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的事拍到一半就停下来了,  剩下时间都是宿爸爸跟宿妈妈在商议综艺拍摄事情。《萌娃》综艺的事向来是宿余棠工作室在对外交接,因为综艺拍完,宿妈妈也就没想那么多,  结果还有个宣发配合事给忘。


        

工作安排早几天就发宿余棠邮箱,  她当时也没注意,现在小林再去跟节目组协商也晚,  节目的预告都发的差不多。


        

“这次拍摄主要是做宣传?”宿爸爸对这些也不太懂,“就不能晚点吗?”


        

“看节目组发来的件,主要还是拍摄小短片记录日常,也有内容要求……”宿妈妈看下内容,  “节目组团队应该也会来,估计推不。”


        

“那只能往后拖,  周日前后也差不多快到时间。”宿爸爸看着还在沙发上睡觉两个幼崽,这次化形的时间比以往时间还要长,  到周日未必能恢复来,  “不是还有妖管局人在节目组里工作吗?这件事先跟他说说。”


        

两个家长商量后只好定在周日,  尽量往后拖,  只能看看到时候是什么状况,实在不行想想其他办法。


        

“宿郁,  你在干什么?”宿妈妈注意到宿郁似乎在跟人聊天,  “我之前让你买的那些东西买吗?”


        

“在跟陈惊鹤聊天呢。”宿郁目不斜视,  “东西买在后院仓库里。”


        

宿妈妈点了点头,  等等,宿郁什么时候跟惊鹤先生关系这么好了?


        

网上,  宿郁把刚刚拍几张照片发给陈惊鹤,顺便问他:前边三张我拍,后边我爸拍,  你觉得谁拍好看。


        

陈惊鹤过会才回:你拍好看。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宿郁见状哼哼两声,又发两张给他。


        

-


        

宿黎睡醒之后已经是隔天,体内灵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便跟离玄听商量准备联系陈惊鹤。早上刚吃完饭,宿黎就带着离玄听到家里客厅座机处,他上次顺便问了爸爸,宿爸爸也把惊鹤的电话号码给他。


        

离玄听见他用爪子把座机话筒翻开,便问:“你会打吗?”


        

宿黎点了点头,会认清上边的按键之后才用爪子个个按,等他按完凑去听话筒时发现里边是规律嘟嘟声,而不是他以往听到的声音。他稍稍顿,似乎是没料想到这个问题。


        

离玄听问:“怎么?”


        

“可能是我按错号码。”宿黎又重新按遍陈惊鹤的手机号,只是里边还是一连忙音,丝毫未变。


        

宿明见他们在沙发上玩也跳了上来,“喵?”


        

宿黎连按好几次,都没拨通。


        

白昀来宿家的时候便看到客厅里这般场景,小鸟站在座机按键上,正百试不厌地按着数字键,不小心还按到扬声,把鸟猫吓得退后了几步。


        

宿郁:“干啥呢崽崽,前阵子有小朋友按110还上新闻了,你可别熊到『乱』拨电话。”


        

宿黎想不明白,为什么打不出去,明明他爸爸打时候按那么几下就行,难道是他『操』作出了问题。


        

他仔细盯着座机看会,同离玄听又道:“你等等,我探一下这里边的线路是什么情况。”


        

离玄听点了点头。


        

宿郁见小红鸟没回应自己,以为他们就闹着玩。跟白昀到玩具房里把宿黎功课拿出来,见宿黎还在座机那边,于是道:“爸,黎崽在座机那干嘛呢?”


        

“他说要给陈惊鹤打电话。”宿爸爸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怎么?还没拨通吗?”


        

见到小红鸟还在按号码键,白昀:“他可能是话筒拿起来的时间太久。”


        

他说完又:“而且重拨的时候也没挂掉再来。”


        

宿郁只好去帮宿黎弄,耐心给他讲怎么拨,“先挂回去,在拿起来,拿起来要马上按号码。”


        

“号码多少?”


