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东面有一个学生书店,坐落在镇中学门口,老板是个开书店是十来年的中年人,经常拿着小板凳坐在门口大树下纳凉喝茶。这段时间学生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放暑假,书店的生意相较平时要冷清一些,这会他刚泡了茶,就见到一辆熟悉的自行车停在门口,老板见状微愣:“这不是宿郁吗?又来买练习册啊?”


        

“嗯,之前买的做完了。”宿郁把盖在宿黎头上的帽子拿下来,伸手把他微乱的头发抓了抓,然后才把宿黎放到地上。


        

老板从宿郁一过来的时候就注意他车头好像坐着人,这走近一看发现是个面孔跟宿郁有点相像的小孩。小孩长得精致可爱,鼻尖有一横迹,应该是刚刚帽子压的。只见宿郁把他放在地上,小孩踉跄两步就坐下地上,老板正巧离得近,就帮着把小孩扶起来,帮着拍掉裤子上的灰尘,问道:“这你弟弟啊?长得真像。”


        

他见小朋友皱着眉头,好奇问:“小朋友,这是怎么了?”


        

宿黎伸手拍了拍屁股,简言道:“屁股痛。”


        

宿郁:“坐久了正常。”


        

宿黎:“……”


        

老板:“你这也不给你弟弄个儿童座吗?前面拐角有家自行车店有卖。”


        

宿郁嘴上说着知道了,而后让宿黎拽着他裤子便进了书店。书店宽敞,最外层都是卖文具的,到里边才是书。宿黎第一次来书店,刚进去就移不开目光,尤其是里边那一排排高大的书架,他粗粗扫了一眼,都是他没见过的书。


        

“往这走。”宿郁见宿黎的目光好似在前边摆在文具旁边的玩具走神,于是把他的头掰正过来,“门口那些都是骗小孩的。”


        

一大一小进了书架区,宿郁就开始看翻找高中相关的练习册。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宿黎个子矮,只能看书架底层的东西,他走走停停,发现这些课程的书他看着名字也不能理解到底是哪一方面的书,很快就到了一略高的小柜附近,旁边还坐着几个人似乎在看书。


        

他扫了一眼,见有个女孩正在挑书,便好奇地抓柜子边缘踮起脚看,入目便是《霸道总裁爱上妖》、《痴心妄想》、《酷拽校草》等一系书,字他勉强认得,就是不懂这些是哪个科目的书,好像这旁边看书的人都在看这个。


        

旁边的女孩听到声响,偏头就看到一身材高大的男生,他穿着松松垮垮的外套,身材修长挺拔,头顶的帽子反戴着,露出俊朗的侧脸,手臂夹着两本练习册,似乎正在旁侧的高中区选书。


        

她微微脸红,正欲收回目光就看到男生旁边还站着个小孩,小孩还没男生腿高,身上穿着可爱俏皮的小鸟t恤,露出来的手臂白白嫩嫩特别可爱,此时他正踮着脚,伸手胖乎乎的手想去够柜子上的小说,奈何手短只能摸到封面。


        

“来,是要拿这本吗?”女孩把离小孩最近的书拿给他,是本小说,还是校园小说。


        

宿黎微微一愣,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这时候在旁侧挑练习册的宿郁回过神来,见状把宿黎手里小说抽了出来:“酷拽校草?行啊黎崽,年纪轻轻就想当校草了?”


        

宿黎问:“什么是校草?”而且酷拽是什么意思?


        

这些是语文的课外书吗?


        

宿郁:“……”


        

他把小说放回原来的位置:“总之这不是你现在能看的东西。”


        

宿郁很快就挑完了书,临走前拿了两本图画书,朝着宿黎说道:“黎崽,走啦。”


        

宿黎意犹未尽地跟在宿郁身后,伸手拽着他的裤子,时不时还回头望着后边的小说区,“那些是什么书啊?”


        

宿郁:“都说是你不能看的书了。”


        

宿黎问:“为什么我不能看?是很难吗?”


