宿妈妈见状道:“你怎么还没去上班?”


        

宿爸爸很快就把两天收的快递拿出来:“崽崽不是对物理书很兴趣吗?之我宿郁的小同学教崽崽做算术题,我就想着网上买点启蒙的书过来给崽崽。”


        

这学习启蒙也要循序渐进,虽然黎崽很聪明,但一下子就去理解那些晦涩难懂的物理书其实很容易走歪路,白昀的课外书更偏向于中高阶,宿爸爸便想着买些基础的入门书,好让崽崽入门,这样去那几本物理书才能容易些。


        

宿爸爸把书找出来,拿布把书封面擦干净,才把这些书放在宿黎经常阅读的小书架上。忙完这些他算去学校上课,刚走到院子忽然看到花房外的情况。


        

花房窗户、门外及屋顶栖落着各各样的兽族小鸟,清脆的鸟鸣声在院子里回『荡』着,高空中还有不少鸟徘徊着。院子里的大黄安静地趴在地上,目光一直盯着那些小鸟,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


        

宿爸爸不禁停住了脚步,强大的妖族天生带着威压,这威压会让低阶的妖兽族不敢靠近。但他曾在典籍中看到相关记载,说是上古时期,也有妖族深受妖族兽族的爱戴,尤其是他们修炼的散发出来的亲和力,远强大于血脉与生俱来的威压,为万千生灵喜爱,也受天地的宠爱。


        

“凤凰是百鸟之主。”宿妈妈不知何时走到院子里,“这些小家伙都是被黎崽吸引过来的。”


        

宿爸爸沉默了会,道:“回头得跟惊鹤先生说一声,黎崽是凤凰这件事莫要宣扬出去。”


        

他笑了笑道:“现在还是只小凤凰,我们得保护他健健康康地长大。”


        

-


        

宿黎修炼完的时候睁开眼,发现周围的灵气好像充盈不少,他起身站起来才注意到花房玻璃窗排排站着的小麻雀,忍不住走了过去。


        

小麻雀们见他过来也不慌张,甚至还有几只大着胆子想要往宿黎身上跳,同贪恋他身上的气息一般往他身上蹭,还有两只因为想抢占宿黎头顶的位置打起架来。


        

风妖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场面,见到宿黎的头发上顶着两只小麻雀,竟有不可言喻的可爱感,于是站在门边了许久,等到宿明醒过来去扑鸟的时候,他才手忙脚『乱』地拦住宿明,顺带着保护宿爸爸花房里一众珍贵的花草树木。


        

修炼过后就到屋里休息,三小孩到玩具房后,风妖去准备解馋的小零食。


        

而玩得很疯的宿明一到屋里就开始犯困,很快就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宿黎本来正跟着离玄听说话,到宿明躺在毯子上睡着了,于是跟离玄听道:“等我一下。”


        

离玄听点点头,便看见宿黎迈着小短腿走到旁边堆放枕头被子的地方抽出一条小被子,双手抱起被子,被子将他的脸完全挡住,只见那团被子底下的两条腿动了动,摇摇晃晃地抱着被子走到宿明旁边,随后拉着被子一角给宿明盖上。


        

宿黎给宿明盖好被子才走过来,见到离玄听还在看他,于是问:“怎么了?”


        

离玄听如实道:“第一次见你这样。”


        

宿黎觉得这个回答有点奇怪,什么叫第一次这样?


        

他正欲从旁边书架抽出书来,便看到新放进书架的新书,顺手就把那几本书抽了出来。


        

离玄听见他拿了基本类似书的东西出来,而后又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一个小白板,铺在地上就准备写写画画。他疑『惑』问道:“这是?”


        

“这是现在人族弄出来的东西,叫做物理,跟我们那时候的灵路很像。”宿黎把书摊开,发现新书上的线路跟图文解释更浅显易懂,原先他这些都要花时间去理解,他微微一顿:“你这样……”


        

风妖跟宿妈妈过来的时候,便看到玩具房里两个孩子凑在一起,面前的『毛』毯上摊开摆着书,宿黎正认真画着图,边画还在给玄听解释什么。


        

宿妈妈见状道:“学习呢,我们不要扰他们。”


        

风妖低头着手里一盘零食,只好道:“那我过会再拿进去。”


        

-


        

周末的时候出去补拍综艺第三期的镜头,原先是在风景区拍摄,后来因为风景区近期整改,改到了场景相似的息灵村小公园。宿黎一大早就跟着宿家爸妈出门,到小公园的时候正巧到在大榕树底下纳凉的白阳真人,他换下了原先的道袍,穿了一身简单的布衣,正站在几个老人家后边人下棋。


        

小公园新来的门大爷的事已经在息灵村传开,一听说这大爷学道的,一下就赢得息灵村一众中老年人的喜爱。小到买房买车娶媳『妇』,大到看风水,连着这平时下棋,息灵村的老人们也爱问白阳真人的意见。


        

“白老师,这步棋怎么……”遇到困局的老人正想问问白阳真人,只见原先站在自己身后的真人已经抬步走向另外一边,正拱手作揖跟宿家招呼,而宿老师也回了个礼。


        

今天有节目组要来村里拍摄,好多村民都来围观,老人见白阳真人跟宿家父母的关系好像还不错,见状有些诧异,交头接耳问道:“这宿清风老师难道也学这个?”


        

“说什么呢?宿老师教书的,人家哪信这个。”


        

“现在年轻人都不信,老跟我说要信科学,他们当老师的就是教科学的。”


        

……


        

节目续接上一段捡道具换午餐,吃午餐的时候宿爸爸做的烧烤,烧烤的食材是节目组提供,但是宿爸爸还是存着私心烤了点带灵气的肉,香味飘『荡』到整个草坪上,连着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吞口水。


        

宿明闻到香味就没忍住,一直在旁边扒拉着宿爸爸的裤子,好几次探头想要去烤炉边都被宿妈妈按了回来。


        

宿明催促道:“你快一点啦。”


        

宿爸爸:“不急不急,这个没熟,等爸爸烤完。”


        

宿黎头一次吃烧烤,这味道跟他家里吃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他安静坐在小马扎上,眼神一直不离宿爸爸手里的串串,肚子好几次咕噜咕噜地叫。


        

宿爸爸还没烤完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小崽子已经完全忍不住,甚至旁边帐篷还有其他家庭来问宿爸爸烧烤的配方。他一人一串分给两个孩子,宿明拿到手呼呼吹了两下就狼吞虎咽起来,宿爸爸看了直笑:“明明吃慢点,不知道我的还以为我早上没喂你呢。”


        

他说完向宿黎,只见宿黎拿着烧烤看了一会,似乎不太确定要何下口,微微偏头观察着宿明怎么吃,确定下来才把肉串放到嘴里,刚入口就直吸气,吐着舌头呼呼地吹。


        

“崽崽,烫到了吗?”


        

脆脆的『奶』声回道:“烫。”


        

幼崽即便被烫到,目光还是停留在烧烤上。


        

宿爸爸看见幼崽似乎吸了口水,这次学着宿明鼓着脸颊吹了吹,才小心地咬了一口。


        

肉并不用怎么嚼,带着与众不同的风味,入口又焦又香,咬下去肉是嫩嫩的。宿黎第一次吃到这样的肉,即便里边大多都是没有灵气的人族食物,但也比他以往吃过的肉好吃百倍。


        

宿爸爸手上不停地翻着其他的肉串,旁边的小马扎上两个小孩正安静坐着吃肉串。


        

他得空问道:“崽崽,好吃吗?”


        

宿黎的脸颊鼓了起来,里边塞满了肉,模糊不清地应道:“好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