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花费的时间比宿黎想象的要长,  没想到经过了零点,回到湖边营地的时候,他才知道宿爸爸所说的生日快乐便是庆祝生辰的意思。宿黎早就记不清自己是哪天出生的,  惊鹤以前也说过要给他庆祝生辰,  可他不记得哪天生辰,于是就随便挑了天过。


        

过生辰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不过是图过生辰的时候神山里的热闹。


        

离玄听的到来让湖边『露』营的人感到十分惊讶,宿明更是从宿妈妈的怀里跳下来,在离玄听旁边徘徊着,似乎在确认他,  又似乎认清他的味道。


        

风妖状微顿,平时的离玄听跟宿黎般大小,  又是碰不到的魂体,而现在脸长开了些,  更显俊气,  看来还有些不太习惯。


        

“这是玄听吗?”宿妈妈到离玄听的时候微微愣,  “这比先前长高不少。”


        

离玄听获得实体且长大了的消息很快就在周围传开,  宿郁不知道这事,所以到离玄听时有些稀奇。


        

“这都高黎崽半个头多了。”宿郁穿着背心在炉边烤东西,  昀愣愣的便解释道:“他叫离玄听,  先前也跟我们来,  是你看不到他。”


        

风妖帮忙拿着东西,  到宿黎个人裹着小毯子坐在小凳子上,宿黎是因为布阵神力驱使才突然化形,  事发突然,宿爸爸给他套上小衣服后怕孩子着凉,又顺便给他裹上个小毯子。


        

此时到他有些懵地坐在旁边,  风妖不禁想到次到这宿黎的时候,也像现在这模。此时状,他便问道:“怎么了?”


        

“没。”宿黎有点困困的,体内灵力匮乏,提不太精神来。


        

风妖道:“要不去帐篷里睡会?”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宿黎裹着毯子,半合着眼看前方的火堆,“不睡。”


        

离玄听在旁边供人围观了番才逃开,刚离开人群他便找到坐在旁边的宿黎,后者此时正微微坐着,头点着点,像是在打瞌睡,整个人都被『毛』毯包裹着,显得脸十分的小。


        

他搬了张小凳子到宿黎旁边坐下,肩膀不经意地抵在宿黎微歪的头边上,稍稍撑住他的身体。


        

宿黎布阵完整个人就有点『迷』『迷』糊糊,此时离玄听过来愣了会才反应过来,问道:“你怎么跟之前不了?”


        

离玄听帮他拉了下被子,问:“怎么不?”


        

“有点意外。”宿黎乍看到离玄听这般模有点不太习惯,离玄听的实体龙骨所化,按理说会随着他神魂模所化,今变成这般模应该也是离玄听自己的意愿,“我以为你会跟之前。”


        

周围的人都忙着烧烤布置生日蛋糕,宿黎坐在营地的小板凳上,靠在离玄听的肩头看着忙碌的景况。很快,烧烤都考好了,所有人都围在小桌子边,桌上摆好了生日蛋糕,宿黎『迷』『迷』糊糊被宿爸爸抱到怀里,听到他问着:“崽崽,要许个生日愿望。”


        

“愿望?”宿黎顿。


        

宿爸爸点头:“不要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


        

宿黎停了会,然后道:“好了。”


        

“明明呢?”宿爸爸问:“许好了吗?”


        

宿明尾巴晃了晃,扬声道:“喵~”


        

个孩子许完愿望就到了吃蛋糕的时候,离玄听化作实体之后次尝试人族的食物,开始吃还有些不习惯,但很快就被蛋糕独特的甜味跟烧烤的风味俘获,而宿黎吃了块蛋糕就在宿爸爸的怀里睡着了,太累还打小小的呼噜。


        

夜渐深,宿郁在另边跟昀讨论英语单词,昀费劲口舌给他解释happybirthday的正确发音。宿妈妈抱着宿明给他顺『毛』,小猫咪『露』着肚皮发着咕噜咕噜的声音。


        

宿爸爸离玄听个人在旁边坐,便主动开口找题道:“玄听怎么想变成这?”


