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郁好不容易把捣『乱』的宿明按住,  而后钳住的嘴把控制傀儡的娃娃拿了出来,“好家伙,你把这玩意当玩具玩了,  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干什么用的??”


        

教训完宿明,  正欲去找另外一个,偏头就看到被米糊糊了一脸的宿黎,  惊讶道:“崽崽你吃饭怎么吃这样了……”话刚说完,便看到在米糊里泡着的布娃娃。


        

宿郁:“……”


        

等等好像哪儿不对劲。


        

!!!


        

宿郁扭过头,看到监控里另一般景象,原先规矩坐在『毛』毯上看书的两个傀儡,  如今一个消失在监控范围外,而另一个正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趴在沙发上,  没等反应过来,儿童房的门打开,  宿爸爸正一脸沉『色』地看着,  目光停留在他手里的布娃娃上。


        

“这次真的失误!”宿郁百口莫辩:“不是我弄的!”


        

说完又看了下宿爸爸的脸『色』:“外边没事吧?”


        

宿爸爸道:“可能没事吗?”


        

宿郁:“……”


        

那也确实没太可能。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宿黎正好在房间门附近,  闻言便往门外看了看情况,  沙发上正趴着一个傀儡,另一个傀儡不知道摔到哪里去。此外,  原先在门口附近拍摄工作人员好像被什么魇住般停在原地,  客厅里正持续着清亮的鸟叫声。


        

是百灵鸟的叫声。


        

百灵鸟自从知道要用傀儡来录节目便战战兢兢地守在周围,  生怕快要收尾的工作再闹出什么事来,  甚至这次他过来宿家带的几个工作人员是平日跟关系较好的,为的就是后边要是出啥问题能好收尾。


        

可是他预想过可能会出问题,  却没想到翻车翻得如此彻底。


        

原先好好录着节目,可突然间好好坐着的两个傀儡以科学难以描述的姿势往两个方向飞,甚至还有个傀儡表演起高难度的动作,  躯体的扭曲简直是在表演惊悚现场。当场就吓懵圈了,幸好屋里有两位大佬坐镇,在事情发生的瞬间便展开了术法,把几个工作人员定在原地。


        

百灵鸟一族天生歌声就就极大的吸引力,能被派来监管节目录制也是因为本身的能力,所以见两位大佬控住了场,急忙放开嗓子唱起催眠曲来,总算没让局势往更严重的方向发展。


        

等百灵鸟唱完,忽然注意到有只小红鸟停在他的面前,见着这小红鸟马上就知道是双胞胎中的宿黎,可十分诡异的是一看到这原形,居然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亲近。


        

高阶妖族的血脉压制就在眼前,带着可抵御血脉压制的宝器,可骨子里对高阶妖族的畏惧感依旧存在,可看到这长着赤羽的神鸾鸟,亲近的冲动竟然大过畏惧。


        

“崽崽。”


        

宿黎听到宿妈妈的声音于是扑着翅膀飞到她身边,只见她拿着小『毛』巾正在帮宿黎擦着羽『毛』上沾到的米糊。儿童房里宿爸爸的声音还在继续,训完宿郁之后又在训宿明,离玄听在儿童房内停了一会,就跟着宿黎到客厅里坐着。


        

事发突然,刚刚两人说话才说到一半,没想到就突然发生这件事来。


        

百灵鸟把睡着的几个工作人员挪到空阔的地方躺着,而后才过来跟宿妈妈交涉:“我刚刚去看了摄像机里的内容,画面全录下来,我只能一会把录的东西销毁,不然到了素材到台里被其他人看到就不好了。”


        

而且这不是问题的主要,眼下拍摄过半,傀儡这个模样看样子也不能再用下去,这销毁素材是容易事,可事后要拿什么去应对台里的领导以及节目的观众?


        

宿妈妈道:“接下来也没办法拍了,这边收场我们来做,要是有其他问题你再跟我联系便可。”


        

离玄听在旁边懵懵懂懂地听着,宿黎见到他这个样子就想到自己刚清醒没多久时闹的蠢事,便给解释。


        

“所以现在是录不了吗?”离玄听问。


        

宿黎道:“应该录不了。”


        

这次的首要责任落在宿明身上,宿爸爸教训得最厉害的也是宿明,其次宿郁照顾弟弟没照顾好,也被宿爸爸说了几句,兄弟两一人一个角落站着过,等到中午的时候才放出来吃午饭。


        

