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黎一摔下去直接懵,  另一边离玄听也没想到这个情况,从沙悠悠跳下,停在旁边算扶他:“阿离,  没事吧?”


        

“没事,  地上软。”宿黎回神。


        

“崽崽!”宿郁翻起,赶忙把翘着脚宿黎扶正,  而后看向还在沙上宿明:“明明,你又欺负哥哥。”


        

宿明微微愣,似乎没想到哥哥会从沙边滑下去,等反应时候经迈着腿跑到宿黎刚刚滑下去位置,  也作下滑姿态砰地一下坐下去。


        

宿郁:“……”


        

宿爸爸听到声响赶回,“怎么又摔?让爸爸看看有没有摔疼。”


        

他把孩子抱起:“屁屁痛痛?”


        

“痛。”宿黎偏头看向刚刚摔下位置,  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小心踩空脚。


        

白昀在旁边见状道:“还好地上铺毯子,在沙上蹦蹦跳跳太危险。”


        

宿爸爸见孩子没事,  又教育宿明几句,  而后才去厨房给宿黎弄吃。白昀把桌面上课本整理好,  又趁这会功夫把接下要教内容理一下,  忽现宿黎画电路图本子有一张画着剑纸。


        

那纸是普通草稿纸,但纸上却画出一把线条明确宝剑,  包括外形纹路。笔法有点像是素描,  却比素描要更潦草一些,  但明显可以看出优秀画功。白昀看到这张纸微微一愣:“宿郁,  你看看这张。”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宿郁探头,便看到纸上剑,  稍稍一认便认出纸上所绘是玄听剑,但跟之前所见那把小剑相比,又精细少,  他记得前看时候剑上纹路没这么清晰,而且这画比他平时画那些涂鸦好太多,“说定他真有绘画天赋,行,我得跟我爸说说给他报个儿童班学画画。”


        

白昀盯着那画看久居有些头晕,听到宿郁说这话,微微一顿:“,你弟这画工可以直接上专业课。”


        

家教事情定下,白昀每天早上都会给宿黎上课,一般宿黎课很早就上完,剩下时间都在辅导宿郁学高中课程。宿爸爸见状十分欣慰,给白昀日结工资时候多给一倍。


        

白昀:“这太多。”


        

宿爸爸:“宿郁那臭小子有多难教我知道,这段时间辛苦你。”


        

说完拍拍白昀肩。


        

暑假时间得飞快,很快就到中考查成绩时候。还没查成绩前天,宿黎便看到家们有些心在焉,比如爸爸做米糊时候糖放多,比如妈妈晾衣服时候忘记带衣架……


        

至于哥哥,宿郁反倒对自己成绩在乎。


        

宿爸爸:“明天是要查成绩吗?准考证份证,查分网站网页你都弄好吗?”


        

宿郁:“干嘛跟被人挤第一时间啊,我们下午查行吗?”


        

“管他,我经让小林把查分途径都备好。”宿妈妈给个孩子夹小肉丁,“你跟你们学校校招呼吗?要是没考上就还要再麻烦人家,让宿郁『插』个班复读。”


        

宿爸爸:“这放心,之前就说。”


        

宿郁:“……?你们能能对我有点信心?”


        

宿妈妈:“你爸都跟校招呼,没事,复读丢人。”


        

宿黎闻言一愣:“什么是复读?”


        

宿妈妈给宿黎解释道:“就是重新再读一年,哥哥要是没考上咱们村那个学校线就得重新再考,要再读一年初三。”


        

宿黎一顿,原人族学校是这吗?要是他以后没考够分数线也会面临复读局面。


        

宿郁:“……”


        

很快就到当天上午,八点时候宿黎修炼完睁开眼时便看到宿爸爸手停地划着手机,似乎手机上有什么重要东西。等回到客厅时,宿黎坐在餐厅吃饭,而宿妈妈坐在他对面,面前摆着台笔记本,都开着相同页面。


        

“手机短信是是很慢啊?”


        

“网站现在就开始卡。”


        

“我记得其他软件也能查。”


        

“昨天惊鹤生说网站开通第一时间能帮我们查到。”


        

宿黎舀着饭看个家焦急地守在笔记本前,而宿郁则是坐在旁边边吃饭边用手机刷着题。他问道:“哥哥查分吗?”