        

离玄听知道他大概是什么意思,稍稍顿,目光停在宿黎身上:“比他大些,能照顾他。”


        

宿爸爸恍然大悟:“原来玄听想当哥哥啊。”


        

宿妈妈应道:“之前我买了的儿童床在仓库里散味,二楼的空房间也可以收拾,孩子们大了就不能住了。”


        

宿爸爸道:“也对,那上次说别墅扩建的事,咱们家后面那块地是时候可以施工了。”


        

陈惊鹤在旁边听着,状道:“说到买地的事,我也在你们家对面不远地方买了块地。想着以后过来就能在旁边住,也能方便点。”


        

他说完看向风妖:“怎么风妖,你要不要从山里搬出来住?”


        

风妖摇头:“不了,我住深山挺好的。”


        

家长们讨论着买房的事,说着说着又到孩子将来上学的事。提到这里,宿爸爸突然想来:“哦对了惊鹤先生,玄听这上户口的事还得忙活呢。”


        

陈惊鹤恍然大悟:“你不说我还忘了这回事。”


        

离玄听听到自己的名字稍稍顿:“上户口?”


        

“就人族的身份证明,这现在人族社会比我们那时候复杂多了。”陈惊鹤解释道:“在人族社会走动少不了身份证明,你不上户口就是个黑户,很多事都办不了。这件事得去妖管局办,不过这件事麻烦点,清风,你们家现在这条件也领养孩子估计在人族部门那过不去。”


        

宿家经有三个孩子,按照人族律,离玄听这情况是不能走收养途径上宿家户口。宿爸爸闻言愣:“你不说我都忘了这回事。”


        

离玄听问道:“很麻烦吗?”


        

“不麻烦,到时候走途径到我户口下就行了,你‘成年’迁出去。”陈惊鹤摆摆,“我满足条件,底下也没孩子。”


        

家长们很快就把离玄听的事给解决了,陈惊鹤打电让人去办,聊天聊到三点多,孩子们都各自回到帐篷里去睡,风妖告辞说要回山里聚灵阵去看看情况。宿爸爸把宿黎抱进去帐篷,对离玄听道:“叔叔帐篷没带多,晚上你跟他们个挤挤,就明明闹了些,你也多注意黎崽的情况。”


        

离玄听点了点头,到宿爸爸出去之后,他从怀里拿出凤凰玉,仔细地系在宿黎的颈间,又给他拉了拉被子,柔声道:“好梦。”


        

-


        

隔天大早,宿爸爸去看帐篷里情况时,便到三个孩子挤在的场面。小猫咪变成了人,宿明裹着被子缩在宿黎的怀里,而离玄听坐在旁边,似乎是在护着个孩子。


        

宿爸爸帮宿明穿好衣服,后者经撒开脚丫到湖边玩耍。宿爸爸好跟了出去,宿黎在此喧闹中悠悠转醒,体内的灵脉经过晚的休息经恢复不少,他借着玄听的站来,忽然就停住了。


        

离玄听他不往外走,疑『惑』问道:“怎么了?”


        

宿黎看着他,过会又收回目光,简言道:“你比我高。”


        

昨晚灵力消耗过度不太清醒,但今早醒过来后他看离玄听得抬头才能看。


        

山里的早上空气清,宿郁带着昀在湖边钓鱼,而这时候宿妈妈的机响了,原来是节目组里的百灵鸟打来的电,昨天闹出的乌龙搞得无收场,但因为傀儡表现得太平常,带回去的素材能勉强剪出来分钟视频,与其他家庭的短片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用这个小短片来作宣传肯定不够,该拍出来的东西没拍出来,效没到位,所以节目组那边过来问宿余棠,问她这天是否有空配合做个宣传。


        

