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章


        

宿郁信邪,  走过去一看发现弟弟真默写乘表,而且写得还极其工整,“真假?”


        

“我看能做两位数加减,  就想着教乘。”白昀把刚刚草稿纸拿来,上边是两道简单乘题,“我给举了几个例子,就能会做题了,  就想着把乘表写来教。”


        

宿郁看了一会,问道:“崽崽,乘七得多少?”


        

宿黎停下默写手,回道:“一四?”


        

这个名叫‘乘’算术方式其实跟那时候听说人族‘数’有相似,  只是乘表把们那时候‘数’总结起来,变得好记了些。一开始还反应过来,  白昀说了几次才理解过来,再加上天生过目忘,  背个算术表是难事。


        

宿郁又问了几题,  见宿黎是真如实答来,而是单纯死记硬背,得承认两岁多弟弟其实是小天才,“你都会了?”


        

宿黎头:“会了。”


        

白昀看了下宿黎『摸』来乘表,  笔迹也像是寻常小孩那般字圆歪曲,  除了刚开始写时候有歪,之后越写越工整。宿黎好像太习惯拿圆珠笔,  写了一会,就能从生疏到熟练,只需要几笔之间试探。


        

“黎黎,我们试下这道题。”白昀写了个变式草稿纸上,  是个位数跟位数相乘,然后跟宿黎简单说了下解,“道理跟乘表差多,你试试看?”


        

宿黎看了一会,似乎理解了下式子,笔写下了答案。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写完之后注意到宿郁看神分复杂,微微一顿:“错了吗?”


        

宿郁沉默了会:“……”


        

“你还会心算?”


        

“什么是心算?”宿黎提疑问。


        

白昀简单解释了下什么是心算,见到小孩了头,也知道听懂有。


        

宿郁拿手机:“等等我先给我爸打个电话。”


        

季铭一拍手:“天啊,我见到了活天才。”


        

宿黎会做乘事引起了个初中生思考,纷纷一旁讨论天才教育问题。宿黎见其人注意力自己身上,于是翻着旁边书打算继续给离玄听讲‘字’,却听见离玄听突然说道:“刚刚靠近你那个人族小孩,身上有股很奇怪味道。”


        

人族小孩?


        

宿黎瞥向旁边两人,“季铭?”


        

“是,是开始靠近你那个少年。”离玄听声音带着几分确定:“那股味道很熟悉,倘若我有猜错,应该是龙味道。”


        

宿黎闻到任何妖味,听到离玄听这么说顿时感到诧异:“白昀?你确定吗?”


        

“玄听剑剑身由龙骨为基,我对这些气息较为敏感。”离玄听沉默了一会才道:“味道很淡,应该是接触过某样东西。”


        

白昀原本以为教小孩学乘还需要一段时间,想到刚讲了个开头,宿黎就会做了。把草稿本收起来,忽然注意到旁边小孩一直看着,微微一顿:“我下次过来给你带别书,好吗?”


        

小孩看着:“好。”


        

宿郁帮了很多忙,教弟弟学习也是难事,何况还是这么讨人喜欢小孩。


        

白昀忍住伸手『摸』了『摸』小孩头,忽然注意到小孩头发里居然有好些白头发:“宿郁,你弟这么小就长白头发了?”


        

宿郁还沉浸弟弟会背乘表惊天事实中,闻言便道:“奇怪啊,我妈跟我都是白『毛』。”


        

“什么意思!?”季铭回过神来:“我之前就想问你,女神是是有欧美那边血统,我看着她眉好像特别!还特别立体。”


        

“哦,算是吧。”宿郁想了想,神鸾鸟应该也算是特别血统。


        

季铭仔细看了下宿郁头发:“你说你家是白『毛』,就国外那种金头发吗?看来啊哥,你这头茂密黑发居然是染。”


        

因混迹人类社会常年以黑发示人宿郁:“哦,你羡慕来。”


        

季铭:“……”


        

知道为什么就好气啊。


        

宿爸爸回家时候听说这件事非常惊讶,见到白昀草稿本上字迹跟习题才回过神来,抱住宿黎猛亲了好几口才松开,然后把草稿本上习题po上了朋友圈。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陈惊鹤那边,听说凤凰大人对人族课业非常感兴趣,陈惊鹤连夜就把小学到高中所有课本练习册打包送到了宿家,甚至打电话跟宿爸爸讨论起孩子专业选择。


        

宿郁见到这个状况有反应过来,问道:“你们要要这么夸张,知道还以为是小说情节呢。”


        

“你弟学习人族课业这么优秀,就应该随着兴趣爱好进行下一步培养。”宿爸爸把陈惊鹤送过来书搬到儿童房去,边走边道:“你弟跟你一样。”


        

宿郁瞥了坐沙发上宿黎一,而后把自己手里单词本递过去:“崽崽,这个念一念?”