        

“查。”宿郁瞥他一眼:“我成绩还用查?稳定。”


        

时间一到时候,网站卡,手机短信没。


        

这时候宿爸爸手机响,他接电话问:“惊鹤生?”


        

“查到吗?几分?稳定线没?”


        

宿妈妈提醒道:“你开扬声。”


        

宿爸爸按扬声:“你说,等等我有个心理准备。”


        

宿黎吃完饭,旁边坐着离玄听跟宿明,三个人就待在沙上看着个家焦急面孔,离玄听对人族学校制度太解,见状问:“分数很重要吗?”


        

宿黎郑重地点点头:“应该是。”


        

离玄听问:“你以后也会去上学吗?”


        

“会。”宿黎道:“应该也要考试,现在妖跟以前一,都要上学考试拿人族毕业证,说以后找工作容易。”这些都是他听宿郁跟白昀聊天时候听,爸爸跟惊鹤有时候也会说到课业,似乎需要上十几年课程。


        

离玄听点点头。


        

宿黎见状道:“我会想办法尽早给你铸造出剑,这到时候你就能跟我一起去。”


        

离玄听笑道:“我现在也能跟你一起去?”


        

宿黎回道:“那一。”


        

离玄听一愣,再看向宿黎时目光充满柔意:“嗯。”


        

宿爸爸做好准备后听到陈惊鹤答复,旁边宿妈妈闻言问道:“这能上吗?”


        

宿爸爸震惊好一会:“能上能上,说定还能上镇那个高中呢!这个分数稳进我们村。”


        

这一消息刚出,双方族内经有少人电话听,宿爸爸高兴头,一直在回复其他人消息。


        

“用捐楼,能上。”


        

“区中学?那够着,够村往年线,镇上那个看看情况。”


        

“对对李啊,用,臭小子争气考上。”


        

……


        

三个初中生成绩出,白昀直接拿个市状元,息灵中学门口就挂着横幅,整个村都在传着状元事。小镇这边就个高中,一个是在镇,一个在息灵村,宿郁分数线勉强能够上镇高中,要是运气好就能跟季铭一起去镇高中读。


        

等到白昀家时候,宿爸爸便问他算去哪读,白昀见状道:“应该在镇高中。”


        

宿爸爸惊讶:“这怎么去市?你这成绩能上s高吧?”


        

s高是国名校,以白昀市状元份稳稳能上。


        

“喜欢市,留在这挺好。”


        

宿爸爸点头:“那也是,自己拿主意前可以问问其他人,读事要慎重一些。”


        

宿黎对上什么高中没太多兴趣,这段时间他总想找机会套白昀话,但白昀似乎对龙一点也知情,他多次试探白昀依旧是那个态度,完没透『露』出什么,以至于他都想让陈惊鹤上门拜访主动询问这件事。


        

直到今天,宿黎从白昀刚进门时候就现对。


        

白昀这人很自律,做事情时候总是能神贯注,但今天在辅导宿黎功课时候走几次神,连粗神经宿郁都注意到他状态。


        

宿郁:“你昨天熬夜学习?”


        

“没。”白昀『揉』『揉』眉头:“知道怎么,最近休息太好。”


        

他说完注意到旁边正盯着自己看小孩,微微笑道:“黎黎,我们今天就学到这,接下哥哥带你做题好好?”


        

离玄听这几日都会跟在宿黎旁边听白昀讲课,见到白昀跟宿郁说话,他悄声提醒宿黎:“你对灵气感应弱没现,但白昀周遭灵气少很多。”


        

“少?”宿黎却注意着白昀面相,虽没其他变化,但如果环绕在白昀边灵气少,那便是白昀本出问题。像白昀这资质优越适合修道人族,即便没有修道,气运也会比其他人族高上少,平日灵气也会眷顾他。


        

白昀教着小孩做完题,现小孩知从哪拿出一本黄纸,在上边涂鸦好几张,而后撕下递给他,“黎黎?”


        

宿黎道:“这个给你。”


        

白昀一顿,柔声道:“谢谢黎黎。”


        

这‘符’他之前中考时候收张,后考完就放在家,没想到宿黎平日那么乖巧,对画这些东西却莫名执着。


        

宿黎见白昀把符拿在手边,又担忧他重视,“你等我一下。”


        

宿爸爸正在厨房做小零食,看到小孩跑进,听到他话微微一愣:“小袋子?”


