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管局的人来得很快,  近期工作人员留守息灵山,收到消息就马上赶过来。蓄意行恶的妖灵被妖管局带走处理,顺便帮白昀家做个简单的驱邪。白昀回屋拿钱的时候注意到陈惊鹤蹲在地上,  宿黎站在他肩上,  一人一鸟似乎在看地面上掉落着某块白『色』的东西。


        

“这就是龙骨吗?”陈惊鹤不太确:“就这么点?”


        

宿黎道:“我跟玄听确认过了。”


        

陈惊鹤把龙骨捡起来:“感觉不太像,这说是人的指骨还差不多,  龙骨怎么会这么小块。”


        

离玄听灵力消耗过大已经回凤凰玉里休息,宿黎见陈惊鹤轻轻松松就把龙骨拿起来,又想到刚刚自己拿时重如千钧,“不重吗?”


        

陈惊鹤一顿:“是啊,  不然呢。”


        

宿黎不信邪,飞过去用爪抓住龙骨,  跟先在玄听剑域里重量不同,这次他轻轻松松就把龙骨抓起来,  就好像真变成人指骨的重量:“奇怪。”


        

两人说到一半,  白昀忽然走近,  “你们在这做什么?”


        

他看到小红鸟爪下的龙骨,  稍稍一顿:“这东西你们怎么翻出来的?”


        

“这东西你从哪来的?”宿黎借此机会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这我不清楚,以前搬家的时候顺便一起带过来的。”白昀为刚刚生的事些后怕:“这……是不好的东西吗?”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也不算是。”宿黎也不想瞒着白昀,  直言道:“这东西可能是龙骨。”


        

“龙骨?”白昀闻言微微皱眉,  忽然听到门外宿郁在喊他,  于是回屋里拿了钱包就匆匆走了。


        

“崽崽?”宿爸爸从屋外探头进来:“要走了吗?弟弟都睡了。”


        

“要不你先回去吧。”陈惊鹤见白昀出门,  便道:“龙骨的事交给我,这东西留在他手上没用处,  相反可能还会引来事端,我一会问白昀怎么处理这东西。若他打算出手,我会跟他谈好条件。”


        

也只能这么处理,  宿黎跟陈惊鹤简单交代了两句,扑着翅膀就飞到宿爸爸的肩上。


        

宿爸爸小心看着他,“累不累?”


        

“累。”宿黎都有点困了,玄听的剑域也间接消耗了他体内的灵力,又道:“饿了。”


        

宿爸爸笑了笑:“那我们回家吃饭喽。”


        

-


        

宿郁陪着白昀送家人去村卫生所看情况,妖管局的车送过去,刚到没多久白爷爷跟妹妹就都醒了,问到家里的生的事一概不知。医生简单做了检查,除了白爷爷的血压点高,并没其他问题。


        

“附身确实不记得事儿,不过这妖灵生也是个文化妖,还知道借用你妹身体打电话。”宿郁看到白昀些闷闷不乐,便道:“怎了?你爷爷跟妹妹没事,回头我拿点符你泡水让他们洗个澡就好了。”


        

“没事。”白昀还点不太习惯好朋友一家人都是妖的事实,听到宿郁这么随随便便就说着妖,不免些恍惚感,“黎黎是鸟,明明是猫……那你是什么?”


        

宿郁:“我随妈。”


        

白昀:“?”


        

宿郁又道:“算鸟。”


        

等人的功夫,白昀又问了好几个问题。白昀妹妹出来的时候听到两人聊了两句,便问道:“你们在聊什么?什么妖?”


        

“我们在聊最近的电影。”白昀起身问道:“爷爷好了吗?”


        

“好了,医生说可以走了。”白昀妹妹点『迷』糊,最近玄幻类电影吗?


        

诊所检查无事后,白昀就带着家人先回去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见不到其他人,宿家人跟妖管局的人都走了,家里收拾干干净净,空气格外清新。


        

白昀回到屋内,刚把钱包放好就注意到放在桌上的东西,他记得先宿黎跟陈惊鹤对这东西很感兴趣,还说这东西是龙骨……他以为他们应该会把东西带走,没想到还留在他这。


        

他伸手抓起龙骨,扭身就跑下楼去。


        

白昀妹妹见状一愣:“哥,你去哪儿?快吃午饭了——”


        

“哎没事,就白昀他爷爷血压点高,没大问题。”宿郁边走着路边打电话:“他刚还问我明天能不能去教黎崽,我想也没啥区别……”


        

“宿郁,等等!”


        

身后传来声音。


        

宿郁停住脚步,便看到跑得气喘吁吁的白昀,只见他递了块白『色』的东西。


        

“你能帮我把这东西给黎黎吗?”