“他们说配合台里另档节目去当个嘉宾。”宿妈妈道:“这事我给拒了,跟他们说这天会在微博做些互动就当是给昨天短片的事做个收尾。”


        

陈惊鹤闻言道:“这做宣传不都是简单的事吗?你在微博发个视频就能达到同的宣传效,你们要想省事,就直接开个直播好了。”


        

直播?宿爸爸听完顿,昨天录播都搞出那么大的事情,这直播要是不小心出事,那可就大麻烦了。


        

“能有啥大麻烦啊,我觉得直播挺好的。”宿郁『插』了嘴,“而且机直播,你势不对直接捂镜头,他们那种电视直播才是麻烦,都固定镜头出事都来不及撤。妈,要我说你想做宣传,你搞直播比发小视频划算,直播半小时就能解决的事情。”


        

他补充道:“你们要是相信我,我给你们掌镜头,保证不出差错。”


        

宿爸爸:“……哦。”


        

宿妈妈听到陈惊鹤的建议稍稍犹豫了会,才道:“其实直播的形式也还好,这段时间小林跟我说网上很多朋友都喜欢黎崽,之前我们也是录节目,其他的互动基本上没参加,要么就播个分钟?也是给观众们个反馈,要感谢他们的喜欢。”


        

宿爸爸听了会,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当初借综艺方面是想让孩子交到朋友,另方面也考虑到受人喜爱会对孩子修行有益。他们录节目归录节目,很少跟网上的朋友交流,今黎崽的身体好转,于修行因而言,他们也需要让孩子回馈其他人的喜欢。


        

宿家家长拍定要趁着这个机会搞直播,该安排的事就马上拍上来,说播就播。昀状道:“这山里的信号……好像不太好。”


        

这出,宿妈妈下载直播软件都下了老半天,要在这环境下用机直播简直天方夜谭。


        

陈惊鹤道:“这有什么问题,你要直播设备我马上叫人送过来。”


        

宿黎睡醒之后跟离玄听坐在湖边闭目修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呼呼的风声,睁开眼便到空中有打着螺旋桨的直升飞机缓缓落下。


        

这个动静下子就把人惊醒,坐在原地仰头那直升飞机,离玄听次,便问道:“这是什么?”


        

宿黎然不像次飞机时的惊讶,“人族会飞的宝器,是交通工具,叫肥鸡。”


        

“肥鸡?”离玄听问。


        

“嗯。”宿黎看向湖边的景况,陈惊鹤的秘书青鸟带着个人搬着设备从肥鸡下来,紧接着快速地布置来。


        

昀到这些人支了天线,还在地上画了好些东西,紧接着此间的信号就忽然变好来,宿妈妈机的下载速度直线攀升,很快就把直播软件下好了。


        

秘书青鸟状道:“宿大人,您可以把直播间门牌号给我。”


        

宿妈妈疑『惑』地看向她。


        

青鸟解释道:“这个直播平台是陈氏集团旗下,我会通知他们给您拓宽线路。”


        

宿黎拉着离玄听到周围看情况,好些设备都是他没过,但也有些是他熟悉的阵。跟着青鸟过来的都是陈惊鹤的心腹,他们都是修为有成的妖,也知道宿黎的身份,所以当看到宿黎对这些感兴趣时,纷纷给他解释。


        

宿黎问:“这些阵是……”


        

心腹答道:“凤凰大人,这是加强信号用的阵,应急时最为好用。”


        

宿黎听他讲了会,才知道现在有些擅长阵的修士经专研出与时俱进的阵来,但相反的是对上古阵传承甚少,惊鹤身边这些人还好,但听说修道界留存的上古阵图寥寥无。


        

“崽崽,快过来爸爸这边。”宿爸爸扬声喊道:“玄听也过来,我们要开直播啦。”


        

-


        

这天早上是周,《萌娃》的观众们刚看完最期的节目,上班族们正挤着地铁去上班,学生党经在上早课。昏昏欲睡的人靠着机提神,正在漫无目的地刷着微博,忽然就刷到了宿余棠的更微博的消息。