        

宿黎报完电话,在旁边看着宿郁顿『操』作,最后见他把听筒放下按扬声,座机上点声音也没传出来。


        

宿黎疑『惑』地看向他。


        

宿郁微微皱眉,又拨了两次,最后座机的小屏幕都不亮了。对上宿黎期待目光,他面无表情地把电话挂,“它可能坏了。”


        

坏了?宿黎只好走上前去用翅膀拍拍。


        

宿郁见状道:“这哪能拍好?”


        

下秒座机的显示屏又亮起来了。


        

宿郁看向宿黎:“……”


        

宿黎解释:“我把烧坏的线路接上。”他刚刚用灵力把某条线路给冲断忘接回来,重新把断开线用灵力连起来就可以。


        

宿郁只好重新给他打电话,边打边念叨:“这线路咋还会烧了?”


        

接通电话后,宿黎就跟陈惊鹤商量时间,陈惊鹤一听说他要破开龙骨上禁制便说周末两天过来,破解禁制需要东西他也会并带来。


        

白昀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小红鸟窝在话筒旁边一本正经说话模样,总让他禁不住笑。


        

“你们妖修道是不是很复杂?”白昀打宿黎练习本,正在给他写今天需要练习题目。


        

宿郁闻言:“不会吧?修道不是喝口水功夫吗?”


        

白昀顿:“这么简单?”


        

宿郁:“那当然。”


        

他说完又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你想要修炼吗?我爸说你天赋挺好,怎么样,要不我教你?”


        

白昀想到前几天面对妖灵入屋时的无能为力,以及妹妹跟爷爷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样,他这两天也想了很多,自己以前所坚持便是对吗?


        

他不禁问:“容易学吗?”


        

宿郁摆摆手:“那可比背单词容易多。”


        

宿黎交代完陈惊鹤又跟着白昀学习。白昀给只鸟讲课体验还是有点特别,尤其是讲课讲到一半偶尔宿明还会蹦上桌来,要么躺在宿黎的练习本,要么总用爪子去扒拉宿黎羽『毛』,好几次都被宿郁从桌上捉下去,但总是乐此不疲地继续上桌。


        

讲课还好,到做练习题时候,宿黎只能用爪子抓着笔写,始写出来的数字扭扭曲曲,到后来他直接放弃,动用灵力控制着笔写字。


        

白昀坐在旁边看着这神奇幕,此先他担忧练习问题,但仔细想想确实是他想多,宿黎毕竟是妖,会用点妖术很正常。


        

宿爸爸做些小点心来,还切白昀带过来的西瓜。听着白昀说宿黎的功课进度,说到一半时候宿黎突然道:“趴趴,山里有没有很大的地方。”


        

“很大的地方?”宿爸爸闻言有些惊讶,宿黎很少主动提要求,听到孩提要求他便迫不及待想要满足他,“大概是多大的地方?”


        

宿黎想要给对龙骨动手,那边要先想办法破开龙骨上禁制,这禁制说难也不难,只是宿家往外不远都是村民家,要想在这个地方破开禁制肯定不行……他稍稍抬头看眼宿爸爸,这些事明明可以让陈惊鹤去准备,但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那次爸爸对他说的话便不想私下去做。


        

依靠这个词说来简单,但也不简单。


        

宿黎有很长时间都是自己个人生活,还没遇到惊鹤前,凤凰神山还没那么多妖族聚集前,梧桐神木上也就只有他人,即便后来神山变得热闹,他也还是习惯一个人住梧桐神木。


        

惊鹤曾多次告诉他身为凤凰神山的山主,他要有山主威严,平日里最好也到前山走走,可他随意惯了,也从不在意其他人怎么看他,可转生至今,他却好像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尤其是前几日爸爸批评他时候,他头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自以为是。


        

即便这些事情是他在他可控范围内,可他还是忍不住去在意家人感受,意识到自己以为平常举动其实也在增加他人的忧虑。


        

“这么大。”宿黎控制着笔在空白纸上画下个范围,同时用最近新学长度单位标记上,这是他估计龙骨的大小确定下来,龙骨越大,需要阵法范围也就越大。


        

“这么大的地方……”宿爸爸想了想,“那得到息灵山里去,深山里有个地方就符合这个要求。”


        

宿黎应:“好。”


        

“崽崽什么时候要去?”宿爸爸问道:“到时候爸爸陪你去?”