        

宿黎微微探头,看到好几串字符中夹着熟悉简体文字,于是挑着字念来。


        

宿郁放下心来,朝着宿爸爸喊到:“爸,崽崽会英语!”


        

综艺录制照旧进行着,宿家热度也逐渐上升,少网友都宿余棠微博底下求新萌娃态。然而宿余棠微博发是那种可爱照片,偏向是自豪型家长,比起发照片,爱发儿子今天达成了什么成就。比如今天晒了两张照片,一张是明明涂鸦,一张是黎黎算术本。


        

宿明画画是受到了哥哥宿黎影响,因为宿黎画阵跟电路图次数上升,宿明便对画画开始感兴趣,每逢宿黎画电路图时候,就旁边用蜡笔跟着画。一开始画真怎样,颇有哥画阵时潦草,等到后边越画越好,宿爸爸一高兴就买了好几箱蜡笔颜料丢家里供孩子挥霍。


        

比如po上微博涂鸦画是家里大黄狗,用蜡笔,画起来既可爱又俏皮,连着『色』彩选择都焕然一新。而宿黎那张是做乘练习题,题目是陈惊鹤找到,有些是小学题目,有些是课外衍生奥数题,宿黎一开始做起来有慢,等解决了几道题目后就豁然贯通,速度越做越快,正确率还高。


        

宿爸爸朋友圈里每天都晒娃,宿妈妈也忍住,于是就把孩子近期成就放微博上。


        

【明明涂鸦好像正常多了,而且画起来好可爱。】


        

【哈哈哈哈哈这次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夸了。】


        

【楼上什么意思,我家黎黎画‘花’好看吗?】


        

宿余棠微博底下还有少拿到宿清风vx,只能蹲微博守着阵图新道修,见状纷纷底下为宿黎‘画作’正名,还留言让宿余棠多发一。这件事传到工作室,小林想到微博上评论底下一次吵架是因为两个孩子画作,尤其是有些玄学博主,就像是被请来水军,对着一张『乱』七八糟线条都能狂夸半天。


        

这些都是小打小闹,两个孩子成就有目共睹,多是云家长们自豪与欣慰。


        

夹杂一众评论底下,突然有人对宿黎写乘题提质疑。


        

【我记错话?黎黎才两岁多吧?图片中题目弟弟之前做过,是小学年级奥数题,营销天才人设这么夸张?】


        

【我相信神童说,你说四岁我还能勉强信信,是两岁多???逗我?】


        

【对……看着一群人狂夸我还挺『迷』『惑』。】


        

【这么小孩子就让做奥数题?太好吧。】


        

【之前节目里也有播,看到屋里有些奥数书物理书时候我还以为是哥哥,是还有个上初中哥哥吗?】


        

因为这拨人评论底下讨论以及自发热度讨论,很快就把这个相关话题顶上了热搜,上热搜就引来了多讨论度,冲着‘天才儿童’说少人就赶过来看情况。


        

正巧当晚《萌娃》新一期播放,节目也有宿黎做题镜头,考虑到正片原因,里面只有一小段,于是趁着热度又放了个花絮,把宿黎做数学题镜头放了上去。


        

镜头里宿黎正坐小书桌前写题,旁边还坐着大哥,一大一小安静地学习着。花絮镜头是固定镜头,也是个连续镜头,镜头正巧拍到一大一小两人书本上,宿郁缓慢地写着英语题,而宿黎白乎乎小手握着笔,草稿本上写了几笔运算,很快就写下了答案。


        

画外音导演问道:“黎黎会做乘啊?”