        

小孩点点头,又『奶』声解释道:“能装符袋子。”


        

宿爸爸擦擦手,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小锦囊:“崽崽,这个可以吗?”


        

小孩踮脚接,道:“谢谢趴趴。”


        

说完就转离开厨房,回到白昀边把他手符装上,再递给白昀:“这个要带在边。”


        

锦囊绣工精致,一看就非凡品。


        

白昀微微一愣:“我拿着符就行,这袋子黎黎留着。”


        

旁边宿郁见状道:“你就拿着吧,我爸特吹他画符,说是我这次中考线靠是他符。”


        

白昀下午时候就回去,宿家正在做包子。


        

宿爸爸暑假在家除备课,就喜欢捣鼓一些好吃东西给个小孩吃,一会做面包,一会做甜点,一开始宿黎太喜欢吃,后尝几口就没停下。


        

前天宿爸爸给小朋友蒸包子当零食吃,便受到宿黎热烈捧场。一盘包子七八个,宿黎一个人就吃四个。


        

见个小孩下午都有点闷闷,说要带他们出去玩时情绪也高涨,宿爸爸便其想说要带个孩子做包子。


        

“这面粉是爸爸特意找山小妖买,都是灵麦磨出,入口特滑嫩。”宿爸爸拿着面盆到餐桌上,又把个孩子抱上桌子,拿块面团给他们玩。


        

宿明:“像橡皮泥!”


        

宿黎知道为什么下午开始就有点困困,之前跟着白昀学习时候没怎么注意,但他走后就有点心在焉,总觉得体内空『荡』『荡』,连着玄听也回凤凰玉内休息。


        

一般出现这个情况便是体内灵力足,需要补充点灵力,但他今天也吃少,这种情况也没怎么好转。


        

他看着摆在自己面前小团,想出这东西是怎么变成包子,以前在凤凰神山时候就听说人族食物丰富,但他从没吃,在神山吃都是仙『露』兽肉,所以当宿爸爸拿包子给他吃时候他才恍悟,原以前山小妖说包子这模。


        

他看看宿爸爸拿着擀面杖一擀就是一层皮,动作流畅地往皮内塞肉团,很快摆盘上就放很多包好包子。


        

周围都是面粉味道,宿明还在玩面团,宿黎就坐在摆盘旁边。


        

看着摆摊上包子,宿黎问道:“趴趴,可以吃吗?”


        

“还没哦,崽崽再等等。”宿爸爸白着手给个小孩画上几条小胡须,顺带把一个包子塞给宿黎玩:“玩一会,爸爸很快就好。”


        

宿明玩着面团玩着玩着就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东西上,桌子另一边放着面粉,宿明爬去算拿面粉,抓住袋子边缘就想抓起面粉袋子,奈何袋子太重没拉动。他便喊着:“哥哥!”


        

宿黎看去,便见到宿明正拽着袋子。


        

宿爸爸见状道:“明崽,面粉能玩!”


        

他见宿明还在拽着那袋子,于是走去算把面粉袋子拿开。


        

刚走步便看到宿明拽着袋子想要站起,结果桌面太滑往后一仰,宿爸爸形一闪把刚把孩子接住,只见眼前小孩忽消失,被他抓在手上面粉掉落,漫天粉尘飘起。


        

一只小猫从衣服底下钻出,满都是面粉,冲着宿爸爸喵一声。


        

宿黎见状一愣,还没反应忽察觉到体内一股奇怪躁动,紧接着眼前境况恍一变,宽衣服盖下。


        

“怎么?!摔倒吗?”宿妈妈刚进餐厅就看到满天面粉,正想去把坐在餐桌上宿黎抱开,便看见坐在面盆旁边宿黎突变成小鸟,刚扑腾着翅膀想要飞起,原穿在上衣服便松松垮垮落下,被他拿在手包子从天而落,赶巧巧就砸在衣服堆,砸在埋在衣服小红鸟头上。


        

宿黎被砸懵头,刚从衣服钻出时候直接愣住,看着高妈妈站在自己面前,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


        

他怎么又化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