        

微博简短,是条直播链接,点开就直通某个知名平台直播间。


        

【我靠,女神什么时候有直播间?】


        

【注册的?卧槽这直播间的级,号直接拉到最高级?】


        

【不愧是女神。】


        

【哇,感觉背景好美,这是在森林里吗?我感觉被治愈了。】


        

【是戏吗?还是其他宣传?我没看到女神去旅游的消息啊?】


        

【啊啊啊女神,我能看看黎明宝宝吗?】


        

【距离女神上次营业经过去周了呜呜呜。】


        

直播间里对着森林广阔的湖面,清澈碧绿的湖面,晴朗无云的天空,以及直播间的镜头上突然出现宿明。宿明怼脸站在镜头前,旁边还站着宿黎,兄弟正盯着镜头看。


        

宿黎问:“什么是直播?”


        

宿明宛复读机:“什么是直播?”


        

画外音是宿余棠的声音:“崽崽们看镜头,其他的哥哥姐姐们可以通过机看到你们,这个就是直播啦。”


        

【卧槽我死了。】


        

【这直播间也太高清了,崽崽的眼睛呜呜呜,妈妈在这!!】


        

宿爸爸的声音出现:“崽崽,要跟哥哥姐姐们说你好。”


        

宿明马上就应:“泥好!”


        

宿黎则是盯着宿妈妈的镜头看了好会,明明没看到其他人,为什么说其他人能看到他,难道跟家里之前录节目吗?他犹犹豫豫,但还是说了句:“你好。”


        

经过这段时间,他从最开始不习惯镜头到今习以为常,反倒对这种精细巧妙的东西感兴趣,家里有好台废弃的机经被他拆过了。


        

【呜呜呜可爱死了。】


        

【黎黎这看镜头的『迷』『惑』的大眼睛哈哈哈。】


        

宿爸爸又道:“要说谢谢。”


        

个孩子齐齐看向镜头,过了会又重看镜头,前后鞠了个躬,然后说了谢谢。


        

很多网友在弹幕上问宿余棠为何这个时候开直播,宿余棠解释是节目即将收官,带着孩子们表示感谢,感谢这段时间的支持跟喜欢。个孩子都穿着休闲的服装,背景里还有其他人的说声,似乎是群人到森林里游玩。


        

直播镜头扫了过去,宿郁跟昀正在湖边钓鱼,陈惊鹤正与另外个穿着古风衣服的小孩站在湖边。


        

【卧槽,群帅哥!!】


        

【我看到了谁!我老公!】


        

【我就说惊鹤老公跟女神家关系不简单吧!】


        

【所以是家人关系吗?我开始好奇。】


        

【宿大哥旁边那个净净的小哥哥是谁!】


        

【啊啊啊那个穿小袍子的小朋友你能回过头吗?】


        

【我疯了,看女神的直播,结看到堆我的理想型。】


        

宿余棠直播间关注的人不在少数,各大道观的道士她开直播纷纷进来围观,不过这次没看到阵图,但看到了鼎鼎有名的惊鹤先生,昨天晚上息灵山出现异变,不少修士想要进息灵山查看情况,却没想到妖管局早早就带人围住,点消息也没放出来。


        

传闻在息灵深山里出现龙威,又有人说听到凤鸣。可龙凤这种仅存在传说的大妖本就难寻,但看到陈惊鹤的时候,修士的心里顿时便有了另外的想。玄鹤族从上古至今直在寻找百鸟之主凤凰,先前更是因为找凤凰闹得修道界人人皆知,可这段时间突然就歇了下来,就好像下子对凤凰没了兴趣。


        

可这息灵山昨夜异象,陈惊鹤就出现在息灵深山内,难道龙威凤鸣的传闻是真的?