        

宿郁回道:“会啊,乘表都会默写。”


        

之后节目组还特意补了一个宿黎默写九九乘表视频。


        

【前面那个说父母教小孩背答案过分了吧?】


        

【一四还能背,过程还有乘表背了吧?】


        

【绝了,我小学背乘表背了好久呢!】


        

【别说……我考试带笔盒还得带有乘表笔盒。】


        

【怎么所有人都关注黎黎,大哥好帅!】


        

【感,大哥粉终于能有新镜头看了。】


        

【难道只有我注意到大哥单词拼错了吗……】


        

视频刚发久,陈惊鹤就转发了微博,顺带还补上一个宿爸爸朋友圈视角写题图,一下子引起其网友注意。


        

【卧槽!?陈惊鹤?】


        

【楼上孤陋寡闻了吗?看看节目组大冠名商是谁吧。】


        

【所以宿老师跟陈惊鹤居然是好朋友吗?视频里还有陈惊鹤!】


        

【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一季萌娃经费这么足了……】


        

“惊鹤先生刚刚打电话过来问我能能发视频。”宿爸爸道:“然后挑了很久,找了上周黎崽做题旁边辅导视频发上去。”


        

节目组因为考虑投资商原因把陈惊鹤节目中现镜头剪了,后来陈惊鹤还特意让人委婉提醒了下,结果节目组是个谨慎,愣是一镜头也放去。


        

宿妈妈微博上图片也就是小学简单奥数题,涉及到乘还是简单加减乘,存两位数以上乘。她看着网上议论,疑『惑』道:“崽崽做也就是简单加跟乘,这都夸张?”


        

们还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发简单题目计算过程,要是发两位数乘,那网友岂是疯。


        

哦还有电路图,那个夸张呢。


        

“节目组也发了花絮视频澄清,等会再让工作室发个视频澄清就行了。”宿妈妈把这东西放后,“宿郁,你笔袋里东西拿齐了吗?还有水瓶得带透明,明早让你爸爸给你泡提神『药』水……”


        

宿郁还临时抱佛脚背单词,刚听完父母一系凡尔赛发言,“妈,我是需要靠提神『药』水人吗?!你对你儿子多信心行行?”


        

宿黎坐旁边帮把橡皮之类『乱』丢东西放进笔袋里,刚把一张提神小符咒塞进笔盒就被宿郁发现,抬头就跟宿郁小瞪大。


        

宿黎心虚地想把小符咒拿回来,就被宿郁截胡正着,只好把小符咒递给:“给你。”


        

宿郁面无表情地打开符咒一看:“黎崽,能丢哥哥笔袋,带纸条是要当作弊论处。”


        

这边刚把宿黎符咒拿来,另一边宿明就已经把大幅画作想塞进宿郁书包里。


        

宿郁见状过去把宿明拎起来,然后把塞进去涂鸦拿来,把书包翻过来一倒,就倒大大小小好几张符咒,甚至书包夹层里也塞了几张。


        

宿郁:“……”


        

那些符咒上好几个字迹,有爸,有妈,甚至两个弟弟都有。


        

宿爸爸道:“书包带进考场,你就当考前提提神。”


        

除了宿家父母,还有族里长辈也打电话过来问候,还说考上也事,实行就捐两栋楼去私立高中读。


        

很快就到了隔早上。宿家一家人早早起了床,宿爸爸还特意换了辆房车准备陪考,把双胞胎衣服玩具往上边一放,还准备了各种食物,大有一家去郊游趋势。


        

因为是到镇上考试,车里还载着季铭跟白昀。


        

季铭刚上车就懵『逼』,“哥,我们是去考试对吗?我怎么你家见过这车……”


        

“我妈拍戏用。”宿郁咬着面包继续看书:“怕我们中午来回麻烦,我爸就说车里休息好了,那边拉开就是床。”


        

季铭注意到角落里放着袋子,里边红『色』东西『露』了来。


        

见着有熟悉,问道:“郁哥,那边袋子里放东西是什么?看起来有像是横幅料子……”


        

横幅?


        

宿郁回过神,看到角落里袋子。


        

奇怪,之前好像这个袋子来着?走过去把袋子拿起来拆开一看,里面果然是刚做新横幅,一摊开就看到红底黄字,上边以端正字体写着一句话——


        

“祝贺宿郁、白昀、季铭马到成功,勇夺佳绩!”


        

横幅后边还贴着张小黄符,上边明显就是弟宿黎字迹。


        

季铭:“?”


        

宿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