陈惊鹤过来的时候便见到这颇显混『乱』的场面,屋里的设备没收,百灵鸟正在给工作人员一个个做催眠,听宿爸爸说才知道发生什么,这亏是录播,要是直播那可就闹大事了。


        

宿爸爸:“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实在不行就只能鸽了等孩子们恢复再说,赔违约金又不是赔不起。违约金就从明明跟宿郁的零花钱里扣,不然你们都记不住教训。”


        

宿郁背了锅一听还要扣零花钱,立刻不满道:“你让我干活啥都好说,凭什么扣我零花钱。”


        

“作为把傀儡控制权交给你的时候你怎么给我包票的?”宿爸爸一想到昨晚轻信宿郁现在就有点后悔,“你当时还说能好好照顾弟弟。”


        

宿郁:“……”


        

这也没想到会变这样啊。


        

百灵鸟忙完之后被招呼过去喝茶,看着一屋子大佬,把自己缩在沙发角落里,停下来便将注意力放在宿黎身上,真是奇怪,明明屋里的威压这么高,是一下子就能注意到宿家这孩子,尤其是他身上的那股气息。


        

“不喝茶吗?”宿妈妈问。


        

百灵鸟冷汗直流:“谢谢宿大人,这事发突然,我算这就先回台里了。”


        

宿爸爸见状道:“需要帮忙?”


        

百灵鸟道:“不用不用,您们聊,我就先走了。”


        

百灵鸟一人动作利索地把其他设备搬进车里,顺便把昏睡的同时搬上车,这才离开。宿爸爸见状道:“这小妖跑得也够怪,对了宿郁,你去山里给风妖送个信,说晚上『露』营让一定要过来。”


        

“送个信?你给风叔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宿郁因为损失零花钱此时有些郁闷。


        

“这不电话没打通吗?”宿爸爸催促道:“快去,我给你补跑腿费。”


        

宿郁一下子来了精神:“几个数?”


        

宿爸爸比了个手指,“这个数。”


        

“那成,没问题。”宿郁一眼瞅见在沙发上呼呼睡的宿明,一把就他捞起来,“我带上,哪能我去跑腿他在家享福。”


        

说完就脚下生风马上就溜走了。


        

宿爸爸阻止未及,赶忙跟过去大喊:“别让你弟坐车头!”


        

-


        

陈惊鹤见到宿家这父子两互动,不禁问道:“你哥这么容易被钱驱动?”


        

“……”宿黎这也是第一次见哥为钱折腰。


        

“东西我都带过来了。”陈惊鹤先前在电话里没听宿黎说清楚,于是问道:“凤凰大人,您说的这解开禁制,到时候禁制一解开龙骨的气息就散播出去,现世虽然和平,但背地里且有其他恶妖存在,听属下一言,龙骨的目标确实大了点。”


        

稀世珍宝向来是修者的目标,古往今来应抢夺珍宝爆发的争斗只多不少,现如今妖管局管理现世妖族,可不服管理的恶妖也在背地里蛰伏着。


        

“所以才让你准备那么东西。”宿黎道:“解开禁制只是其一,最主要是让龙骨成为玄听的宿体。”


        

陈惊鹤闻言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让玄听宿在龙骨之上?”


        

“嗯。”宿黎道:“龙骨跟玄听剑身同源,现如今龙骨还不能用来重铸剑身,但作为玄听的临时宿应该没问题。”之前也想试能否以残缺的碎片来作为玄听的宿体,可碎片已经融入他的内,如是想取出来,以他现今的修为做不到……幸好,在此关键时期找到了龙骨。


        

龙骨上的禁制是以前的禁制,准备的材料也将繁琐些,陈惊鹤在客厅里对着材料,宿黎就窝在离玄听的头上去厨房里看宿爸爸准备东西,厨房里放着好些食物,甚至有些认不出来。


        

离玄听指着上边那东西问:“那是什么?”


        

宿爸爸闻言笑道:“是烧烤叉,晚上我们去湖边烧烤。”


        

宿黎:“烤东西吃吗?”


        

飞到料理台上,边见到瓶瓶罐罐的东西,于是凑上去闻了闻,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宿爸爸笑着拿着湿纸巾帮擦了擦脸,“这是胡椒粉,调味的。”


        

“没有灵气。”宿黎吸了吸鼻子。


        

宿爸爸解释道:“崽崽,现在不比以前,不是说要有灵气的东西才能吃。这些看似没有灵气的调料在料理中可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你看平时爸爸给你做的米糊,里边就放了不少调味品,有你喜欢吃的肉。”


        

离玄听看了一会,又见宿爸爸在腌制肉品,不禁好奇地站在旁边围观。宿黎见离玄听感兴趣也就没喊,飞出厨房的时候看到窗外妈妈正神神秘秘地把某样东西放到车上,是他没见过的东西。


        

宿爸爸问:“玄听闻着香吗?”