        

-


        

宿黎一回家就窝在客厅被子里,来不及吃宿爸爸做的米糊,陷入柔软的『毛』毯里睡得不省人事。宿爸爸出来看到他这状况不禁失笑,小心捧着他抱到房间里睡,顺便同宿妈妈道:“老婆,晚上记得布个隔离的阵法,免得明明又跑到黎黎那去了。”


        

『迷』『迷』糊糊间,宿黎好像闻到香味,奈何实在太困,直接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恍惚惚间,他看到了神魂之上的玄听剑又稍稍变化了些。离玄听的虚影还停在玄听剑上方,此时他微闭着眼,而旁侧的玄听剑剑纹愈见明朗。


        

龙骨……


        

隐隐约约间,宿黎好似听到了惊鹤的声音:“这为何要用到龙骨?凤凰大人,关于龙的传闻那可比凤凰还久远,这要寻龙骨可不是容易的事,再说如今,根本就没龙的消息……”


        

“我说我做了个梦你信吗?”


        

惊鹤道:“这凤凰做梦还能梦到龙的?难道您写的那些秘境也梦里来的?”


        

“是又如何?你哪知就寻不到,那些秘境都找过了吗?”


        

惊鹤道:“还没去全,只是还其他材料,这都是要来铸剑的……?”


        

“那是当然。”


        

声音越来越悠远。


        

宿黎再睁眼时发现自己坐在一处梧桐树下,远处云海翻涌,空中龙影若隐若现。那处恢弘的景况乃是他从未见到的盛大,天地之间就好似仅他与那云间之龙。只是云层翻动,月满星辰,日复一日,梧桐叶落了满地,天边的龙在无声息中消失不见。


        

再见时,便是枯死的梧桐树以及树下巨大的骸骨。


        

幽幽冥火飘在空中,他张开手,一抹龙魂落在他的手心。


        

宿黎恍然想起来,从很久很久以前他诞生天地开始,梦里总会无休止地重复这个场景,小时候他总忘了梦过什么,后来长大修为高深,他越对这个梦感到好奇。


        

梦里浩瀚的天地,混沌之初,天边云龙以及最后的骸骨。


        

后来他明白,那是他出生以前的记忆,而梦里所见便是龙的埋骨之地。


        

“醒了?”


        

宿黎睁开眼,现离玄听正坐在自己身边,而他面前正摆着白昀家那块龙骨,他见宿黎醒了,便说道:“你哥哥不久把这东西拿过来,是白昀托他带给你的。”


        

龙骨。


        

宿黎挪着身站起来,稍稍理了下羽『毛』:“玄听,我做了个梦。”


        

离玄听一顿:“什么梦?”


        

宿黎道:“我梦到了龙骨。”他想要再去仔细想,却发现只记得那具骸骨,其他事情全然没了印象,“奇怪,记不清了。”


        

离玄听目光微动,闻言又失落地低下了头。


        

“不过寻到龙骨,你的剑身应该能重铸。”宿黎回过神来,见他表情落寞便道:“你怎么了?这次我又想起了一些事。”


        

他记得先问离玄听时,离玄听说出口的全为无声,应该是当年渡劫失败的事涉及到天道禁制,眼下他跟离玄听都成这副模样,这些事确实也急不得,“以前的事还渡劫,我都会想起来的,只是你还要等等我。”


        

“好。”离玄听沉默了会,道:“你想起什么了?”


        

“想起兵器库的事,你帮我收拾剑台。”宿黎说至一半想到以那个懵懂的玄听,便微微偏头看他:“我怎么觉得你跟小时候不太一样了?”


        

离玄听问:“怎么不一样?”


        

“说不出来,先不说这事了。”宿黎把目光放在龙骨上,锋一转:“你剑身碎成好几块,用龙骨重铸剑身最好还是集齐你先的裂片,只是惊鹤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到。”


        

“这块龙骨与你剑身上的龙骨应是同一块。”宿黎沉默了一会:“我想想办法,至少得让你重新获得身躯。”


        

离玄听问:“你要如何做?”


        

“先解开龙骨上的禁制。”宿黎看向旁侧的龙骨,“我想到一个法,应该能用。不过现在……”


        

离玄听疑『惑』地看向他:“现在?”


        

宿黎用羽翅『摸』了『摸』肚:“先喂饱我的肚。”


        

说完又看向离玄听,“还你的。”


        

-


        

宿爸爸大展厨艺,做了满当三大盘食物摆在宿黎面前,给他围好围兜,便看他一点一点慢慢吃。宿爸爸见状不免些心疼:“崽崽再熬几天,过两天就能大口吃了。”


        

宿黎平时一顿饭吃半小时,变原形后一顿饭得吃两小时。


        

等他吃完的时候,宿明早已在沙上呼呼大睡,睡觉时的肚还微微鼓着,一上一下打着呼噜。宿黎走过去一看,只见他睡得一塌糊涂,他盯着弟弟两条尾巴看,疑『惑』问道:“他的尾巴要修炼吗?”