        

宿郁:“是你年纪太小。”


        

宿黎道:“我年纪不小了。”


        

宿郁:“行吧小屁孩,下次带你来再买。”


        

女孩看着一大一小准备离开,小孩拽着哥哥的裤子,走两步回次头,要么就是一直在看周围的东西,好像对什么都很有兴趣,忍不住拍了下两人的背影,然后分享给小姐妹:在书店看书的时候遇到一个帅哥带弟弟,小孩超可爱!!


        

刚出书店门口,宿郁就注意到小孩停了下来,似乎不愿意再往前。


        

“干嘛?我们还得去找白昀呢。”


        

小孩微微抬头看他,声音可怜兮兮:“哥哥,能不坐自行车吗?”


        

-


        

白昀的家在息灵村小公园附近,两人从镇上书店拐回来又花了十来分钟时间,刚下车宿黎就站定不动,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走了。宿郁只好把小孩抱起来,走进白昀家的小巷子,忽然就注意到巷子门口站着一个穿黑西装的人。


        

宿郁一顿,他记得刚进来前好像是在路口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白昀家有人过来了?


        

宿黎打量着四周的小巷,最后目光停在白昀家上,没过一会屋里就走出个穿着鲜丽的男生,旁边还跟着白昀。


        

男生道:“你外公还是希望你能回城里,留在这只会浪费你的天赋。”


        

白昀点点头:“不劳他费心了,我对那些没有兴趣,你下次可以不用过来了。”


        

男生有些着急:“哎你怎么想不通呢。”


        

他刚说完就注意到门口还站着两人,“哎你不是宿家那小孩吗?”


        

宿郁对这人没什么印象:“你谁啊?”


        

“你是宿郁吧?”男生自我道:“我是三元观弟子白一念。”


        

宿黎闻言一顿,这才想起来眼前这男生是谁,是之前在息灵山里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好像叫做白一念,原来他跟白昀是认识的吗?


        

白一念看着宿黎,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白昀见到白一念跟宿郁打招呼,于是催促道:“你不是说你还有事忙吗?”


        

“哦对,我得先去找老祖宗。”白一念很快就带着那个西装男人走了。


        

等他走后,白昀才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有点事找你。”宿郁瞥了白一念离开的方向:“那人谁啊,三元观?还是个道士?”


        

“那是我表哥,给家里当说客来的。”白昀招手道:“黎黎也来了?进来坐吧。”


        

白昀的家不是很大,但布置得非常温馨。


        

宿郁把家教的事跟白昀简单说了说,白昀非常意外:“叔叔怎么会想让我当家教。”


        

“这不黎崽喜欢你吗?”宿郁给宿黎打了个眼色。


        

宿黎应道:“嗯嗯。”


        

宿郁又道:“你教他多好啊,去我家还能顺路教教我,我听你说买了高中的书,可是都没看懂,你预习的时候教教我呗。”


        

暑假刚放没多久,白昀这两天也在打小时工,听到宿郁这么说其实也有些心动,“那好吧。”


        

趁着宿郁跟白昀聊着学习上的事,宿黎四处看着这小客厅,识海中喊了下离玄听:“你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吗?”


        

离玄听今天很快就应了:“你往左边的位置走走。”


        

宿黎依照离玄听的吩咐往左边走了走,便静下心来感受周围情况,白昀家很普通,也没有存在特别浓郁的灵气。他肯定白昀是一个普通人,可是离玄听又说白昀身上有龙的气息,这与他的断定有所偏颇。


        

之前他跟惊鹤对过玄听剑的铸剑材料,惊鹤记得的材料并不齐全,但重要的材料他都记了下来。其中有一样最重要的材料便是龙骨,在万年前龙骨本就是稀世珍宝,当年铸剑时用的龙骨还是惊鹤从秘境中找到的,那秘境便是最后龙骨的消息。


        

如果白昀这真有龙的消息,那对于他们来说是个极大的好消息,重新锻造一把玄听剑是不可能的事,但如若以龙骨为基,再将万年前散落的玄听剑裂片集齐,再重现玄听剑巅峰姿态便不是难事。