        

“崽崽,来看弹幕。”宿爸爸把平板递到孩子面前,宿黎跟宿明凑了过来,便看到上边刷个不停的文字,宿明看了会就没兴趣,宿黎却对这东西好奇来,捧着平板站在原地看。


        

【哈哈哈黎黎在看弹幕吗?】


        

【黎黎能看懂不?】


        

【黎黎!这边,看到妈妈没?】


        

弹幕上的文字都十分简单,是刷来十分地快,宿妈妈状问道:“崽崽,会不会太快了?放上去划动就能看到上边的消息。”


        

“麻麻,我能看到。”宿黎以前在秘境中过变化更快的符文,他目十行扫过,看到上边大部分文字,疑『惑』问道:“麻麻,为什么他们都说是麻麻?”


        

【呜呜呜因为我们都是云家长,黎黎好可爱!】


        

宿黎又看到了:“什么是云家长?”


        

【我刚刚看到桌子上的生日蛋糕了!崽崽今天生日吗?】


        

宿黎道:“是生辰。”


        

【哈哈哈哈生辰?好复古的说,崽崽生辰快乐!快点长高高,吃多点饭!】


        

宿妈妈小孩认真地捧着平板回答问题,忍俊不禁地帮他拿来小凳子,“来,崽崽坐着看。”


        

【哈哈哈哈,递杯水吧,我们黎黎会说口渴怎么办?】


        

【明明又凑过来了。】


        

【明明!你这不行!要学哥哥多认字,不然以后要成学渣的。】


        

【可恶,我像个『操』心孩子学习的老母亲。】


        

弹幕刷得很快,有些内容是重复的,宿黎就扫着过,但他看着看着忽然就看到条特别的消息。


        

【大佬,我之前看过你的阵,关于上边聚灵阵坤位方位问题,我有个没太明……】


        

这条消息是段文字,宿黎下子就注意到,而且这人问的还是阵问题。


        

聚灵阵坤位?这个人是在问他省略阵纹画的阵眼吗?


        

宿黎看到便习惯『性』地开口解释:“阵多变,你且不能全看表面,其上坤位……”


        

【崽崽刚刚口糊说了啥?】


        

【我没明,什么阵多变?坤位?】


        

【哦我刚刚看到个故弄玄虚的玄学营销号进来了好像,发了堆文字,估计崽崽是跟着念吧?】


        

【就上次阵微博的事吧?】


        

【喂喂喂,你们可别在弹幕上教坏小孩!】


        

【笑死我了,我对黎黎的画作至今印象深刻。】


        

【我就不同了,我想爱看作画现场!】


        

宿黎想了想,觉得这么说有点说不清楚,又偏头看向宿妈妈:“麻麻,你能帮我拍下嘛?”


        

宿妈妈拿着机跟在孩子后面,他从旁边捡了根昨晚捡来烧火的干树枝,在桌子旁边的空地上便快开始画图。


        

离玄听注意着这周围情况,状便走过来看他画阵容,看便知道是聚灵阵,还是最为基础的聚灵阵。


        

周围的人都走过来围观。


        

昀偏头扫了眼:“你弟好像在画什么?”


        

宿郁道:“画画呗,我爸觉得他能自学成才。”


        

画得挺好的,就是前阵子他让他爸给黎崽报少年班的事被拒绝了。


        

网友们宿黎开始作画就愣住了,他单拿着树枝在宽大的地面上涂鸦,似乎是受到刚刚网友的影响,此刻正认真地开始画画来。


        

【你们要的作画现场来了……】


        

【哈哈哈哈哈黎黎也太认真了吧。】


        

【我居然上班『摸』鱼在看小孩涂鸦。】


        

【你别说,看着看着还挺上头的。】


        

道观里,清早上香的信众甚多。


        

青阶处的扫地道士此时正停下了动作,面『色』凝重地看着机内的阵,嘴里念念有词,甚至还拿着小石子在阶梯上做笔记。路过的年轻人状唏嘘,走远了才同父母道:“妈我跟你说别太信这个,你刚刚没看那个小道士上班还『摸』鱼看直播呢。”