        

宿黎点了点头:“惊鹤说周末过来。”


        

“周末啊……”宿爸爸突然想到事,“等等,周末家里还有节目呢!”


        

-


        

息灵村因着宿家妖力影响很是平静,而外头网上早因为节目的事热火朝天。《萌娃》已经播了十期,黎明双胞胎的粉丝也愈来愈多,甚至还有不少路人妈粉跑到宿余棠微博底下求更新宝宝照片。


        

可除了偶尔发出来的日常照片以及《萌娃》节目正片,宿家双胞胎完全没其他商务途径,比如别家孩子参加节目之后人气上来,不仅可以接代言还有广告大片拍,可作为人气最旺的双胞胎,不仅没代言也没广告,要不是宿余棠咖位摆在那儿,他们都要怀疑是节目组搞『骚』『操』作!


        

于是节目在播期间,网友们只好在官博底下求更新花絮,这连发十期,也放了二十多个花絮,直接把官博素材库放空,于是鸽花絮。


        

【你怎么回事?我又不是没钱,让你放个花絮怎么就比放正片还难?】


        

官博含泪回复:【真没有,把我榨干也没了。】


        

【没花絮?你骗人呢?】


        

【我每天下班就靠着看宝宝们治愈自己,你居然告诉我没有?】


        

【你看别人家节目的花絮那么多,怎么到你就难产?】


        

【所以女神为什么带宝宝来参加节目。】


        

【家长的恶趣味吧,等长大后把节目给孩子看……】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节目组也没办法,之前确实准备不少花絮存货,可没想到这么放着放着就放完,素材库里确实还有些,可那些林哥压着不给发啊。正巧也快到收官时候,只好以宣发为由准备重新拍点短片物料,顺便给网友们发了个小预告。


        

【家长们看到了吗,宝宝下周二有小短片看!】


        

【节目组终于开始人干事吗!】


        

预告在网上传得有多广,百灵鸟看到这个消息就有点难受,特别是当宿大人打电话来说幼崽正处于原形期时候,他愁得头发都要掉。方面是台里见节目火热的领导,方面又是妖管局局长,双方这施压,之前还以为自己要加薪升职,现在他觉得干份工作都要少百年寿命。


        

周末很快就到,可到周六的时候,幼崽们还是没有恢复人形。宿爸爸不禁打电话给白画眉问情况,后者说这样的情况也是正常,让他们不用担心。


        

无奈之下,宿爸爸只好准备动用妖术。


        

妖族中常用的幻术在人族的摄像头下毫无遮掩,骗骗周围人还好,摄像头一照原形全给拍出来,但也不会毫无办法,能出现在人族摄像头下妖术还是有。


        

宿爸爸一连拿出两个跟先前孩子般的高傀儡出来,再阵法驱使它们动起来。宿郁见状惊讶道:“你什么时候准备这些?”


        

“老早就准备,这两东西以前是打算给孩子玩具的,放着就给忘。”宿爸爸给两个傀儡穿上衣服,“没事,晚点再动用改变面容符术就好了,只是我捏脸的技术不太行,这个得你妈来。”


        

宿黎见着宿爸爸在打扮傀儡有点好奇,尤其是周围还放着好些衣服,他爸正件一件地挑。


        

“这件。”宿黎用嘴叼出来一件,拖到宿爸爸面前。


        

宿爸爸见状便给小傀儡换上,问道:“好看吗?”


        

宿黎点点头。


        

“这还挺有意思,要不到时候我在背后『操』控?”宿郁看着宿爸爸装扮傀儡,也有点蠢蠢欲动:“这肯定很好玩。”


        

很快就到了隔天早上,小林大早带着人过来,进屋就看到两个小孩已经坐在沙发上,而且宿明也没闹,两个人好像在看书。


        

小林问道:“才两周没见,我怎么感觉黎崽好像长高?”