        

“香。”离玄听见着手下飞快地进行着,于是问:“您很厉害,阿离喜欢吃这些吗?”


        

宿爸爸道:“喜欢呢,喜欢吃肉,不太爱吃蔬菜,这个『毛』病得改。”边做着边给离玄听介绍调味品。


        

离玄听十分认真地听着讲,这些天他发现宿爸爸完全没有‘君子远庖厨’的做法,反倒对这些十分精通,宿黎也告诉现世不比上古,东西他都需要重新学,稍稍一顿:“这容易学吗?”


        

宿爸爸意外:“玄听想学吗?”


        

离玄听点了点头:“喜欢吃。”


        

宿爸爸闻言笑了笑:“好好,那叔叔教你,等我们玄听剑身铸好了,就能给崽崽做吃的了。”说完又道:“那先来认识工具吧,你看我手里拿的这是锅铲……”


        

宿黎闲来无事就在客厅里帮着惊鹤推算阵法,见到陈惊鹤拿出一个平板,里边奇奇怪怪的条条框框,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3d地图。”


        

“3d地图?”宿黎疑『惑』道:“这跟阵法有关?”


        

“凤凰大人,现在不比以前,布阵也不用去实地推算。”陈惊鹤给介绍软件,“你看这不,晚上我们要去地方全在地图上,方位之类的也直接能在这图上看。”


        

宿黎大惊:“居然如此?那现在布阵岂不是十分容易。”


        

“也不是,这软件只能辅助用,最就省点时间。”陈惊鹤捏了捏眉头:“不过3d技术现在用在很领域,有些人看久了容易晕3d。”


        

下午五点多,宿爸爸把其他材料都准备好,知道晚上宿黎要去山里布阵,特意在湖边物『色』了风水宝地来『露』营,也趁此机会邀请风妖跟白昀一起去山里『露』营,把东西准备好装上车,一路就开到湖边去。


        

到了山里,宿妈妈带着孩子们在湖边扎营,宿爸爸带着陈惊鹤跟宿黎进深山去,快就到了先前准备的空地上。息灵深山内地势复杂,像这样平阔的地方也极其难寻,幸好宿爸爸对息灵山了如指掌,听说儿子要布大型阵法,没花多少工夫就给找到地方。


        

阵图都是提起准备好的,陈惊鹤把东西拿出来后,三个人就开始分工画阵纹。阵图下午改良过,陈惊鹤原先用来破解禁制的阵图古老又繁琐,宿黎看着头疼,就简化了不少步骤。


        

陈惊鹤拿到阵图后沉默许久,问道:“您这也是看电路图悟出来的?”


        

宿黎简言道:“你平日也可以背背《工业电路基础》,熟能生巧也能融会贯通。”


        

宿爸爸对孩子画电路图的事早已了然于心,见到这图也没多大惊讶,顺便也给陈惊鹤安利了两本宿黎近期阅读的物理书,建议当参考书用。作为世界名校双学位毕业的陈氏集团老总,陈惊鹤闻言沉,觉得自己前些年的书好像都白读了。


        

说是三人合力,但实际上宿黎也只是窝在玄听头上看家长们忙碌,两个小爪子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看着。


        

离玄听微微抬头,问:“等会你『操』持阵法吗?”


        

“嗯。”宿黎为此存了好几天灵力:“你不用太担心。”


        

阵法快布好了,宿黎让玄听走到阵法中心,又把龙骨和凤凰玉放在他脚底下,遂交代道:“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你且一定要跟着我指引往前走。”


        

宿爸爸跟陈惊鹤退到阵法之外给宿黎护法,且知道这阵法不是太危险的阵法,但难免会担心,儿子现在又不是人身,是弱小的幼崽姿态,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过来。


        

宿黎跳到地上,抬头便见到天上星河,见星宿位置,脚下凝力便有一圈接一圈的灵力缓缓『荡』开,散开的灵气处寻主,快就没入阵法中各个阵眼当中。微弱的红光接连亮起,一个接一个点亮阵图,激活之后的阵图升起红光,浩大的图腾出现在空中。


        

宿爸爸跟陈惊鹤见状,一南一北站准位置,双手掐印为其护法。


        