        

“这里龙的味道,比白昀身上的重。”离玄听的声音有些轻:“那味道很轻,一般修士应该不会注意到。”


        

宿黎一顿:“那可能是他家里有什么跟龙有关的东西。”


        

“那东西上应该附着了禁制,想找出来不是易事。”离玄听沉声道:“那孩子估计也不知道家里有这东西。”


        

宿黎目光微沉:“也不好直接问他,回头我让惊鹤想想办法,查一下白昀。”


        

白昀答应之后宿郁就给家里打了电话,电话刚接通就被宿爸爸破头一顿说,于是他摁掉了电话,紧接着就接到了季铭电话,说是天气正好约他到小公园打球。


        

小公园的篮球场最近刚刚落成,季铭跟宿郁最近打球都没去篮球馆,顺路就在小公园那边。宿郁道:“等等啊,我还得宿黎先送回家,你们几个先过去吧。”


        

说到回家,宿郁突然想到刚刚电话里老爸生气,“算了。”


        

“你在学神那啊?”季铭:“来回多麻烦,你离得近先过去占位置呗。”


        

白昀见宿郁面露纠结,于是道:“我跟你一起过去吧,帮你看着黎崽。我爷爷在公园里,我得过去给他送降压药,他今天药又没吃。”


        

宿黎见状微愣:“我想回家。”


        

回家找惊鹤说这事,查一查白昀家怎么回事。


        

“不回去。”宿郁道:“我回去挨揍呢,一会带你小公园玩沙子。”


        

小公园就在白昀家附近,走过去都不用五分钟,到地方后宿郁便跑去篮球场占位置,白昀抱着宿黎走到篮球场旁边的大榕树下,那里一群老人家正围着下棋。只见白昀径直走向其中一位老人,那老人花白头发,但人还挺硬朗,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正在跟其他人吹嘘年轻时的事情。


        

白昀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把随身的药跟水壶放在桌上。


        

周围的老人笑道:“白老头,你孙又给你送药来了。”


        

“吃什么药,我不吃。”白老头哼哼两声,回头就对上白昀一脸严肃,马上就怂了:“就不能回去吃?在这吃多没面啊。”


        

白昀把水给他倒好,倒了药片:“吃。”


        

白老头只好老实吃了,周围一片哄笑。


        

“哎,这不是宿家的娃娃吗?”旁边一老头认出了宿黎:“今天宿老师没过来啊。”


        

宿黎见状礼貌道:“爷爷好。”


        

“这孩子真乖。”


        

“来娃娃,爷爷给你糖吃。”


        

老人家喜欢小孩,原先宿家小孩是个智障的事在村子里传开,他们对这孩子就有些怜悯。后来听儿孙说宿家上电视了,宿家那小孩不是智障,相反还很聪明,如今一见宿黎乖巧礼貌的模样,越看便越喜欢。


        

宿黎跟白昀在榕树底下阴凉的地方坐着,白昀从随身背的小背包里拿出了纸笔,写了几道题目给宿黎做,宿黎很快就做了出来。


        

宿黎想了想道:“哥哥能教我念cat吗?”


        

白昀听到小孩嘴里模糊诡异的音节,而且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谁叫你念cat的?你哥?”


        

宿黎点点头:“这是英语吗?”


        

“应该念cat。”白昀忍俊不禁地纠正了宿黎的读音,笑道:“英语不是教一个单词念一个,而是要学习字母学习音标,这样以后黎黎看到陌生单词就可以自己读了。”他见小孩好像不太理解,于是把英文字母写了下来:“我们先念这几个。”


        

白昀教了几个字母,忽地察觉小孩写字的姿势不太对,注意到他微撅的屁股,问道:“黎黎屁股怎么了?”