        

“还早着呢。”宿爸爸道:“九尾天猫修炼漫长,明明要修九条尾巴至少也得上千年。”


        

宿黎不懂猫族,以前他山头里就没长九条尾巴的猫。


        

宿爸爸坐在沙上,宿黎吃饱肚开始犯困,靠在宿爸爸腿边头一点一点,最后头抵着宿爸爸的腿,很快就睡着了。


        

宿郁手里捧着块西瓜坐下,见状道:“黎崽这不对啊,吃饱就睡,以前也没见他这么猪?这是不是要找医生来看?”


        

“崽崽健康着呢。”宿爸爸看了他一眼:“怎么还西瓜?”


        

“白昀又给了好大一个,妈切块放冰箱里呢。”宿郁一下咬了好几大口,忽然注意到宿爸爸的目光:“?”


        

宿爸爸道:“去给我拿一块。”


        

宿郁:“……”


        

过了一会,父子两一人一块坐着吃西瓜,旁边两个幼崽睡得正香。


        

宿郁边吃边欣赏着弟弟的睡姿,道:“他们真能睡。”


        

宿爸爸:“明明这睡相是真的不行,以后得纠正下,不然娶老婆把老婆踢下床怎么办?”


        

宿郁:“他不是随你吗?爸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胡说八道。”宿爸爸看完宿明再看宿黎,“还是黎黎好,这睡姿规规矩矩。”


        

宿郁:“差不多差不多,我小时候一半风采。”


        

“哦。”宿爸爸懒得理宿郁,偏头又看了会宿明:“你不觉你弟这眯着眼睛像那什么吗?”


        

宿郁低头吐西瓜籽:“那什么?”


        

宿爸爸:“想不起来了。”


        

宿郁偏头看了一眼:“点像网上很火的那个柴犬,眯起来蠢蠢的。”


        

宿爸爸伸手拍了下宿郁:“你这么说弟弟的吗?还像狗,那不得是狗像我们。”


        

两人一来一回,沙晃了晃,宿爸爸的腿正好往旁边挪了下,原先还规矩靠着宿爸爸腿睡的宿黎一下失去支撑,头往下一滑直接抵在两块沙垫的夹缝上,尾羽翘着,竟维持着这个姿势继续睡了。


        

“……这是睡得多死。”宿郁:“我小时候不会这样吧?”


        

宿爸爸看着像是头『插』在沙缝里睡的宿黎,沉默了一会:“看样子是很累了。”


        

他说完又道:“你把我的手机拿过来。”


        

“干嘛?”宿郁给他递过去。


        

宿爸爸把西瓜放下,  “拍照。”


        

宿妈妈正在书房看剧本,聊天软件的声音响个不停,她正想看看情况,忽然手机铃声响了。


        

来电是助理小林:“姐,你邮箱的的行程表都看了吗?”


        

“在看剧本,邮箱还没看。”宿妈妈闻言道:“最近外出行程吗?你简单跟我说说。”


        

“,就有个杂志,约的周六。”电话另一边的小林说到一半,“哦对了,还《萌娃》综艺的事,12期不是录完了吗?网上反响不错,节目组那边要我们配合下宣发,我看你周日没安排就跟他们说好周日了。”


        

宿妈妈差点忘了《萌娃》的事,她突然意识到不对:“等等,今天周几?”


        

“周三。”


        

宿妈妈:“……”


        

那周日崽崽们还未必能变回来。


        

“怎么了棠姐?周日有其他安排吗?”小林一顿:“要是周日有安排我就跟节目组说下提到周五?。”


        

宿余棠:“不能到下周?”


        

“……”小林一愣:“这不行吧,他们周一要剪辑。周五不行,要么周四?”


        

宿余棠沉默了一会:“等等,我晚点给你答复。”


        

她挂了电话,正打算下楼问问丈夫意见便看到vx群聊里刷不断的[图片]消息,她一打开,开头便是@她,往下数十张孩子睡觉的照片,从黎崽到明崽,两个孩子睡觉各个角度都拍得清清楚楚,丈夫跟儿子各自发了十来张。


        

刷到最底下是五分钟的消息——


        

儿子:妈,我们两谁拍的好看。


        

忽然两条灰『色』的提醒弹了上来。


        

老公拍了拍你。


        

儿子拍了拍你。


        

宿余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