        

宿妈妈淡定:“你错觉吧。”


        

小林把其他东西准备好,见到棠姐丈夫宿老师正在厨房里忙,准备好了好些食物还用小碟装好,没过会就把东西带去儿童房内,还贴心地锁上门。她有些诧异地看着客厅里正在看图画书两个小孩,又见已经进入儿童房的宿老师……


        

孩子不在客厅里坐着吗!?宿老师这是把东西端去哪啊?


        

儿童房内,宿爸爸把食物端给嗷嗷待哺的两个幼崽,交代:“外边拍节目,崽崽们跟哥哥待在这里别出去,等他们拍完就好。”他说完又:“要是饿就让哥哥给爸爸打电话。”


        

宿郁正在玩着平板上监控,监控视频里把客厅拍得清二楚,同时他手里还有两个巴掌大的小玩偶,周围是个椅大小阵图,“放心啦,拍个视频又没多长时间。”


        

离玄听从凤凰玉里出来,蹲在宿郁旁边看着监控,越见越觉得现在的科技真很奇妙。


        

外边,节目组工作人员很快就到了,摆好设备后准备拍。百灵鸟看到客厅里坐着两个傀儡不禁提起十二分心,这用傀儡拍节目,宿家可真是放得下心来。


        

“哎,今天明明好乖啊。”


        

“你不说我还没发现。”


        

几个工作人员摆好设备拍,镜头里还是一家四口的互动,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拍起来总有点不太习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尤其是摄影师,他掌镜时候这种感觉更是明显,宿家两个小孩都挺上镜,但是今天在镜头里莫名就有些僵硬。


        

摄像机的位置正巧就在儿童房外,讨论声传进儿童房里,被屋里人听个正着。宿郁便拿着地上那娃娃,『操』控着代表宿明的傀儡去抓‘宿黎’衣裳,“看我个九阴白骨爪。”


        

宿黎微微偏头,见到他哥玩着两个布娃娃玩得不亦乐乎,又见蹲在他旁边看离玄听,没忍住飞去,稍稍拽了下离玄听衣摆,示意他离得远点。


        

看看监控可以,可别把离玄听教坏了。


        

“惊鹤下午才来,到时候晚上我们就去山里,把龙骨的禁制解。”宿黎把离玄听带到自己旁边,这才继续吃东西。这些天他对外界灵气感应也始逐渐恢复,比起一始能感受到细微灵气。


        

能恢复便是件好事,现在的情况已经好太多,但比起巅峰时的状态还差远,他要想恢复到正常妖怪的水平,估计也得十来年。


        

“灵脉还疼吗?”离玄听问:“龙骨的事也不急,你先恢复要紧。”


        

宿黎点点头:“体内有灵力就不疼了。”


        

五感恢复只是其一,尤其是凤凰玉跟离玄听回到身边后,他虽然消耗灵力多,但恢复也快。而且随着跟离玄听待时间越长,他越觉得他现在这个状况跟年渡劫脱不关系。


        

似乎年渡劫的事蒙上层纱,只要揭开这层纱,事情就能迎刃而解。


        

宿明吃完饭,眼珠子瞄瞄周围发现儿童房的门紧紧关着,他伸了懒腰,见到不远处宿郁正在玩什么便好奇地凑去。


        

离玄听问:“那你打算怎么破除龙骨?”


        

“布阵,龙骨与你剑身上龙骨出自同源。”宿黎说道:“龙骨是要留着重铸剑身,但总不能说找不到你剑身其他碎片就这么干等着,既然出自同源,那么龙骨就能成为……”


        

“干嘛呢!”不远处宿郁声音传来,“明崽,放开你爪子!”


        

宿黎话还没说完,只见个东西从天而降摔在他吃饭的碗中,米糊溅宿黎脸,而碗中正有只长相类似布娃娃东西正在沐浴着米糊澡。


        

宿黎:“……?”


        

他稍稍偏头,便见到坐在监控旁边的宿郁正一手钳住宿明,而宿明的口中正叼着另外个布娃娃,圆溜溜大眼睛充满了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