        

宿黎简短回道:“痛。”


        

“哪里摔到了吗?”白昀想仔细问,但小孩遇到这个问题就沉默起来。


        

他只好把书包拽过来给小孩垫着,“你坐哥哥书包上。”


        

白阳真人刚从门卫房出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宿黎,抬步走了过去,便看到小孩跟着个少年正在学习。草稿纸上,宿黎正一笔一画地重复着几个奇怪的字符,是白阳真人不认识的符文,他心生好奇便在小孩旁边驻足观看。


        

其他老人见白阳真人出来,还停在那边小孩面前,于是也跟着过去。很快小孩周围就围着人,周围的老人见这一大一小见这学起了英语,纷纷夸赞小孩爱学。


        

白阳真人见状皱眉:“这是什么?”


        

“这叫英语,我孙儿小学刚学。”


        

“我反正没看懂。”


        

“看起来好难学的样子。”


        

白阳真人来此修身养性,平日里没事就到山里观摩那强大的聚灵阵法,对宿家这个布出阵法的小孩尤其喜爱,这会看到他正在认真学着这些奇怪的符文,内心里的好奇更甚,宿黎这孩子学得这么认真,莫非这符文很重要?


        

“这很重要吗?”白阳真人不禁问周围人。


        

周围的老人家道:“当然重要了。”这英语可是主科,平时考试可难了。


        

白昀一会没注意,忽然看到周围多了好多人。


        

“小老师,老道能旁听吗?”站得最近的白须老人问道:“不会打扰你教学的。”


        

宿黎见到白阳真人微微一顿,见他也想听课,默默站起来把将书包挪了下,给白阳真人让了个位置:“这里可以坐。”


        

白阳真人点点头:“多谢,我会不会打扰到您?”


        

宿黎摇了摇头。


        

白阳真人才放心在旁边坐下。


        

白昀见着这老人坐下,还有不少老人家围在周围,不禁愣住。


        

他一低头就对上小孩求知的目光,旁边还有个老人微微朝他致意。


        

小孩稚嫩的声音响起:“哥哥,我们还学吗?”


        

白昀:“学……我们要不换个宽敞地方。”


        

宿郁打球打到天快黑才停下,手机里已经被他爸妈连续轰炸了多个电话,他先前之前放自行车的地方把自行车牵过来,正想到榕树底下接宿黎的时候,便看见榕树那边里外围着好些人。


        

“黎崽。”宿郁没能挤进去,只好在外围喊了一声:“黎崽,回家吃饭了!”


        

宿黎闻言抬头,才注意到天边夕阳橘光,他把纸笔收拾好递给白昀:“哥哥喊我了,明天你还教我吗?”


        

白昀点头:“明天我去家里教你。”


        

白昀不教了,周围的老人也就散开,白昀抱着小孩走出来,见到宿郁牵着自行车站在外边。


        

宿郁只穿了件t恤,因为打球已经完全湿透了,白昀扫到自行车横杆上的衣服,忽然想到宿黎屁股疼,微微皱眉:“你该不会去书店的时候让黎崽坐这吧?”


        

宿郁道:“那不然坐哪?”


        

自行车没其它地方坐了啊。


        

“坐那哪能舒服嘞,你这年轻人不懂啊。”白老头见状朝着周围的老人道:“老吴啊,你孙子那座椅还在吗?”


        

叫老吴的老人走去将平时带孙子用的儿童座椅拆下来,拿了过来:“先用这个呗,小孩刚就说自己屁股痛,坐这个舒服。”


        

白昀接过:“谢谢吴爷爷,我明天再给您送回去。”


        

老吴笑道:“不急不急。”


        

“等等……”宿郁话还没说出口,就见白昀把那儿童座椅挂在他尊贵的座驾上,座椅还是红绿相间,丑得不忍直视,“……”


        

宿郁死死拧着眉:“这颜色也太丑了吧。”


        

这骑出去溜一圈多丢人啊!


        

“我觉得挺好看的。”白昀直接把宿黎抱在儿童座椅上,“对吧黎黎。”


        

宿黎点点头,很难不赞同白昀的说法。


        

宿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