宿黎闭上眼,稳住神魂之上的剑影,慢慢将神魂从识海中解放。这是他转生以来第一次布大型阵法,原先没告诉其他人,像这样的阵法单靠内灵力是没办法完全为离玄听保驾护航,所以他算动用凤凰神力。


        

自从开始修炼,这副身躯已不如最开始那般脆弱,现在动用凤凰神力也不会像当初那般饱受灵脉刺痛之苦。神魂一从识海中解放,蕴藏在神魂中的神力顿时向内灵脉冲去,宿黎身后逐渐涌现出巨大的凤凰图腾,图腾之中强大的凤鸟展翅凤鸣,神力冲天而上,与天上星宿应对,出现一道泛着红光的光柱。


        

龙骨在阵图的指引上缓缓升起,附着其上的禁制浮现在龙骨的表面,与空气散开的灵气交汇在一起,而凤凰神力像是无形的触|手,一下又一下地拔除了龙骨上的禁制。


        

远处湖边扎营的风妖察觉到细微的动静,抬头便见息灵深山中跃起的光柱,喃喃道:“凤凰……”


        

宿妈妈跟宿郁心有所感,就好像有冥冥般的指引。


        

息灵山中的妖族在此刻都抬头仰望空中的红光,更远的地方,无数妖因为此间的涌动不禁往息灵山的方向看去。


        

息灵深山中百鸟飞起,徘徊在阵法周围。


        

终于,龙骨之上的禁制被彻底拔除,巨大的骸骨脱离禁制展现在众人面前,远古的龙鸣传来,宿黎抓住机会将神力缠绕上龙骨,灵脉中因高速运转神力的撕裂感愈见明显,只是瞬息功夫,直接从小红鸟的模样变成一少年虚影。


        

陈惊鹤意外喊道:“那是……凤凰大人!”


        

不远处,宿爸爸看到图腾之中的少年。


        

风过衣动,少年一身红衣,浅金『色』的长发高高束起,仅是个虚影便有着不可忽视的强大气场,稍稍一怔,似乎透过这个背影,能看到他坦『荡』肆意的少年意气。


        

红衣少年手中快速地掐着符印,层层叠起的符印伴随着神力,像是重新附上禁制般打在龙骨之上,地面上的凤凰玉飞了起来,离玄听的神魂没入凤凰玉中,随着指引化作流光缠绕其上。


        

龙骨因反抗发出声音,龙的威压随着凤凰神力外泄而出。


        

宿黎脸上图腾浮现,咬着下唇竭力驱使着神力,终于神力压过龙威,直接裹着龙骨往里压缩着,被凤凰神力附禁制的龙骨一步一步缩小至成人大小。


        

红光退去,少年的身影消失在空中,重新变作一孩子往下摔去。


        

宿爸爸焦急道:“崽崽。”


        

这时候空中的龙骨幻化一六岁孩童模样,身形微动朝着宿黎冲去,一伸手便将抓住,两人缓缓从空中落下,刚落地便齐齐往后栽去。百鸟失了阵法的限制一拥而上,直接把两个孩子围在其中,宿爸爸见状一愣,像是护崽般冲了过去,一手一个把孩子抱出来。


        

宿爸爸头一次意识到儿子太受欢迎是件苦恼的事,把两个孩子从鸟堆里抱出来的时候,才注意到他竟然能碰到离玄听,这不是最惊讶的事,离玄听的模样约莫像是六岁的孩童,脸孔也比先前的模样长开些,脸上的稚气退去不少,现今的模样更显俊气。


        

陈惊鹤把鸟都赶走,走过来的时候便看到离玄听这副面孔,惊讶道:“这是……这龙骨还带拔苗助长的吗?”


        

宿黎在家长的说话声缓缓睁开眼,即便是早有预料,现在还觉得内的灵脉有些发痛,龙骨远比想象的大,镇压需要的神力也比预料的,好在终于成功,半睁着眼便看到在宿爸爸另一只手上的离玄听。


        

只是这个离玄听……怎么看起来有点不太一样。


        

就在这时候,宿爸爸的手机闹铃突然响起来,一下子就打破山中的宁静。


        

十二点准时的闹铃正播放着节奏轻快的‘生日快乐’,循环中的歌声是宿家爸妈跟宿郁的声音,混起来滑稽又可爱。


        

“生日歌?”陈惊鹤一愣,忽然想起什么来,“对今天是……”


        

宿爸爸一口亲在孩子的脸上,笑道:“崽崽,生日快乐啊。”


        

宿黎一愣,浑噩的脑子没反应过来。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